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黃然走了,顯得很神秘的走了!他沒有急著走,而是在天元城逛了一圈,他知道在他的身後有人監視,但是卻沒有做出任何舉動,而是瀟洒的逛完一個又一個的商店!一直逛了一天,最後嘆了一口氣,走出了天元城!

「家主,他們回來了!」古家的宅院,一個僕人打扮的人走進房間,看著古凡低聲說道。

「讓他們進來吧!」老人緩緩的張開眼睛,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慢慢的說道。僕人點點頭,擺了擺手,幾個黑衣人走了進來!

「家主……」幾個黑衣人單腿跪下,顯得特別的尊敬!

「調查的怎麼樣?」老人嚴肅的問道。

「根據我們調查,今天的那個人好像突然出現一樣,沒有任何蹤跡,我們今天跟蹤他,發現了一些異常。」零頭的黑衣人低著頭說。

「什麼異常,說說看。」老者立刻低聲問道。對於自己這群人調查事情的能力,老人還是非常信任的,這些黑衣人雖然戰鬥力並不算高,但是從小就修鍊一種特殊的功法,對於隱藏自己的氣息很有一套!如果不是自己知道這個功法的特殊性,都不可能發現這些人。他不知道黃然能不能發現,但是此刻他只能寄希望與這些人。

「是,根據我們的調查,這個人應該很富有,他逛遍了天元城,沒有去武器店,沒有去鎧甲店,也沒有去異獸店。而是去一些雜物店,買的東西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好像再找什麼東西,不過出手很大方,從來不討價還價!僅僅購買這些,他就花掉了十萬下品晶石……」黑衣人慢慢的回答說。

「什麼,僅僅買那些東西,就花掉了十萬下品晶石?」老者顯得很驚訝,不敢相信的問道。十萬下品晶石,這樣一大筆財富可是不小!自己的家族一年才能賺取五萬下品晶石左右,自己家族的兩年的收入啊!一天就花掉了自己家族兩年的晶石,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數據啊!

「是的,十萬下品晶石,我們做過詳細的統計,應該是十萬一百零三快。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黑衣人點點頭說道。

「還不是最重要的,還有什麼?」老人激動的問,心裡暗暗慶倖幸虧自己沒有胡亂出手,一天就能花掉十萬晶石的人,不是強者就是大家族的人,自己這個小家族,根本就惹不起那些人!

「家主可記得他懷抱裡面的那隻紫色小獸……」黑衣人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低聲問道!

「紫色小獸,對,是有一直紫色小獸,怎麼了,難道那隻小獸很厲害?」老者好奇的問。

「厲害不厲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那隻小獸,一天時間就吃了三十多枚中品晶石,還有三枚上品晶石!」黑衣人臉色難看的說。

「什麼,吃晶石的小獸?」老人滿臉的震驚,他是第一次聽說吃晶石的小獸!

「對,看那個人的樣子,應該很習慣這些了,晶石好像是那隻小獸的零食。」黑衣人點點頭說道,他心裡同樣非常的震驚,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吃晶石的小獸。而古凡心裡卻劇烈的翻騰,吃晶石的小獸,一天吃了這麼多小獸,三十多枚中品晶石,三枚上品晶石,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啊!一直小獸一天的零食就達到了三萬多下品晶石,那麼一個月,一年呢!老人已經不敢想象黃然有多少財富了!一個擁有這麼多財富的人,他會是一個什麼實力的人呢!

震驚,所有的人都震驚了!對於他們這個小地方的人,第一次見識到這麼厲害的人!雖然他們這裡有一個巨大的礦脈,但是礦脈卻屬於天府的,裡面的保衛人員也是天府的,他們惹不起,也不知道礦脈能開採多長時間!

「好,我知道了,下去吧!」過了好久好久,老人才緩過來,擺了擺手,讓幾個黑衣人退了出去,然後自己一個人慢慢的思考著。而此刻的黃然,已經走出了天元城,走出天元城很長時間,才鬆了一口氣,看了看遙遠的天元城,黃然笑了笑。看樣子自己裝的效果很少。他知道哪些黑衣人跟了自己一天,黃然在這一天裝神弄鬼,他可是很了解人類的心裡。根據黃然對真正高手的了解,才制定了一個詳細的計劃!

