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顧遲,這麼多年來我全心全意的對你,你怎麼能因為蘇可歆那個賤女人就和我說這樣的話呢!

她推著輪椅想追隨顧遲離開,可讓她震驚的是,她看見顧遲並沒有離開餐廳,而是走到了程可歆和何岳的餐桌前。

她全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顧遲這是想幹什麼!

她的疑問,很快就有了答案,因為顧遲大大方方的走到程可歆他們面前。

「不知道我是否方便和兩位一起吃飯?」顧遲的話說的很是客氣,但是一雙眼睛卻緊盯著何岳,那眼神,宛若帶著冰寒,讓人看了就不寒而慄。 看到突然出現在滿前的顧遲,程可歆有一瞬間的慌亂,但是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冷著臉回道:「不好意思,恐怕不是很方便。」

「是嗎?我倒沒有覺得不方便。」說著顧遲就兀自坐在了程可歆的身邊,自動無視了身邊何岳詫異又有點不悅的目光。

「你快點起來,我都說了不方便!」程可歆被顧遲強硬的行為氣的臉色漲紅,但是又不能伸手直接推他,只好挪的離他遠一點。

但是顧遲卻又起身貼近了程可歆,眼神隱隱透著怒意,然後抬頭再次看向何岳的眼神中滿是挑釁的意味。

不明白剛來的這位先生為什麼這麼敵視自己,而且看到他和程可歆貼的這麼近,何岳也是面色不善。

「先生,請問你是哪位?」他開口,搖晃著手裡的紅酒,語氣不怎麼好。

「你不知道?」顧遲挑了挑自己的眉毛,「那我就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程可歆的丈夫,顧遲。」

「是前夫!」程可歆沖著顧遲怒道,「顧遲,你別忘了,離婚協議書是你親手簽的名,我們已經離婚了!」

看到程可歆這麼急著撇清和自己的關係,顧遲的心裡更加吃味了。

難道她真的喜歡對面的這個男人?所以才急著解釋在和自己沒有關係?

哼,不過就是一個小白臉而已,他有什麼好的!

沒想到一陣子沒見,蘇可歆的品味那麼差了!

「當初我是有苦衷的,以後我會和你解釋,現在我要重新追回你。」顧遲認真的看著程可歆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訴說著他的決心,聲音低沉,十分認真。

「有苦衷?說的好聽,你怎麼不說你是做了那些傷天害理事情之後良心難安?」程可歆嘲諷道,似乎絲毫不相信顧遲的話,「還有,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我已經不喜歡你了。」

程可歆的話讓顧遲皺起了眉頭,上次她就說他不擇手段,這次又說他傷天害理。他到底做什麼了,竟然讓她這麼評價?

他承認,當年他做事是不夠細心,但也絕沒有做負她之事。

是不是……當年那個孩子流了,讓她還心懷怨恨呢?

但是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他更在意的是她的后一句話。

「不喜歡我,那你喜歡誰?」顧遲的眼中已經帶上了憤怒。

「我喜歡誰不用你管!」程可歆直接懟了回去。反正他們已經離婚了,他現在還有什麼資格管她的事情!

「顧先生是吧?可歆已經和你離婚了,還請你不要打擾我們之間的約會。」何岳這個時候,冷冷開口。

好不容易才和程可歆有獨處的機會,就這樣被打擾了,何岳語氣中的憤怒恐怕任誰都能聽出來。

果然是在約會!

顧遲覺得心中好像有一座火山在蠢蠢欲動,看著何岳的表情,冷意更甚,「就算我們已經離婚了,這也是我們夫妻兩個之間的事情,還請你這個外人不要插手。」

「可歆現在既然是單身,那我就有追求她的權利。」何岳也絲毫不甘示弱,「你們之間的事情畢竟已經過去了,還請顧先生不要再緊追不捨了。」

「那我也有重新追回老婆的權利。」

「好啊,那我們就公平競爭。」何岳淡淡一笑,似乎絲毫不講顧遲的話放在心上。

要知道他在風月場中多久了,什麼樣的對手沒見過,難道會因為一個顧遲就退縮?

