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陳天跟著楚令尹等人來到了之前陳天跟韓曉汐吃飯的那家餐廳。

「小尹,我跟你說啊,這家餐廳可是南陽鎮最出名的餐廳了,尋常人想要來這個地方吃飯都得提前排隊的,但是我認識一位朋友,他幫我在這裡預定了餐廳……」任北檸在進入餐廳以後笑盈盈的沖著楚令尹喊道。

「那我們幾個今天可算是借你的光了啊!」楚令尹輕聲說道。

「不用客氣……」任北檸十分開心的回了一句,然後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撇著小嘴沖著陳天問道:「小天,你是不是也沒有來過這個餐廳啊?」

「來過一次!」

陳天淡淡回答道。

任北檸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然後十分不滿意的喊道:「你怎麼可能來過這種地方,沒來過就沒有來過唄,為什麼要吹牛呢!」

「先生,您來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餐廳的服務員快步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笑呵呵的沖著陳天打了聲招呼。

當任北檸聽到服務員跟陳天說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小天你竟然真的來過這個地方吃飯啊?」

任北檸看著陳天的位置驚呼了一聲。

…… 「厲害了我的小師侄!」

除了待我為王之外的另外三人一臉崇拜地看著競技台上的紅衣刀客。

打了老大還不滿足,連全服第一都想挑戰了,當真是牛逼了。

要知道在今天之前,他們根本不知道遊戲中有尊你為王這號人物,這已經不是用黑馬就可以形容的了。

待我為王因為他們那聲識趣的『小師侄』彎了唇角:「看清楚了,他如何打你們小師侄的,回頭給我十倍地揍回去。」

「呦,了不得,老大竟然開始護崽了。」成功將鍋甩給阿墨后,幾人立即恢復了不著調的本性。

鑽石暗婚之溫寵入骨 一邊剛探聽了消息的披著朕飼山何要弒主馬甲的何倉炳湊過來:「都打完了還看個毛線。」

幾人後知后覺地看過去——

「卧槽,劍南指北的等級掉了一級。」

「可不是,我們小師侄可牛逼了,上去就掄著大刀把人砍死了。」

「小師侄這是要上天了啊!」

聽著他們的對話,待我為王微眯了眸子看著競技台上的兩人,那兩人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是在私聊。

「嘖嘖,老大,你這崽還沒抱回家就已經被人惦記上了啊。」朕飼山何要弒主咋舌不已,「據說是劍南指北主動找上小師侄的,一向高冷的大神……動了凡心了。」

「那他們怎麼上了競技台?」化身朕的鍋你背的孟一澤一臉好奇。

「你不知道打是親罵是愛嗎?他們這是示愛呢。」

朕的鍋你背很認真點頭:「不愧是大神,示愛方式就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

你一言我一語,凌越,也就是朕為妖妖靈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身邊的人不見了,一抬頭,便看到自家老大不知道什麼時候上了競技台。

「老大要幹啥?」乾坤聽書網

待我為王走到尊你為王面,用行動回答了朕為妖妖靈——

彎腰,探手,用力,起身。

一身紫衣魅世無雙的魅者就這樣抗著紅衣刀客下了競技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是幹啥子?

在競技台上搶人?

大家瞟清楚魅者與紅衣刀客的名字后,又恍然大悟——

哦,原來是師徒啊。

師父怕外面的壞男人把自己的女弟子勾搭走了,與父親看有男人勾搭女兒的心思都是一樣的——

都是怕自己家的大白菜被豬拱了。

理解理解。

其他人表示理解,風玫本人卻是整個人風中凌亂了。

她正在和男主,也就是劍南指北「談人生」呢,突然間天旋地轉,就被人扛走了。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身體突然又懸空了……扛她的人把她扔了!

「待我為王你有病啊!」穩住身形落地,風玫咬牙。

待我為王對她笑的風騷極了:「我不買葯。」

風玫一噎,說的就跟她是賣葯的似的。

正要擼袖子,旁邊卻插進來一道聲音:「我晚點再去找你。」

是劍南指北,風玫扭頭看過去時他已經轉身離開,翻了個白眼再回頭,卻發現待我為王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瞬間從春日裡的妖嬈桃花變成了寒冬臘梅。 因為陳天曾經當著韓曉汐的面跨過這家餐廳的飯菜好吃,所以韓曉汐在離開南陽鎮之前特意來了一次這個餐廳,並且囑咐餐廳的老闆如果陳天再來這個地方以後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並且還在餐廳裡面辦了一張價值一百萬的會員卡,只要是陳天在這個餐廳裡面的消費,都會從會員卡裡面扣除。

陳天本身並不知道這件事,所以當他聽到服務員跟自己打招呼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輕聲問道:「你認識我?」

「是啊,先生,一星期之前您跟一位美女來過我們這裡吃飯,那個美女後來為您辦了一張會員卡,並且告訴我們您若是再來這個地方吃飯的話,一切費用都是從會員卡裡面扣的!」服務員連忙輕聲解釋了一句。