一個真正的高手,肯定有自己的武器,自己的鎧甲,自己的異獸,自己的功法。他們這些人對小地方的這些東西根本提不起興趣,但是他們卻對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卻很好奇,按照這個心裡,黃然在這一天狂掃一些陌生的東西,最後瀟洒的離去!

「小傢伙,要是他們知道我僅僅是一個剛剛突破到武侯級別小卒,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抓狂。呵呵……」黃然抱著小傢伙,笑著說。

「比卡……」小傢伙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可愛的表情把黃然逗樂了!

「呵呵,走嘍……」黃然看了看遠方,笑著說。看了看前方一望無際的大山,搖搖頭。本來黃然還準備在天元城呆上一段時間,但是發生這種事情,黃然卻不能在這裡呆著了。短時間能裝*,但是時間一長,肯定會露餡的!

黃然抱著小傢伙,快速的向著遠方飛去,轉眼間就消失在大山裡面。十萬大山裡面,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的事情!

「殺……」一聲巨大的吼聲,黃然又一次撲了過去,在他的面前,一條巨大的蟒蛇看著黃然,巨大的芯子吐著,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黃然,長達百米的身軀在不停的扭動,猶如一條巨龍!黃然手裡拿著虛無之劍,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氣,進入森林四天以來,黃然幾乎都是在戰鬥中度過,黃然也知道這裡的危險了!進入森林裡面的第一天,黃然沒有遇見什麼危險,但是從第二天開始,就遭到了猛獸的進攻,這些猛獸都特別的厲害,特別是遇見一頭巨大的白虎,黃然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直接選擇的逃跑,被白虎追殺了一個上午才算鬆手,還沒等黃然鬆一口氣,這條巨蟒就出現了!

「嗖……」巨蟒的尾巴猶如一條巨大的鞭子,直接抽了過來,黃然身體一閃快速的躲開,他原來呆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痕!

「去死吧!」黃然大吼一聲,手裡的虛偽之劍直接當成了看到,狠狠的砍到巨蟒的身上,虛無之劍特別的鋒利,巨蟒強大的防禦此刻顯得這麼的脆弱,虛偽之劍直接在巨蟒的身上割了一個一米所長的大口子!

「昂……」巨蟒大吼一聲,身體快速的扭動。黃然卻是那種不死不休的楞種,直接又撲了過去,一之手直接插進巨蟒的身體裡面。巨蟒感覺到疼痛,直接把黃然纏起來,黃然卻聰明的把虛無之劍豎立在自己的面前,巨蟒一用力,立刻被虛無之劍划傷,黃然藉助這個機會,虛無之劍猛的上挑,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昂……」巨蟒被虛無之劍差一點懶腰截斷,身體也鬆開了黃然,黃然身體快速的後撤,然後滿臉笑容的盯著巨蟒!

(更新了,今天還是一更,不好意思啊!本來以為明天就能恢復更新,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又要推遲兩天了! 開封有貓,小鳳有刀 今天打了一天的點滴,難受死了!明天還要打一天針,後天就坐車會鄭州了,北京消費太貴了,呵呵,所有還要兩天才能恢復啊。理解哦) 黃然看著慢慢停止掙扎的巨蟒,臉上露出了冷笑。看了看自己手裡的虛無之劍,心裡充滿了無數的疑問。魔劍竟然變成了這幅模樣,魔氣也消失了,那種暴虐的感覺也消失了!不僅僅如此,黃然竟然不管怎麼感應,都感應不到劍魂的存在!對於這個變了樣子,失去劍魂的魔劍,黃然鬱悶極了!但是這把劍的鋒利程度還是比較理想的。

巨蟒的防禦非常高,而實力又是武侯級別的,黃然打了好多拳都沒有什麼效果,但是魔劍卻能輕易的破去巨蟒的防禦,這讓黃然由種心安的感覺!看著巨蟒屍體,黃然走了過去,手裡的寶劍揮舞,直接刨開巨蟒的身體!

