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從氣息上可見,此人顯然只是一道殘念無疑。

「本尊,狄艮。」

「天階守關者,想要離開此地,必須有一死,或者你二人勝我即可。」

半空之中,那高大男子,目光極為犀利,此時緩緩低下頭來,目光掃向下方二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

深淵底部,柳清瑤此刻聞言,不禁雙眸微顫,臉上露出少有的凝重之色。

「界主手下第一魔狄艮!」

「八百年前,此人已經是魔仙強者,傳聞他有戰古境之力。」

對於此人,那柳清瑤,顯然是有過了解。

面對這樣的強者,以他們二人的戰力,想要勝之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此地還有古陣加持,上方之人的戰力,更是難以想象。

「哼,有些見識,你二人若是老老實實等聖墓關閉,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不過本尊既以現身,這深淵底部,要多出兩具骸骨了。」

上方半空,那狄艮顯然並未將下方那兩個小輩放在眼中。

他的話音落下,四周空氣之中的威壓之力,隨之變得更為恐怖了許多。

……

「葉飛,都說了,讓你等聖墓關閉,現在引出此人,你我二人怕是難逃一死。」

深淵底部,柳清瑤此刻忍不住咬牙開口。

她的戰力,雖然同樣不凡,但面對數百年前,就已經成名的魔仙強者,根本無法與之一戰。

「那倒未必。」

「古印界,轉!」

半空之中,葉飛輕喝一聲。

只見他迅速抬手掐訣,前方岩壁之上,被他煉化古陣部分,開始發生顫抖,伴隨著陣陣岩石滾落,上方的封印漩渦,隨之變得不穩起來。

封印漩渦中心,狄艮的氣息,同樣隱約出現了不穩。

「嗯?利用古符文之力,破壞封陣的遠轉,雖說無法破陣,但能夠影響到本尊的分靈凝聚。」

「小輩,本尊倒是小看你了。」

上方,漩渦中心,狄艮面色平靜,以他的實力,自然能夠一看看出,下方之人的想法。

伴隨著古陣的不穩,那狄艮的身形,隨之變得透明了許多。

「有趣,本尊有一擊之力,絕非是你二人其中一位能夠抵擋,要想離開深淵,必須留下一人。」狄艮聲音低沉,此刻回蕩在了半空。

他在說完之後,並未著急這出手,似乎是在等待下方二人的選擇。

葉飛聞言,神情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必有一死么……」

深淵下方,滿地的骸骨,沒有一位是尋常之輩,這些人消亡之後,體內的力量,被深淵古陣吸收,因為維持著古陣百年不散。

在靈識附著前方岩壁之時,對於這座古陣,葉飛心中已然明晰。

若是沒有方才岩壁上的古符文之力鋪墊,他二人多半都會留在此地,而此刻就算影響到了古陣,那守陣殘靈,仍舊有一擊之力。

這一擊過後,封印古陣定會出現破綻,但他們二人之中也必有一死。

「呵,你早就知道了,是嗎?」

深淵下方,柳清瑤面露苦笑。

她的雙眸,此刻略顯暗淡,周身的氣息,同時變得低弱了許多。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並未理會此女,他此刻面露堅韌之色,體內的力量,隨之轟然爆發。

「魔煞之力,凝。」

「黃泉河!」

沒有任何猶豫,葉飛忽然直接出手。

「既然必有一死,為何不會是你。」葉飛目光凝聚,臉上露出果斷之色,出手便是至尊神通。

這封陣守護靈,本身就是他引出,這一戰自然不可避免。

「雷界。」

「天雷化鐧!」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葉飛周身雷霆之力凝聚,抬手之下雷幕陡現,隨之翻滾之下,化作一根雷電長鐧,爆發出毀滅之意。

深淵下方,柳清瑤見此情景,此時不禁愣在了原地。

她抬頭望向上方,盯著那道氣勢如虹的身影,神情不禁有些痴獃,眼中閃動異光。

「他本來可以,獨自離開。」柳清瑤輕喃一聲,內心不免動容。

……

此時,上方漩渦封陣中心,狄艮見此情景,臉上的神情,沒有過多的變化,只是此人眼中,隱約可見多了一絲不屑之色。

「至尊術,對本尊沒有作用。」

「你既找死,本尊便成全你。」狄艮目光一閃,眼中泛起了寒芒,他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冰冷起來。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話音落下,此人緩緩抬手。

半空之中,漩渦封印彷彿再其掌中凝聚,恐怖的威壓之力,讓人聞之心驚。

「碎!」

下一刻,一聲低語傳來。

狄艮抬手一指,四周空間隨之一凝,他此刻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然達到了魔仙的程度。

「砰,轟隆。」

「轟轟……」

半空之中,黃泉河幾乎是被瞬間震散。

那接踵而來的雷電鐧,在此人一指之下,被硬生生卡在了半空,上方的漩渦封印內,彷彿無盡的力量,還在不斷地凝聚狄艮的指尖。

而隨著此人的出手,這道封印古陣,顯然是變得越發的不穩。

「魔甲,凝。」

「界脈真身護體!」

「只需……抗住這一擊之力。」

葉飛目光凝聚,死死地盯著上方半空。

他的周身,魔仙堡的護體魔仙凝聚,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青鳥,雷龍,火獸,已經數道界脈天幕,將其身形完全包裹。

