• 嗨起來吧
  • 0

強者的相對,強大的氣場總是讓其他人無比的壓抑難受。

「哥,你不要傷害他。」

慕初笛馬上護著霍驍。

她知道陸延會追過來,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

一想到霍驍身上的傷很有可能是陸延做的,慕初笛就只能老鷹護小雞地護著霍驍。

這一切,看著陸延眼裡,更像火上加油。

陸延的怒氣更甚了。

「無能到要女人保護?霍驍,你就這樣?」

「哥,你不要這樣說,驍才不是你口中指的那種人,你再這樣說,我就要生氣了。」

「為了他?一個對你開槍,無能救你的人?」

陸延眼底充滿了不屑和憤怒。 還有濃濃的吃醋。

只是,他從來沒有吃過醋,並不知道這種讓人不悅的感覺就是吃醋,陸延權把它當成對霍驍的看不起。

陸延的話,如同尖銳的刀,直刺向霍驍的心臟。

慕初笛察覺到霍驍情緒的變化,她連忙說道,「才不是,驍是有原因的。」

「而且我生氣並不只是為了這個,還因為哥哥你言而無信,你說過不會對驍出手的,你看看驍現在,你到底還做了什麼?」

當初陸延答應過她不傷害霍驍的,可霍驍卻受傷了,慕初笛看著就心疼。

陸延不以為然,「那你現在是很乖?」

「乖到利用我的感情,跑來找這個男人?」

向來寡情,這還是陸延第一次被利用。

這種感覺,真特么的不爽。

面對陸延的指責,慕初笛也沒什麼話好說的,畢竟這次是她愧對陸延。

陸延辛辛苦苦地在那邊學做菜,而她卻只想著逃跑見霍驍,根本沒有想過要吃陸延做的飯菜。

「哥,我就是想呆在他身邊,而且現在他還受傷了,我是絕對不會跟你走的。」

「其他的,我只能跟你說抱歉。」

這聲歉意,誠意很足。

可陸延並不接受。

「看來你的精神狀態和身體恢復得很不錯,那容城就不用繼續呆了。」

他們沒有直接回去,就是因為慕初笛的身體狀況,剛做完手術,並不適合坐飛機,太折騰了。

可現在,看來不需要了。

知道陸延想幹什麼,慕初笛緊緊地摟著霍驍的脖子,「不,我不要。」

慕初笛就像考拉似的,把霍驍當救命樹枝一樣緊緊地抱著。

而他這個哥哥,卻是個被戒備的壞人。

她看著霍驍那信任的眼神,深深刺傷了陸延。

「他當初怎樣對你開槍你不記得了?」

「他今天能對你開槍,明天也可以。」

慕初笛馬上反駁,「不,絕對不會,驍不會那樣做的。」

霍驍那樣愛她,上次只是個誤會。

她相信他,無條件的相信他。

陸延並沒有否認,也沒有與慕初笛辯駁。

那雙瀲灧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著霍驍,若有深意道,「是嗎?你能控制?」

擺明就是不相信的語氣。

霍驍瞬間眸色沉了起來,他不是因為陸延的話生氣,而是因為陸延的話,他好像知道了霍擎天的存在一般。

見霍驍沒有開口,陸延繼續道,「等哪一天消失了,才出現在我面前吧。」

消失,指的是霍擎天的消失。

陸延果然什麼都知道。

慕初笛聽得有點懵,不過從語氣上來聽,她知道並不是善意的。

她還想替霍驍說些什麼,卻被霍驍攔了下來。

「乖,不要跟你哥哥慪氣。」

慕初笛努了努唇,「我哪裡慪氣,我只是講道理。」

如果陸延肯放她回來,那她也不會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畢竟陸延對她很好的。

「陸延,我想跟你談談。」

既然陸延什麼都知道,霍驍有些事情也想跟他談。

「跟我談?」

譏諷地輕笑了一下,不過看到慕初笛臉色沉了下來,陸延也就沒再繼續說下去。 畢竟他還是在意慕初笛的。

瀲灧的桃花眼波光粼粼,輕輕笑道,「好。」

他倒是想看看,霍驍要談的跟他想的是不是一樣。

「寶貝乖,先在這裡等我。」

霍驍把慕初笛放在床上,想讓她休息一會。

慕初笛卻一把揪住霍驍的手,連連搖頭,「不,我也要去。」

「我不去的話,等下哥哥對你出手怎麼辦?」

陸延討厭霍驍,這可是非常明顯的,慕初笛知道她這個哥哥向來乖張任性,放蕩不羈的。

霍驍揉了揉她的髮絲,「你就這麼看小你的男人?」

