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李玲,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兒,是我連累了你。」被綁在沙發上的趙以諾,對著不遠處的女人說道。

「說什麼呢你,咱們都是好姐妹,說什麼連累不連累的。」李玲趕忙回應著。

房間里漆黑一片,兩個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試圖削減彼此內心的恐懼。

凌辰那個臭男人怎麼還不來?李玲抬頭閉著眼睛,有些著急,他平時不是很聰明的嘛,怎麼現在反而如此遲鈍?

「以諾,咱們可千萬不能睡覺啊。」李玲提醒著說道。

嗯?趙以諾抬起頭,表情很是奇怪,可是她困了啊,「我想睡一會兒。」

「不能睡,趙以諾,快醒醒!」

誰知道那個黛兒會不會趁她們睡著的時候,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元洪的反應讓金猿有些惱怒,他覺得自己被小看了。

「我就不行你腦袋是鐵做的,能擋住你猴爺爺的棍子。」

金猿的話和手中的棍子同時落下。

「當——」

一聲巨響傳來,金猿只覺得自己就彷彿是砸在一塊金精上一般,震的他雙手生疼,虎口都直接崩裂,血流不止。

突然的變故讓金猿頓時愣住,他沒想到自己這一棒居然沒有效果。

定睛一看,金猿這才發現,原來是元洪的身上覆蓋了一層金色的屏障。他這一棍直接砸在了屏障上,導致他受到劇烈的反震。

不過金猿也發現,屏障上出現細微的裂痕,也就是說他的這一棒並不是完全沒有效果的,只要再來兩棒,必然能夠擊碎屏障。

不過金猿知道,他此時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為元洪的攻擊已經準備就緒了。

「打完了嗎?那就該我了!」

元洪看著金猿,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剛剛金猿那一棒的確是把他給嚇了一跳,他差點就以為自己的護身咒擋不住這一棒。

還好,這護身咒沒讓他失望,依舊堅,挺!

「疾!」

元洪緊接著怒吼一聲,漫天的金色細劍便直接應聲朝著下方的兩妖刺去。

「轟轟轟轟——」

金色細劍落地,爆炸聲連綿不絕。

煙霧灰塵四起,眨眼間便把門口全部覆蓋,使人看不清裡面的情形。

與此同時,姜辰也來到了這裡。外城的禁空陣法,對於化嬰期的姜辰來說毫無作用。

站在空中的姜辰,看著下面的滾滾煙塵,眉頭忍不住便是一皺。

城外本來還在看熱鬧的劉能,在看到姜辰出現了以後,他的臉色頓時便是一變。

「快,我們離開這裡。」

劉能直接沉聲說道,然後轉身直接鑽入樹林。

被劉能給拉過來的刑六,看到劉能的樣子以後,臉色不由得微微詫異。

不過看到姜辰居然在空中懸浮以後,他也不敢久留,立馬轉身跟上。

兩人轉身離開的同時,姜辰的眉頭便是一皺,不禁扭頭朝兩人所在的方向望了過去。

姜辰自然是感應到了劉能的氣息,劉能的氣息轉變,對於姜辰來說,並沒有什麼卵用。

不過姜辰此時也沒了追上去的心思,因為他發現此時他腳下的兩道氣息都是他無比熟悉的。

「小兄弟,看來我們來晚了,洪兒他已經搞定了啊。」

白須老者的身影出現在姜辰的身邊,他看了一眼腳下的情景,忍不住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老者的話后,姜辰倒是不禁皺了皺眉。

沒有回答老者的話,姜辰直接信手一揮,一股狂風直接朝著下面的煙塵捲去。

隨著狂風拂過,滿地的煙塵頓時散去,留下千瘡百孔的地面,以及面目全非的兩個毛茸茸的動物。

感受到狂風以後,下方的元洪頓時一驚。雖然這一招還不是他的殺手鐧,但是也還是比較耗費靈力的,他此刻需要調整一下。

如果這時有同境界的修士對他出手的話,他可沒多大反擊之力。

不過當他抬頭看到天上的姜辰和白須老者以後,他才鬆了一口氣,重新把視線落到身前的兩妖上。

此時黃大仙和金猿的樣子都極為凄慘,兩妖此時都顯現原型,身上千瘡百孔,金燦燦的皮毛此時都已經被染成了血紅之色。

兩妖的呼吸也是極為微弱,看的出來,兩妖此時都是看著一口氣強撐著了。

下面的兩道氣息,姜辰一開始便感應出來了,不過姜辰卻並沒有出手的打算。

他跟兩妖雖然相識,但是並沒有多大的交情,他也並不知道兩妖其實是來找他的,也不知道兩妖是因為問了一下關於他的消息,便遭到了一通暴打。

但是現在看到兩妖的模樣,姜辰的眉頭不禁一皺,心裡又有些猶豫起來。

畢竟相處了那麼久的日子,而且兩妖也算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最先遇到的生物了,所以他倒也不太忍心兩妖就在自己的面前死去。