「呵呵,好東西啊!」黃然把巨大的蛇膽拿在手裡,笑著說了自言自語的。巨蟒的蛇膽非常的大,足足有一個拳頭這麼大!這麼大的蛇膽,藥用價值可是很高的。

「來,小傢伙,吃不吃……」黃然招了招手,看著小傢伙問道。

「比卡……」小傢伙搖了搖頭,輕聲叫了一聲,它對這個東西可是不敢興趣,除了晶石,好像小傢伙什麼都不吃!

「哼,好東西不吃……」黃然白了小傢伙一眼,把蛇膽扔進納戒中,這種東西對自己實力的提升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

「好了,我們繼續出發……」黃然笑著說,看著前方,繼續前進!森林中樹木越來越高,也越來越密!黃然也越來越緊張,越來越謹慎,這個大森林,真是太危險了。經歷了幾天的遊歷,黃然算是知道為什麼天元城很少有外人到了!不僅僅是遠的問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危險的問題!

「嗖……」黃然突然聽到頭上發出嗖嗖的聲音,心裡猛地一緊,趕緊隱藏起來,小心翼翼的看著上面。幾個身影快速的向前飛舞著,看他們的實力,應該都應該到了武皇級別吧!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高手,黃然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提了起來。

「小傢伙,小聲點,我們過去……」黃然看了看小傢伙,小聲的說了一句,然後再叢林中潛伏了過去。黃然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是由於有神奇的靈魂之火,他的探測能力已經到了一個很強大的階段。

五個老者快速的飛著,一樣的打扮,一樣的裝飾!白色的戰袍,胸口綉著一個金色的異獸徽章,身法顯得很瀟洒。而在他們的前方,一個黑袍人快速的飛舞著,黑袍人披著一個巨大披風,顯得瀟洒無比。而黃然卻在後面努力的飛舞著,幸虧幾個人速度不是很快,要不然黃然還真跟不上!

「停……」黑袍人擺了擺手,五個老者停了下來,謹慎的看著周圍。而黑袍人眼光四處的掃視著,黃然也快速的趕來,看著眼前的一切。六個人的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山谷,山谷顯得很平靜,也很美麗!到處都是美麗的鮮花,最為奇妙的是,在鮮花上還有翩翩起舞的蝴蝶。進入這裡,好像進入了花和蝴蝶的海洋!

「毒蝴蝶,出來吧!」黑袍老人的聲音響了起來,在空中回蕩著,但是他的臉上卻露出了謹慎!

「哈哈,你們還真的找了過來,我跑的這麼隱蔽,你們都能照過來,還真有點本事啊!」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顯得虛無縹緲,黃然聽到這個聲音心裡一震。立刻警惕了起來,因為聲音當中竟然有迷惑心神的作用。

「哈哈,和我們天府作對的人,沒有一個能逃得過我們天府的追殺,識相的就自己走出來,也讓你死的體面一點……」黑袍人顯得有些不屑,五個老人身上的氣勢突然散發處理,一股股強大的威嚴壓了下來!

「是嗎?我毒蝴蝶就不相信這個說法,有本事你們就進來,我看你們拿什麼破我的蝴蝶陣……」那個女人的聲音又傳了出來,顯得很得意!而這個時候山谷竟然快速的出現了煙霧,一會兒功夫,整個山谷都布滿了彩色的霧氣!

「哈哈,毒蝴蝶,你還以為你的蝴蝶陣能擋住我們嗎?知道為什麼這十年你能在這裡安穩的度過嗎?那是因為我們想讓你多活幾年,既然你這麼不識相,那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黑袍人厲色的吼道,手裡突然拿出來一個一個小盒子,小盒子顯得特別的精緻,黑袍人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裡面出現了一隻緊緊有拇指大小的金色小老鼠!

