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崩碎的兩把劍柄摔落到地上,裡面的兩塊電子揚聲器,開始發出鬼畜的虎嘯和犬吠之聲。

「嗷~~~~~~」

「汪、汪汪汪汪汪!」

「吵死了!」伊利亞抬起小腳,啪啪兩下就踩碎了電子揚聲器。

此時,在扶梯處查看大廳情況的世龍娛樂城眾多中層幹部們,各個表情複雜。

「噗~」其中一個幹部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發覺這個行為不妥,又乾咳了一聲,表情重新恢復了冷漠。

另外一個稍顯年輕的幹部,嘖了一聲,轉頭吩咐著:「把人力資源專員(HR)叫過來。」

過了一陣,一個男子被叫了過來。他還沒開口說話,這個幹部就沖著他一個大耳光招呼了過去,HR身體轉了三個圈,然後倒地。

「老子天天撥大量的經費,讓你給老子招點能鎮場子的打手,結果你特么就凈招這種搞笑藝人嗎?啊?法克魷!」

說罷,對HR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旁邊的眾人都拉不住他。

另外一個稍顯年長的幹部,嘆了口氣,對大廳里的眾人高聲吩咐道:「還愣著幹什麼,抄傢伙一塊上啊!」

看樣子今天來這兩位都是練家子,此時世龍娛樂城也顧不上什麼「以多欺少」、「毆打小朋友」之類的風評了,先把這倆踢館的收拾了再說。

大廳里的眾多娛樂城員工心領神會,他們各自從懷裡掏出匕首、鐵棒之類的武器,有的還從工具箱里掏出長長的鋼筋和鋼鋸,大概五十來號人,就這麼朝陸凡和伊利亞沖了過去。

一時之間,大廳之中喊殺聲震天,地板都微微震動起來。這如虹的氣勢,讓世龍娛樂城的幹部們臉上都充滿了自豪和自信。

他們想讓今天這兩位不速之客記住,群龍集團在東海市經營多年,可不是吃素的! 陸凡用中指扶了一下眼鏡,他並沒有被眼前這股陣勢嚇住。

不過,對方如果一起上,各自手裡還都拿著工具的話,卻不能等閑視之。

伊利亞嘖了一聲,正要抬起竹刀向前沖,卻被陸凡攔住。

「這種場面我在行,還是讓我來吧。」

他把肩上扛著的燃氣鋼罐放下來,拎在右手裡,然後左手拎起伊利亞之前放在地上的另一個鋼罐,隨後雙腿併攏,雙臂展開,雙拳握緊燃氣罐,將身體擺成了一個「T」字型。

言靈系統——行動線發動!

「秘技·無敵風火輪·威力加強版!」陸凡一聲清嘯。

他話音剛落,身體就開始在原地旋轉起來,一開始轉的很慢,轉的很悠閑。

然後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不一會兒,陸凡已經完全化為了一道虛影,看不清輪廓,整個人在原地如一道龍捲風一般極速旋轉著。

甚至在陸凡周圍,空氣的流動也開始變化,形成了一陣陣風壓。

與之前對付三個體育生時不同的是,這次陸凡並不是赤手空拳,而是拿著兩個沉甸甸的鋼罐當武器,所以當陸凡完全旋轉起來的時候,造成的風壓也比上次猛烈多了。

大廳之中的眾人只感覺猛烈的勁風迎面吹來,與此同時,空氣中傳來一陣陣低沉的破空之聲,這正是陸凡揮舞的那兩個鋼罐的聲音。

娛樂城的員工們面面相覷,有點猶豫起來。

「我們人多,不要被這小子的虛張聲勢嚇住,一起上啊!我將帶頭衝鋒!」

娛樂城打手中為首的那位,大手一揮,拎著鐵棍就上了,身後的五十來號人受他的氣勢鼓舞,一咬牙,也跟著提著傢伙沖了上去。

霎時間,大廳之中又是喊殺聲震天,陸凡的身體旋轉著,很快和帶頭衝鋒的那位員工相遇。

在雙方互相接觸的一瞬間——

哐地一聲,那員工拿著的鐵棍瞬間就被擊飛,他本人的身體也被鋼罐狠狠砸中,吐著血激射而出,倒飛上了幾米之高的大廳半空,打著轉。

砰地一聲,這位員工打著轉的身體撞上了大廳的天花板,又反彈了回來,朝陸凡的方向飛了回去。

哐地一聲,從半空掉下來的這位員工,再次被鋼罐狠狠砸中,吐著血激射而出,倒飛上了幾米之高的大廳半空,打著轉。

還是像上次對付體育生那樣,陸凡再次用這招無敵風火輪打起了「人體網球」。

只不過這次他手裡拿著沉重的鋼罐,所以這招的威力可比之前大多了——每打到對方身上一次,對方就要被揍得口噴鮮血一次。

此時,陸凡的腦海中,伴隨著不停用罐子敲擊那個員工,不斷地出現電子音和提示字母——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Perfect!」

