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艾濃濃忍不住問出了聲。

孟星辰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你說好了給我買衣服的,難道還不許我試試?」

「沒,你隨便試。」

「嗯。」孟星辰滿意地說:「你跟我過來。」

艾濃濃站在試衣間門口,等著孟星辰出來。

他換上了新的風衣,看上去還是挺合身的。

艾濃濃正想說這件不錯,就買了吧,就看到孟星辰又轉身回去把衣服給脫了下來,然後又拿了其他的款式去試穿。

艾濃濃:……

男人買衣服難道不是隨便看一眼就好的嗎?

難道不是隨便試一試,馬上就去付錢走人,絕對不願意在商場閑逛浪費時間的嗎?

他居然試穿了十多件!

就算孟星辰試了這麼多衣服,導購員的態度也一直很好,十分殷勤的幫著孟星辰拿衣服,臉上還不時露出花痴般的笑容。

艾濃濃心裡酸溜溜的想,長得帥了不起啊。

對這個看臉的世界無語啊!

「這件怎麼樣?」孟星辰站在穿衣鏡前面。

他的身材高大,穿衣顯瘦,人就跟衣服架子似的,身材堪比超模,就是披一塊麻布在身上都好看。

有不少女人都假裝試衣服,跑到試衣間這裡偷看孟星辰。

有個女孩子大著膽子走過去,「小哥哥,你長得真好看,我可以拍一張你的照片嗎?」

孟星辰高冷臉,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那個女孩。

那女孩十分尷尬,失落地垂下了腦袋。

艾濃濃看不下去了,走過去,笑著說:「他這個人不喜歡拍照,你不要介意啊!」

那女孩見到眼前的女子笑意盈盈的臉,在心裡感嘆:這是什麼人美心善的小仙女啊!

「小姐姐,你好漂亮,好溫柔哦,我可以和你拍一張照片嗎?」那女孩閃著星星眼說道。

艾濃濃愣了下,繼而笑道:「可以呀。」

這時候,孟星辰忽然面無表情地開口:「你剛才說什麼?要拍照是吧?來拍吧。」

單獨和他拍照不行,但是說他老婆人美心善,這就很可以了。

女孩捧著手機,高興地走了。

艾濃濃扯了扯嘴角,看著孟星辰,「你選好衣服了嗎?」

孟星辰:「這件怎麼樣?」

「可以。」艾濃濃敷衍地回答。

他身高好,顏值高,隨便穿什麼都跟畫報上的模特似的好看。

選哪一件其實都差不多的。

可孟星辰明顯不滿意這個答案,「之前你也是這麼說的。」

艾濃濃有些不耐煩了,「你隨便選一件不行嗎?我都陪你逛了一個小時了!」

「你看都不看一眼就覺得可以?」孟星辰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艾濃濃趕緊拍掉他的手,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和他鬧,「我看都差不多,你就算這件吧。」

「你對我就這麼敷衍?」

艾濃濃一不小心說出了心裡話,「你穿什麼都好看。」

孟星辰似被這句話給取悅到了,覺得身上這件衣服越看越順眼。

「那就選這件吧。」他終於做了決定。

艾濃濃見他終於點頭,心裡狠狠鬆了口氣。

她說:「你把衣服先脫下來,我去結了帳你再穿。」

孟星辰隨手把衣服脫下來給她,在脫到手腕的時候,忽然輕輕皺了下眉頭。

雖然只是一個極其細微的動作,但還是被艾濃濃給看到了。

「你的手怎麼了?」

「沒什麼。」孟星辰假裝把手拿開。

艾濃濃皺了皺眉頭,忽然想起他在警察局門口揍那個外國男人的時候,手好像碰到了一下。

難道是那個時候受傷了?

「我看看你的手。」她說。

孟星辰語氣平淡,「沒什麼好看的。」

「我看看你是不是受傷了。」

「你那麼想看我,不如看看別的地方?」孟星辰邪肆一笑。

艾濃濃很不想管他了,拿了衣服就朝著櫃檯沖,準備去結賬。

可是想到他是為了她才受傷的……

她的腳步頓住,扭頭又走回來,板著小臉說:「你在門口等著我,別亂走。」

孟星辰明明眼裡已經樂開了花,偏偏聲音還綳著,淡淡地道:「那你快點。」

因為今天忽然下大雪降溫了,買衣服的人很多,排著長長的隊伍。

艾濃濃手裡抱著衣服,排在隊伍里,等著結賬。

孟星辰站在衣服店門口,個子高高的,引得不少人看過來。

有兩個女人走到他面前,「小哥哥,你是這家店請的模特嗎?」 「老子不是!滾!」

艾濃濃結完賬走出來的時候,就聽到孟星辰語氣冷冷地說了這句話。

那兩個女人灰頭土臉的被罵走了。

艾濃濃很是無語地走過去,「你這樣是不行的,你能不能有點禮貌?」

孟星辰傲嬌臉看著她,「我還需要講禮貌?」

「你總要給小太陽做個好榜樣吧?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我的教育有問題,我看根本就是你的教育有問題吧!」艾濃濃氣惱地說。