「去吧……」黑袍人笑了笑,直接把小老鼠放了出去。本來還無精打採的小老鼠,突然睜開眼睛,鼻子嗅了嗅,露出興奮的表情。身體猶如閃電一般一閃就消失在盒子裡面。直接扎進了毒霧裡面!

「天晶姆鼠,不,怎麼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有天晶姆鼠……」一個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語氣裡面透漏出震驚,而黑衣人卻冷冷的笑了笑!

奇怪的一幕發生了,剛才還密不透風的濃霧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快速的消失!不到兩分鐘,整個山谷又重新恢復了!最重要的是,那些彩色的蝴蝶好像很害怕似地,到處飛舞。而一道金色光芒在空中到處閃爍,彩色的蝴蝶一個個不斷的掉落!

「嘰嘰……」一聲特別嘹亮的聲音響了起來,小老鼠又回到了盒子裡面,還可愛的打了一個飽嗝,顯得非常的奇怪!

「哈哈,毒蝴蝶,你還是出來吧!有天晶姆鼠在,你任何的毒物都是沒用的,你最厲害的蝴蝶陣也沒用了,你以為你能逃得掉我們六個人的圍攻嗎?」黑袍人笑了一聲,大聲的說著,顯得特別的得意!

「冷夜,你別得意太早,我就算死,也不會跟你們回去的,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今天我就算死在這裡,我也要拉著一個墊背的!」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接著就從山谷裡面走出一個女人!一個穿著花衣服的女人!身上有很多特殊的裝飾,好像少數民族一樣。

「轟……」黃然看到這個女人,腦海里立刻炸開了,傻傻的愣在那裡!

「不,不可能,怎麼可能……」黃然搖搖頭,嘴裡念叨著。好像發生了天大的事情,小傢伙眼睛好奇的看著黃然,不知道黃然要幹什麼。

「我要救他……」黃然臉上露出認真的表情,臉色神色變了,變色特別的認真,發達的大腦快速的飛舞著,在思考著改用什麼辦法救人,小傢伙聽到這句話,眼睛裡面露出了好奇的神色,聰明的他不知道黃然在想什麼!

「毒蝴蝶,熟手就擒吧!」冷夜冷冷的說道,而五個白衣老者快速的散開。

「哼,休想,我毒蝴蝶的性格你們應該很了解,我既然敢毒殺你們的少爺,那麼我早就把自己的命給豁出去了……」度蝴蝶臉上露出了一股倔強,手上戴著一雙透明的手套,輕輕的動了動手。

「好,既然你這麼不識趣,那麼就受死吧!殺了他……」冷夜臉色一變,大聲的吼了一聲。五個老人二話不說,直接撲了過去!而毒蝴蝶也動了,這一動猶如一把利劍,直接向著一個老人撲了過去,嚴重閃過一股厲色。根本就不顧其他四人的進攻!

而那個被直接進攻的老人臉色一變,他很清楚毒蝴蝶的厲害,被毒蝴蝶全力進攻,不死也得重傷,這可不是他們要的結果!老人快速的後退,毒蝴蝶臉上卻露出一股狡詐的神色,身上的衣服突然爆開,無數的毒針飛了出去!

「小心……」幾個老人互相看到毒針,大聲喊了一聲,毒蝴蝶卻趁這個機會,快速的飛了出去!

「想逃,沒這麼容易,給我回去吧!」冷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在毒蝴蝶的前面,冷笑的吼道,手裡多了一把劍,快速的劈下!但是這個時候意外卻出現了,一個黑色身影猶如閃電一樣的出現,擋在毒蝴蝶的前面……

「轟……」冷夜的劍竟然被一把劍給擋住。

「撲……」黃然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衝進自己的身體裡面,整個身體好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一口鮮血直接從嘴裡吐出來!

「快走……」黃然大吼一聲,受傷的身體竟然又一起沖了過去,巨大的拳頭舉了起來!

「天……滅……拳……」黃然怒吼一聲,突破武侯境界,黃然終於可以用出了天滅拳第九拳。但是天滅拳的第九拳確實一種傷敵一萬自損八千拳法,對身體傷害很大!