……

另外,在視野右方,除了節奏評價之外,又額外冒出一大串連擊結算提示字母:

「1HitCombo!」

「2HitCombo!」

「3HitCombo!」

「4HitCombo!」

「5HitCombo!」

剩下那些正在衝鋒的世龍娛樂城員工,哪見過這種奇葩場面,頓時就嚇得停住了腳步。

「尼瑪啊,這是怪物吧?」員工們大罵一聲,二話不說,扭頭就朝後走。

「你們別走啊,一塊來嘛,英雄們。」陸凡一邊旋轉著,一邊朝人群移動過去。

鬼才要加入進來啊,信了你的邪!

「我們還要回家抱老婆,告、告辭!」

大廳的五十多個員工開始像逃命一般狂奔。

「讓一讓,前面的。」

「你踩著我了,艹。」

「別擠、別擠!一個一個來。」

「誰和你一個一個來啊,誰落後頭要被那個罐子敲成年糕了。」

「艹,讓開,要讓老子動刀么!」

由於人實在是太多,很快,擁擠的人群發生了內訌,所有人都不想落在最後面。

忽然,逃在最前面的那個人不慎摔倒,直接導致後面的一群人被擠在原地。

他們睜大眼睛,用驚恐的眼神看向不斷接近自己的陸凡,那眼神比恐怖電影中很多主角的眼神,都還要恐懼和無助……

就這樣,陸凡旋轉著,衝進了人群。

哐!

哐!

哐!

哐!

哐!

……

這些員工一個個被陸凡的罐子砸飛到半空之中,此起彼伏地一邊吐血一邊旋轉著,紛紛撞上了大廳的天花板,然後從天花板又落回了陸凡附近。

很快,大廳里的五十多個世龍娛樂城打手們,都被陸凡挑飛到了半空之中。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鋼罐的撞擊聲連續不斷,他們應聲旋轉飛舞著,吐出一道道宛若鮮花般的血霧。

此時,後方扶梯處的世龍娛樂城幹部們,有不少已經直接給跪在了地上。

「這TMD,是夢嗎?」下達攻擊命令的那個年長幹部直接哭了出來,老淚縱橫,當然他不是感動的,而是單純被嚇得。

他以前逢人就自誇,什麼「自己活了這麼大歲數,什麼場面沒見過」之類的,但是眼前這場面,他說實話是真沒見過。

應該說,是個人都沒見過好吧?

此時,陸凡在世龍娛樂城大廳的正中央,像個陀螺一樣高速旋轉著,兩隻鋼罐被他舞得虎虎生風,空氣中傳來壓迫感十足的風壓和破空之聲。

硬要形容的話,這氣勢有點像轟炸機的螺旋槳。

而五十個娛樂城的打手們,就像彈力球一樣,被陸凡撞擊著,朝大廳上空的各個角落四散飛舞著,然後在撞上障礙物之後,又落了回去。

此時陸凡注意力高度集中,在地面遊走著,慢慢地調整自己的位置,以免有漏網之魚沒被自己接住,摔回了地面。

現在簡直像正在打一場有五十多個人參與的網球。

——當然,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球。

「啊啊啊啊啊啊!」

這些球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地飄蕩在大廳上空。

「嗚嗚嗚嗚嗚嗚~」那個年長的老幹部哭得更厲害了,一把鼻涕一把淚。

他從懷裡掏出筆記本,從裡面撕開了一頁,拿出鋼筆,在筆記本上寫了「辭職信」三個字,然後簡短地寫了幾行正文,就塞到已經被揍得躺在地上的人力資源專員(HR)手裡。 正在揍HR的那個年輕幹部一愣,然後轉頭看向老幹部,此時老幹部正準備推開大廳的側門離開。

