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翡翠有黑冰水墨畫種、墨翠、紅翡、廣片、黃棕翡、巴山玉、干青種、鐵龍生、冰種、水種翡翠、花青翡翠、油青翡翠、豆種翡翠、老坑種翡翠、紫羅蘭翡翠冰糯種翡翠、金絲種翡翠…二十多種翡翠。

而翡翠以半透明則最佳,太透或不透明都不好。裡面的顆粒越細越好,又以無瑕疵的最佳。

「玉不琢不成器」玉器的設計、雕琢的造型、拋光、款式也決定著這價玉器價格的多少。

金清石一邊認真的聽,一邊對著實物默記著,這裡玉器的價格從幾十元到幾百萬元,呈現出柔潤艷麗的淡綠、深綠色的掛件最貴,不透明翡翠最便宜。

思文指著一個三厘米高、淡綠色的高玉佛介紹著道:「這個玉佛均勻鮮艷、無雜質、無裂紋,是玉中的極品!」

老廣看著玉佛下面標著三百萬的時候,他向著金清石苦笑著道:「這石頭可以買一輛勞斯萊斯了!」

「這還是最好的!如果真的是玻璃種帝王綠,這個玉佛至少過千萬!」思文小聲的道。

「瘋狂的石頭!戴著它的人一定是非富則貴!而且還是閑得蛋疼的人!」金清石感慨著道。

「兩位老闆!有沒有看上眼的?」思文微笑著問道。

「我們再去轉一轉!現在我眼睛都挑花了,也不知道那個好了!」老廣搖了搖頭道。

「好的!我帶你們再去其它地方轉一轉!這裡就是玉品多,越看越花眼,越看越喜歡!」思文笑著道。

三個人在成品玉器市場里轉一大圈后,金清石已經明白了玉器真與假、好與壞的區別,如果只看表面那是根本看不出來的,很多人對著燈光照,而懂行的人則拿著玉石鑒賞的專用手電筒,認真的觀察著。 「我們只是過去買幾塊石頭玩一玩!萬一中了頭彩,我給你發雙倍工資!」老廣笑著道。

「老闆!你就是切出了玻璃種帝王綠,也很難帶出四會市!」思文小聲的道。

「哦?還有要人打劫嗎?」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這個市場有一個股東叫張龍的,他不但壟斷了這裡的貨運,而且還是最大的原石交易場的老闆!沒權沒勢的人,就是得到了好玉,也會被他們強買下來,如果你不賣,他們就會硬搶!」思文小聲的道。

「這個張龍有什麼背景?」老廣小聲問道。

「他是龍幫的四大金剛之一!負責管理整個四會市的玉石市場!每個檔口都要向他們交安保費,不交錢就不能在這裡做玉石生意!」

「黑社會真是遍及全國的每個一個角落!保護傘也是全面開花啊!」老廣苦笑著道。

「思文!你不用擔心這些!他就是警察!如果他們敢找我們的麻煩,那是拿雞蛋碰石頭!」金清石平靜的道。

「石頭!雞蛋就交給你處理了!」老廣笑著道。

「兩位老闆!既然你們有這個身份,那我就帶你們過去!」思文猶豫了一下道。

三個人穿過成品交易區,眼前出現了四排長長的倉庫,一個個庫房的大門全部打開著,門前還放著一些大大小小的石頭。

思文帶著金清石和老廣走進了第一個庫房,這個庫房有500平方米左右,一排排的鐵架上擺放著形狀各異的石頭,在靠在門口的地上擺著兩、三百塊大大小小的石頭。

這個時候一個四十多歲、身高180、穿著一件背心,露著古銅色的肌膚的中年男人迎了上來,他向著思文微笑著道:「思文!帶客人看貨嗎?」

「霍大哥!這兩位老闆想看看毛料,他們雖然是第一次過來,不過你可別太黑了!」思文笑著道。

「臭小子!你帶他們隨便看吧!上面都標著價格!如果誠心買價錢好商量!」那個中年人笑著道。

「謝謝霍大哥!」思文說完帶著金清石向老廣向著架子前走去。

在架子上擺放著二十多塊已經露出一點點綠色的半賭料,老廣立即拿出強光手電筒向著切開的地方照了下去。

三分鐘后,老廣鬱悶的道:「靠!只能看到表皮一層!誰知道裡面是不是全綠啊!」

「老闆!如果你要是能看到裡面!那你可就發大財了!毛料是根據皮的顏色緻密程度、光潤度、凸凹度大至可估計出翡翠原料內部的色彩、水頭好壞、地的好壞、種的老嫩及裂綹的多少!」思文笑著道。

