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江南皮革廠老總的私生女拎著電鋸大鬧商場……

什麼高考前夜輟學失意不得志的電鑽男怒拆咖啡館……

這樣也就罷了,誰料今晚上的事兒更絕,像大象那麼肥的鋼鐵蜘蛛,劫持了城市軌道電車。

這直接導致他們這些本來輪崗調休的苦逼傢伙,在假日里被從溫暖的被窩裡叫出來,在這吹著夜風。

他破罐子破摔地自嘲了一聲:「呵呵,敢來點更絕的么?」

「在自言自語嘀咕什麼呢?」

另一位特戰隊員從遠處走過來,遞給他一個塑料紙杯。

裡面是加滿了糖的熱咖啡,正適合他們這種深夜執勤的人士享用。

「沒什麼。」他接過咖啡,正準備邊抬頭欣賞著空中圓月,邊享受著短暫的愜暇。

就在這時,他的瞳孔中映出了霹靂火號的碩大身影——

流線型的身體、渾身散發的熒光、閃閃發光的太刀、迎風飄舞的紅色披風……

它就這樣以天穹中的圓月為背景,以優雅的姿勢,從他眼前飛馳而過。

啪嗒一聲,這特戰隊員手中的咖啡杯摔落在地,灑在地上的咖啡濺濕了他的作戰靴,但他似乎並不在意。

此時,他心中宛如千軍萬馬奔騰而過:這尼瑪還真有更絕的啊!

「喂,你幹什麼啊,大半夜的搞到熱咖啡你知道多不容易么?」

另一名特戰隊員正準備怪罪自己的同伴,但是當他順著對方的目光抬頭看時,同樣心裡一聲卧槽。

啪嗒!他手中的咖啡杯也掉到地上,望著飛躍天穹的霹靂火號,他差點就張嘴叫出聲,卻反過來被第一位特戰隊員捂住嘴。

那隊員嚴肅地說:「我們是經過專業訓練的,無論發生什麼事兒,都不能叫出聲,明白不?」

於是,倆人就這樣目瞪口呆看著這台神秘機甲,在半空中表演著信仰之躍。

有類似反應的不止這倆特戰隊員,此時,在7號車廂里的乘客們,也透過車窗,看著窗外那鋼鐵巨人慢慢靠近……

不少乘客眼中都透露出絕望:乖乖,車頂上那蜘蛛就已經夠受了,怎麼又來個鐵人?

砰地一聲巨響,7號車廂劇烈顫抖起來,嚇得乘客們慌亂地跌坐在地上。

霹靂火號以「終結者」的半蹲姿勢,順利落到了車頂。

「Perfect!」

陸凡腦海中響起行動線的提示音。 陸凡鬆了口氣,直起身子。

這次落地,總的來說還算可以,沒有太過丟人或者直接摔下車去。就是這車廂不太結實,他剛剛落腳的地方,已經踩出個凹陷的小坑。

為了防止踩穿車頂,他趕緊操作機甲,朝旁邊挪了挪。

這時,無線電通訊有新的接入請求,而且這頻段挺陌生,不是優子發出的。

陸凡接通無線電,裡面傳來陌生男子的聲音:「呵呵,你就是陸凡吧,我等你好久了……」

這聲音聽起來年紀不算太老,但其中卻夾雜著難以名狀的陰冷。

「閣下莫非是鐵龍科技四大金剛之一?」陸凡開門見山。

「不錯,陸凡先生好聰明,怪不得你在我們公司內部已經如此出名,呵呵呵。聽說你還把我的三個弟兄送進了局子,我真該好好『感謝』下你。」

雖然這話帶著笑意,但陸凡從對方的聲音感受不到任何的感情波動,毫無喜怒哀樂的區別,彷彿是電子復讀機。

「自我介紹下,我是四大金剛排行老大,群龍集團鐵龍科技公司副總經理,江湖人稱【杠上開花】的孟剛,很榮幸今天見到陸凡先生。

請允許我向你隆重介紹這台鐵龍科技引以為豪的最新裝備——大杠精。」

對方直率地自報家門,陸凡聽後用設備探測到無線電的發射源,位於東側的車頭部位。

他調整攝像頭的角度,果然在車頭部位發現了那台蜘蛛形狀的龐然大物。

這大蜘蛛高度和霹靂火號差不多,都是大約五米左右,但是寬度卻比霹靂火號大多了,直觀上來說,看起來比較「臃腫」。

而且,在陸凡近距離見到對方的形象之後,發現之前電視直播的描述並不准確,嚴格來說,這並不算是蜘蛛了。

雖然這鋼鐵怪物下方也有八條腿,但是在上方的軀幹部位,同樣也有八個像人類手臂的機械義肢,看起來相當詭異,有點像千手羅漢。

每隻手臂,都拿著根粗如電線杆般的金屬長棍。

在攝像機不斷晃動的視野中,陸凡勉強分辨出,這機械怪物的八條腿,刺穿了車頭部位的車窗,藉此將身體牢牢固定在車廂上。

看了一會兒這名為「大杠精」的機甲,陸凡不由心生感嘆:一個科學家的設計語言,有時還真能反映出這個人的靈魂和品味。

瞧瞧這醜陋而怪異、充滿克蘇魯風味的形象,還真和鈴木亮這傢伙的特性有點相符。

而且,這「大杠精」的名字是怎麼回事啊,因為它手上拿滿了各種杠所以才這麼叫的么?