顧遲看著他,臉色也不由越來越冷。

蘇可歆這看上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兩人之間就這樣展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夠了!」實在是忍受不了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程可歆面色帶怒的從座位上站起來,然後就站起身離開了餐廳,去了甲板。

「程可歆是我的妻子,以前是,以後也會是,我們是一定會復婚的。所以你最好不要對她有什麼非分之想,這是警告。」目光冰冷的對何岳甩下這句話之後,顧遲就起身去追程可歆了。

「看來這件事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聽到顧遲的話,何岳不僅沒有擔憂或者害怕,面上竟然浮現了一絲莫名的興奮。

是的,他就喜歡這樣有挑戰的relationship。

「我還以為你多厲害,看來還是沒搞定那個女人。」

暗帶嘲諷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何岳回頭就看見了程若兒滑著輪椅來到自己的面前,嘴角還噙著一抹冷笑。

「他就是可歆的前夫?」何岳目光投向了甲板上顧遲的身影,現在他好像正和程可歆解釋著什麼,從他這個角度隱約可以看到他神色緊張,「也就是你的那個初戀?你就是為了得到他,才讓我去接近蘇可歆的?」

「你怕了?」程若兒故意激著何岳,怕他會因此退縮,「覺得自己比不上顧遲?」

「開什麼玩笑。」何岳斜睨了程若兒一眼,語氣張狂,「這麼有意思的女人,最後一定是我的!」

程若兒聽了這話心裡有些滿意,因為這就是她的目的,但何岳的而有一個用詞,卻是讓她恨不滿意。

「一個離過婚的女人能有什麼意思?」她冷冷問,她最看不慣別人誇讚蘇可歆這個賤女人一句!

眼神暗藏迷戀的看著程可歆的身影,何岳笑道:「有過去的女人好像一本書,充滿未知,只會讓男人更加著迷。」

雖然這段時間程可歆一直都是對自己冷冷淡淡的,但是這卻更加的吸引了他,讓他愈發想要征服這個女人。

而且,現在還出現了這麼一個強勁的情敵,更是完全激發了他心中的勝負欲,讓他的決心不減反增。

他談過太多戀愛,普普通通的女人自然勾不起他的興趣想,相反的,像程可歆這樣難懂又難搞定的女人,對他來說才足夠有挑戰性,足夠有意思!

程可歆,他要定了!

看見花花公子何岳對蘇可歆都這樣,程若兒氣得幾乎要捏碎自己手裡的酒杯。

蘇可歆這個賤胚子,到底有什麼好!讓這些男人都被她迷得神魂顛倒的! 到了甲板上之後,程可歆大口的呼吸著,想把堵在心口的那一口氣給吐出來。顧遲究竟當她是什麼,想丟棄就丟棄,想撿回來就撿回來嗎!

本來和何岳來這裡就已經讓她覺得很不自在了,現在又多了一個顧遲,程可歆考慮著還是儘快回去比較好。

看著面前一望無際的水面,程可歆閉上眼睛感受著微鹹的海風,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平靜了不少,面上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享受的表情。

「可歆,我有話要對你說,我們談一談好嗎?」

聽著身後傳來的熟悉聲音,程可歆的心裡一沉,面色也跟著冷了下來。轉過身直接繞開了顧遲,她始終視線向下,一眼都沒有看向顧遲。

可是顧遲卻一把拽住了她,「可歆,我們談一談。」

「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程可歆想要甩開顧遲,可是無奈力量相差懸殊。見到顧遲死死的抓住自己不放,她剛壓下去的怒火又升起來了,「放開我!」

「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的!」顧遲反而更加靠近,鉗制住了她的另一條胳膊,「可歆,你聽我說,當年我之所以同意簽離婚協議書是因為程若兒她……」

顧遲著急的想要和她解釋,但是程可歆現在哪裡能聽的下去。

「你和程若兒怎樣是你們之間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我只知道我們已經離婚了,你趕快放開我!」程可歆開始用力掙扎著,但是顧遲又如何肯放。

用力的壓下程可歆的雙手背在她的身後,顧遲將她緊緊的禁錮在自己的懷裡,大聲沖著她說道:「可歆,你相信我,我和程若兒沒有關係,這些年我愛的人始終是你!」

「你少拿這些話來噁心我。我已經看透你了,你和程若兒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對付人的手段簡直就是如出一轍。你們不在一起根本就是對不起老天爺。顧遲你這個混蛋,我恨你,你放開我!」

程可歆很少會這麼罵人,但是她今天才知道,原來氣憤到極點的時候,這種事情是可以無師自通的。

只顧著用力擁緊在自己懷裡拚命掙扎的程可歆,顧遲一時有些力竭,也沒有在意她說了什麼,只當她是由於生氣隨口說出來發泄的。

實在是有些控制不住程可歆,顧遲抱著她旋了一下子,然後急上前兩步,將她牢牢的困在了自己和甲板的欄杆之間。

「當年程若兒的腿是因為我才會殘廢的,我這麼多年和她在一起只是為了照顧她,我和她沒有一丁點朋友之外的關係。」顧遲邊貼近身子制止著程可歆的逃脫,邊著急的向她解釋道。

聽到顧遲的話,程可歆一時也止住了動作,帶著疑惑的看向了顧遲?程若兒的雙腿殘疾和他有什麼關係?