陳天在聽到服務員的這句話以後瞬間便反應過來了,這一切應該都是韓曉汐安排的,所以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而任北檸則滿臉不解的看著陳天,俏臉之上閃過了一絲羞紅,因為她這邊才剛剛嘲諷完陳天吹牛,服務員便直接站了出來打了她的臉,作為一個女生心裏面自然會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至於程橙跟魏子晶兩人並沒有多想什麼,畢竟在她們兩個人眼中陳天既然有錢來到南陽鎮這個地方玩,那說明陳天應該還是有一定的背景的,就算是來過這個餐廳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陳公子,因為您是我們餐廳的會員,所以您可以去樓上的包間用餐!」

服務員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跟著服務員往樓上走去。

而楚令尹跟程橙魏子晶等人則跟在陳天的身後,任北檸清楚自己朋友給自己預定的座位無非就是一個普通座位而已,而此時陳天卻可以去會員的包間裡面,兩邊的待遇自然是天差地別,她也就不好意思提自己已經預定好了座位的事情。

片刻之後,陳天楚令尹等人進入到了包間之中,然後四個女生有點了一些她們平時愛吃的菜。

「小天,你是做什麼的啊?你家裡面有沒有錢啊?」任北檸等菜的時候覺得有些無聊,所以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問道。

「為什麼問我這個問題?」陳天輕聲反問道。

「我就是看看你家裡面有沒有錢,你要是有錢的話,姐姐我可以給你介紹幾個小美女認識認識,你要是沒有錢的話,那我覺得還是算了吧,畢竟你長的也不是很好看……」任北檸輕聲說道。

「北檸不要胡說!」楚令尹聽到任北檸的這句話連忙皺著眉頭呵斥了一句。

「我沒有胡說啊,我就是想要給小天介紹一個女朋友……」

「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陳天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那好吧!」

任北檸看著陳天笑了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雖然剛才在樓下發生的那些事情讓任北檸心裏面覺得有些不舒服,但是因為這個小女生心比較大,所以在點菜的時候就把這些事情通通忘掉了,時不時還會主動逗一逗陳天,幾個人相處的範圍還是非常不錯的。

經過短時間的了解,陳天發現程橙任北檸魏子晶這三個女生中,程橙是最懂人情世故的,也是最會為人處世的,無論是說話還是辦事一直都非常的照顧陳天,跟陳天說話最多的也是這個程橙,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位鄰家大姐姐一樣,相處起來非常的舒服。

任北檸這個女生也許是因為年紀稍微小一點的緣故,比較愛說愛鬧,但是卻沒有什麼城府,也沒有什麼心機,總體來說就是一個非常單純的小女生,想到什麼便說什麼,不會太在意別人的感受,但是卻也沒有任何惡意可言。

唯獨陳天看不透魏子晶這個女生,魏子晶的年紀要比其餘幾個人稍微大一點,從頭到尾都是少言寡語,很少主動說話,即便是別人跟她說話,她也都是隨便應付兩句而已。

但是陳天卻能夠感覺到魏子晶這個女生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奇怪,但是陳天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惡意,所以也就沒有多想什麼。

幾個人坐在包間裡面吃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任北檸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然後笑盈盈的說道:「看來這個餐廳還真是名不虛傳啊,我在國內去過那麼多有名的餐廳,但是做出來的東西都沒有這個地方好吃……」

「這家餐廳的老闆是一位脫凡境的武者,廚師也是武者,所以他們做出來的菜自然不是外面那些廚師能夠相比的!」魏子晶姿勢優雅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然後拿起一旁的紙巾輕輕的擦了擦自己那迷人嘴角,語氣十分平靜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我說這家餐廳做出來的飯菜味道怎麼會這麼好呢!」任北檸忍不住驚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十分可愛。

陳天知道魏子晶的這個解釋是對的,因為從他第一次來到這個餐廳的時候,他便發現了這一點。

武者對於自身的氣息能夠掌控的非常好,而且有些武者甚至可以用氣息形成自然力量中的火力量,蕭飛虎便是如此,所以如果讓武者去把控做菜時候的火候明顯要比尋常人精準很多,這樣的話武者做出來的飯菜自然也要比尋常人做出來的飯菜好吃很多。

程橙從自己的包包裡面拿出了小鏡子,簡單的給自己補了補妝,確定自己那張俏臉每個地方都美的無可救藥之後,輕聲說道:「咱們吃晚飯以後要去哪裡玩啊?」

「去哪裡玩?」任北檸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對了,我聽說南陽鎮這邊有個非常出名的酒吧,要不然咱們先去那個酒吧裡面玩玩怎麼樣啊?」

「咱們今天剛剛到南陽鎮,我覺得還是先休息一下比較好,而且現在才晚上五點鐘,酒吧應該也沒有開門吧!」魏子晶輕聲說道。

「那咱們就先去酒店休息一下,然後再去酒吧裡面玩!」楚令尹語氣十分開心的喊道。

「好啊,好啊……」

任北檸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楚令尹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楚令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然後微微皺眉直接掛斷了電話。

