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種事情,根本不是用來開玩笑的。

那麼,蘇北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路南的!

嚴藝婷嚇得臉色蒼白,她瞬間渾身癱軟,差點從沙發上滑下去。

她一臉菜色,震驚的看著蘇北:"你……你們……蘇北,你肯定在騙我!你和路總……怎麼可能!"

蘇北不屑的看著嚴藝婷:"怎麼就不可能了,我實話告訴你吧,你口中的野男人,就是此刻坐在你面前的路總,你可勁罵吧,我是不會介意的!"

嚴藝婷失態的看著路南,已經驚得說不出話。

路南淡淡的看了蘇北一眼,看她一臉的笑容明媚的樣子,似乎很是解氣。

他看都沒有看嚴藝婷,淡漠疏離的開口:"嚴藝婷,你或許還不知道,你下部戲的女一號,是蘇北找我幫你的,不然,你真的以為,你自己有那麼大的面子!"

嚴藝婷已經心神崩潰。

她一個勁的搖著腦袋。

她不相信,她真的不想相信。

但是,事實擺在面前,由不得她!

她想起自己早上,對蘇暖大放厥詞,路南是因為她才主動出面,插手娛樂圈的事情,為她定下女一號。

原來,一切只不過是蘇北,隨意的對路南吹了兩句枕旁風而已。

嚴藝婷自嘲的笑了一聲,怪不得蘇北早就警告自己,離路南遠一點。

既然她是路南的妻子,那她為什麼不早說!

嚴藝婷心裡充斥著憤怒和不甘。

她眼眶紅紅的盯著路南,突然撲到他的沙發上,她半跪在路南旁邊。

"路南,我是真的喜歡你,才那麼對蘇北,你原諒我,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她哭著說道,眼淚流的滿臉都是。

蘇北笑得嘲諷,已經知道自己是路南的妻子了,還敢這麼求路南,可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啊!

路南看著蘇北的神情,他微微蹙眉,伸手將嚴藝婷拉開一些距離。

他冷聲:"嚴藝婷,你注意點,這裡是咖啡廳,有什麼事情,之後再說!"

蘇北看著這個狀況,心裡突然有點吃味。

她直接站起來,對路南說道:"路南,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你說過會幫我出氣的!希望你不要食言!"

蘇北說完,看著嚴藝婷,冷笑了一聲,轉身離開。

路南似乎察覺到,蘇北的心情不怎麼高興。

可是,涉及到家裡的一些事情,他並不想讓蘇北知道。

尤其是關於路西西的。

蘇北走後,路南漠然的看了嚴藝婷一眼:"嚴藝婷,如果接下來的問題,你都能跟我說實話,那麼,我便不會再追究你做過的事情,只不過,你想要再大紅大紫,繼續星路,怕是沒有可能了!"

嚴藝婷連連點頭:"好,路總,只要你問的問題,我真的知道,我肯定會告訴你!絕不隱瞞!"

路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開口道:"就是那會蘇北問你,但你卻沒有回答的問題,你是怎麼知道,蘇北懷孕的事情?按理說,這件事情,除過我家裡人,不應該有外人知道啊!"

路南說完,懷疑的的看了嚴藝婷一眼。

嚴藝婷趕緊擺手:"不!路總,我不是受你家人指示,我只是從保安隊長程子虎那裡聽到的,他不知道在跟誰打電話,說要好好教訓Anne,讓她流產……哦……對了!蘇北昨天的車禍,也是他安排的,我說的都是實話,路總,你一定要相信我!"

路南的臉色,頓時陰沉的可怕。

嚴藝婷以為,路南不相信她說的話,她嚇得顫顫巍巍。

路南冷哼了一聲:"這些話,你跟誰都不要說,你先走吧!"

