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按照江東市的習俗,新郎新娘是要在婚禮前,先每桌敬一杯「海魂酒」,典禮之後再敬一杯「祭魂酒」的。

這個習俗其他地方沒有,只有江東這個沿海的一線城市有。

鹿一凡跟著姐姐姐夫一路敬酒,輪到了付鈺這桌時,幺蛾子出現了。

付鈺站起來笑著道:「鹿然,你這婚禮檔次有點兒低啊,這場合,這環境,再看看請的那婚慶公司的質量,嘖嘖嘖……」

「鈺兒,不是什麼人都能像咱們家那樣的。作為普通家庭,人鹿然能在范蠡酒店結婚已經很不容易了。你今天就委屈點,將就吃幾口,晚上回去我再讓人給你做好吃的。」黃嘉誠笑著說道。

這話什麼意思?

范蠡酒店好歹也是個三星酒店,特么請你在這吃飯感情還委屈你了?

付鈺撇了撇嘴嘟囔道:「也對,一個臨時工也整不出多有檔次的東西來。」

鹿然臉『色』極為難看,但是今天是她結婚,也不能給人臉『色』看,只好擠出一絲微笑道:「不好意思各位,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大家喝酒,來,喝酒!」

楊偉卻坐在座位上,站都不站起來,就直接拒絕道:「我最近還有演出,不能喝酒。」

鹿一凡的心底的那股火氣騰的一下子就竄出來了! 在江東,婚禮開始前的「海魂酒」代表著大海對新人的一種祝福。。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一般來說,就算是身體有病,或者滴酒不沾的人,也會站起來假裝喝一口,以表示對新郎新娘的尊重。

主要就是走個過場而已,你就是不喝也絕沒有人說你什麼。

楊偉倒好了,坐在那翹個二郎『腿』跟個大爺似的,居然當著新人的面拒絕喝「海魂酒」。

這要是個脾氣暴點的新『浪』,恐怕直接就給他一頓胖揍了。

鹿一凡拳頭攥的緊緊的,非常想一拳揍的丫親媽都不認識。

但是身後的姐姐一直抓著自己的肩膀,很顯然不想自己在婚禮上找麻煩。

「楊偉他不是江東人,不懂在這兒的規矩,鹿然你別介意哈!」黃嘉誠嬉皮笑臉的說道,完全看不出有道歉的意思。

鹿一凡冷笑了笑道:「付鈺姐姐,你是覺得這兒不夠檔次是嗎?」

付鈺聳了聳肩道:「對於你們平民來說,確實有一定的檔次了,不過對於我們來說,還是太差了。」

「夠不夠檔次,主要看請的人是誰,你覺得對嗎?」

付鈺一聽就樂了。

這鹿一凡是來幫倒忙的吧?

知道自己這邊有三星歌聲壓陣居然還敢這麼說?

「當然了!就像我的婚禮,請到了大明星壓陣,全單位的人都津津樂道,自然是上檔次了。」付鈺得意的笑著道。

姐夫劉剛在後邊狠狠的拉了鹿一凡幾下,低聲道:「小凡,別說了,你越說越『亂』了。」

鹿一凡點了點頭甩下了一句:「一個三流小明星還真當成寶了……」

「艹!」楊偉當時氣的臉都綠了。

什麼叫三流小明星?

自己可是馬上就要成月級歌手的藝人!

海魂酒敬了一圈后,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

不過婚慶公司那邊左等右等,司儀就是不來。

「司儀不會出什麼事了吧?」劉剛低聲喃喃道。

「別烏鴉嘴!司儀要是來不了,咱的婚禮怎麼辦?」鹿然瞪了劉剛一眼道。

話音剛落,衣著鮮亮的司儀走了進來。

鹿然長嘆了一口氣,還好這司儀來了。

鹿一凡走上前去有些惱怒道:「怎麼現在才來?」

那司儀卻慚愧的一個勁的跟鹿一凡和鹿然鞠躬,用手指指著自己的喉嚨,「啊啊啊」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你……你失聲了?!」鹿然有些驚恐的問道。