「那你說這塊石頭怎麼樣?」老廣好奇的道。

「如果石頭皮面上緻密細潤,通常顯其內部透明度好,雜質少。皮面凸凹不平粗糙的,顯示它內裂綹多、質地疏鬆、水差,如果皮面是不明顯的苔狀物,通常反映顯示它的內部可能有綠,翡翠皮上的顏色變化大,而且有黑癬之類的條狀斑塊的,就應該有綠出現的可能!就塊石頭皮面凸凹不平還粗糙,我想不會有什麼驚喜!」思文指著這塊毛料道。

「真是太複雜了!石頭!你看這塊石頭怎麼樣?」老廣向著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一點也不複雜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你看那塊好就買下來,然後咔嚓一切!不就什麼都知道了嗎?」金清石笑著道。

「靠!這塊石頭要150萬!我就是再傻也不能跟錢過不去啊!」老廣瞪了一眼金清石道。

金清石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開始在架子里轉悠起來,玉石的密度很高,金清石的天眼也只能穿過表皮看到里20厘米左右,他打開天眼,拿著強光手電筒一邊照一邊看著。

當他走到第三排的架子前,天眼掃過一塊高五十厘米、粗三十厘米的半賭料,眼裡突然出現了一片綠色。

金清石拿著手電筒照著打開的天窗,薄薄的一層淡綠色下面是濃濃的綠色,金清石心跳開始加快,這綠色這麼濃,而且綠的面積這麼大,一定是好東西啊!

金清石看了一眼上面貼著的標價,心裡一震顫抖!這塊石頭竟然要三百萬!

「這石頭裡如果是玻璃種,那至少要值幾個億啊!」金清石心中暗暗想道。

這個時候老廣和思文走了過來,老廣看到金清石正對著一塊石頭髮愣,他笑著道:「喜歡就買下來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思文看著這塊褐色皮的石頭,忍不住點了點頭道:「這塊石頭的表皮隱約可見的一些像幹了的苔蘚一樣的色塊,這條帶狀物稱之為松花!有松花的出現,說明它可能有綠啊!這塊石頭還真有可賭性!」

金清石聽到思文也這麼說,他把心一橫,向著思文道:「我就買這塊石頭了!你里有切石頭的地方嗎?」

「有啊!毛料廠里有兩家專業切石頭的地方,你可以請他們切也可以自已切!這塊石頭的手工費可能要二千元!」思文高興的道。

「好!付錢切石頭!」金清石高興的道。

「石頭!衝動是魔鬼啊!這可是三百萬!能買多少個饅頭啊!」老廣拉著金清石的手道。

「你還不相信我的眼力嗎?對這個石頭我有信心!」金清石堅定的道。

「水裡淹死的大部份都是會游泳的!我們還是穩紮穩打,先整幾個價廉物美的練練手吧!」老廣認真的道。

「我就要這塊了!這石頭的錢我自已出!」金清石拍著胸脯道。

「這是什麼話啊?咱哥兒倆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塊石頭我們一人出一半!」老廣看到金清石這麼有信心,心跳開始加快起來,他馬上大聲的道。

「兩位大老闆果然是豪氣雲天!出手不凡啊!不過石頭一交錢就不能再退回來了,你們可要想好了!」思文提醒著道。

「這個規矩我們懂!切垮了也只怪自已的運氣不好!」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思文看到金清石和老廣決定要買這塊石頭了,馬上跑到庫房邊上推著一個小車走了過來,小心翼翼的將石頭搬到車上,然後向著門口走去。

