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不是被你氣的?」王東擎緊扣她的手,頓了頓,說:「明珠,若是我說服了容子澈,讓他來跟你道歉,你怎麼報答我?」

「你能說服他?」顧明珠嗤笑了聲,滿臉寫著不相信。

「是呀。」

王東擎像是察覺不到她的嘲諷,一臉的認真。

顧明珠不緊不慢的向前走,過了會兒說:「你要是能說服容子澈,親口向我說聲對不起,那我以後就不跟你爺爺做對。」

「這可是你說的。」

王東擎唇角驀地漾起一抹得逞的笑。

顧明珠未看出來,不耐煩的敷衍,「當然是我說的!」 第1431章如意卷:前塵往事,一筆勾銷

兩人走到客廳口,王東擎斂了笑意,佔有性的摟住了顧明珠的腰肢。

顧明珠只覺得他幼稚。

她跟容子澈早就沒了瓜葛,偏偏他揪住以前的事情不放,每次碰到容子澈就跟個發了情的雄孔雀似的,拚命的想炫耀自己。

也罷,他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自己只要在一旁看好戲就是。

「慕太太,」王東擎客氣的打招呼,「讓你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故意忽略了容子澈,這王東擎當真也是夠小氣的,葉簡汐側首看了一眼容子澈,見他面不改色,這才回了王東擎,「沒關係,我們剛來沒多久。」

王東擎向前走了兩步,差點踢到容子澈的輪椅,故作驚訝的說:「對不起,我沒看到客廳里還有別的客人……容先生,怠慢了你,真是對不起。」

容子澈心知王東擎在給顧明珠出氣,面色沉如水,「王先生不用道歉,該道歉的人是我。」

「怎麼敢讓容先生道歉……」王東擎冷嘲熱諷,話未說完,身旁的顧明珠白了他一眼,拉下他的胳膊,說:「你們想繼續站著說話,那就站著吧,我累了,先過去坐著了。」

說罷,她徑自走到沙發跟前坐下。

王東擎的臉色微變,但短短几秒的時間,便恢復了客套的笑容,「是我考慮不周,讓你們站著說話,咱們過去坐著。」

他也不管容子澈與葉簡汐,走到顧明珠旁邊的沙發上,緊挨著她坐下。

明明那麼多的地方不坐,偏偏和她擠著。

這人……

顧明珠頭疼,但也不想當著別人的面,和他吵架,只得忍了下來。

葉簡汐推著容子澈走到沙發跟前,「王先生,救洛琛的事情……」

王東擎不接葉簡汐的話,推了推果盤說,「慕太太,這是我們家的果園種出來的櫻桃,剛摘下來的,很新鮮,你可以試試。」

「……好。」葉簡汐卡了片刻,坐在他們對面,心不在焉的拿了幾顆櫻桃,遞給容子澈。

王東擎說完那句話,不再管他們,態度親昵的喂顧明珠吃櫻桃。

這旁若無人的模樣,實在看不出半點有商量正事的樣子。

葉簡汐忍得快出內傷了,張了張嘴,想把話題再扯回慕洛琛的事上,偏偏王東擎這個時候開口,問起她A市的風土人情。

他東拉西扯了好半晌,葉簡汐的臉色越來越難堪。

容子澈卻看出了一些門道,這王東擎不想牽扯到正題上,是想讓他先給顧明珠道歉吧。

看來,王東擎還真是把顧明珠放在心尖尖上了,放棄了那麼多的利益不要,卻要他向她為以前的事情賠禮道歉,不就是想討好顧明珠的心嗎?

容子澈唇瓣微動,截住了王東擎滔滔不絕的話題,「王先生,今天我們來,是為了向顧小姐道歉的。」

王東擎頓了頓,挑了眉頭,意外的說:「哦?是嗎?」

顧明珠也不敢置信的望著容子澈,這人真的是她認識的容子澈?

不是被掉了包了吧?

「是的,我以前做過很多錯事,深深的傷害了顧小姐。這次登門拜訪,就是想親口和顧小姐,說一聲對不起。」容子澈話說的不緊不慢,但誠意滿滿。

王東擎目光沉凝的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將視線轉移到了顧明珠身上,似笑非笑的望著她,「明珠,聽到了嗎?鼎鼎大名的容家少爺,來親自跟你道歉呢,你說,你要不要考慮原諒他?」

最初的震驚過去,顧明珠很快明白,這是王東擎搞的鬼。

心裡又好氣又好笑。

自己和他朝夕相處了那麼久,怎麼就忘了他就是一頭狡詐的狐狸,哪裡會無緣無故的跟她打賭?