司儀極為不好意思的點頭,並拿出雙倍於自己的酬金要賠付給鹿然。

「算了,失聲了你也不好受。眼下是去哪兒找一個合適的司儀來?」鹿然焦急的問道。

「讓婚慶公司的那些人給幫忙先湊合一下唄!」劉剛說道。

結果一問那些婚慶公司的人,一個個都表示自己只是負責幕後和現場燈光之類的工作的,口才完全不行,上去可能會搞的更砸。

這時,付鈺走了過來,問道:「怎麼回事啊鹿然?」

鹿然也沒太在意,兩三句話說明了現在的情況。

黃嘉誠想也沒想道:「要不讓楊偉試試?他做過主持人,還能唱歌,應付這種場面應該小意思吧!」

鹿然眼前一亮。

雖然楊偉這人很讓人討厭,但是要真能幫自己度過這關,自己還是會很感『激』的。

事情和楊偉一說明,楊偉直接一撇嘴,搖頭道:「我可不要主持這種lo到爆的婚禮!」

眾人見楊偉這樣說,又把目光投向了黃嘉誠和付鈺。

畢竟人是他倆帶來的,怎麼著也應該能勸得動吧?

黃嘉誠只好硬著頭皮勸道:「小偉,這不是這邊司儀剛好失聲了嗎?你就臨時客串一下,幫下忙唄!」

「我又沒主持過婚禮!而且要是讓公司的人知道我竟然主持這種婚禮,萬一以為我是攬『私』活怎麼辦?我那些娛樂圈的長輩們知道了怎麼辦?

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雖然有黃嘉誠的勸說,但是楊偉依舊搖頭道,而且這次把話都說開了。

那就是你們鹿家的這個婚禮,不上檔次,他楊偉怎麼說也是個三星歌手,唐人娛樂的簽約藝人,他丟不起這人!

當然,假如這是當地的什麼權貴人物,那自然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場的人又不是傻子,聞言全都閃過一絲不快。

真是勢利小人!

黃嘉誠聞言表情也比較尷尬,畢竟他對於這個朋友還是比較放在心上的,人不樂意,他也不好怎麼勸說。

況且在心裡他也是極其認同楊偉的說法的。

這種小婚禮確實不上檔次啊!

付鈺卻打了黃嘉誠的『胸』口一下,皺著眉頭道:「人家小偉是大明星,出場費都好幾萬呢!人家不樂意,你就別『逼』人家了唄!」

鹿一凡此刻已經沉不住氣了,微微冷笑著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幫不幫忙?」

楊偉笑了,翹著二郎『腿』道:「不幫你能把我怎樣?」

點了點頭,鹿一凡毫不掩飾自己的語氣,狠狠道:「行,你不幫,以後就別在娛樂圈『混』了。不就是一個明星嗎?

姐,你等著,包在我身上了!」

比檔次,比大牌,你特么比得過人家仙劍的男主角,唐人娛樂的一哥古歌嗎?

找個大明星來壓場助陣?

鹿一凡今天怎麼滿嘴跑火車,吹牛『逼』不打草稿了?

「小凡,你就少說兩句吧,司儀的事我來想想辦法吧。」劉剛頭疼的說道。

鹿一凡搖頭說道:「姐夫,我今天恰好遇到了一個也在娛樂圈『混』的朋友,讓他來當司儀,再表演個節目,應該不成問題。」

鹿然有些猶豫的問道:「小凡,你那個朋友靠不靠譜啊?是專業搞婚慶的嗎?」

這個問題也是鹿家人和劉家人想問的問題,所以大家都盯著鹿一凡看。

「不是。」鹿一凡實話實說道。

兩家人聞言,心裡都沉了一沉。

要說是專業搞婚慶的,主持個普通人家的婚禮絕對靠譜!

但要不是專業的,那可就難說了!