坐在門口大班椅上的毛料的霍老闆,看到三個人推車走了過來,他連忙站起身來微笑著道:「兩位老闆!你們只挑一塊嗎?」

「我倒是想全包了!可是這石頭也太貴了!就是把我賣了也買不起啊!」老廣笑著道。

「霍老闆!我們先買這塊石頭,如果切漲了我們再過來多買幾塊!不過這塊你要給打個折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沒問題!我給你們打9.8折!」霍老闆一咬牙道。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外表看霍老闆是一個豪爽的人,沒想到一張口給個9.8折!這個還能叫打折嗎?」老廣鬱悶的道。

「二位是有所不知啊!現在緬甸的老坑裡的玉石越來越少,而且好石頭都留下來的,我這可是以前存下來的老坑料!現在這種貨已經很少了!這塊石頭我還準備漲到三百五十萬呢!」霍老闆微笑著道。

「9折怎麼樣?」金清石點了點道。

「一口價9.5折!如果再低我就不賣了!」霍老闆堅定的道。 「霍老闆!如果這樣那我們就不買了! 賴上鬼魅冷殿下 這裡的石頭滿地都是,而且雲南也有毛料賣吧?」老廣冷冷的說完,馬上拉著金清石向著門外走去。

霍老闆看到金清石和老廣真的要走,他連忙向著思文使了一個眼色,然後舉起了右手的食指,思文看著手指馬上搖了搖頭,霍老闆馬上將無名指又伸了出來,思文看著兩根手指,慢慢的點了點頭,然後迅速跑到金清石身邊小聲的道:「霍老闆的石頭的確是緬甸的老坑玉,這種老坑毛料已經不是很多了,我再過去跟他商量一下!如果他不同意我們就去別的家!」

金清石看了一眼思文,然後點了點頭道:「那好吧!如果不行就算了,我們的時間也不是很多,不可能拖得太久!」

「好的!」思文馬上轉身走回到霍老闆的身邊,微笑著道:「霍大哥!這塊石頭還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你只為了0.5折而放棄這筆生意也太不值得了吧?」

「思文!這是塊半賭料,你也看到這塊料子是一定會出綠的,我是真準備漲價的,如果不是你帶過來的,我一分錢都不會減!」霍老闆苦笑著道。

「霍大哥!我的客人時間可不多,如果不行那我們只好去別家了,我準備帶他們去張龍那裡看一看!其中一個老闆是警察,就是找到了好料子,也能順利的拿出去!」思文大聲的道。

「啊?是警察?那..那就按9折賣給他們吧!」霍老闆先是一驚然後猶豫了一會才點點頭道。

思文聽到霍老闆答應后,馬上向著站在大門外抽著煙的金清石和老廣高興的大喊道:「兩位大老闆!霍老闆已經答應按9折賣給你們了!」

「這兩個人會不會是在演戲啊?我們走出門老闆不急反而這個思文急著拉住我們?」老廣皺著眉頭道。

「先不管這些了!這石頭裡面可是一大團濃綠!如果切出來是帝王綠,那我們可是以大財來!」金清石小聲的道。

「靠!我們的運氣也太好了!一下就賭到了一塊帝王綠!那可是幾個億啊!」老廣激動的道。

「低調!我們趕緊付錢走人!免得夜長夢多!」

「對對對!萬一被別人搶走就麻煩了!」老廣馬上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拿出自已中國銀行黑色的至尊黑卡,遞給了霍老闆,霍老闆經營玉石生意已經快二十年了,他可是知道這個黑卡代表著什麼,這位可是真正的大老闆啊!

霍老闆在POS機刷完卡后,雙手將卡還給金清石,然後微笑著道:「老闆!你可是真人不露餡啊!不再多買幾塊石頭嗎?」

「我先買一塊練練手!等切完了就回來多買點!不過9折還是有點高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只要您下次還來,我一律給你打八折!」霍老闆馬上豪氣的一揮手道。

「好!不管垮與渣漲,我都回來再買一些!」金清石高興的道。

「那我先祝老闆開門見喜!旗開得勝!心想事成!」霍老闆雙手抱圈恭喜道。

「呵!呵!借霍老闆吉言!希望不虧本就好了!」金清石笑著道。

思文推著裝石頭的手推車,金清石和老廣跟著後面,向著切石的檔口走去。

當三個人走到一個切石檔口的時候,就看到三十多個人正圍在檔口前向裡面看著。

在露天的切石機上,放著一塊五十斤左右的黃白沙皮玉石,石頭上划著幾條細線,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戴著防護眼鏡,抓著切刀的把手,將鋒利的鋸齒一點一點向著石頭靠了過去。

