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不衝出去,自己又能怎樣呢?

喬母想了好一會兒,還是決定碰碰運氣,萬一慕家的人根本沒注意到她呢?

走到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喬母報上了醫院的住址。的士司機看著她狼狽的模樣,關心的說:「女士,你是不是碰到什麼麻煩了?如果你遭受了什麼不測,我可以幫你報警。」

「不用了,謝謝你。」

喬母敷衍的回答。

的士司機見她不肯,便沒有再說什麼,緩慢的發動了車子。

然而,車子向前行駛了沒多遠,交警便把他們攔下了:「例行檢查,請車內的乘客露出臉。」

的士司機緩緩地降下了車床,配合交警的檢查。

喬母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捂著自己的臉,不肯露出來。交警往車裡看了眼,說:「請你配合我們的行動。我們正在抓捕綁架分子。」

「……」

喬母不回答。

交警再次說了一遍,見她依然沒什麼動靜,眼裡露出了警惕的神色,而後拿起了對講機,說:「發現可疑目標。」

話音落,坐在後車廂里的喬母,忽然打開門,往外沖。

但她沒能逃跑,在她出來的那一刻,三四名交警衝上前,把她反手扣押宰了馬路上。

喬母疼的慘叫:「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敢對我這樣!你們是不是不想幹了!」

「我們管你是誰,只要行為可疑,都要送去警察局。」交警說完,給她扣上手銬。

沒多會兒,警察趕到,交警把喬母交到了他們手裡。

……

另一邊,喬崢追了約莫一個小時,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母親應該察覺到了,他對她的懷疑。

真的要逃跑的話,朝著那麼偏僻的地方,難道不怕被他追蹤到嗎?

屆時,不管有沒有清歡,都會落實她的罪名。

母親怎麼會大膽到這個地步?

喬母發現不對,立刻給周文達打電話。

電話接通,周文達先一步說:「警察局通知我,抓到你媽了,就在我們附近。」

喬崢腦子轟的一聲,炸了!

果然自己追蹤的方向不對,車子只是一個誘餌,真正的目標早就去了其他地方。

喬崢屏住呼吸,壓下心頭的不安感,問:「那清歡呢?有沒有找到?」 「沒有。清歡沒有跟你媽在一起。」

周文達的話清晰的傳入耳中,喬崢腦袋裡繃緊的那根弦,錚的一聲斷掉了。

清歡沒有在車裡,也沒和母親在一起,那會在哪裡?

片刻的死寂后——

喬崢沉聲說:「我現在就趕回去,親自問我媽,清歡的下落。」

「好。」

結束了通話,喬崢立刻掉轉車頭,瘋了一樣向市區行駛。

……

周文達冷眼看著狼狽的喬母,說:「我勸你,還是早點說出清歡小姐的下落,免得受皮肉之苦。」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根本不清楚安清歡的下落。她怎麼了?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們慕家不能仗著權大勢大欺負人吧?」喬母咬緊了牙關,死活不肯承認,自己做的事情。

周文達說:「我們追蹤到了你的位置,在你前腳離開的地方,發現了清歡小姐的東西。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你跟她的失蹤有關係,但這對我們慕家的人來說,都沒什麼區別。喬太太,只要敢動清歡小姐的,我們都不會放過,你懂嗎?」

慕家對所有敢打安清歡歪主意的人,都會盡全力剷除。

不管喬母是什麼身份,都沒有例外。

她真以為,自己不肯承認,慕家就拿她沒有辦法了嗎?

天真至極!

