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是姜嬋沒有被直接送進宮,對於姜瀾來說確實個實打實的好消息。

因為若是姜嬋沒有入宮為妃,姜瀾便是還有機會將姜嬋帶回扶桑的,他的妹妹,絕不是用來換取兩國交好的物品,而是他的寶貝。

宣國皇帝不重視姜嬋是最好,這樣今後無論是以人換人,亦或是以物品甚至割地,都尚且有很大可能性能將換回來。

當然,就算是姜嬋入宮為妃,姜瀾也會想盡辦法要帶姜嬋回去,名聲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大不了他自己養妹妹一輩子。

他只願自己的寶貝一生平安喜樂,幸福安康。

但不是他自吹,他最清楚自家妹妹有多討人喜歡,若是被宣國皇帝看上一切都會變得無比麻煩,現在姜嬋還沒入皇帝的眼,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情況了。

雖然他所看到的現狀比他想象中最壞的打算要好上太多。可他仍有疑問,嬋兒怎的會在攝政王的府上?

是那宣國皇帝將她送過去的嗎?

聽了姜瀾的疑問,姜嬋搖了搖頭:「不是啊,我一直住在王府,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宮,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皇帝呢。」

嬋兒連皇帝的面都沒見過,這倒是姜瀾所沒有想到的。

軍婚盛寵:老公,太悶騷 姜瀾聽了這話,不禁將眉頭蹙的更深。他原本猜想是宣國皇帝將姜嬋贈予攝政王的,卻不想她是根本連皇帝的面都沒有見過,根本就是一入宣國便被扣在了攝政王府。

那攝政王又是意欲何為?

宣國如今的狀況他也略有了解,老皇帝剛逝去不久,繼位的新帝年紀尚幼,便立賢王為攝政王代為打理朝政。

這攝政王短短時間大權在握,小皇帝手中的權勢都遠不如他,絕對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不會比宣國小皇帝好上一星半點。

那他將姜嬋扣在府中又為的是什麼,他一時間有很多種猜想,越想越覺得不安。

而具體只能單獨見到宣國攝政王之後,才能知曉了。

不過聽妹妹說在攝政王府上沒有受苦,被好生照顧著,姜瀾還算是有了些安慰,他撫著妹妹細軟的髮絲,看著她沒心沒肺的笑臉,暗暗嘆了口氣。

這一頭兄妹情深,而另一邊坐在宮殿中的一對叔侄可就沒有這麼和諧的氣氛了。

「皇叔放那小公主一人在御花園之中,也不怕她被欺負了去嗎?」蕭亦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頗有些詫異的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還以為皇叔會將她帶來呢,那這個小姐們可都不是好相與的。」

蕭景儀垂下眼眸,眼睫遮住眼底的神色:「無事。」

嬌妻不許逃 蕭亦行指尖輕點茶杯,作勢想了想,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我倒是忘記了,扶桑國使臣已經早早進宮,其中還有扶桑國二皇子,想來不有事。」

「不過皇叔,」蕭亦行下茶杯將手搭在桌面,眼神饒有致:「扶桑國的小公主到底有什麼特別的,讓皇叔藏的這麼嚴實?連單獨帶過來給朕先看一眼都不捨得? 只有程漠漠一人仍然心情很好的吃著自己手心的糕點,津津有味的樣子,對身旁的情況完全置身度外,無論是凝重還是尷尬彷彿都不能影響她的心情。

但在別人發覺不到的暗處,程漠漠那雙不大卻細長明亮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可待仔細看去,卻仍然只有同以往一般傻呵呵的笑容,似乎那一瞬間的光芒只是錯覺。

馮霜兒被那個小姐的哭聲吵得心煩,但也不會自降身份去安危那個女子,便讓人將太她扶起帶到一邊。眼睛一撇,看到了吃的津津有味笑得沒心沒肺的程漠漠,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嫌惡,冷嗤一聲,便帶著其他小姐們離開了這個晦氣的地方。