冷夜臉色變了,突然起來的變故讓冷夜臉色巨變,事情來得太突然了!特別是看到眼前這個猶如水晶一樣的拳頭,心裡竟然產生了一股恐懼管。來不及反應,手裡的劍直接立在自己的面前,元氣布滿全身,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轟……」猶如開天劈地一樣,天地間閃動著白光,所有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當五位老人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冷夜的身體飛了好遠好遠,下方一片狼藉!而毒蝴蝶也不知去向了!那個神秘人更是沒有了蹤影!冷夜坐在那裡,吐出了一口鮮血,眼睛愣愣的看著自己那把地級寶劍,眼睛裡面充滿了驚訝!

五位老人來到冷夜的面前,看到那把寶劍,吸了一口涼氣,只見地級寶劍,竟然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洞,而冷夜竟然被這一拳打傷,太不可思議了!

(更新了,明天再打一針就回家了,呵呵,太討厭了,不過小護士還是挺好的,很溫柔啊,有一個才22歲,衛校剛畢業沒有多長時間,就在我身上做實驗了,太可憐了,嗚嗚……) 五位老人看著冷夜,嘴巴張得大大的,恨不得能塞進去一個雞蛋,他們被眼前的一切給震驚了,冷夜的實力他們很清楚,武皇巔峰的實力,距離武帝級別也僅僅只差一點點而已!在天府也是頂尖高手,但是這個在他們心中強大無比的人物,竟然被人一拳打傷。而那把他珍愛的地級寶劍,更是被神秘人一拳打壞,他們六個人,竟然連神秘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從黃然的偷襲到結束僅僅十幾秒而已。猶如閃電的十幾秒,黃然就完成了進攻和逃走……

「長老?」一個白袍老人輕輕的喊了一聲,其他四個人也關心的看著冷夜,害怕冷夜出現什麼意外。冷夜死死的盯著自己的寶劍,最後溫柔的撫摸了一下,隨即身上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

「啊……」冷夜怒吼一聲,渾身黑袍鼓動起來,身體也出現在半空中,身後的披風隨風飄蕩。冷夜的兩隻眼睛透紅,猶如一頭受傷的孤狼,兩道冷冷的目光四處的看著,巨大的威嚴從天空直接撲了下來!

「五行聽令!給我搜索整個地區,傳令下去,命令所有執法堂所有人全力搜索毒蝴蝶!毒蝴蝶,不殺你我冷夜誓不為人!」冷夜立在空中,拳頭緊緊的握著,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鮮血一滴滴的落了下來!

恥辱,絕對的恥辱,一股從來就沒有過的恥辱感布滿了冷夜的心裡!他能清晰的感覺到,偷襲他的人的實力,剛一開始緊緊是一個武侯級別,最後那猛烈的一拳讓冷夜沒有反應過來,但是此刻冷夜卻想清楚了,這恐怖的一拳,卻對不會輕而易舉的打出來,雖然他和黃然接觸很短,但是他也看清了黃然擋住自己一劍嘴裡吐血的狀況!

被一個武侯級別的人偷襲成功,毒蝴蝶被救走,而自己的寶劍也毀在這裡,多麼可恥的事情。冷夜怒火燃燒,靈識散開,不斷的搜索者周圍。他知道黃然他們逃不了多遠,所有冷夜猜想黃然他們一定就躲在周圍。

五個老人加上冷夜,六個決定高手在這片區域展開了搜索!而在樹林的地下,黃然收斂氣息,死死的盯著外面,黃然那雙神奇的眼睛,透過土壤能感覺到外面的一切。

「呼……」黃然感覺到冷夜已經走遠,才深深的鬆了一口氣,半天時間,冷夜終於確定毒蝴蝶他們已經逃走了,才離開這裡。如果他知道毒蝴蝶就在戰鬥的不遠處,不知道會是一個怎樣的想法!