喬母沉默了下來。

周文達耐心的等待,現在已經認定了,喬母跟這件事有關係。待喬崢過來,如果再從喬母嘴裡問不出話,那麼他們會動用暴力手段,迫使喬母開口。

哪怕到死,也要撬開她的嘴。

一個小時后——

喬崢怒氣沖沖的踏入房間,看到母親的剎那,冷聲問:「清歡呢?你把她藏到哪兒去了?」

「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喬母內心已經有些猶豫了,可害怕自己說出來,讓阿崢跟自己的關係徹底破裂,只好硬扛著。

「都到現在了,你還在裝!你是不是,非要我跟你斷絕母子關係,以後老死不相往來,你才開心!」喬崢抓住母親的雙肩,眸光里迸射出寒意,臉色鐵青道:「我告訴你,清歡是我的命!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我也不想活了!你只有我這麼一個兒子,你想逼死我,是不是?那好,我死給你看!」

喬崢話音落,從懷裡拿出一把刀子。

喬母嚇得臉色煞白:「阿崢,你幹什麼?別做傻事!」

「不想讓我死,你就把清歡的下落告訴我!」

喬崢眼裡噙著淚光,決絕到了極點。

喬母:「……」

不能說,一旦說出來,他們會把安清歡找到,自己的事情也會敗露,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

必須忍著,阿崢不會死的。

他在嚇唬她。

喬母避開了兒子的目光。

喬崢慘然一笑,「我怎麼會有你這種自私自利、蛇蠍心腸的母親?」

話音落,他把刀子往自己的胸膛口插。

噗!

鋒利的刀刃刺進了胸膛,溫熱的鮮血飛濺出來,落在喬母的臉上。

喬母震驚的傻了眼。

周文達也被喬崢的動作嚇了一跳,趕忙上前阻止:「別做傻事。」

「你別管我!」喬崢朝周文達吼了一句,死死地盯著自己的母親,一字一句道:「告訴我清歡的下落。如果你不說,我每問一遍,就給自己一刀,直到我死亡!」

「阿崢,你在流血,你趕緊去止血!」

喬母六神無主的喊。

「我不會去止血,告訴我,清歡的下落!」

喬崢執著的問。

喬母猶豫間,他手起刀落,又往自己的身上插了一刀子。

鮮血滾滾的湧出,很快沾染了他白色的衣衫,看起來刺目到了極點!

「告訴我,清歡的下落!」

喬崢再次問。

喬母張了張嘴吧,想要說什麼,可又忍了回去。

三秒之後——

眼看著喬崢又要拿刀子,往自己的胸膛戳,喬母徹底的崩潰了,哭著大喊:「好,我說!我說,還不成嗎?」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他拿刀子往自己身上戳,還不如戳她!

喬母真的心疼喬崢了,顫抖著唇瓣說:「雪薇把她帶走了……這一切都是她計劃的……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過去那邊,是她給打電話,希望我能幫助她,逃出A市……阿崢,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害安清歡,我不敢跟你們說,因為害怕你們誤會我……真的對不起……」

話到最後,她泣不成聲。

喬崢卻憤怒到了極點:「現在清歡在哪兒?雪薇又在哪兒?她不是死了嗎?為什麼還活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我去那邊……沒有看到她本人,只見到她派來的人……」喬母撒謊道:「我本來想救安清歡的,我知道你喜歡她,不希望她出事……可是,他們的人很多,我沒法子……阿崢,你相信媽媽,媽媽真的沒有想對她怎樣。」

喬母哭著靠近喬崢。

喬崢咬著牙說:「我不信你的話,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一個會害人的母親,說出的話,怎能令人相信呢?

周文達問:「他們逃跑的時候,穿的什麼衣服,用的什麼工具?大概的方位是什麼?還有,他們有沒有跟你透露,要逃跑的方向在哪裡?」

「他們隨便買的衣服,跟我身上的一樣。當時,他們要帶我走,結果,發現阿崢打來了電話,起了疑心,把我撇下,帶著清歡走了。當時,大概是朝著城北跑的。還有,雪薇給我打電話時,透露過一個消息。說他們想往南滇跑。那裡有位金主,等著買高價買安清歡。」

喬母委屈的說,「我了解的就這麼多了。」

南滇?