路南這樣說了,嚴藝婷才稍微安心了一點。

她快速的起身離開,好像這裡有豺狼虎豹一般。

路南看著外面喧鬧的大街,心裡卻早已結成冰。

他早就警告過西西了。

可是,她偏偏不聽,這次,險些讓蘇北喪命。

看來,他真的不能再這麼縱容她了。

路南拿起手機,撥通路西西的號碼。

幾乎剛響了一下,手機就被接通。

重生之超神保安 路西西激動的開口:"哥哥,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有什麼事嗎?"

路南聲音冷若冰霜:"西西,我希望你這段時間消停點,別讓我對你出手!"

路南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路西西本來還興奮的站在沙發旁邊。

聽到路南的話,她頓時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都知道了?

她神色蒼白的跟鬼一樣,神色委屈不甘。

程子虎不是說過,他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嗎?

可是,哥哥為什麼還是會知道!

路西西又憤怒又委屈。

可是,她卻不敢真的去挑戰路南的底線。

她抱著旁邊的抱枕,嚶嚶的哭泣起來。

就在路南給路西西打電話的同一時間,蘇北也找到了正在拍戲的蘇暖。

蘇暖上午剛將蘇北推入水中,到底是做賊心虛。

她訕訕的看著蘇北:"你怎麼來片場找我了?"

蘇北冷笑了一聲:"你說呢,我親愛的妹妹!"

蘇暖無辜的搖搖頭:"蘇北,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你有什麼事情,我們不妨等我拍完再聊!"

蘇北冷哼了一聲:"不必了!我沒有那麼多閑時間在這裡等你,我來跟你說兩句就走!"

蘇暖挑了挑眉:"哦……你想說什麼?"

蘇北涼涼的看了她一眼:"蘇暖,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機會了,希望你珍重!你明知道我不通水性,還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到底是故意的呢,還是無意?"

蘇暖硬著眉頭,不服氣的看著蘇北:"我是故意的又如何,無意的又怎樣?"

蘇北冷冷的看著蘇暖,不客氣的開口:"看你這一副無知無畏的樣子,還真的讓人倒胃口,你要是故意的,我會追究你的法律責任,告你故意傷人!你若是無意的,那麼,就請以後注意點,記得,我以後可不會那麼輕易原諒,對我無意的人了……"

蘇北說的意味深長。

蘇暖氣結:"蘇北,你這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究竟是誰給你的自信,你沒有任何證據,憑什麼信口雌黃,說我是故意傷人!"

蘇北勾了勾唇,像是看傻子一樣,淡淡的看了蘇暖一眼。

她不徐不疾的開口:"蘇暖,你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呢,還是真蠢的無藥可救了,我的靠山,不明擺著是路南嗎?有靠山不靠,你當我傻啊!況且,我也沒有說你是故意傷人,你千萬不要這麼著急對號入座,否則,我可是不會客氣的……"

蘇北說完,笑了笑,嘲諷的看了蘇暖一眼,高傲的轉身離開。

蘇暖像是後知後覺一般,她憤怒對著蘇北的背影大喊大叫:"蘇北,你憑什麼,你算個什麼東西!你還不會客氣,我對你也不會客氣!"

她氣的在原地跺腳,蘇北這次回國后,每次遇見,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有佔過什麼便宜。

每次都要被她百般嘲弄和奚落。

蘇暖越想越氣,她剛說完,就看見,周圍許多人都在看自己。

他們似乎還在低聲竊竊私語:"那個女的,是不是大明星蘇暖啊,沒想到本人素質這麼低!"

蘇暖頓時一臉難堪,捂著臉,向著片場跑進去。

蘇北一邊走,一邊狠狠的將自己的手攥在一起。

她的指甲嵌在肉里,都快將手弄破了。

她狠狠的咬著牙,這絕對是自己最後一次心軟。

蘇家的人,根本就沒有拿她當成一家人。

否則,怎麼會這樣對她呢!

蘇北抬頭看著天空,眼角流下一滴眼淚。

她發誓,以後一定不會讓任何人,欺負自己了!