賽克斯帝國 「咳咳!」孟星辰尷尬地咳嗽了兩聲。

差點自己挖坑把自己給買了。

孟星辰正經臉:「我記住了,以後會講禮貌。」

艾濃濃有些詫異地看著他,沒想到這隻暴君還真的會聽自己的話。

「你把衣服穿上吧。」

艾濃濃把新買的衣服從袋子里拿出來,她已經細心地讓店員把標籤剪掉了。

孟星辰把衣服穿上,很是滿意。

覺得自己是整條街最靚的仔。

回到車上,艾濃濃說:「把袖子拉起來。」

孟星辰挑眉,「你一會兒讓我穿,一會兒讓我脫的,到底是穿還是脫?」

「沒讓你脫,你把袖子拉起來我看看。」艾濃濃沒好氣地說。

孟星辰去拉安全帶準備繫上,「沒那麼嚴重……」

他低頭,看到一隻白皙的手按住了他正在拉安全帶的手。

艾濃濃沉著臉,「我說讓你把袖子拉起來!」

她難得有這麼強勢的時候,孟星辰大概還是第一次見。

一時間還真有些被她給唬住了。

他乖乖地把兩隻手的袖子都拉上去了,拉得高高的。

艾濃濃猜測到他可能受傷了,但沒想到這麼嚴重,手腕處都有淤青了。

她記得那時候那個外國男人要打她,她嚇得閉上了眼睛,那一下就那麼打在了孟星辰的手腕上。

他一向沒痛感的,忍受力很強的,能讓他蹙眉,肯定是傷得不輕。

「還是去醫院看看吧!」艾濃濃說道。

她受了一點點小傷,孟星辰都讓她去醫院檢查拍片什麼的。

他自己的手都傷成這樣了,也應該去醫院好好看看。

孟星辰卻斷然拒絕,「不去,一點兒小傷而已。」

他忽然笑了,「你這麼緊張,是在擔心我?」

艾濃濃一愣,才發現自己有點反應過度了。

她強行挽尊,「你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我只是在報答你而已。就像是給我買了羽絨服,我也還你一件風衣,這樣大家才扯平了。」

孟星辰卻還是笑,「這樣啊?」

「就是這樣。」

「我不去醫院,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

艾濃濃怎麼說他都不聽,她氣得索性扭過頭。

孟星辰看了一眼她氣呼呼的後腦勺,薄唇忍不住的上翹。

在汽車路過一家便利店的時候,艾濃濃忽然喊道:「停車!」

孟星辰不明所以,靠邊停車。

艾濃濃要下車,被孟星辰一把抓住胳膊。

你娶真相,我奉癡心 「你幹嘛?」

「我去買點東西,你等我下。」

「把帽子帶上!」孟星辰把毛線帽子扣在她的頭上,使勁兒往下拉,把她的眼睛都擋住了。

「這樣我沒看路了!」艾濃濃把帽子扯上去,「我很快就回來。」

孟星辰捻了捻拇指,上面還殘留她額頭溫暖的溫度。

他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新衣服,小心翼翼地整理下,對著鏡子照了照。

嗯,果然是整條街最靚的仔。

艾濃濃很快就跑回來,一上車就把一個冰袋塞給他。

孟星辰的手被冰了一下,皺眉道:「這麼冷你還要玩這玩意兒?」

艾濃濃沒好氣地說:「這是冰袋,給你冷敷用的。」

「不用敷了,你想凍死我?」孟星辰一臉的抗拒。

艾濃濃推了推他,「你趕快敷上,難道你想讓小太陽發現你跟人打架了嗎?」

又是小太陽……

孟星辰忽然有點頭疼。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現在狼崽子扔出去套娘,有點回不來的意思了。

不行,得改變下策略了。

孟星辰似笑非笑地拿著那個冰袋,「你不是說要報答我嗎?那你幫我敷吧。」

艾濃濃:「你另外一隻手又沒有受傷!」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你難道沒聽過?」

艾濃濃搖搖頭,假裝自己真的沒聽過這句話。

孟星辰臉上的笑意越發加深,「你別忘了,我可是為了救你才受傷的。」

「我又沒讓你救我!」艾濃濃狡辯。

「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客觀存在了,你沒法否認了。」

艾濃濃咬了咬唇,還真是無法反駁。

「車子一直停在這裡會被警察開罰單的。」孟星辰微笑:「還是你想讓兒子覺得我不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這個混蛋!

反將她一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