「劉叔!你不能這樣一走了之,世龍哥待你不薄!」年輕幹部怒喝一聲。

「抱歉,我老了,承受能力不比你們年輕人。仔細想一想,我也厭倦了這世俗的紛爭了,是時候回家抱孫子,享受天倫之樂了。」

年輕人咬牙切齒道:「難道……你不明白,在這東海市地界,你這樣的叛徒,會被群龍集團如何對待嗎?」

「群NMB龍!」老幹部直接爆了粗,一把鼻涕一把淚,用手顫抖地指了指大廳中央的陸凡,此時旋轉的陸凡就像是一個大陀螺。

「跟群龍集團作對有什麼下場我不知道,但我現在可不想跟這個陀螺作對,告辭!」老者說完就摔門而出。

這個在娛樂城中層員工中還算有威望的老幹部一這麼做,剩下的幹部們也開始面面相覷,猶豫起來。

「嘖!」

那個年輕幹部一咬牙,看了一眼陸凡。

現在最重要的是穩定軍心,這個陀螺再牛,也是肉體凡胎,他還不信,這傢伙能硬得過子彈?

眼中寒光一閃,他從西服口袋中掏出一把格洛克手槍,舉起來單眼瞄準陸凡的腿,嘴裡冷笑一聲,手指慢慢扣動扳機。

作為在這個大廳中的幹部之一,他可不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等把這小子打成殘廢,看他還轉個屁!

「小凡,危險!」伊利亞這時候從旁邊大喊一聲,順手撿起一塊其他人掉到地上的鐵板,朝陸凡的方向一扔。

砰!

子彈從槍膛中冒著火花激射而出,向著陸凡的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伊利亞丟的那塊鐵板,也用肉眼幾乎都無法看清的速度朝陸凡的前方飛去。

鏗鏘一聲脆響,子彈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鐵板上,二者撞擊迸發了大量的火星。

受這塊鐵板的影響,子彈偏離了原本的彈道,打在了陸凡身旁的地面上。

年輕幹部嘖了一聲,正準備重新上膛再來一發,誰知抬頭一看,伊利亞已經用閃電般的速度,朝自己的方向沖了過來。

他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

此時沖向他的伊利亞,雖然還保持著蘿莉的外貌,但是深紅色的雙瞳之中,是深不見底的冰冷氣息,彷彿比極地的嚴寒還要更強。

在這一瞬間,他甚至看到了幻覺:伊利亞身後彷彿站著一個巨大的黑色惡魔,這惡魔身上穿著一身黑袍,手裡拿著一把鐮刀,這尼瑪不就是死神嗎?

起初他以為自己看錯了,不過轉頭一看,身邊的那些中層幹部們也都嚇得臉色煞白,紛紛掉頭朝側門的方向跑。

鼻孔發出一聲冷哼,他鄙視地看著這些人,在世龍娛樂城,他有個綽號叫「王大膽」,一般的裝神弄鬼可嚇不倒他。

「虛張聲勢!」他重新上膛,然後舉起手槍準備瞄準伊利亞,然而他剛抬起頭,瞳孔瞬間收縮。

——不知道什麼時候,伊利亞已經衝到了自己面前。

卧槽!這速度怎麼比之前衝刺的時候還變態,這真的是人類嗎?

年輕幹部暗罵一聲,手下意識地扣動扳機。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剛動那一下時,伊利亞一揮竹刀,一道藍色光芒從他眼前劃過,等他再回過神來時,手裡的手槍已經被擊飛出去。

嗖——

被打飛的手槍,插進了天花板的縫隙之中,看樣子一時半會是下不來了。

「嘖。」年輕幹部又瞥了下嘴。

看樣子這個情況,他們這些娛樂城裡明面上維護治安的員工們是解決不了了,眼下必須要儘快將大廳發生的情況報告給八樓的錢世龍。

想到這裡,他立即轉身,朝身後牆上的一個警報器跑去。

他一邊奔跑,一邊轉頭看向伊利亞的方向,奇怪的是,伊利亞站在原地,只是面無表情地注視著他,似乎並不准備採取什麼行動。

「我們這些前廳的人,只是明面上的小嘍啰而已,你們就等著看吧,這座世龍娛樂城真正的黑暗面!」

他得意地一笑,轉過頭,準備伸手按牆上的警報器按鈕。

但這時,他卻沒發現,身後的伊利亞雙手持刀,將竹刀舉過右肩膀,做出了一個投擲的動作。

在他就要將手指摁到報警器按鈕時,伊利亞用力一揮,手中的竹刀脫手,如離弦之箭一般,朝年輕幹部的身後刺了過來——

啪嘰一聲,竹刀的刀尖扎破了他的褲子,不偏不倚地扎進了他的菊花,然後逐漸深入,直到捅進去三十多厘米,才停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