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嫂子。」

慕洛琛淡淡地回答。

容子澈的臉色驟然沉了下來,「葉簡汐?」

葉簡汐上前想要在近處看看溫如意,可她還沒上前,就被容子澈擋住了。

葉簡汐抬眸望著容子澈,淚光閃動。

「她現在不想見到你,你出去!」 磨了10年劍的我終于可以浪了 容子澈開口,語氣不善。

「子澈,是我,我是簡汐啊。」葉簡汐聲音哽咽的說。

「我知道是你,你給我出去!」容子澈低吼。

葉簡汐從來沒有見過,容子澈這麼生氣的樣子,身體往後退了一步,眼睛瞪得溜圓的看著他。

「子澈!」

慕洛琛沉喝了一聲,上前把葉簡汐往自己的身後一拉。

容子澈眼睛通紅的看著慕洛琛,渾身緊繃到了極點,「哥,如意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她,裴錦德提前動如意,是為了逼她現身!」

因為葉簡汐,洛琛也因為她,失去了記憶,如意才成了現在這樣,他和如意的孩子才會沒了……

昨天老D告訴他,葉簡汐回來了,他最初不敢相信,現在就只剩下了滿腔的冰冷,他不會讓任何人再靠近如意,她已經經不起半點折騰了。

葉簡汐太危險,哪怕這一切都不是她做的,他也不想再見到她。

慕洛琛對上容子澈壓抑到了極點的眸子,蹙眉淡淡地說,「要不要簡汐看如意,不是你單方面能決定的,這要看如意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如意的意思。」

容子澈不肯退讓半分。

慕洛琛面色一冷,正準備再說什麼,胳膊卻被人拉了一下。

葉簡汐從他的背後探出身,小聲的說,「算了吧。」

容子澈說的對,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若是如意不認識她,不和她走得近,也不會出這些事情。

一次,兩次……

無論是溫如意還是沈綿綿,但凡靠近她的人,都得不到好下場。

葉簡汐眸子里淚光支離破碎,她不想再讓身邊的人,因為自己受到傷害了,如意有子澈照顧就好了,她也不用擔心了…… 葉簡汐說完話,深深的看了一眼溫如意,轉身準備離開。

可在她轉身的那一刻,慕洛琛緊緊地攥住了她的手。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因為她害怕自己一眨眼睛,會掉眼淚。

「不許走。」慕洛琛清冷的說出三個字,再次胎膜看向容子澈,「我不管裴錦德是怎麼說的,這件事簡汐沒有做錯,你就沒權利趕她出去,她今天必須留在這裡,看溫如意。」

慕洛琛話說到最後,沒有一絲商量的餘地,容子澈雙眸里燃著火,胸膛劇烈的起伏著,像是下一刻,就要和慕洛琛對上。

慕洛琛薄唇緊抿,黑眸無波的和他對視。

房間里的氣氛瞬間變得冷卻,空氣像是冰塊,無法流動半點。

過了半晌,容子澈動了一下,冷冷的看著葉簡汐說:「這是最後一次,下一次,因為你再讓她受到半點傷害,我會直接殺了你。」

容子澈說完這句話,狠狠地撞了一下慕洛琛的肩膀,大步的往外面走。

沒多會兒,外面響起了嘭的一聲關門聲。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淚水啪的一下掉下來,順著她的臉,落在尖尖的下巴上,而後墜落在光潔的地板上。

「你在這裡看她吧,我出去一下。」

慕洛琛淡淡地說著,放開了她的手,走了出去。

葉簡汐看著他的背影的消失在門口,身體僵硬的往病床前挪動。

房間里很安靜,只有滴滴答答的儀器發出的聲音,溫如意的臉色蒼白而沒有生氣,這樣的如意,上一次發生毀容的時候,她也見過。

葉簡汐感覺到自己胸口窒悶的緊,像是隨時都要窒息了一般。

握住溫如意冰涼的手,葉簡汐貼在了自己的臉頰上,淚水簌簌地落下,「對不起,如意,對不起……」

空氣里不停地響起她的道歉聲,溫如意垂在床上輸液的手微微動了一下,但很輕微,輕微到無法察覺的程度。

葉簡汐說了很久,說到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俯身在病床邊,壓抑的顫抖著身體,悲傷的讓整個世界都跟著黯然了起來……

病房外。

容子澈走到走廊的盡頭,抬腳踹翻了垃圾桶,哐當一聲,鐵質的垃圾桶發出響亮的聲音,他心頭的怒火依舊沒辦法消減半分。

慕洛琛站在離他三四米遠的地方,沉默著不說任何話。

容子澈抬腳,朝著一旁的花盆踢過去,餘光里看到慕洛琛站在不遠處,猛地停下動作,大步的朝著他走過去。

到了他跟前,伸手拽住他的衣領說,「慕洛琛,為什麼你到現在還執迷不悟!她到底有什麼好的!」

慕洛琛面上沒有一絲波動,定定的看著他說,「她有哪裡不好的?」

「她哪裡都不好!只會給身邊的人帶來厄運!」容子澈低吼,雙眼裡的血絲瀰漫,「她害的你失去了記憶,害的如意住進了醫院,害的我和如意的孩子化為了一團血水!」

最後一句話,容子澈吼得整個走廊里都回蕩著回聲。

慕洛琛看著他,一字一句清晰的說:「這些不是她做的,也不是她害的,你不能把這些罪名,安在她身上。如意是她的朋友,她已經很難受了,你對著她說這些話,無異於在往她的心口上戳刀子。」