而那一邊,姜嬋被姜瀾帶去了御花園一旁沒什麼人聚集的地方,姜瀾身後的使臣們也很有眼色的紛紛告退去了別的地方,將空間單獨留給這對許久未見的兄妹。

「皇兄……」姜嬋伸出小手摸了摸姜瀾得臉頰,眼睛汪汪的泛著水光,聲音中儘是心疼:「你瘦了好多……是不是我不在,你都沒有好好吃飯?」

姜瀾滿不在乎的一笑,在扶桑國向來不苟言笑的二皇子碰上自己的妹妹也是瞬間成了繞指柔,一張俊臉這樣笑起來和街邊二傻子沒什麼兩樣,握住姜嬋的小手放在鼻尖蹭了蹭,「嬋兒才是瘦了的,是不是也沒有好好吃飯?」

姜嬋愛嬌的翹了翹嘴巴,對著哥哥不住的撒嬌:「才沒有呢,我每天都吃好多,你瞧瞧,我覺得我都長胖啦。」說著還用手指戳著自己的臉頰,戳出一個軟綿綿的小坑兒,小模樣憨傻極了。

姜瀾看她同以前那樣毫無芥蒂同他撒嬌的樣子,心中軟成一片,又是欣慰又是不住的酸澀,輕輕捏了捏她嫩乎乎的臉蛋:「胖什麼,你就是要多吃些,再長高些,知道么?」

「知道啦。」姜嬋乖乖的抬著臉任他摸摸捏捏,這對於兩兄妹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互動,但要是給攝政王府的人看到莫不是要驚掉大牙,早知道平時攝政王想捏捏這丫頭的小臉兒,這丫頭都是毫不給面子的齜牙咧嘴張牙舞爪的要反抗的,怎會如此乖巧?

「嬋兒,你在宣國待著可好?可有人欺辱你?」姜瀾對姜嬋好一番搓揉之後才放下手,想了想,微微皺著眉,盯著姜嬋的小臉認真問道。

姜嬋的小臉被揉捏的紅紅的,腦袋也有點暈乎乎,她反應了一下才搖了搖頭:「沒有的,我一直住在王府,王爺對我很好。」

「王爺?攝政王蕭景儀?」姜瀾這幾日對宣國大致情況也有了了解,聞言皺眉問道。

姜嬋肯定的點點頭。

姜瀾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家妹妹的神色,見確實沒有勉強的神色時,才略微鬆了口氣。

至於具體,比如為何姜嬋沒有進宮而是被扣在王府等等諸多疑問,姜瀾並不准備問自家妹妹,一切還要等姜瀾單獨見過蕭景儀之後才能得知。

但是姜嬋沒有被直接送進宮,對於姜瀾來說確實個實打實的好消息。

因為若是姜嬋沒有入宮為妃,姜瀾便是還有機會將姜嬋帶回扶桑的,他的妹妹,絕不是用來換取兩國交好的物品,而是他的寶貝。

宣國皇帝不重視姜嬋是最好,這樣今後無論是以人換人,亦或是以物品甚至割地,都尚且有很大可能性能將換回來。

當然,就算是姜嬋入宮為妃,姜瀾也會想盡辦法要帶姜嬋回去,名聲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大不了他自己養妹妹一輩子。

他只願自己的寶貝一生平安喜樂,幸福安康。

但不是他自吹,他最清楚自家妹妹有多討人喜歡,若是被宣國皇帝看上一切都會變得無比麻煩,現在姜嬋還沒入皇帝的眼,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情況了。

雖然他所看到的現狀比他想象中最壞的打算要好上太多。可他仍有疑問,嬋兒怎的會在攝政王的府上?

是那宣國皇帝將她送過去的嗎?