老廣看著鋸齒一點點的切割著,他焦急的道:「靠!這也太小心了吧?切了半天也不見綠,不如直接「咔咔」幾下切開就算了!」

「老闆!這是擦石!擦石是一條古老的法則,效果好又安全,因為部位沒有找准,就下道切割!亂切割,會把綠色「解」跑,很容易賭輸的!擦石主要的看霧、底、色。因為有了擦口就可以打光往裡看,來判斷綠色的深度,寬度濃淡度!如果一刀切大了,把裡面的玉給切壞了,那這塊玉的價值可能只值原來的三分一了!」思文笑著道。

「擦石要從哪裡先擦?這個石頭要全擦完,沒有一、兩個小時搞不定吧?」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擦石的順序是:一擦顢,二擦枯,三擦癬,四擦松花!切石有句行話:擦漲不算漲,切漲才算漲!切石是賭石最關鍵的步驟,輸或贏的結論是把石頭剖開之後才能認定。不過有些賭石商人,只要擦石見漲,就會轉手出讓,讓別人往下去賭!這塊全賭料只要擦出綠色很有可能馬上會轉手出讓!」思文微笑著道。

「那不是跟我們一樣,成了半賭料?全賭料是怎麼賣的?」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全賭料大部是按公斤賣的,不露頭的從幾十塊到幾千元一公斤,露頭顯綠的要幾萬到幾十萬!」

「那可以啊!一會去買一些便宜的玩一玩!」老廣興緻勃勃的道。

「那也不能買太便宜的啊!要不然切石的手工費比石頭還要貴!」思文笑著道。

「多付點手工費沒關係!最主要的是能找帝王綠!」

思文聽到老廣的話徹底的無語了!這是什麼人啊?以為帝王綠是大白菜啊?這裡幾年都出不了一塊帝王綠!

「吱..吱..」電鋸不斷人停停響響,石頭裡面一點一點露了出來,十多分鐘后,切石的中年人突然停了下來,他拿著水管一點點將表皮沖洗乾淨,就看到一團白霧中露出一絲絲綠色,他激動的道:「出綠了!有那位想買的請過來看一看!」

話音剛落,立即有五個人衝到切石台前,每個人都拿著強光手電筒仔細的檢查著。

十分鐘后,其中一個胖胖的、五十多歲左右的中年人舉起手道:「這塊半賭料,我出20萬!」

「30萬!」站在他身邊一個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中年人舉起手微笑著道。

「40萬!」馬上又有人舉起手來道。

「50萬!」

「70萬!」剛剛喊出20萬的中年大聲的道。

70萬喊完后,另外四個人立即搖了搖頭向著台下走去。老廣好奇的向著思文問道:「這麼大一塊石頭才七十萬啊?」

「玉石的大小跟價格沒有太大關係!主要還是看裡面的是什麼種的玉!如是是油青翡翠和花青翡翠,也就是這個價格,如果里的翡翠少,很有可能還會虧本呢!」思文微笑著道。 「看來不是上品翡翠也不值多少錢啊!而且這石頭還可以自已上台切?」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玉石通常有白、紅、綠、紫、黃、粉等顏色,綠色也分為艷綠、淡綠、深綠色,姿色有淡紫色、深紫色,常稱為春地或藕粉地;紅色分為艷紅、暗紅、褐紅、赭紅色,被人們稱為翡;淡藍、淡青色的稱為橄欖水。高檔翡翠除顏色好之外,質地也極其重要,一般顏色鮮嫩漂亮,質地較透明,玻璃光澤強者為上品。相反,質地發乾、透明度較差的品種次之,上品、極品可是很值錢的!如果自已的上台切石付幾百元租機費就可以了,不過一般人可沒有這個技術!」思文詳細的解釋道。

「嗯!真是隔行如隔山啊!一塊石頭裡竟然藏著這麼大的學問!」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賭石的行話說:一刀窮,一刀富!不過大多是一刀回到了解放前!暴富畢竟還是少數!要不然我早就發達了!」思文苦笑著道。