看到她終於安靜下來了,顧遲趁機快速的解釋著當年的事情。

「可歆,當年收到程洛寄來的離婚協議書,並聽說你要跟著他去美國的時候,我著急想要去機場把你追回來,但是程若兒卻一直攔著我。情急之下我便推了她一把,卻沒想到一時沒有控制好力道,直接把她推下了樓梯。」

「後來她受傷昏迷了,我便先把她送到了醫院,這才沒有來得及去追你。手術結束之後,醫生說因為滾下樓梯時傷到了雙腿上的神經,所以她的後半生可能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當時她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又是因為我才遭此厄運,所以她要求我陪在她身邊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立場拒絕,只能把她接回家照顧。」

沒想到背後還有這麼一回事,程可歆微微有些動容。按照顧遲的說法,那麼他當時選擇留在程若兒身邊也是情有可原的。

意識到自己心裡的動搖,程可歆急忙拉回了已經跑偏的思緒。就算是這樣又如何,當初顧遲選擇和她離婚,說到底還是因為自己在他心裡的位置不及程若兒重要。

而且,他既然已經決定照顧程若兒了,這五年來也是一直這麼做的,那現在還要對人聲稱追回自己幹什麼?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到這裡,程可歆又開始掙扎開來,「那你就好好的照顧她一輩子好了,現在這樣又是在做什麼,難道你還想要腳踩兩隻船嗎?顧遲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

雙手緊緊的抓著欄杆,顧遲不讓她有逃離的機會。

「我從來都沒有這樣想過!可歆,我一直愛的都是你,這五年照顧程若兒也是因為愧對於她。我發誓,我對她連一絲朋友之外的感情都沒有。我本來想等程若兒可以接受她雙腿殘疾的事實,可以獨立生活的時候就去美國找你,但是我發現我已經等不及了。」

「可歆,我愛你。除了你,我的心裡根本就容不下其他的人。這五年來我都快對你相思成狂了。現在我終於等到你回來了,我們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在程可歆的印象里,顧遲是很不會,也不屑於這麼露骨的跟人表白的。他那樣的性格,能夠給你一個笑臉都已經是極好的了。

可是今天她卻聽到了這麼不善於表達自己感情的一個人,一遍一遍,幾乎直白的跟她訴說著對她的愛意。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而且她感覺此時顧遲看著她的眼神熾熱的幾乎要將她融化了。有深情,有後悔,有堅定,甚至還夾雜著一絲絲的哀求。

即使是在五年前他們感情最甜蜜的時候,顧遲也從來沒有這樣的看過自己,似要把她融進靈魂一般。

這樣複雜而深厚的感情深深的震撼了程可歆的心,讓她此時此刻不由得想要伸手抱住顧遲,靠在那曾讓她無比安心的胸膛上。

感覺到程可歆眼神中流露著曾熟悉無比的愛意,顧遲心中不禁狂喜,想要即刻就吻上眼前殷紅的唇,狠狠的發泄著自己的思念。

心中暗暗的警告著自己不能著急,顧遲接著柔聲道:「可歆,關於你流產掉的那個孩子,是我不好,對不起。」

顧遲的眼神中閃過心疼。當年程可歆失去孩子的時候,她心裡的疼應該絲毫不亞於程若兒,可是自己卻沒有在她的身邊。

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他的錯。如果他一開始不排斥那個孩子,而是好好保護他的話,或許他也就不會在還沒有來得及看見這個世界的時候就離開了。 可沒想到,聽到顧遲提到孩子,程可歆好不容易溫暖一點的心瞬間又被冷凍了。心中泛起苦澀,程可歆不禁自嘲了一聲,她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想到當初醫生拿著打胎的機械慢步靠近自己的畫面,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那種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絕望無助的感覺再次將她淹沒……

「不要!」程可歆面色痛苦的抱住了自己頭,她絕對不要再經歷一次這樣的事情!

「可歆你怎麼了?」顧遲急忙伸手扶住她,著急的問道。

而此時的顧遲在程可歆的眼裡就好像一個惡魔一般,伸出了那雙罪惡的手,想要把她的孩子從她的身邊帶走。

「滾開!不要碰我!」

她一把推開了顧遲,力氣大到顧遲踉蹌了兩步才勉強站住。而程可歆則趁機跑離了甲板,向著房間的方向奔去。

萌寶,她現在要看到萌寶,她要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的!