「那他以前主持過婚禮嗎?」姐夫劉剛問道。

「好像沒有吧。」鹿一凡想了想,又實話實說道。

重生之寵你不 鹿媽媽和鹿爸爸還有劉剛的父母一聽都傻眼了。

你朋友沒主持過婚禮,你還這副自信滿滿的樣子,這簡直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啊! 楊偉聞言,不禁搖頭好笑道:「你這個小孩真有意思,還威脅我不讓我在娛樂圈『混』下去了。

到頭來,你那『混』娛樂圈的朋友連個婚慶都沒主持過,真是大言不慚啊!」

劉剛『揉』了『揉』眼頭疼的說道:「要不臨時找個高價司儀吧,就是婚禮得晚兩個小時進行。大不了讓服務員先上菜。」

「今天是黃道吉日,結婚的本來就多,現在你去哪兒找司儀去啊?」劉剛媽媽同樣愁眉苦臉道。

只有鹿然,抿了抿嘴『唇』道:「小凡,姐姐相信你,讓你的朋友來幫忙吧。」

鹿一凡見眾人這副唉聲嘆氣的樣子,知道他們的心思,不禁好笑道:「放心啦,我這朋友只要一出現,誰都不會在意他主沒支持過婚禮的。

不會有問題的,我是不會拿我親姐的婚禮開玩笑的。」

誰會在乎古歌主沒主持過婚禮?

人家可是娛樂圈的大明星!

當初江東一個大企業剪綵,他就出現了沒到五分鐘,就讓那大企業的老闆吹噓了好久。

就憑他的知名度,足夠讓出身貧寒的姐姐和姐夫終身難忘了。

眾人見鹿一凡說話說到這個份上,心裡雖然不怎麼信他,但是目前也沒別的辦法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一凡,你那朋友是什麼人啊?你能透『露』一下嗎?」鹿然低聲問道。

嘴上說相信,但是她心裡還是沒底啊!

「嘻嘻,這個人姐姐你也認識,身份嘛,等他一出來你就知道了。」鹿一凡俏皮的一笑道。

「我也認識?難道是古歌?」鹿然說出這個名字后,自己都被自己的幼稚想法給逗得搖頭苦笑。

呃……

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

自己的保密措施做的有那麼差嗎?

「沒想到你一下子就猜到了姐姐,剛剛你是不是在後台看見古歌了?」鹿一凡有點兒失落道。

他本來還想給姐姐一個大驚喜呢!

誰想到人都被她看到了。

「古歌?什麼古歌?你說的是仙劍的男主角嗎?」鹿然疑『惑』道。

「對啊,不是他還能是誰?他就在後台等著我下命令呢!」鹿一凡笑著道。

「小凡,我都急的火燒眉『毛』了,你就別跟我這瞎扯淡了好嗎?」鹿然聽說是古歌,非但沒有絲毫驚喜,反而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開什麼國際大玩笑啊!

人古歌能聽你一學生的話?

還在後台等你命令?

我從小看著你光屁股長大,你有幾斤幾兩我不清楚?

鹿一凡聽到這話也想哭。

自己的話難道真就那麼像玩笑話嗎?

你是我親姐,我會拿你的終身大事開玩笑嗎?

其實也不怪鹿然。

人家付鈺小兩口出身富貴,請個三星歌手都能吹噓好久。

畢竟明星的出現,就代表著一種身份地位。

鹿一凡雖然考上了狀元,又莫名其妙的在網上紅了一段日子,但是和古歌這樣的一線大明星,還是天上地下的兩種完全不可能有『交』際的人。

所以冷不丁的鹿一凡一說請到的是古歌,鹿然要是一下子就信了,那才叫見了鬼呢!

「我真沒開玩笑!哎喲,你等一下哈……」

鹿一凡拿出手機,對著手機說道:「古歌古歌,這邊的情況你也聽到了。能麻煩你幫忙主持一下婚禮嗎?」

「放心吧,凡語老師,剛剛你們的對話我都聽到了。那個叫什麼楊偉的真是丟我們藝人的臉!

今天這個忙就是你不給我劇本我也幫定了!」

「好!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說完,鹿一凡掛斷電話,朝著台上站著的司儀走去。

鹿然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了。

現在自己是要再高價請司儀呢?

還是等鹿一凡口中的那個「古歌」出現呢?

「小凡的那個朋友是誰啊?」姐夫劉剛低聲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