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圍觀的群眾們也一臉懵逼地看著這一幕。

「怎麼?身上的錢呢?拿出來呀?你該不會窮得連5毛錢都拿不出來吧?」陸凡咧嘴一笑。

聽到陸凡如此戲謔地嘲諷,黃少龍臉色更加難看,他繼續抓緊時間上下摸索著,旁邊那些四班男生們也加入進來,一群人七手八腳地用手摸著黃少龍。

這場面實在是太過奇葩,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群基佬在當眾耍流氓。

這群人大概又找了五分鐘,還是沒有任何收穫,只得放棄。

黃少龍臉色陰沉,此時他也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自己的錢夾不見了,有可能是丟了,有可能是落在車上了,也有可能是被人偷了,總之現在這錢夾從他身上消失了。

也就是說,現在他身上沒有一分錢的現金。

看到黃少龍陷入沉默,陸凡晃了晃手裡的五毛錢硬幣,嘆了口氣。

「哎喲,這年頭,沒想到五毛錢都能壓死人,看來錢確實是個好東西。」

四班的一個男生氣不過,指著陸凡說道:「不就五毛錢么,拽什麼拽啊,五毛錢了不起啊?」

陸凡揚了揚眉毛,點點頭:「Sorry,五毛錢真的能為所欲為。」

說罷,他沖身旁的楚雄使了個顏色,楚雄的大胖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塊口香糖,放進嘴裡吧唧吧唧地嚼著,然後從旁邊一位男生的腦袋上取下墨鏡,戴在自己的大胖腦袋上,一邊微笑附和陸凡,一邊點點頭。

那個開口的四班男生氣得沒話說。

看到對方沒話說,陸凡微微一笑,對嚼著口香糖的楚雄說道:「我看他們領會不到這種意境,畢竟連五毛錢都拿不出來。」

楚雄跟著點點頭:「領會不到,領會不到。」

看到對面這倆奧斯卡戲精,黃少龍氣得臉都快變成了豬肝色,然而他們比的確實是身上的現金這一點沒錯,所以黃少龍是輸了,但是……他早上帶上錢夾了啊,這是他每天出門前必須要確定的事情。

見此情形,一班的學生們頓時一陣歡呼,看向四班男生們的神色,也是充滿了戲謔。這波反打臉實在是太過戲劇性了。

而且是用區區五毛錢戰勝了對方,這嘲諷的效果就強了。

陸凡看著一臉懵逼的黃少龍,心中冷笑。

黃少龍的記憶沒出錯,他早上確實帶著錢夾出門了,直到坐著他家的私家車到達學校門口時,錢夾都還在他身上。

只不過,陸凡剛才發動了言靈,用概率線改變了「過去」而已。

在腦海中接到這個任務之後,陸凡將言靈系統顯示屏的時間軸朝前拖動,現在他可以最遠影響到5小時之前的時空,所以早上七點也在這個時間段的覆蓋範圍內。

而言靈系統現在最遠可以影響到半徑8000米範圍內的空間,所以他在校門口附近的位置找到了黃少龍乘坐的那輛車。

在黃少龍推開門下車的一瞬間,陸凡更改了他口袋裡錢夾的受力概率線,讓本來就露在外面半截的錢夾,徹底掉了出來,所以這錢夾現在應該還在他家的車後座上。 不過,這次雖然只是改變了一條概率線的概率,花費的言靈值卻是之前的好幾倍。

關於這一點,伊利亞也曾經和陸凡做過解釋。

在言靈系統中,改變過去與改變未來,所付出的代價並不是等價的。

改變未來,就是讓世界線朝某一個方向收束,而改變過去,則是在強行改變已經收束好的世界線。

這樣就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基於蝴蝶效應,很多其他的既定事實也有可能會被波及而發生更改,就好像是用一枚小石子扔進平靜的湖面,漣漪會慢慢擴大。