「朴……」黃然和毒蝴蝶鑽出地面,再也忍受不住,一口鮮血噴了起來,回頭看了看毒蝴蝶,輕輕的笑了笑,直接暈了過去。而小傢伙則是小心的呆在黃然的身邊,眼睛裡面露出了焦急。

毒蝴蝶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此刻因為重傷已經恢復了本來面目。精巧的臉蛋,因為受傷而變得更加的蒼白,她不知道這個年輕人為什麼救自己,本來今天毒蝴蝶是拼上了性命,這麼多年,自己一直在躲避天府的追殺,每天擔驚受怕的,自己沒有朋友,也沒有親人。本以為這個世界上將沒有一個人會關心自己,但是此刻,毒蝴蝶的心亂了,亂成了一團,怎麼理都理不順!

毒蝴蝶看了看黃然,又看了看小傢伙,最後一把抱起黃然,走進了自己的那個山谷,山谷裡面的花朵已經枯萎,也沒有了漂亮的蝴蝶,但是自己的洞府還在!冷夜應該不會回來了,最起碼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

山谷內,一個人工開鑿的山洞裡面,黃然靜靜的躺在那裡,毒蝴蝶握著黃然的手腕,檢查著黃然的身體情況,過了一會兒她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黃然的傷勢太重了,如果不是黃然的微弱氣息,毒蝴蝶甚至會判定這緊緊是一具屍體。五臟六腑已經嚴重受傷,身上沒有一絲元氣的存在。

「比卡……」小傢伙叫了一聲,直接變回了原型!可愛的小翅膀煽動,飛了起來。毒蝴蝶看著小傢伙,臉上露出了好奇。

「比卡……」小傢伙又叫了一聲,身上竟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兩隻小眼睛慢慢的閉著,身體慢慢的開始變化,一絲絲白光從小傢伙的身上散發出來,白光猶如水流一樣,直接從空中和落下,進入黃然的身上!

「這是?好濃厚的元氣,這是?」毒蝴蝶臉上寫滿了震驚,小傢伙的白光灑下來,竟然讓洞府的元氣劇烈上升。毒蝴蝶趕緊在洞府裡面設下禁制,避免元氣外泄,然後滿臉震驚的看著小傢伙。小傢伙身上灑下的元氣竟然肉眼看得見,毒蝴蝶深深的吸力一口,感覺渾身舒暢,渾身毛孔好像瞬間放鬆了下來,消耗的元氣竟然快速的恢復著。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年強人是誰?這個可愛的小傢伙又是什麼怪物呢?」毒蝴蝶心裡一連串的疑問,不清楚也不明白!今天發生太多太多的意外了,先是自己被發現,在自己拚命的時候又被眼前這個帥的一塌糊塗的男孩給救了,現在又出現了這個詭異的事件,一切都讓毒蝴蝶震驚了!

而此刻的黃然,已經沒有知覺了。先是被冷夜一劍劈成重傷,又以重傷之體強行使用天滅拳第就拳,要不是黃然的身體比較特殊,估計早就死亡了,黃然能撐到現在,已經很幸運了!

元氣猶如瀑布一樣,直接灑下來,而黃然身體的吞噬能力這個時候竟然自動運行,只見那濃密的元氣直接進入黃然的身體裡面。小傢伙感覺到這一幕,興奮的叫了一聲,元氣更加濃密了。而毒蝴蝶只是靜靜的呆在那裡,期待著黃然的醒來!

元氣越來越濃,整個山洞裡面的元氣濃密程度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毒蝴蝶最後都忍不住盤腿修鍊了起來,一切就這麼和諧的進行著。黃然慢慢恢復了知覺,感覺渾身好像被嚴重燒傷了一樣,無比的疼痛,但是從外面又有一股暖流迅速的進入自己的身體裡面,自己的肉體竟然快速的恢復著。損傷的肌肉也快速的恢復著,最重要的自己經脈裡面那一點點的元氣這個時候竟然也運行了起來,他的作用好像更加的有效果,進過之處自己的肉體直接恢復了過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兩天兩夜,整整兩天兩夜,黃然終於又一次睜開了眼睛,小傢伙看到黃然睜開眼睛,興奮的叫了一聲,身上的白光也消失了,臉上露出了疲憊!