「是不是張姐給你打過來的?」程橙笑盈盈的沖著楚令尹問道。

「對啊,肯定沒有什麼好事,我才不要接電話呢!」楚令尹撇著小嘴回了一句,但是她這句話才剛剛說完,手機鈴聲便再次響了起來。

楚令尹拿出手機,準備直接關機。

但是程橙卻伸手攔了楚令尹一下,然後輕聲說道:「小尹,我覺得你應該還是接了吧,萬一張姐真的有什麼著急的事情找你也說不定啊……」

「她能有什麼事情啊!」

楚令尹撇著小嘴回了一句,彷彿非常不樂意接這個電話。

「小尹,還是接了聽一聽吧,雖然咱們幾個是出來玩的,但是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一直都不愛說話的魏子晶也柔聲勸了一句。

「……」

楚令尹拿著手機猶豫了兩秒鐘,然後輕聲說道:「那好吧,我接了聽一聽……」

說完這話以後,楚令尹直接按下了接通鍵,然後輕聲說道:「喂,張姐,有什麼事情嗎?」

「我的姑奶奶啊,你可算是接電話了,這幾天你去哪裡了啊?」張姐在聽到了楚令尹的聲音以後,語氣異常激動的喊道。

「我……我也沒有去哪裡啊,我就是跟程橙姐子晶姐她們一塊出來玩玩而已……」楚令尹輕聲說道。

「那你現在在哪裡啊,你快點回江州市這邊來,你有一個合同出了問題,必須你本人親自過來解決一下……」張姐語氣十分著急的說道。

「什麼合同啊?我過幾天回去可以嗎?」楚令尹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

「我的姑奶奶,你要是過幾天回來可以的話,我還至於這麼著急給你打電話嗎?這個合同對你現在的事業非常的重要,你要是不回來的話,可就真的惹大麻煩了……」張姐語氣無奈的喊道。

「可是……」

「這還有什麼可是的啊?就當我求求你了行不行,快點回來吧,等你把這個合同給我處理好了,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我給你放兩個月的假,你看行不行?」張姐直接打斷了楚令尹的話,苦口婆心的勸道。

楚令尹聽到這話以後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後輕聲說道:「那好吧,我現在過去看看吧!」

「好好,我就在江州市等你,用不用我讓人過去接你啊?」張姐十分激動的問道。

「不用啦,你讓人過來接我還得浪費時間,還不如我自己回去呢!」楚令尹撇著小嘴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程橙任北檸還有魏子晶三人看見楚令尹掛斷了電話以後,全都一臉無奈的看著楚令尹的位置,因為她們三個剛才通過楚令尹說的那些話就能夠分析出來張姐剛才跟楚令尹說了什麼。

「我就說我不接這個電話,你們非得讓我接這個電話,現在好了,我不能跟你們一起玩了,張姐喊我回去有點事需要處理!」楚令尹拍在桌子上面,語氣十分沮喪的喊道。

「張姐既然這麼著急的讓你回去,那說明需要你處理的事情肯定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這麼著急!」程橙忍不住輕聲勸了一句。

「是啊,小尹姐,反正這裡距離江州市也不是很遠的,你完全可以先去把事情處理好,然後在回來啊!而且距離武道聚會開始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呢,你也不用太著急的!」任北檸也十分可憐楚令尹,輕聲說道。

楚令尹聽到這兩個人的話以後無奈嘆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已經答應張姐回去了,我現在要是不回去的話,張姐肯定會讓人來南陽鎮把我抓回去的……」

…… 原本打算在南陽鎮裡面好好休息幾天的楚令尹突然接到了自己經紀人張姐的電話,並且告訴楚令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回去處理一下。

楚令尹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心裏面非常的不舍,因為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能夠跟陳天待幾天的機會,現在就這樣白白浪費了,楚琳音自然非常的不開心。

「這個張姐真的是煩死人了,每次都是我出來玩的時候有事情喊我回去,每次都是這個樣子,真的是氣死我了……」楚令尹撇著小嘴說道。

「不行令尹姐你就不回去,你看張姐能把你怎麼樣?反正你現在電視劇那麼多,少了一兩部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的!」任北檸笑盈盈的說道。

「北檸不要胡說,如果真的是合同出現了什麼大麻煩那問題可就大了!」魏子晶皺著眉頭呵斥道。

任北檸輕輕的吐了吐舌頭不敢說話了。

「好了,小尹,還是不要在這裡耍小孩子脾氣了,快點回去吧!」

程橙伸手拍了拍楚令尹,輕聲勸道。

楚令尹聽到這話以後抬頭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陳天,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小天,你什麼時候離開南陽鎮啊?」

「我應該會在武道聚會結束以後離開……」

陳天輕聲回答道。

「那好吧……」

楚令尹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起身說道:「那隻能等到我把江州市那邊的事情全部都處理完事以後在回來找你們玩了,你們要在這裡等著我回來啊,我不回來都不可以走……」

任北檸看著楚令尹淡淡一笑,然後吐著小舌頭說道:「小伊姐,看來你也不是捨不得我們啊,你應該是捨不得小天才對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