而平復這些漣漪造成的影響,需要付出額外的代價,所以改變過去花費的言靈值,也就更多了。

但即便如此,陸凡也覺得,這次這波逼必須要裝,不能省。這可不單是關乎到一班某一位同學的臉面,更是關係到整個一班的聲譽。

他畢竟還欠著雷婭一個人情呢,所以這種事情,他必須要站出來。

「怎麼樣,拿不出來錢,沒話說的話,就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吧,我們還有正事要辦呢。」陸凡打了個呵欠,懶洋洋地擺擺手。

一班的學生們也跟著吹起口哨起鬨。

系統提示音響起:

「叮,任務【打斷黃少龍的嘲諷】完成,系統獎勵言靈值35點。」

「暴擊!高人群效應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超暴擊!對象異常屈辱額外獎勵言靈值40點。」

黃少龍的臉色鐵青著,從鼻孔里擠出一絲聲音:「這次就算是你小子走狗屎運。不過,馬上就是今年的學園祭了,你們班還不是改不了吊車尾的命運!」

本來一臉得意的一班學生,聽到黃少龍這句話,神情又隱隱黯淡了下去。

某種程度上,黃少龍這說得確實是不錯,今年如果一班的學園祭評選又是整個一中十八個班中的吊車尾,那恐怕他們以後永遠要在全校師生面前抬不起頭來了。

他們覺得,陸凡剛才雖然打了黃少龍的臉,不過畢竟也有運氣成分在裡面,但學園祭,可是班級實力的硬比拼。

更關鍵的是,現在一班的學生們,並不知道有沒有人肯來為自己班出頭。畢竟學園祭執行委員這個活,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看到一班的學生們再次陷入了沉默,黃少龍又是一陣得意。

這時候,陸凡笑道:「現在就說這種話,怕是為時過早吧?」

「哦?」看到陸凡又出頭,黃少龍繼續說道:「怎麼說,你們還有這個自信今年不弔車尾?」

「至少,超過你們四班,應該是不成問題的。」陸凡嘴角一彎。

四班的人群中傳來一陣噓聲,去年學園祭評比,他們四班,也就是當時高一(4)班,在全校十八個班中,排行第三,這陸凡哪裡來的自信,今年的評比會超過他們?

「你有什麼資本說這個?你們班不是現在連執行委員都沒有嗎?」黃少龍不屑地冷笑。

「現在有了。」陸凡指了指自己,轉頭沖班長說道,「可以吧,班長?」

一班的班長,也就是那位雀斑女生,愣了幾秒,然後高興地直點頭。

她之所以跑到走廊上來安慰上一屆執行委員,也是因為最近正在頭疼執行委員人選的事情,有人願意主動接這個燙手的山芋,她自然是很高興。

一班的同學們頓時眼中又燃起了希望。

「陸凡,真有你的!」

「看你的了啊,陸凡同學!」

「拿出氣勢來啊,不要被四班壓下去!」

聽著周圍的人嘰嘰喳喳地討論,陸凡暗地嘆了口氣,剛剛在教室里還和楚雄說這活是個燙手的山芋呢,轉頭自己就接下來了。

但沒辦法,此事既牽涉到雷婭的顏面,也牽涉到和陶雪然有關的青松派和群龍派之爭,這倆一個是自己欠人情的老師,一個是自己的青梅竹馬,如今這情況,他不接這活也不行呀。

「閣下既然在剛才的財力比拼上已經輸給我,還是趕快帶人走吧,把老師們引過來就不好了。」陸凡對黃少龍下了逐客令。

「呵呵,不用你說,我自然會離開,不過,既然你這麼喜歡強出頭,不如我們再比拼一下,如何?」

「哦?怎麼個比拼法?」陸凡揚了揚眉毛。

「如果在今年的學園祭評選中,我們一班和四班之間,哪個班輸了,我們二人中,輸的那個人,當著眾人的面,從贏的那人褲襠下面鑽過去,如何?」

黃少龍略顯玩味地說道。

此話一出,一片嘩然,同學們面面相覷。

「輸的一方要受胯下之辱?喂喂喂,一個學園祭而已,至於要搞成這個樣子嗎?」楚雄不滿地叫出聲來,「哥們,別聽他的。」

「怎麼,不敢么?」黃少龍的耳墜在走廊的燈光下,閃爍著詭異的光,他本人的目光也愈加詭異和陰險。

「呵呵,有何不敢,我接下了。」陸凡淡然道,沒有絲毫的猶豫。

「小凡,沒必要和他較真的。」陶雪然這時候也勸道,看向陸凡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關切。