她要強大!

蘇北回到家裡的時候,突然看見,客廳里出現幾個工人。

蘇北詫異的看著他們:"你們是……?"

還不等工人們開口,路南就從房間里走出來。

他看著蘇北,淡淡的開口:"我把樓上的公寓買下來了,現在請幾位師傅過來,幫我們設計一個旋轉樓梯,直通樓上!"

蘇北一臉納悶:"不是!路南,你今天又發什麼神經,我們兩個人,用的著那麼大的地方嗎?你還買一層公寓,實在是沒必要吧,如果你是在錢多的燒,拿來我幫你花啊!"

蘇北本就是隨意這麼一說,誰知道,路南竟然真的把錢包拿出來。

他從錢包里,抽出兩張銀行卡,直接塞進一臉懵逼的蘇北手裡。

"都是沒有額度的卡,你想花多少,直接刷就行!"路南開口說。

蘇北徹底懵了。

她好幾秒鐘,才反應過來。

她將手裡的銀行卡,一下子扔在地上,像是在扔燙手山芋一般。

路南涼涼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要花錢嗎?"

蘇北一臉鬱悶:"路南,你明知道,我根本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想問你,幹嘛要做這麼無聊的事情啊,這個公寓不夠你住嗎?為什麼還要買樓上,再說,你這樣給我銀行卡,你就不怕,我把路家的財產,全部轉走嗎?你不是最介意這個嘛?"

路南淡淡的看了蘇北一眼:"可是現在,我突然轉性了,我不介意了,我的錢,你隨便花!只要你能花,我的資產,你愛怎麼轉,就怎麼轉,我不介意,當然……只要你有這個本事!"

蘇北頓時泄氣:"路南,你知道,我想問你的,不是這個,我對你的財產,也沒有那麼感興趣,我就是單純的想知道,你究竟想幹什麼,還讓不讓人住了!"

"還有!你的銀行卡拿走!"蘇北說著,彎腰撿起地上的銀行卡,直接往路南的手裡塞。 路南身體微微一側,蘇北的手裡的卡,再次掉在了地上。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她無語的看著路南:"路南,你倒是想幹什麼,你能說清楚,講明白不,你別這麼一副拽的二萬八千五的樣子,能不能趕緊回答我的問題,我都快急死了!"

路南神秘的搖搖頭:"這件事情嘛,暫時保密,等樓上裝修好了,到時候,你就知道我為什麼要買樓上的公寓了,至於這兩張卡,你要是不要,那我就扔了!"

路南說的漫不經心。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好氣啊!

可是,她還真不能拿路南怎麼樣。

真心是軟硬不吃啊!

她好像打人,怎麼辦!

看著蘇北鼓著腮幫子,一副氣嘟嘟的樣子,路南嘴角微微勾了勾。

領頭的工人師傅,似乎等的有點不耐煩:"先生,我們現在可以商量一下,樓梯弄在哪裡嗎?"

路南點了點頭,向著工人們走過去。

蘇北本想說幾句。

可是,看著路南的背影,她突然就泄氣了。

算了,隨他吧,愛咋地咋地!

蘇北回到床上,鬱悶的翻來覆去。

最後,她沉沉的睡過去。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蘇北神奇的發現,路南給自己的那兩張卡,居然又回到了自己包里。

她不用想,都知道這是誰幹的好事。

這次,她是真的無語了。

她不得不感嘆路大總裁的堅持和毅力!

蘇北想了想,既然他這麼執著,那她就先替他保管吧!

蘇北將卡塞進包里,繼續工作。

走了一個嚴藝婷,她手底下還有一個顧茜瑩。

其實,她觀察了好久,顧茜瑩的性格,要比嚴藝婷沉穩好多。

而且,她的心性,也要比嚴藝婷善良。

現在,是時候讓她出道了。

蘇北滿意的看著面前的劇本。

就這個了,血玲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