也就在姜辰猶豫的時刻,元洪冷冷的出聲道。

「哼!兩個妖人而已,居然敢擅闖我們人類的城池。還敢追問你同夥的下落,你們不知道你們的那個同夥,此刻已經身死了嗎?你們還想救他不成?」

元洪之所以對兩妖出手,便是因為黃大仙的那句話,讓他把兩妖誤當成了影執事的同夥。

由於姜辰的修為過高,所以元洪下意識的就沒有把姜辰當作是兩妖所說的兄弟。

而是把同為金丹的影執事當做了兩妖的同夥,在他看來,這兩妖就是和影執事一夥的。

不管他們到底是什麼目的,影執事已經在城裡被殺了,元洪便覺得,既然殺一個也是殺,那麼殺三個也是殺。

讓兩妖跑了的話,反而會迎來妖人的報復,畢竟影執事是死在他們城裡的,很多人都看到了,這個他們賴不掉。

「你……你等著,如果我……我能……活著,那麼我一定……咳咳……殺了你!替……替老白報仇!」

金猿的語氣微弱無比,每說一句話都要停頓半刻。

「哼!可惜你活不下來了!」

元洪冷哼一聲,說著直接一掌朝著金猿拍去。

一個巨大的金色掌印,直接從元洪的手中鑽出,朝著金猿砸去。

「你敢!」

一聲巨喝突然響徹天地。

元洪在聽到這聲音后,直接被震的吐出一口老血。

至於那些城衛軍,就更為不堪,直介面噴鮮血,栽倒一片。

「誰?」

元洪驚恐的問道。

「你爺爺我!」

只見姜辰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金猿的前面,然後直接揮劍斬出一道烏黑的劍芒。

當看到姜辰的身形出現在下面后,白須老者的臉色頓時一驚。

方才他的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巨喝,這聲音直接震的他體內的靈力一亂,使他不得不立馬著手調整靈力。

等他調整好了以後,姜辰已經在下面斬出這一劍了。

「洪兒快閃!」

眼見著劍芒直接清晰撕碎元洪的掌印,朝著元洪的腦袋劈去。白須老者猛然大喝一聲,隨即直接甩出一道白芒,朝著劍芒掠去,同時身形迅速消失在空中。 吳天跟石婷走在一起,尤其吳天的手不時的抓著石婷的手,兩人都笑的那樣賤。而旁邊那名男子,卻酷酷的抱著雙臂,俊逸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身後兩名無比秀麗的女子,那可是當紅的明星。