雖然她內心很感動,因為陸凡這番出頭,也有點替青松派找回場子的意思,但如果是要冒如此受辱的風險,她還是有點擔心。

陸凡微笑著對陶雪然搖搖頭,示意不用擔心他。

看到陶家的大美女對陸凡這個屌絲如此親密地暗送秋波,這黃少龍看在眼裡自然更不是滋味,一時間各種羨慕嫉妒恨的情緒涌了上來。

在他的世界觀里,青松集團被群龍集團徹底摧垮,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所以他的內心之中,早就把陶雪然當做自己未來的妻妾之一了,自己的東西,怎麼可以被別的男人搶走?

於是他從牙縫裡擠出來幾個字:「好啊,有種!咱們走著瞧!」

說完,他大手一揮,帶著那群四班的人轉身離開了。

圍觀的人群也作鳥獸散去,當然,今天這場風波,註定會成為近日同學之間茶餘飯後的談資。

人們一邊離開一邊議論著。

「那個陸凡聽說和陶雪然關係不錯,莫非將來會是青松派新的領袖人物?」

「不可能吧,他陸凡好像家庭背景不咋地,就一屌絲,早上我還看他在啃肉夾饃呢。」

「肉夾饃咋啦,多好吃。」

「既然陸凡這麼屌絲,怎麼會把陶雪然這位大美女勾得失魂落魄啊。」

「哎,這個略過,有些人天生就贏在起跑線上,沒得比啊。」 東海市北方區,重工業園。

這裡是整個東海市乃至華夏國最富盛名的機械工業製造基地,各種飽含現代氣息的鋼鐵大樓在其中鱗次櫛比地分佈著。 慕少的心尖萌妻 東海市大部分的機械工業企業,都位於這個園區之中。

此時,正值入夜,整個園區寂靜無比,但園區內的某棟高層建築,卻仍舊燈火通明。

在這棟高層建築的其中一層,有一間寬敞無比的辦公室。這間辦公室的天花板被各種流線型LED燈裝點,四周的落地窗中,則映出了外面東海市的夜景。

重工業區靠近東海市著名河流紅浦江的北岸,所以此處也可以俯瞰到遠處的河岸和天際線的入海口。河流上,各種貨運輪船和軍艦有序地穿梭著。

窗戶的倒影中,映出了一個健碩的中年男子身影,他渾身上下穿著貼身的黑色緊身衣和緊身褲,映襯出飽滿的肌肉線條。

黑色緊身衣的胸口處,左邊印著群龍集團的五彩龍標誌,右邊則印著一行小字:鐵龍科技。

這裡正是群龍集團旗下知名的信息科技研發與機械製造企業——鐵龍科技公司。而這位緊身衣男子,則是群龍集團董事會成員之一,也是這間鐵龍科技公司的領袖,薛鐵龍。

盯著窗外的江景看了一會兒,薛鐵龍重新坐回辦公椅上,在他對面的牆上,依次擺著兩個大牌子,上面印著:

【東海市科技創新示範企業】

【東海市納稅模範企業】

此時,在薛鐵龍的對面,站著一位穿著白大褂的矮個子青年,這位男青年長著一張娃娃臉,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膚,乍一看去有點像小學生。

薛鐵龍面前的辦公桌上,擺著一個看起來不太厚的小冊子,冊子的封面上印著——

《泛用人型作戰兵器「魅魔」開發計劃》。

「魅魔的開發,到現在為止,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年,為什麼到這個時候了,完成度仍然這麼低呢?」