聽了姜瀾的疑問,姜嬋搖了搖頭:「不是啊,我一直住在王府,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宮,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皇帝呢。」

嬋兒連皇帝的面都沒見過,這倒是姜瀾所沒有想到的。

姜瀾聽了這話,不禁將眉頭蹙的更深。他原本猜想是宣國皇帝將姜嬋贈予攝政王的,卻不想她是根本連皇帝的面都沒有見過,根本就是一入宣國便被扣在了攝政王府。

那攝政王又是意欲何為?

宣國如今的狀況他也略有了解,老皇帝剛逝去不久,繼位的新帝年紀尚幼,便立賢王為攝政王代為打理朝政。

這攝政王短短時間大權在握,小皇帝手中的權勢都遠不如他,絕對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不會比宣國小皇帝好上一星半點。

那他將姜嬋扣在府中又為的是什麼,他一時間有很多種猜想,越想越覺得不安。

而具體只能單獨見到宣國攝政王之後,才能知曉了。

不過聽妹妹說在攝政王府上沒有受苦,被好生照顧著,姜瀾還算是有了些安慰,他撫著妹妹細軟的髮絲,看著她沒心沒肺的笑臉,暗暗嘆了口氣。

這一頭兄妹情深,而另一邊坐在宮殿中的一對叔侄可就沒有這麼和諧的氣氛了。

「皇叔放那小公主一人在御花園之中,也不怕她被欺負了去嗎?」蕭亦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頗有些詫異的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還以為皇叔會將她帶來呢,那這個小姐們可都不是好相與的。」

蕭景儀垂下眼眸,眼睫遮住眼的神色:「無事。」

蕭亦行指尖輕點茶杯,作勢想了想,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我倒是忘記了,扶桑國使臣已經早早進宮,其中還有扶桑國二皇子,想來不有事。」

「不過皇叔,」蕭亦行下茶杯將手搭在桌面,眼神饒有致:「扶桑國的小公主到底有什麼特別的,讓皇叔藏的這麼嚴實?連單獨帶過來給朕先看一眼都不捨得? 慕容妍看著姜嬋,不知什麼時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眼中神色晦暗。

姜嬋能看懂她眼底的情緒,正式因為看的分明,所以才心生疑惑。

她心中不是沒有感覺的,不是沒有預感的。可是蕭景儀對她的感情真的如他們所想的那般嗎?

這個問題她想不出答案,只能等蕭景儀回來才能親自為她解答。

那她呢?

那她對蕭景儀的感情又是怎樣的呢?

她以前從未想過這個問題,而蕭景儀不知什麼時候徹底入侵了她的生活,現在想來,自從她來到宣國之後,記憶中的點點滴滴無一沒有蕭景儀的身影,蕭景儀的陪伴已經成了一種習慣,現在在想起來,似乎已經是離不開了。

是離不開,就算只是做出一個設想,都令人心中鈍痛。姜嬋想的認真,慕容妍看著她發怔的眼神便知道她定是走神了,心中瞬間有些慍怒,她柳眉輕擰,輕咳一聲喚回了姜嬋的思緒。

姜嬋睜著一雙乎圓的眼睛很是無辜的看著臉上帶著些不悅的慕容妍,眼神茫然彷彿在問她有什麼事。

慕容妍心中冷哼了一聲,唇過卻勾起一抹笑,略向前探了探身子,伸手欲要觸碰姜嬋的臉頰:「倒還真是生了個好模樣……不過原來是前朝餘孽啊,怪不得同一般的扶桑人長得不大一樣。」

姜嬋微微側頭躲去了那帶著長長護甲眼看就要戳上她臉頰的手,而後看向慕容妍,彎唇笑了:「前朝疆土地處中原,我的母親也是中原人,我長得像母親,自然同一般的扶桑國人相貌有所不同。」