男子的身後也跟隨一些人,應該都是各家的少爺。這些人呼啦一群,走進展覽館當中。而這時候楊柏正吸收完三件古董,朝著一件玉環而去。

吳天和石婷走了進來,自然有展覽館負責人也一路小跑而來,每一件古董都要親自介紹。石婷相當得意,展覽館當中石家的古董就價值幾十億,甚至這裡頭有一件還是石婷的嫁妝。

「石婷,你們石家不愧是頂級,呵呵。」吳天看著石婷,已經把手摟在石婷小蠻腰之上,吳天早就看出來了,憑藉自己的手段今晚就能夠擺平石婷。

「呵呵,都是小意思,吳少,來看看,我未來的嫁妝,西周白玉環!」石婷扭動小腰,讓吳天的手滑落,而在滑落的同時,吳天故意在捏了捏,這更是石婷嬌笑起來。

「真騷!」吳天旁邊俊美的男子,相當不屑,終於發出冷哼聲。吳天回頭看著此人,卻哈哈笑道:「誰有你趙大少牛叉,居然喜歡那個女修羅。」

吳天的話,讓俊美男子旁邊的兩個女子就是一愣,雖然陪在趙家少爺趙麒麟旁邊,可趙麒麟只是把兩人當做玩物而已。

趙麒麟掃了旁邊兩個女子一眼,就讓這兩人媚笑無比,再也不敢露出任何的不滿。D市的趙家,那可是隱隱能夠超過石家的存在,暗地中掌控一部分油品資源。

這些年趙家聯合吳家,漸漸有了問鼎D市的能力,要不是石家本身擁有強者,要論財力,趙家已經穩穩超過石家。

「吳天,我喜歡的人,就一定是我的。等這次英雄擂之後,我想怎麼玩修羅,就怎麼玩。」趙麒麟的話,讓吳天一愣,不過了解趙麒麟孤傲的性格,只是嘿嘿一笑,跟隨石婷走向白玉環。

「放手,多麼噁心,誰讓你動了。」石婷當然看到楊柏,突然發現一個人摸著玻璃,在那不動,這讓石婷相當不滿。

楊柏正在吸收玉環中的青色之氣,哪有功夫管這些,只是回頭淡淡掃了一眼石婷。楊柏隱約有點熟悉,並沒有太過留意。

「你,是你,你怎麼進來的?」石婷而愣住了,眼前西裝革履的男人,怎麼好像是在萬豪酒店欺負自己的人。

「你轉過來,讓我看看你,你,你就是那個。」石婷發出尖叫聲,惹得眾人都紛紛看了過去。

楊柏依舊沒有動,吸收能量要緊,就算被石婷認出楊柏也沒有空搭理。

「來人,讓他放手,我不想這麼髒的人,碰我的嫁妝。」石婷的話,讓這些保安也點作難,人家楊柏只是碰玻璃,並沒有其他的舉動。

這些保安互相看了看,都在憂慮,而就在這時候,吳天也認出了楊柏,猛的倒吸一口涼氣。

「楊柏,怎麼是你,你這個傢伙怎麼進來的,來人,護駕!」吳天可能這幾天電視看多了,看到是楊柏,本能的後退,差點踩到趙麒麟,這讓趙麒麟目光一沉。

「怎麼回事?」趙麒麟看到吳天的慌亂,雙眸一沉,而這時候吳天終於反應過來,這可是萬隆莊園,身後有趙麒麟,家族還有高手在這裡,不可能被楊柏給嚇住。

「趙少,幫我。這個小子,就是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人。」吳天的話,讓趙麒麟瞳孔一縮,吳天被人打的事情,在這些人的圈子都傳遍了。

「就是那個窮小子,吳天,他怎麼進來的?」趙麒麟看著楊柏的背後,慢慢的沖著保安指了指。

「讓他過來!」趙麒麟這麼一發話,石婷也再次怒聲喊道:「還不來人,你們到底是不是石家的保安。」

石婷和趙麒麟都這麼說話了,四名保安趕緊過來,沉聲說道:「這位先生,請你過來一下。」

保安的話,讓楊柏翻了翻白眼,手依舊放在玻璃之上,淡淡說道:「憑什麼?這東西不讓看嘛?」

「讓看,那什麼,這位先生你還是過來一下。」保安也都是狗眼看人低,就憑著楊柏身上的范思哲,這些保安也不敢太得罪楊柏。

「讓他過來,他就是農民,一個農場主,有什麼大不了的。」吳天冷笑一聲,就著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看向楊柏。