陸凡正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吐槽,對方忽然開始行動了。

只見它的前四條機械腿,從車窗里伸出來,然後向車頭後方的二號車廂刺去。

啪啦幾聲,車窗崩碎,這四條腿插進了二號車廂並牢牢固定住,后四條腿也緊跟著邁了出來。

二號車廂內傳來了乘客們的尖叫聲,好在大家早就匍匐在地,倒也沒受什麼傷害。

在八條腿都插進二號車廂后,大杠精的前四條腿又伸出來,向前探進了三號車廂……

它就用這樣略顯笨拙的姿態,慢慢向陸凡所在的七號車廂移動。

但它的速度並不慢,從對方的動作姿態來看,陸凡能感受到,這大杠精身上帶的動力引擎也是不俗,並不比霹靂火號差。

他微眯眼睛:眼前這BOSS不能等閑視之。它身上的氣場和壓迫感,與四大金剛的另外三位完全不一樣。

不愧是鐵龍科技副總經理級別的人物!

霹靂火號做出戰備動作,嚴陣以待。

在大杠精爬到六號車廂之後,它忽然壓低身體,以俯衝姿態向霹靂火號撲了過來。

陸凡早有準備,他發動行動線,縱身一躍。

機甲緊隨其後做出同樣動作,它向前翻滾到半空中,頭朝下旋轉著,從大杠精號的頭頂正方上飛過。

在飛躍大杠精腦袋上方的一剎那,陸凡看清了對方機甲的細節。

其上密布著各種結構複雜的鋼筋鐵骨,看起來像是有某種靈活的骨骼框架在支撐著機體結構。

這些動力骨骼,應該就是這台有16隻「觸手」的大杠精,能夠如此靈活的原因。

陸凡盤算著,霹靂火號的優勢是靈活輕巧,可以先繞到對方身後玩一招背刺。

豈料,正在半空中旋轉著還沒落下,他瞥見對方的八隻手臂忽然舉起手中的棍子,同時朝上猛敲!

「必殺·抬杠!」孟剛怒喝一聲,八隻合金大鐵棍從不同方向猛擊霹靂火號。

劇烈的顫抖聲響起,霹靂火號被金屬棍同時擊中,在黑暗的夜空中,金屬碰撞迸發出耀眼的火星。

讓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響徹駕駛室,再夾雜著高頻抖動,頓時讓陸凡有點頭暈目眩。

原本按照弧線軌跡飛行的機甲,被這八根棍子擊中后,頓時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栽了下去。

在頭暈眼花過後,陸凡意識到,不能被對方拉近距離。

單就剛剛這簡單招式,已經讓霹靂火號表面崩碎了不少零件碎片,如果讓那八隻手臂牢牢把自己的機甲鎖死,那恐怕會再也沒辦法脫身,被對方生生拆解!

他繼續發動行動線,雙手撐住八根交匯的鐵棍,順勢一推,借著反作用力飛向了身後的車廂。

霹靂火號的落地動作略顯狼狽,忽然,在它重新踩上車廂的瞬間,左腳一個踉蹌,出現了短暫失靈,似乎是因為動力系統被鋼棍敲中。

這失靈,直接讓霹靂火號朝列車外摔了下去!

在千鈞一髮之際,陸凡眼疾手快,機甲的右臂緊緊抓住了列車邊緣!

於是,它就這麼單手吊在超高速行駛的軌道列車邊緣,不停地左搖右晃著,身後的紅色披風也被夜風吹得獵獵作響。

燈火通明的摩天大樓不斷地從身旁擦肩而過,整個城市的霓虹燈在身邊化為了流光。

陸凡吞了吞口水,他正從高速變幻的夜景帶來的暈眩中恢復過來,忽然發現——前方馬上就要到百米高的高架橋了。

好傢夥,這要是從高架橋上掉下去,估計直接能摔得粉身碎骨。

看到霹靂火號岌岌可危,大杠精號駕駛艙里的孟剛,嘴角冷笑,操作著機甲慢慢靠近陸凡。

看來他有必要幫陸凡踩上幾腳,讓他和大地來個親密接觸。

與此同時,他心中感嘆,之前公司內部會議上,員工們吹陸凡吹得那麼玄乎,好像這高中生關乎到公司生死存亡似的,今天打過交道后,他覺得也不過如此嘛。

他感嘆著,經此一戰,他在公司的地位和聲望肯定會無以復加。

他終於可以洗刷人生的恥辱,站在真正的巔峰了!