回到房間之後,程可歆看到萌寶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里播放的動畫片。不知道看到了什麼好笑的畫面,一向覺得看動畫片很幼稚的萌寶竟然被逗的前仰後合的大笑著。

看到眼前的一幕,程可歆一直狂跳著的心才終於安定了下來。只要萌寶沒事就好,他好好的,自己才會好好的。

想到這裡,程可歆更加痛恨自己剛才面對顧遲時的心動。當初他害的自己差點失去萌寶,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他的!

「媽媽,你回來了!」萌寶轉頭看見了站在門口的程可歆,興奮的朝著她跑來。

一把接過萌寶抱起來,程可歆的心瞬間軟下來了。「你自己在房間有沒有乖乖啊?沒有調皮搗蛋吧?」

萌寶大大的眼睛中閃過了一絲無奈,看起來煞是可愛。只要媽媽離開自己超過五分鐘,見到自己的第一句話就一定會是問自己有沒有調皮搗蛋。

「媽媽,我很乖的好不好?」萌寶嘟著小嘴委屈道。

「好好好,我們萌寶最乖了。」看著萌寶此刻的臉色有些黯淡,程可歆馬上心疼的哄著他.

「沒事的媽媽,我才沒有怪你呢,我最愛你了!」萌寶很快又恢復了燦爛的笑容,讓程可歆不禁感嘆自己有些跟不上兒子的情緒變化。

「媽媽,你剛才幹什麼去了?」

有沒有見到爸爸啊?其實這才是萌寶真正想要問的問題。

不想讓萌寶知道顧遲也在這裡,害怕到時候他會鬧著找爸爸,程可歆颳了一下萌寶的鼻子,寵溺的笑道:「媽媽就在餐廳啊,吃好飯之後就回來陪你這個小鬼頭了。」

「那媽媽有沒有見到爹地啊?」到底是小孩子,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萌寶看向程可歆的眼中滿是興奮。「我剛才在餐廳還看到爹地了,媽咪你有看到他嗎?」

聽到萌寶提起顧遲,程可歆臉上的表情不禁冷了下來。「是嗎,媽媽沒有看到。」

「可是爹地就在我們對面啊,媽咪你真的沒有看到嗎?」萌寶著急的問道。難道自己的計劃最終還是失敗了嗎?

要知道,他肯答應那麼什麼討厭的何叔叔來這個游輪,就是為了給爹地媽咪創造偶遇的機會啊!

「媽媽真的沒有看到。」程可歆不想再和萌寶討論顧遲,所以趕緊轉移了話題。

萌寶雖然人小,但是也感覺到了媽媽似乎很不喜歡爹地。不想惹媽媽不開心,萌寶乖巧的回答著她的問題,不再提起自己看到顧遲的事情。

但是心中卻暗自想著,看來爸爸媽媽之間肯定是有什麼誤會,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幫他們解開才行。

第二天早上,為了避免顧遲看到萌寶,程可歆點了一份兒童餐,讓人把早飯送到了房間。照顧好萌寶吃完早飯之後,程可歆又叮囑了他幾句。

「萌寶,你乖乖的在房間等媽媽,媽媽很快就會回來陪你的,答應媽媽咪不要亂跑好不好?不然的話媽媽會擔心的。」

「我知道了媽媽,我就在房間等你,哪兒也不去。」

「萌寶乖。」笑著揉了揉萌寶的腦袋,程可歆忍不住抱住了他,有時候兒子懂事的都讓她感到有些心疼。

「媽媽你快去吧。」萌寶從程可歆的懷抱中伸出了小腦袋催促道,說不定媽咪今天會遇見爸爸呢。

「好,那媽媽走了啊。」不舍的又親了萌寶一下,程可歆才起身離開了房間。

到了餐廳,程可歆不禁有些慶幸自己的先見之明,果然又見到了顧遲。看到坐在他對面笑的開心的程若兒,程可歆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昨天他還信誓旦旦的和自己保證他和程若兒沒有半點關係,現在就又甜甜蜜蜜的坐在一起吃早飯了,看來男人的話還真是不能輕信。

四周掃視了一下,程可歆看見了不遠處正在沖自己招手的何岳,於是抬步就朝著他的方向走了過去。

「萌寶怎麼沒有和你一起來啊?」何岳關心的問道。

「他在房間里呢,已經吃過了。」低頭專心吃著何岳幫自己點的小米粥和幾樣清爽的小菜,程可歆頭一次覺得他還算了解自己的口味。

「可歆,今天有沒有興趣坐快艇出海去玩?感覺還不錯。」何岳邀請道。經過昨天的事情,他決定加快步伐追求程可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