慕容妍沒想到看著好欺負的小公主竟然面不改色的應對如流,眼角一挑,收回手,鑲滿金玉寶石的護甲放在桌上發出一聲輕響,臉上的笑容越發銳利,帶著毫不掩飾的攻擊性,只聽她開口諷刺道:「公主在宮中多日,應該也是聽到了些風聲,攝政王大人為何身陷囹圄可是和公主分不開關係,原本哀家都愁的整日頭疼不止,原來想著公主只怕會更為難過,而今日一看,似乎並不是。」

她輕蔑一笑:「都說攝政王英明果決,這次怕也是看走了眼,養了只白眼兒狼。」

一席話可是將姜嬋生生貶成一個不知好歹的禍水白眼狼,不僅如此,害了人還自己生活的好好地,簡直是令人髮指。

這若是一般人家的小姑娘,被這一番不留情面的挖苦,軟弱些的都是要委屈的哭出來,強硬的怕是已忍不住要上去爭論了。

可是芝麻小包子一點兒也不委屈,完全不在意她的誣陷貶低,連臉色都沒變一個。

在慕容妍不甚友好的注視下,姜嬋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十分憂愁的嘆了口氣。

「王爺因我獲罪,我自是最為不安,」姜嬋說著,臉上的表情越發憂慮,「可是王爺走之前對我說了,進了宮一定要好生吃飯睡覺,若是瘦了一點兒來。他都是要心疼的。」

這話說的倒是不假,蕭景儀臨走時便是當著姜嬋的面兒如此囑咐小皇帝的,除了那些,他還警告小皇帝,說是若她瘦下來一點兒,都要問蕭亦行的罪。

「王爺出事後我也日日寢食難安,但是思及王爺囑託,便是硬撐也要撐下去,斷不能讓王爺憂心。」

這話就是胡說了,姜嬋日日的胃口都是不差的,睡的也香甜,實在與寢食難安搭不上邊兒 只有程漠漠一人仍然心情很好的吃著自己手心的糕點,津津有味的樣子,對身旁的情況完全置身度外,無論是凝重還是尷尬彷彿都不能影響她的心情。

但在別人發覺不到的暗處,程漠漠那雙不大卻細長明亮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可待仔細看去,卻仍然只有同以往一般傻呵呵的笑容,似乎那一瞬間的光芒只是錯覺。

馮霜兒被那個小姐的哭聲吵得心煩,但也不會自降身份去安危那個女子,便讓人將太她扶起帶到一邊。眼睛一撇,看到了吃的津津有味笑得沒心沒肺的程漠漠,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嫌惡,冷嗤一聲,便帶著其他小姐們離開了這個晦氣的地方。

而那一邊,姜嬋被姜瀾帶去了御花園一旁沒什麼人聚集的地方,姜瀾身後的使臣們也很有眼色的紛紛告退去了別的地方,將空間單獨留給這對許久未見的兄妹。

「皇兄……」姜嬋伸出小手摸了摸姜瀾得臉頰,眼睛汪汪的泛著水光,聲音中儘是心疼:「你瘦了好多……是不是我不在,你都沒有好好吃飯?」

姜瀾滿不在乎的一笑,在扶桑國向來不苟言笑的二皇子碰上自己的妹妹也是瞬間成了繞指柔,一張俊臉這樣笑起來和街邊二傻子沒什麼兩樣,握住姜嬋的小手放在鼻尖蹭了蹭,「嬋兒才是瘦了的,是不是也沒有好好吃飯?」

姜嬋愛嬌的翹了翹嘴巴,對著哥哥不住的撒嬌:「才沒有呢,我每天都吃好多,你瞧瞧,我覺得我都長胖啦。」說著還用手指戳著自己的臉頰,戳出一個軟綿綿的小坑兒,小模樣憨傻極了。

姜瀾看她同以前那樣毫無芥蒂同他撒嬌的樣子,心中軟成一片,又是欣慰又是不住的酸澀,輕輕捏了捏她嫩乎乎的臉蛋:「胖什麼,你就是要多吃些,再長高些,知道么?」

「知道啦。」姜嬋乖乖的抬著臉任他摸摸捏捏,這對於兩兄妹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互動,但要是給攝政王府的人看到莫不是要驚掉大牙,早知道平時攝政王想捏捏這丫頭的小臉兒,這丫頭都是毫不給面子的齜牙咧嘴張牙舞爪的要反抗的,怎會如此乖巧?