「比卡……」小傢伙直接撲進黃然的懷抱裡面,顯得很高興。

「謝謝你,小傢伙……」黃然輕輕的撫摸著小傢伙的腦袋,溫柔的說道。而這個時候毒蝴蝶也醒了過來,兩隻眼睛看著黃然,滿臉的疑問。

「你,你沒事吧!」毒蝴蝶感覺黃然的目光,竟然有點害羞的說道。

「我沒事……」黃然看著毒蝴蝶,點點頭,然後又看了看山洞周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你為什麼救我?」毒蝴蝶認真的問道。

「呵呵,沒什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黃然大量了一下毒蝴蝶,最後溫柔的說著。心裡卻一陣無奈,假的終究是假的,即使長的一樣又如何呢,終究還不是!黃然看著這個漂亮的臉龐,一摸一樣,連表情都一摸一樣。如果有龍牙的人在這裡,一定會驚訝眼前的這個女人。毒蝴蝶竟然和葉凝一摸一樣,好像一個模子裡面刻出來的。多麼熟悉的面孔啊,黃然看著毒蝴蝶,眼睛裡面露出了一股深深的思念……

來到這裡這麼長時間了,雖然自己也在聯邦那裡呆了六年,但是那個時候自己堅信自己能回去,有把握回去。但是來到這裡,黃然心裡卻有一股濃濃的失落感,這個世界不是聯邦的那個世界,這個世界充滿了危險,充滿了挑戰。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明天還能不能活著,這樣的情況,回去是一種奢望。人類的極限,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境界呢,自己還能不能和自己的愛人見面呢?

毒蝴蝶看著黃然,看到那雙充滿思念和苦澀的眼睛,不由的呆了,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呢!看不透,好像裡面隱藏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這些故事那麼神秘,毒蝴蝶的心裡突然產生了一種要了解黃然的慾望……

「你說謊。」毒蝴蝶的聲音打斷了黃然的思緒,黃然看了看毒蝴蝶,苦笑的搖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們那些人為什麼殺你?」黃然好奇的問到。

「你不知道我的身份?」毒蝴蝶聽到這句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眼睛裡面寫滿了不可思議。

「難道你很出名嗎?我為什麼要知道你的身份呢?」黃然好奇的問道。

「呵呵,你是不是剛來這個世界沒有多久啊?」毒蝴蝶看著黃然好問道。

「對啊,我來這個地方,也只不過兩個多月而已……」黃然的臉上露出了苦澀。

「怪不得,要是你再繼續呆在這裡一段時間,你就應該知道我毒蝴蝶的身份了……」毒蝴蝶笑了笑,想起自己的名聲,毒蝴蝶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黃然看著毒蝴蝶,臉上寫滿了期待,小傢伙也眨巴眨巴眼睛,大大的眼睛露出了好奇!

(一更了,丫丫的,今天真倒霉,剛回鄭州,在火車站就被偷了手機,你說我倒霉不倒霉,丫丫的,今天在火車上寫了兩章,媽媽的,起死我了,我要買一個一百多的手機,不買好手機了,還有一更,一起送上) 毒蝴蝶看著黃然,不由的笑了笑,那副熟悉的笑容又讓黃然呆了一下……

「呵呵,你好可愛啊!」毒蝴蝶看著黃然的神色,撲哧一下笑了,用精緻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輕聲笑了起來,銷魂的笑聲讓黃然心裡一顫,小傢伙也比卡比卡的叫著。

「是嗎?」黃然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笑著說,毒蝴蝶點點頭,看到黃然的臉蛋,臉上竟然有點紅潤。

「願意聽聽我的故事嗎?」毒蝴蝶看著黃然,輕聲的問道。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毒蝴蝶想把自己心裡的苦對黃然說出來。