「什麼農民?我們這裡怎麼出現這樣的人了?」今天能夠過來參加宴會的,都是名流貴賓,怎麼可能出現一個農民的身份。

「吳天,你又想被打嗎?」楊柏終於看到吳天了,當然也看到石婷身後那些人,楊柏依舊沒有動,馬上就要吸收完畢了。

楊柏的一句話,讓吳天惱羞成怒,怒聲吼道:「楊柏,這可是萬隆莊園,你以為你是誰?」吳天的話,楊柏瞅都沒瞅。

「哼,好狂妄的人,來人,讓他過來。」趙麒麟可是說一不二,霸道無比。趙麒麟剛說完,身後就走出一名黑衣人,雙臂奇長,臉上都是黑色的紋身,相當兇惡。

「小子,我家少爺讓你過去,你聽見沒有?」這人是趙麒麟的手下,外號通臂鐵猿,趙剛強。

「你家少爺讓我過去我就過去?」楊柏依舊沒有動,而這個趙剛強可不管那一些,不屑的笑了一下,朝著楊柏肩膀就抓去。

可就在趙剛強動手剎那間,楊柏的皮鞋猛的后移,就和一下,趙剛強就感覺自己的腳掌已經碎裂,慘叫一聲,直接就倒在地上。

「什麼?這個小子敢在這裡動手?」所有人再次震驚了,而這一下,楊柏終於收回手來,冷冷的看著地上的趙剛強。

「我現在最討厭別人跟我動手。」氣場,楊柏終於擁有自己霸氣的氣場,這一刻,楊柏猶如長刀一樣,慢慢的走著。

楊柏的話不多,接著朝著旁邊的古董而去,這裡面才吸收一部分,可不能夠浪費了。

眾人看到楊柏再次舉著手,看著古董,都沒有搭理趙麒麟,都忍不住心驚。而這時候的趙麒麟看著地上慘叫的趙剛強,居然笑了起來。

「我的人,你也敢動?看來你還不知道我是誰?」趙麒麟走向楊柏,並沒有靠近,而是完全用俯視的眼光看著楊柏。

「我,趙麒麟,你叫楊柏,動了我的人,我會讓你永不超生!」同樣的霸氣,趙麒麟這樣的人物,讓所有人都再次震驚。

「你就算是麒麟也沒有用,莫要招惹我。」楊柏都沒有回頭,依舊吸收的能量。楊柏這樣的做法,完全就是看不起趙麒麟。

「區區一個農民,能夠進來這裡。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來人,給我查,今天的賓客當中有宴請他嗎?」

趙麒麟目光已經森然起來,趙麒麟想要確定楊柏的身份,畢竟這次的宴會相當重要。如果楊柏真的有石家邀請函,只能等出了宴會在收拾此人。

「麒麟少爺,我們石家才不會請這樣的人,哼。」石婷斬釘截鐵,不過好像想到石靈兒,突然不出聲了。

不過馬上就有保安核對了身份,沉聲說道:「賓客名單當中,沒有楊柏這樣的人,他沒有邀請函。」

「什麼,沒有邀請函?」石婷一愣,不過馬上就尖叫起來。「來人,給我把他轟出去,他有什麼資格來這裡。」

「先生如果你沒有邀請函,你是不能夠進這裡的,要麼出示邀請函,要麼請你即刻離開。」這一次都不用趙麒麟說話,這些保安已經有了理由。

「你們煩不煩,沒有邀請函就不能夠進來嗎?」楊柏已經放下手來,淡淡的看著這些人,楊柏雲清風淡,惹得這些人再次狐疑起來。

「小子,難道你是其他家請來的客卿?哈哈哈,怎麼可能,就你這樣的,會打點架,還能夠上英雄擂嗎?」吳天的話,讓其他人都笑了起來,這些人可都知道能夠上英雄擂都是什麼樣的人。

這些人嘲笑的話,讓楊柏一皺眉,而此時的趙麒麟依舊不屑看著楊柏,隨意的伸了伸手指,指向楊柏。

「剛才你動了我的人,你還沒有邀請函,我現在給你個機會,跪下給我道歉,或許我能夠讓完整的出去。」

「對,跪下道歉,就憑你,你還能夠是客卿。」吳天的話,讓楊柏目光變冷起來,吳天一而再的招惹自己,這讓楊柏已經動怒。

「不好意思,我還真是常家請來的。」楊柏的一句話,讓吳天再次一愣。而就在這時候,常志遠也領著李常昊走了進來,看著眾人圍著楊柏就是一愣。

「常志遠,這是你們家的客卿?你們居然請了兩位客卿?」趙麒麟橫了常志遠一眼,同樣是闊少,趙麒麟根本看不上常志遠。

「是,楊柏,楊大師,也是我們常家請的。」常志遠還是點了點頭,著急的看著楊柏。而就在這時候趙麒麟摸了摸手中紫色的戒指,冷冷說道:「按照宴會規矩,一家只能領來一名客卿,你選擇吧,你是要留下李宗師,還是楊大師?」

「哼,當然是本大師我。這個小子算什麼大師!」身旁的李常昊冷笑的看著楊柏,而這樣的話,讓趙麒麟輕蔑笑道:「同為常家人,你看看你這個樣子,楊柏,我要是你,就猶如狗一樣,從地縫的當中鑽出去。」 展覽館當中,楊柏面對眾人,趙麒麟和吳天的譏諷,讓楊柏皺了皺眉,同時常志遠露出尷尬的笑容,也讓楊柏目光冷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