「嬋兒,你在宣國待著可好?可有人欺辱你?」姜瀾對姜嬋好一番搓揉之後才放下手,想了想,微微皺著眉,盯著姜嬋的小臉認真問道。

姜嬋的小臉被揉捏的紅紅的,腦袋也有點暈乎乎,她反應了一下才搖了搖頭:「沒有的,我一直住在王府,王爺對我很好。」

「王爺?攝政王蕭景儀?」姜瀾這幾日對宣國大致情況也有了了解,聞言皺眉問道。

姜嬋肯定的點點頭。

姜瀾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家妹妹的神色,見確實沒有勉強的神色時,才略微鬆了口氣。

至於具體,比如為何姜嬋沒有進宮而是被扣在王府等等諸多疑問,姜瀾並不准備問自家妹妹,一切還要等姜瀾單獨見過蕭景儀之後才能得知。

但是姜嬋沒有被直接送進宮,對於姜瀾來說確實個實打實的好消息。

因為若是姜嬋沒有入宮為妃,姜瀾便是還有機會將姜嬋帶回扶桑的,他的妹妹,絕不是用來換取兩國交好的物品,而是他的寶貝。

宣國皇帝不重視姜嬋是最好,這樣今後無論是以人換人,亦或是以物品甚至割地,都尚且有很大可能性能將換回來。

當然,就算是姜嬋入宮為妃,姜瀾也會想盡辦法要帶姜嬋回去,名聲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大不了他自己養妹妹一輩子。

他只願自己的寶貝一生平安喜樂,幸福安康。

但不是他自吹,他最清楚自家妹妹有多討人喜歡,若是被宣國皇帝看上一切都會變得無比麻煩,現在姜嬋還沒入皇帝的眼,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情況了。

雖然他所看到的現狀比他想象中最壞的打算要好上太多。可他仍有疑問,嬋兒怎的會在攝政王的府上?

是那宣國皇帝將她送過去的嗎?

聽了姜瀾的疑問,姜嬋搖了搖頭:「不是啊,我一直住在王府,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宮,我還從來沒有見過皇帝呢。」

嬋兒連皇帝的面都沒見過,這倒是姜瀾所沒有想到的。

姜瀾聽了這話,不禁將眉頭蹙的更深。他原本猜想是宣國皇帝將姜嬋贈予攝政王的,卻不想她是根本連皇帝的面都沒有見過,根本就是一入宣國便被扣在了攝政王府。

那攝政王又是意欲何為?

宣國如今的狀況他也略有了解,老皇帝剛逝去不久,繼位的新帝年紀尚幼,便立賢王為攝政王代為打理朝政。

這攝政王短短時間大權在握,小皇帝手中的權勢都遠不如他,絕對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不會比宣國小皇帝好上一星半點。

那他將姜嬋扣在府中又為的是什麼,他一時間有很多種猜想,越想越覺得不安。

而具體只能單獨見到宣國攝政王之後,才能知曉了。

不過聽妹妹說在攝政王府上沒有受苦,被好生照顧著,姜瀾還算是有了些安慰,他撫著妹妹細軟的髮絲,看著她沒心沒肺的笑臉,暗暗嘆了口氣。

這一頭兄妹情深,而另一邊坐在宮殿中的一對叔侄可就沒有這麼和諧的氣氛了。

「皇叔放那小公主一人在御花園之中,也不怕她被欺負了去嗎?」蕭亦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頗有些詫異的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還以為皇叔會將她帶來呢,那這個小姐們可都不是好相與的。」