看著掛在列車邊緣搖搖欲墜的霹靂火號,他的思緒陷入了走馬觀花似的回憶……

孟剛,本是個出生在普通工薪家庭的普通孩子。

他很小的時候,曾在小學圖書館讀過一本書,書里的名人名言,教導他要與這個世界和平相處。

「你怎樣對待這個世界,世界就會怎樣對待你。」

從那之後,這句名言就成了他的人生信條,他成了與人為善的老實人。

但無奈的是,這世界卻好像處處對他充滿惡意。

從小到大,他在生活中總是能遇到和自己抬杠、給自己補刀的杠精。

……

他記得,在初中二年級的某次摸底考試,他的數學考了0分。回家之後,他的親媽沖著他大發脾氣:

「阿剛啊阿剛!你看看你,零蛋!你可真給老娘在街坊鄰居那兒長臉啊!你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不會有出息了!」

咔嚓,孟剛彷彿聽到幼小心靈被插上匕首的聲音,當場就是個趔趄。

他親爹聽到后,放下報紙,對妻子說:「孩子還小,是要鼓勵的,不能罵!」

聽到老爹為自己撐腰,孟剛來了底氣,他委屈地沖他娘說道:「我真的是你親生的嗎?」

「就是!」他爹也幫腔,然後這位親爹對他語重心長的說:「兒子,就算你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你也不要放棄,下輩子可一定要努力啊!」

……

高中時代,他喜歡班上那位穿著素色連衣裙的小姑娘,在朝思夜想翻來覆去好幾個夜晚沒睡著之後,他終於鼓起勇氣把對方在走廊上攔住,然後表白:

「自打進入這個班級的那一刻,我就注意到你了。時光飛逝,我就對你日久生情,你願意做我女朋友嗎?」

妹子尷尬地笑了笑:「對不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那……抱歉打擾了。」孟剛眼神中充滿極度的失落,他苦笑自嘲:「呵呵,這事怪我猶豫不決,是那小子運氣好,先下手為強了。」

他正欲轉身離開,女孩從背後叫住他:「誒,你等等,先別走,不是的……」

「怎麼?」他心中大喜,莫非事情有了轉機?莫非這少女被自己誠意打動,決定甩掉男朋友,轉而和自己拍拖?

少女踩著小碎步追了上來,焦急地糾正道:「那個,我想說!即使我沒有男朋友,我也不會做你女朋友的!對不起!」

啪啦,孟剛彷彿聽到脆弱心靈碎裂的聲音。

……

好不容易熬過了蛋疼的高中時代,孟剛參加了工作,本以為自此人生會走上正軌,但是【杠精】這種生物,彷彿在他的人生中如影隨形。

在進入新單位不久的一天,同科室里的同事叫住他:「有錢嗎?借我12450塊錢花花唄。」

孟剛苦笑:「我沒錢啊。」

「真沒錢?我看你穿得挺人模狗樣啊。」那同事滿臉狐疑。

「真沒錢。」孟剛無奈,他就一剛參加工作的屌絲,那點實習工資剛夠買泡麵,上哪裡搞五位數的錢借別人?

而且,他聽辦公室里的人說,這同事經常用人情關係借錢,少的幾百上千,多的過萬,然後拖著不還。

後來大家才知道,這貨並不是急用錢,他把東拼西湊借來的錢拿去買銀行的季度理財產品,拖上半年賺夠了足夠的利息再把本金還給人家。

這種人孟剛當然不願意借。

那同事眼中露出一絲失望,走出辦公室時嘟噥了句:「為什麼你會沒錢?你應該反思下自己的人生!」

咔嚓,孟剛彷彿又聽到心靈被插上匕首的聲音。

……

就這樣,他渡過了平庸的青年時代,在33歲的年紀,通過相親找了位彪悍的老婆。

沒想到,這位老婆在婚後開始了調教他的野路子。

他現在仍然記得,在新婚之夜,老婆笑眯眯地忽然沖他問道:「親愛的,我問你個問題好嗎?1+1在什麼情況下等於3?」

孟剛愣住了,他心想老婆這是發什麼神經,不過轉念一想,這說不定是新婚小夫妻打情罵俏的手段呢?

於是他美滋滋地答道:「在算錯的情況下?」

豈料老婆面色陡變,一巴掌就把孟剛呼下了床:「尼瑪!1+1你還能算錯!你是豬嗎?!」

……等孟剛再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醫院骨外科的急診室里,老婆這巴掌把他下巴打成了粉碎性骨折。

只見老婆在床邊匍匐著,新娘妝都哭花了:「老公,對不起,嗚嗚嗚,我娘家人告訴我,新婚之夜要找個由頭給對象來個下馬威,這樣婚後就少受點欺負,沒想到勁兒使大了,嗚嗚嗚……」

望著醫院天花板的白熾燈,孟剛覺得自己脆弱的心靈……算了,下巴已經碎了,其他部位還是少碎點吧。

於是,孟剛和這位彪悍婆娘的日子磕磕絆絆地朝前過著,很快兒子也順利出生了。

兒子滿月那天,老婆的娘家烏壓壓地來了一群人,把家裡佔得滿滿當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