分明是一早挖好了坑,就等著她跳下去呢!

顧明珠心裡千迴百轉,明面上神色卻沒有任何變化,「容子澈,難得有生之年還能等來你這句對不起,我還以為這輩子都等不到了呢。」

話說出口,顧明珠心底最後一絲怨氣,也隨風逝去,當初母親鋃鐺入獄,顧家陷入危機,她曾發誓,這輩子和容子澈不死不休。

時過境遷,她的心態早已變化,不想再與容子澈有任何瓜葛。

但當真對他無怨無恨無愛嗎?

不,不是的……

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怎麼可能沒有一絲的怨艾,只不過不想再在上面花費精力罷了。

王東擎人是混蛋,可跟她說的有句話是對的——人生那麼短暫,享受幸福還來不及,何必浪費時間在憎恨別人上。

她決定放棄對容子澈的所有愛恨,心中卻對他仍有殘留的恨,但這一刻,容子澈親口對她說出『對不起』三個字,讓她徹底的拋棄了那段不堪的過去。

顧明珠感覺格外的輕鬆。

甚至有些感謝王東擎,找來容子澈對她說這些話。

但這份感謝她會埋在心底,至死也不會說出來。

……

王東擎雙手環抱在胸前,冷聲道:「容先生,只是一句對不起,太過單薄了吧?我記得,你與我們家明珠之間,可是隔著一條命呢。」

那個未出世的孩子,非容子澈所願。

但他親手設計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說到底手段太過毒辣。

若非他的所作所為,明珠怎麼可能無法再孕?

愛一個人,對她曾經遭受的痛苦,自然也感同身受,若非顧明珠不想再與容家有任何瓜葛,即便有慕洛琛這個朋友,王東擎也不會對容家手下留情。

讓他對顧明珠說三聲對不起,當真是便宜他了。

王東擎心裡冷哼,看容子澈越發的不順眼。

容子澈明白王東擎的意思,沉思了片刻,扶著輪椅,屈膝跪在了地上。

葉簡汐和顧明珠都嚇了一跳,紛紛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葉簡汐欲拉容子澈,卻被他拒絕了,「嫂子,你不用管我,坐下吧。」

緩緩地坐回了沙發上,葉簡汐的臉色依然不那麼好看,「王東擎,你說了,不為難我們的!」

「慕太太,我有為難你們嗎? 總裁,愛多少錢一斤 永不沉沒的星艦 我根本什麼都沒說,這是容先生自己做的決定。」王東擎唇角噙著譏誚的笑容,伸手將愣愣的站在那裡的顧明珠,拉回了沙發上,「明珠,容先生這是跟你道歉呢,你別大驚小怪的。」

顧明珠抿著唇角沒說話。

「對不起,明珠。當初我衝動之下做了很多的錯事,傷害到了你,請你原諒我。」

容子澈鄭重其事的說完,嘭的磕了一個響頭。

顧明珠的身子震了下。

很輕微的動作,但王東擎輕而易舉的差距,緊緊地扣住了她的手,瞳孔越發的幽深。

容子澈接連扣了三個響頭,王東擎都未發一言。

最後是顧明珠坐不住了,猛地站起來,「可以了!過去的事情,我們都有錯,今天你已經給我賠禮道歉,前塵往事,一筆勾銷,我們不再互相虧欠!只不過以後再見面,你我皆是陌路人,再沒有任何瓜葛!」

話說的急促,顧明珠的胸口起伏的厲害。

王東擎站起來說,「好了,既然明珠原諒你了,那我沒什麼好說的了。」瞥了眼臉色蒼白的葉簡汐,道:「慕太太,你們回去吧,答應你的事情,我會辦到。」

葉簡汐一言不發的走到容子澈跟前,把他扶回到輪椅上,推著他往外走。

……

看著兩人走遠了,顧明珠抬腳踹在了王東擎的小腿上,「你就是故意讓人難堪!」

王東擎吃痛卻也不躲開,將她抱在懷裡,「心疼了?」

「心疼個屁!」顧明珠氣的大吼,「我早就跟他沒關係了,你把他拉到我跟前,不就是想測試下,我對他是不是余情未了嗎?王東擎,你可真可惡!」

王東擎沒臉沒皮的哄道,「你誤會我了。我這麼做完全是出於一片好心,當初他那麼傷害你,現在讓他跟你道歉,不是解了你心頭之恨嗎?」

當然,他還想看著容子澈在他跟前低頭罷了。

只有這麼做,才能徹底斬斷,她對容子澈的漪念。

王東擎沒把這話說出來。

顧明珠卻明白,但也正是明白他的心意,心才越發的慌亂。剛才說那番話,不過是掩飾自己慌亂的內心,因為……她忽然察覺,王東擎好像是真的對她動了心思,不是男人的獨佔欲、征服欲作祟,也不是一時的興起的喜歡,而是真正的愛上她了。