蕭景儀垂下眼眸,眼睫遮住眼的神色:「無事。」

蕭亦行指尖輕點茶杯,作勢想了想,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我倒是忘記了,扶桑國使臣已經早早進宮,其中還有扶桑國二皇子,想來不有。」

「不過皇叔,」蕭亦行下茶杯將手搭在桌面,眼神饒有致:「扶桑國的小公主到底有什麼特別的,讓皇叔藏的這麼嚴實?連單獨帶過來給朕先看一眼都不捨得? 只有程漠漠一人仍然心情很好的吃著自己手心的糕點,津津有味的樣子,對身旁的情況完全置身度外,無論是凝重還是尷尬彷彿都不能影響她的心情。

但在別人發覺不到的暗處,程漠漠那雙不大卻細長明亮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可待仔細看去,卻仍然只有同以往一般傻呵呵的笑容,似乎那一瞬間的光芒只是錯覺。

馮霜兒被那個小姐的哭聲吵得心煩,但也不會自降身份去安危那個女子,便讓人將太她扶起帶到一邊。眼睛一撇,看到了吃的津津有味笑得沒心沒肺的程漠漠,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嫌惡,冷嗤一聲,便帶著其他小姐們離開了這個晦氣的地方。

而那一邊,姜嬋被姜瀾帶去了御花園一旁沒什麼人聚集的地方,姜瀾身後的使臣們也很有眼色的紛紛告退去了別的地方,將空間單獨留給這對許久未見的兄妹。

「皇兄……」姜嬋伸出小手摸了摸姜瀾得臉頰,眼睛汪汪的泛著水光,聲音中儘是心疼:「你瘦了好多……是不是我不在,你都沒有好好吃飯?」

姜瀾滿不在乎的一笑,在扶桑國向來不苟言笑的二皇子碰上自己的妹妹也是瞬間成了繞指柔,一張俊臉這樣笑起來和街邊二傻子沒什麼兩樣,握住姜嬋的小手放在鼻尖蹭了蹭,「嬋兒才是瘦了的,是不是也沒有好好吃飯?」

姜嬋愛嬌的翹了翹嘴巴,對著哥哥不住的撒嬌:「才沒有呢,我每天都吃好多,你瞧瞧,我覺得我都長胖啦。」說著還用手指戳著自己的臉頰,戳出一個軟綿綿的小坑兒,小模樣憨傻極了。

姜瀾看她同以前那樣毫無芥蒂同他撒嬌的樣子,心中軟成一片,又是欣慰又是不住的酸澀,輕輕捏了捏她嫩乎乎的臉蛋:「胖什麼,你就是要多吃些,再長高些,知道么?」

「知道啦。」姜嬋乖乖的抬著臉任他摸摸捏捏,這對於兩兄妹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互動,但要是給攝政王府的人看到莫不是要驚掉大牙,早知道平時攝政王想捏捏這丫頭的小臉兒,這丫頭都是毫不給面子的齜牙咧嘴張牙舞爪的要反抗的,怎會如此乖巧?

「嬋兒,你在宣國待著可好?可有人欺辱你?」姜瀾對姜嬋好一番搓揉之後才放下手,想了想,微微皺著眉,盯著姜嬋的小臉認真問道。

姜嬋的小臉被揉捏的紅紅的,腦袋也有點暈乎乎,她反應了一下才搖了搖頭:「沒有的,我一直住在王府,王爺對我很好。」

「王爺?攝政王蕭景儀?」姜瀾這幾日對宣國大致情況也有了了解,聞言皺眉問道。

姜嬋肯定的點點頭。

姜瀾仔細觀察了一下自家妹妹的神色,見確實沒有勉強的神色時,才略微鬆了口氣。

至於具體,比如為何姜嬋沒有進宮而是被扣在王府等等諸多疑問,姜瀾並不准備問自家妹妹,一切還要等姜瀾單獨見過蕭景儀之後才能得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