「你會發達的!只是機遇還沒有道!萬一碰到了極品石、上品石,隨隨便便都會賣出幾百萬吧?」老廣笑著道。

「唉!如果極品和上品石頭這麼容易遇到,那我早就發達了!幹這一行,就是專家也有打眼的時侯,一虧可就是過千萬啊!我在這裡都虧了二百多萬,連房子都賠進去了!」思文嘆了口氣道。

這個時候電鋸再一次「吱吱」的響了起來,那個中年人用七十萬買下玉石后,開始沿著切口一點一點向著裡面繼續擦著,水流噴在石頭上,裡面的綠色開始一點一點的清晰起來,慢慢的一大片柔潤艷麗的淡綠色顯現出來,這個時候人群中傳來一聲聲嘆息!

老廣看到一大片柔潤艷麗的綠色,心裡正激動的想著,這麼一大片綠色,那裡面可是有很多翡翠啊!這可是大漲啊!可是聽到身邊的嘆息聲,他疑惑的向著思文小聲的問道:「這是什麼狀況?石頭明明是大漲啊!這麼一大片綠色!裡面很有可能全是翡翠啊!」

「翡翠中的綠色部份以呈團狀和集中分佈的才較有價值,這樣的綠色顯露於表皮時往往也呈團狀或線狀,也有時會呈片狀,當綠色在表皮上以大面積片狀出現時多為表皮綠,其內部往往無綠!因此,有句行話:寧買一線,不買一片!這麼一大片綠,絕大數只是薄薄一層,連個戒面都做不了,這個石頭是賭垮了!」思文搖了搖頭道。

「靠!七十萬就這樣打水漂了?」老廣不相信的道。

「這還算是少的!那些幾百萬、上千萬賭垮的石頭也是常有的事情!」思文點了點頭道。

這個時候那個中年人停止了切割,嘆了口氣道:「看來這次賭垮了!這可是不錯的水種翡翠啊!」

「五萬塊賣給我怎麼樣?我想買回去當裝飾品!」這個時候一個三十多歲,身高178、皮膚白凈、穿著一身阿瑪尼的年輕人微笑著道。

「一口價!十萬塊!誰先付錢誰拿走!」那個中年人瞪一眼那個年輕人道。

「石頭!我想把它買下來放在我的辦公室里!那些外行看到了以為時裡面全是翡翠呢!萬一遇到一個大頭,我還能掙點領花錢!」老廣小聲的道。

「我們先上去看一看!好好學習一下!反正這塊石頭才十萬塊,只是你一頓飯錢!」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那倒是!我現在窮的只剩下錢了!」老廣得意的道。

思文在旁邊聽著兩個的談話,心中暗暗鄙視著道:「不吹牛會死啊?比爾蓋茨也不敢說這樣的話啊!」

金清石和老廣拿著手電筒走到石頭前,老廣向著那個中年人微笑著道:「我能先看看這塊石頭嗎?這麼一大片綠,裡面怎麼可能沒有翡翠呢?」

「看吧!看吧!」那個中年人黑著臉不耐煩的道。

而剛剛出五萬的年輕人也走了過來,在他的身後跟著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和兩個身材魁梧的大漢。

老廣拿著手電筒爬在玉石上仔細的看著,在強光的照射下,老廣馬上就看到薄薄一層的翡翠下面是一團白霧,看來裡面還真是什麼也沒有啊!他站起來向著金清石笑了笑道:「還真的是薄薄一層啊!那個什麼買一線,不買一片的,果然是真的!」

金清石拿著手裡筒一邊照在玉石上,一邊微笑著道:「這都是前輩的經驗!我們倆是看熱鬧,而內行人是看門道!」

「世上的沒有絕對的事情!裡面到底有什麼只有抽絲剝繭才能知道!」站在金清石身邊的那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那到是!只要咔嚓一聲!什麼都清楚了!不過我更喜歡賭的過程而不是結果!」老廣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的天眼穿過薄薄的翡翠層,深入到了玉石里,當天眼穿過白霧,突然又是一大片柔潤艷麗的淡綠色顯現出來,暗藏玄機啊!這個塊石頭絕對可以買下來!想到這他抬走頭向著那個中年人微笑著道:「這塊石頭我買了!」

「十萬塊!一分不能少!」那個中年人黑著臉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