只有喜歡一個人,才會花心思去討好一個人。

只有喜歡一個人,才會想包容她的過去……

只有喜歡一個人,才會想著讓她開心……

顧明珠眼底止不住的酸澀,看著眼前的王東擎,只覺得可惡到了極點。

為什麼偏偏是這個人……

為什麼偏偏是他!!

……

「明珠,忘記容子澈,做我的王太太吧,以後我都會對你好,不會讓你受到傷害。」東擎輕柔的將顧明珠擁到懷裡,輕吻她的唇角,低聲喃喃。

顧明珠只覺得眼裡一刺,眼瞼下涌動的溫熱,差點流出來。

狠狠地咬著牙根,把那些霧氣逼回去,她伸手將王東擎推開,「別以為耍一些小把戲,就能讓我忘記你以前對我做過的事情。王東擎,這世上沒那麼便宜的事。」

王東擎重新摟住她說,「我欠你的,咱們慢慢算,下半輩子的時間,我都用來還債,還不行嗎?」

「不行。」

顧明珠斬釘截鐵的拒絕。

王東擎有一些心灰意冷,但早就料到了這種局面,所以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緒,「算了,不逼你了,今天是個開心的日子,咱們好好的度過今晚,至於別的事情,等明天再說。」

答不答應,有什麼關係?

他還有一輩子的時間,慢慢的跟她磨。

總有一天,她會答應^ 第1432章如意卷:一波三折

葉簡汐推著容子澈,回到病房跟前,容母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怎麼做個檢查,這麼晚回來?」

容母接過容子澈,目光直直的望著葉簡汐。

有那麼一刻,葉簡汐覺得容母看穿了自己,但隨後容母淡淡地錯開了視線,她又覺得自己多想了。

「檢查的比較仔細,我又問了醫生一些事情,所以耽擱了時間。」

容子澈淡淡地解釋。

婚情告急:總裁離婚請簽字 容母沒有追問下去,讓容子澈躺在床上后,幫他掖好了被角,回頭對葉簡汐說,「咱們去吃晚餐吧,這時間也不早了。吃完了,咱們好回家,早點休息。」

「是,阿姨。」

留下護士照顧容子澈,容母與葉簡汐到附近的一家西式餐廳吃東西。

用餐過程中,容母有些心不在焉,不停地拿刀叉切瓷白餐盤裡的牛扒,卻沒怎麼吃。

葉簡汐覺得她有些怪怪的,但沒往別處想,只以為她在擔心容子澈的病情,勸慰道:「容阿姨,醫生已經說了子澈的病情沒什麼大礙,你就別擔心了。」

「嗯,我知道。」容母回過神來,放下刀叉,「我去下洗手間,很快回來。」

葉簡汐點了點頭。

容母離開后沒多會兒,葉簡汐伸手拿水果時,不小心碰倒了手邊的紅酒。

她用紙巾擦了下裙子上的髒東西,沒什麼效果。

只得起身前往衛生間。

到衛生間門口時,隱隱的聽到其中一個隔間里,傳出來容母的聲音,葉簡汐笑著說:「容阿姨,你還沒好嗎?」

容母的聲音戛然而止。

下一秒,隔間的門打開,容母目光閃爍的問:「簡汐,你偷聽我講話?」

葉簡汐愕然,「容阿姨,你說什麼呢?我幹嘛要偷聽?」

容母臉色陰晴不定,犀利的盯著葉簡汐,打量了一會兒,忽然緩和了神色說,「對不起,剛才我在跟你容叔吵架,有些話不想讓別人聽到……」

「我明白,容阿姨不用多說。」

葉簡汐笑著說完,走到盥洗池邊,用手帕沾了沾水,擦去裙子上的酒漬,餘光瞥到鏡子里,容母焦灼的模樣。

葉簡汐心微微一沉,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覺。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