慕初笛知道男人有他們的自尊,她無辜地眨著眼睛,「可是你受傷了啊。」

而且,真的關心一個人,不會因為他有能耐就不擔心的啊。

只是這話,慕初笛沒有說出口,她怕自己說了,她家哥哥又要黑化了。

「受傷的雄獅也能殺人,乖,聽話。」

慕初笛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她最渴望的就是親情。

這點霍驍是知道的。

她終於找到她的親人,而陸延看上去是足夠能力保護她的。

對她也很好,他能感受到在他和陸延之間,慕初笛是為難的。

雖然她毫不猶豫地站在他這邊,可她對陸延會有所愧疚,而且還有不舍。

他的女人是由他來保護,而不是保護他的。

霍驍說服了慕初笛,轉身與陸延走出病房。

兩人並沒有走遠,只是去了另一間房。

房門關閉,房間里只有他們兩人。

霍驍也不磨蹭,開門見山道,「你知道我第二人格的存在。」

雖然不知道陸延是怎麼知道的,可霍驍很確定,陸延已經知曉。

「找我來就是談這件事?知不知道又有什麼差別?」

「不要告訴我,開槍的不是你的手。」

只要開槍的人是霍驍,他才不管是那個人格的意思。

他只重視結果。

霍驍知道,這點無可厚非,他也不會原諒他自己。

「我會補救。」

「有沒有治療的機會?」

「你想要什麼,都可以提,除了讓她離開我。」

得知陸延是地下醫院的BOSS,是他們一直尋找的地下醫院,霍驍不管陸延對他的厭惡,甚至拋下了高傲,低聲去問。

霍擎天的存在,時刻危害到慕初笛的安危。

他不能夠讓這麼個定時炸彈留下來。

可是,如果不能把霍擎天處理掉,那他只能……

這不是他想要的。

「治療?」

陸延深深地看了霍驍一眼,停頓片刻后,「沒機會了。」

「錯過了最好的時機。」

「所以,現在你是藏著這麼個定時炸彈,也要把她留在身邊,那怕這個炸彈會把她炸個粉碎?這就是所謂的愛?」

陸延尾音上揚,透著不屑。

「視頻你都看過了吧,你所控制不了的人格是摧毀性暴力人格,他喜歡鮮血和肆虐,他要把你在意的人和事全都徹底抹殺和毀滅。這樣你還強行留下她,不是愛,是報復吧。」

「既然沒這個能力,為什麼不放手?」

「我也老實告訴你,這次我能救下,可下次我就救不了。」

「不是能力問題,而是命。」 病房裡

慕初笛坐立不安的,打開了大門,左顧右盼地看著門口。

霍驍要跟哥哥說些什麼?

哥哥會不會對霍驍出手呢?

如果他們兩人打起來的話,受傷了怎麼辦?

慕初笛心裡浮現各種可能性,每一個都被她駁回。

這兩個都是她所關心的人,她真的不想他們因為彼此而受傷。

焦慮不安,慕初笛站了起來又坐下,如此反覆了好幾回。

直到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她猛然看去,果然從大門處看到霍驍挺拔的身影。

她連鞋子都顧不上穿,快步小跑過去。

「驍,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受傷?」

霍驍一把抓住她的手,十指緊扣,「沒事。」

「我哥哥真的沒對你做什麼?」

慕初笛往霍驍身後探了探,卻沒有發現她口中所提到的人。

陸延並不在。

「我哥呢?他去哪兒了?」

霍驍一把把她摟入懷裡,「他走了。」

快穿任務:炮灰來逆襲 慕初笛驚喜道,「真的?他不會再把我帶走了?」

「哇,太好了,驍,你真的很棒。」

「我的男人就是厲害。」

無比驕傲的語氣。

慕初笛往霍驍懷裡蹭了蹭,像小貓咪一樣,無比的眷戀。

埋在霍驍懷裡的她,並不知道,男人眼底閃過的那一抹不舍。

另一邊,軍部醫院門外停著的黑色車輛里。

「把暗香的解藥給霍驍送過去。」

陸延半靠在車椅上,休閑地閉上雙眼。

聽到他的命令,手下們都怔住了。

笑話,他們還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嗎?

來的時候BOSS不是氣勢洶洶想要吃人的模樣嗎?現在怎麼卻變了個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