「吼吼。」

再其身後,上古玄蛇目光發出低吼,周身爆發出耀眼的金光,在外圍凝聚成一道金色屏障。

上方半空,那融合了古境強者封陣的一指之力,此時已然向著葉飛壓制而來,那股力量之強,只待片刻便是將荒獸之力穿透。

「砰。」

「轟……轟隆!」

半空之中,恐怖的爆裂,此刻不斷響起。

反震之力向著四周橫掃,下方的柳清瑤,此時想要衝上前去,身形卻是被直接震退,她抬頭望向上方,眼中不禁露出擔憂之色。

不多時,目光所致,葉飛設下的防禦,無法阻擋那一指之力,如同撥繭一般,被一層層地退去,他的身影同時暴在那恐怖的力量之下。

「小輩,你若有魔仙之力,或許還有機會與本尊一戰。」

「不過……可惜了。」

半空之中,狄艮說完之後,眼中的殺意越濃。

他此刻的一指之力,幾乎調動了深淵古陣的大部分力量,就連上方黑色漩渦,此時也是變得有些透明,可見這一指之力的恐怖。

下方半空,葉飛聞言,不禁面露淡笑。

「一擊之力,殺不了葉某。」葉飛身形未動分毫,眼中爆出血芒。

漩渦封陣中心,狄艮聞言隨之開口道:「就算殺不了你,也能廢你一身之力,從一位七星天魔,變成一個廢人與死亡又有什麼區別?」

對於這一指之力,狄艮顯然有著極大的信心。

如此同時,那彷彿天威一般恐怖之力,已然臨近了葉飛。

「呼,呼嘯!」

就在此時,葉飛的體內,爆出一股嗜血之力,一道紅色的旋轉屏障,陡然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血魔族的血魔盾?」

「他……」

下方,深淵岩地之上,柳清瑤雙眸一閃,瞬間就認出了此術。

而如此同時,半空之中狄艮的力量,隨之轟然落下,穩穩地擊中了前方的血盾,可見其上瞬間出現裂痕,最終同樣無法抵抗散去。

葉飛的身形,隨之被直接擊中。

「砰,轟隆!」

在那股恐怖的衝擊力下,他的身形隨之不斷後退,最終砸在了後方遠處的岩壁之上,砸出一個極深的人形山洞。

石壁上,有碎石滾落,葉飛的氣息,幾乎蕩然無存。

岩壁前方,柳清瑤見此情景,體內的靈力凝聚,她忍不住搖了咬銀牙,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葉飛,堅持住,你……你不能死。」

此時,隨之這一擊之力落下,上方的漩渦封陣,已然陷入了虛弱狀態,此時正是逃離此地的絕佳機會,而柳清瑤卻顯然並未直接離去。

「葉某,像是快要不行的樣子么?」

就在此時,柳清瑤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不等她反應過來,是有清風拂過,一股無形之力,將她的身形托起,隨之以極快的速度,向著上方封印大陣衝去。

「你……」

「怎麼會?」

柳清瑤面露茫然之色,她方才可是親眼看到,眼前之人被那一擊之力擊中。

而此刻看來,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而且比起之前,這一刻的葉飛,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明顯變得更強了幾分。

「斬!」

半空之中,葉飛此時並沒有開口回應。

他踏空的速度極快,瞬間就臨近了上方的漩渦封陣,同時一道血芒從他的體內併發而出,直指前方狄艮而去,這一擊之力,堪比九星天魔。

此時的狄艮,本是殘靈之身,他能夠凝聚的力量有限,在祭出那一擊之後,短時間顯然無法在凝聚第二擊。

「嗜血天斧?」

「你恢復傷勢,用的是綠魔族的造化丹……」

封陣漩渦下方,狄艮不愧是當初魔地的大能強者,只是瞬間就看出了端倪,他也是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外族人,手中竟有五大魔族的至寶。

「呼,轟隆。」

「咔,咔……」

那一斧之力,穿過狄艮的虛影,穩穩地斬在了上方封陣之上。

原本已經不穩的封陣,隨之被斬開一道缺口,而趁此機會,葉飛帶著身旁之人,以極快的速度,沖入了缺口之內。

「這一次,或許界主大人的傳承,真的有希望被這些後輩繼承。」

封陣之內,狄艮的身形,在慢慢的消散,但此人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目光掃向上方葉飛的身上之時,他的眼中露出滿意之色。

只待瞬間,下方大陣的缺口,隨之很快復原。

而此時,葉飛與柳清瑤二人,已經衝出了封陣,四周空氣中的吸徹之力,隨之下方封陣的不穩,此時已然無法在限#制他們的身形。

「待此事結束后,那造化丹定要在多弄上幾顆。」

半空之中,葉飛望著手中的空木盒,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隨著他們二人身形不斷上升,上方的天階,已然落入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呼……」

「呼嘯!」

霎時間,有流光閃動,在半空之中,帶出一道弧線,最終穩穩地落在白色天階之上。

「嘶!那是青魔族的那位?」

「他們居然從深淵內衝出了,這怎麼可能!」

「數百年來,還從未聽聞,有人落入天階深淵后,還能安然無恙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