那是西南邊境了,如果讓他們出了國境,跑到其他的地方,想再把安清歡找回來,幾乎沒可能了。

必須要快點行動才行。

周文達立刻去部署人手,將城北團團包圍,力爭在他們離開A市之前,攔截下來。

喬崢沒有走,而是站在母親的跟前,沙啞著聲音說:「現在沒慕家的人了,你告訴我,你剛才說的話,有幾分真的?」 「怎麼就不信我呢?我是你親媽呀……」

「我不信你的話,哪怕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喬崢嘶吼,「你如果還有一點良知,那就告訴我,到底是怎樣的?是不是你把清歡騙到家裡,讓雪薇帶走她的?」

「我……我沒有……」喬母猶豫了下,還是否認了喬崢對自己的指控。

喬崢冷笑:「好一個沒有。」

他早就想到了,家裡那些可疑的痕迹,認定是母親搞得鬼。問清楚母親,不過是想看清楚,她到底還有沒有作為一個人的良知。

可是她的回答,讓他失望透頂!

喬崢死死地盯著母親,幾秒后說:「媽,你偷走了我最珍貴的女孩。」

喬母聽他這話的意思,感覺到有些不對,開口道:「阿崢,你別犯倔好不好?我是你親媽,為什麼你不肯相信我,而去相信那些外人呢?」

「作為回報,我也會偷走你最珍貴的男孩。」喬崢自顧自的說下去,絲毫沒有理會喬母的話,「不管最後清歡會不會回來,我都跟你斷絕關係了。從今往後,你再沒有我這個兒子,哪怕見面,我們也只是路人。」

喬崢屈膝,跪在了地上,砰砰磕了三個響頭,「這是我報答你的生養之恩。」

話說完,他起身,往外走。

喬母害怕的往前走,試圖攔住他,卻被警察局的人擋住了,無法跨出審訊室一步:「阿崢!」

喬崢沒有回應她。

大步的向前,而他腳下流淌出淅淅瀝瀝的血跡。

「阿崢,你是我的兒子,咱們的母子親情永遠割捨不斷!你別想著離開我!你永遠都離不開我的!」

喬母歇斯底里的聲音,不斷地在走廊里回蕩,最後消弭的無影無蹤。

……

周文達命人將城北全線封鎖,不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人。但是,始終沒有妞妞的消息傳來。而美國那邊,慕洛琛也發回了消息。的確調查到了顏溪的活動軌跡,但自從他去找妞妞的那次后,只有一次被監控攝像,拍到了他的行蹤,是從米國到墨國的邊境。

顏溪喬裝成了一個小姑娘,跨過了國境。

現在,他已經派人過去了。

不日將返回A市。

周文達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把喬母和安清歡失蹤的事情,告訴了慕洛琛。這幾天沒告訴,是因為他考慮到這個女人是喬崢的母親,慕洛琛處理起來,會變得複雜。因此,只是敦促警察局那邊,不管用什麼方法,盡量讓喬母早點開口。

可沒想到,喬母的嘴巴很嚴,審訊了那麼多天,都沒問出來什麼。

周文達決定不再耽擱時間。

多一分一秒,那幫歹人就有可能把安清歡送出國境。

慕洛琛得知是喬母跟別人合作,將妞妞送走後,怒不可遏:「把那個老女人,給我綁起來,狠狠地審訊!如果她不肯招出,到底是誰合謀。那就要了她的命!」

「喬少爺那邊……」

「如果喬崢膽敢阻攔,那他也不配跟清歡在一起。我們何必考慮他的感受?」慕洛琛毫不客氣道。

「是,先生,我知道該怎麼辦了。」

周文達掛斷了電話,立即去了警察局。

而這邊,喬崢不停地在城北搜索,每一片可能藏著妞妞的地方。

跟他同行的人換了幾波,他卻始終沒有停下腳步。

找到最後,所有人都擔心他的身體會垮掉,勸阻他停下來。喬崢索性把他們都甩開,自己繼續尋找。

他堅信,自己跟妞妞有獨特的頻率,能感應到彼此的位置。

喬崢憑著直覺,在小巷子里兜兜轉轉。

這天傍晚,他也不記得自己找了多久,等被人撞到的時候,身體打了個趔趄,腦袋一陣暈眩,差點一頭扎在地上。

勉強站穩了身體,只見眼前的一個人,快速的從他跟前閃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