薛鐵龍皺著眉頭,對站在他對面這位看起來萌萌的男生說道。

「薛老闆,魅魔的原型驗證機已經生產出來了,現在開發流程卡在CPU的部分驅動程序上,不過您放心,我馬上就會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白大褂男青年對薛鐵龍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鈴木亮博士,你最好抓緊時間。黃帝龍董事長前幾天親自給我打電話過問此事,群龍集團為了這個開發計劃,已經前後投入了過億美金,希望你不要讓投資人失望,否則,你知道我們群龍集團對酒囊飯袋是如何處理的吧?」

薛鐵龍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窗外的紅浦江。

這位叫鈴木亮的白大褂青年也跟著看了一眼窗外的江面,不過他保持著面無表情的狀態,看不出來有任何的慌亂。

「請薛老闆放心,我既然在開發計劃開始時簽下過軍令狀,那肯定會確保這一切萬無一失。

如果黃帝龍董事長著急的話,我們也可以先拿一些開發計劃的副產品出來展銷,也好讓黃董事長和中東的那些潛在買家們放心。」

「哦?還有副產品?」薛鐵龍的面色稍微緩和了一點。

「是的,在開發魅魔的途中,我的研發團隊朝不同的設計方向,開發出了幾套原型驗證機,雖然最後他們沒有正式成為『魅魔』的最終版,但每一台原型機都是一等一的超級武器,哪怕是放在世界軍火市場上,也是能掀起一些風浪的。我相信國際市場的買家們會滿意的。」

犯罪心理 「嗯……行吧,這事就交給你和市場部的人去辦。」薛鐵龍點點頭,繼續道:「你得認真點對待,那些軍火商人都是老油條,你不要想在他們面前玩以次充好這種把戲。」

「不會的,在接下來這段時間,我的研發團隊將會在東海市進行幾場實地演示,到時候我會派人把演示過程拍下來,我想,那些國際買家們看了之後,一定會非常滿意的……」

鈴木亮淡定自若,眼神中充滿著自信。

聽到對方這麼說,薛鐵龍一改嚴肅的神色,微笑著站起來走到鈴木亮的身邊,囑託道:「好好做,只要你能出業績,群龍集團的股份,也有你的一份。」

「多謝薛老闆。」

之後,彙報完工作的鈴木亮,走出了鐵龍科技的總經理辦公室。

他透過走廊的窗戶看著窗外的夜色。

東海市的夜晚,華燈初上,斑斕無比。

一輪圓月掛在天幕之上,橫穿市區的紅浦江,就在圓月之下安靜地流淌著。

盯著江水看了一會兒之後,鈴木亮微微眯起眼睛。

「優子,希望你不要怪我……」

……

周三,東海一中,高二(1)班教室。

現在時間是早上接近九點,剛要上第二節課。

這節課是語文課,班長也趁著雷婭來上課的時候,把陸凡自願承擔文化祭執行委員的事情告訴了她。

「哦?」雷婭很是意外,她看了一眼陸凡,「嘛,有同學願意承擔這個攤子是好事,不過,班上其他同學同意這件事嗎?不同意的舉手?」

陸凡一愣,雷婭這是又唱的哪一出。

班上同學紛紛搖頭,沒有人舉手。

——好不容易有人願意主動接下這個燙手的山芋,他們覺得,傻子才會反對吧?

等了一會兒,看班上沒有任何人舉手,雷婭這才點頭道:「很好,既然班上沒人舉手,那陸凡同學就正式擔任本屆文化祭的執行委員了。

有句話我說在前頭,陸凡是大家都認可的人選,剛才並沒有人表示異議,所以無論本屆文化祭的評定結果如何,這個結果都需要班上所有的同學一起來承擔,因為這是你們自己做出的選擇,大家明白嗎?」

雷婭這麼一說,陸凡才恍然大悟,隨後心中一陣感動。

她這是怕萬一自己這邊搞砸了,班上同學會對自己不滿,所以提前給他們打預防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