「恩……」黃然動了動身字,兩隻眼睛看著毒蝴蝶的臉蛋,露出了傾聽的神色,毒蝴蝶看著黃然笑了笑,開始了訴說。

「我叫寧依依,這個名字已經有很多年沒有人叫了,大家都記得我叫毒蝴蝶。你知道他們為什麼叫我毒蝴蝶嗎?」寧依依看著黃然笑著問道。

「我想是因為你能控制那些有毒的蝴蝶吧!」黃然想起了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漫天的彩色蝴蝶飛舞,所有黃然就這樣猜想。

「呵呵,你猜對了一點,但是不全對,他們叫我毒蝴蝶,不是因為我會控制毒蝴蝶,而是我本身就像一隻毒蝴蝶,雖然看起來漂亮,但是卻碰不得……」寧依依露出了苦澀的神色,黃然認真的看著寧依依,細心的聽著他的訴說。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裡裡面,但是我的出生卻是一個災難,因為我從出生那天開始,我身上就好像被下了魔咒。隨著年齡的增大,我的身上竟然產生了劇毒,我的父母也死在我的毒下,要不是師傅救我,估計我早就已經死了!我師傅是唐門的一名棄徒,但是天賦卻很高。師傅很疼愛我,因為我天生毒體,所以修鍊唐門的毒術很厲害,最為奇怪的是,我身上能散發出一種特殊的氣味,這種氣味能以來七彩毒蝴蝶,所有別人就叫我毒蝴蝶……」寧依依笑著說道,但是從她的聲音裡面,黃然能感覺到她心裡的苦澀和痛苦。

「那現在你的師傅呢?那群人為什麼追殺你啊!」黃然關心的問道。

「師傅,師傅二十年前就被仇家殺死了,我一個人逃了出來,那個時候我還是一個剛剛突破武王級別存在。師傅死後,我開始遊歷大陸,凡是招惹我的人,全都死在我的毒下,我的實力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廝殺當中提升著,知道有一天,我遇到了一個人……」寧依依臉上露出了冷笑,語氣裡面露出了不屑。

「誰?」黃然問道。

「天府的小少爺天問,他看我長得漂亮就像強行霸佔我,他自己我不怕,但是他身邊當時卻有四個武皇級別的高手,我根本就來不及逃走就被他抓住了!」寧依依拳頭緊緊的握著,臉上露出了一股濃烈的殺氣。黃然聽到這句話心立刻提了起來……

「然後呢?」黃然緊張的問。

「然後,哈哈!然後他就死了,哈哈,真是可笑,我是天生獨體,他竟然還想占我便宜,哈哈,他被我身上的毒給毒死了,估計他死的時候也死不瞑目吧!緊緊握了握我的手就被毒死了,呵呵……」寧依依不屑的笑著。

黃然聽到這句話,心裡才鬆了下來,寧依依看著黃然,笑了笑!

「就是因為你毒殺了天府的小少爺,才遭到天府高手追殺的是吧!」黃然看著寧依依問道。

「對,他們追殺了我十幾年,但是我的實力卻在不斷的追殺當中不斷的提高,緊緊十幾年,我的實力就提升到了武皇中級,在加上我的毒,他們一般一兩個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寧依依笑著說。

「呵呵,那就好……」黃然笑了笑。

「你不怕我媽?」寧依依看著黃然好奇的問。

「我為什麼要怕你?」黃然不明白的問。

「你和我在一起,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我毒死了啊!」寧依依笑著說。

「呵呵,你如果有本事就對我下毒吧!看看能不能毒死我……」黃然笑了笑,自己的身體,黃然很清楚。自己主要煉體,別說一般的毒物,就連一些劇毒都拿黃然沒有辦法,在加上神奇的生命能量,黃然不知道還有什麼毒能毒死自己。

「哦,是嗎?你真的以為我毒不死你嗎?」寧依依笑著說。

「呵呵,你試試看?」黃然笑著說。

「好,我這裡有一種毒藥,你吃了它!」寧依依手裡突然多了一枚丹藥,直接遞給了黃然笑著說。黃然快速的拿起來填進了自己的嘴裡,然後直接咽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