「子澈,別忘了,你難受,別人也難受。剛才你在她跟前說那些話,我可以不計較,下次你再敢在她面前說那些話,我不會再那麼輕易地放過你。」

「你不放過我,好啊,來啊,來揍我啊!我看你就是中了她的邪,才會一而再的在她身上栽跟頭,早晚有一天,她會把我們所有人都害……」

容子澈的話說到一半,便被慕洛琛迎面一拳打斷。

容子澈極力壓抑的怒火,因為這一拳頭,徹底爆發了出來,腦子不假思索的,揮拳頭要揍慕洛琛。

慕洛琛也沒有讓步,兩個人很快打鬥在了一起。

你一拳,我一腳,每一次都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拳頭打在身體上,甚至能聽到骨頭髮出咯咯的聲音。

路過的人叫來醫院的保安,保安想要阻止他們,可看他們這不要命的打發,也沒敢上前。

打了許久,容子澈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慕洛琛的臉上,慕洛琛的嘴角裂開,流淌下血來。

容子澈看到他流血了,瞬間住了手。

慕洛琛抬手,擦去嘴角的血,看著他冷冷的說,「冷靜了沒有?」

容子澈沒說話,大口的喘息著,像是一頭野獸一樣。

「冷靜了就好好的想想,你這麼對簡汐,能挽回什麼,是能讓裴錦德受到懲罰,還是讓溫如意好起來,亦或者,是等溫如意醒過來,更加不想理你。」

「話我就說到這裡,剩下的你自己想吧。」

慕洛琛說完,轉身往病房的方向走。

容子澈站在原地,緊緊攥在一起的拳頭,緩緩地鬆開,渾身透著一股濃濃的無力感。

其實……

說什麼怪葉簡汐,最應該怪的是他。

是他沒能力好好的保護溫如意,才會讓她受到傷害……

但凡他早點察覺到如意懷了孩子,最後結果也不會落到今天這一步。

他把責任推在葉簡汐身上,無非是想給自己的怒火,找一個發泄口罷了,每天看著如意躺在病床上,他感覺自己要瘋了。

他真的忍受不下去了……

如意,如意……

若是她死了,他也不想活了……

慕洛琛走回病房,問站在門口的警衛,「她出來了沒?」

「沒有。」

慕洛琛點了點頭,推開門走進去。

他沒有換無菌服,而是隔著一層玻璃門,看著病房裡的情況。

視野里,葉簡汐趴在床邊,肩頭不斷的抖動著,他知道她在哭,心頭被狠狠地扯了一下,疼痛蔓延開來。

慕洛琛緊緊地攥住手,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她,心底有種衝動,想進去把她攬在懷裡。

但最後還是忍住了。

就讓她和如意好好的待一會兒吧……

慕洛琛看了許久,轉身走到沙發前坐下,目光幽邃的,盯著空氣中虛無的一點,思緒開始發散開來。

簡汐,他和她當初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子澈會說,他的失憶是簡汐害的?

心裡有很多疑問,腦子裡卻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答案。

這種感覺,還真是讓人難受到了極點……

葉簡汐哭得頭痛了,才漸漸的止住,抬眸看著溫如意,摸了摸她的手,低聲說:「如意,以後我可能不會那麼經常來看你了,有子澈在你身邊照顧你,你要趕快好起來……」

遠離她,如意才可以平靜的過日子。

所以,這一次之後,她不會再來看如意了。

葉簡汐話說著,喉嚨里堵的實在厲害,也就沒再說話,默默地把溫如意的手,放在床上,轉身往外走。

到了外面,見到慕洛琛已經回來了,她忙抬手擦了擦眼淚,說了聲,「你回來啦。」

說完這句話,她背對著他,把身上的無菌服慢慢的脫下來。

再轉過身,眼睛里的淚水,已經乾乾淨淨的。

慕洛琛盯著她通紅的眼睛,心頭情緒浮動,片刻后,他起身走到她跟前,說:「我已經跟子澈說好了,你以後都可以來這裡看如意。」

葉簡汐聞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不用了,只看一眼就夠了。」

只要如意過的平平安安的,她就沒什麼奢求了。

慕洛琛眉頭緊皺,「子澈的話,你別放在心上,他是關心則亂,如意的事和你沒關係的。」

「我知道,你放心,我沒把他的話聽到心裡。」

葉簡汐目光澄澈的說。

慕洛琛盯著她,不相信她真的沒往心裡去。

「我們走吧。」葉簡汐移開視線,不再和他對視,抬步往外走。

慕洛琛薄唇動了動,最後什麼也沒說。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病房,走了一段距離,恰好碰到回來的容子澈,容子澈的眼睛是通紅的,可看到葉簡汐,沒了之前劍拔弩張的姿態,但也沒有開口跟她打招呼。

只是安靜的擦肩而過。

葉簡汐目光直直的看著前面,沒有說話。

慕洛琛上前一步,手搭在她的肩膀說,「回家。」

簡單的兩個字,卻讓葉簡汐沉甸甸的心頭驀地一松,「嗯,我們回家。」

兩道身影並排在一起,緩慢的走出了醫院。

外面陽光正好,看起來一切都美好如畫……

回到家,慕洛琛在家裡呆了一會兒,便去上班了。

葉簡汐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下,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看到是查理的來電,她接通。

電話剛接通,那邊查理開口說,「簡汐,我跟你說的事情,你想好在哪一天了沒?」

葉簡汐聽到他的問題,說:「我暫時還沒想好,對不起查理。」

查理沉默了片刻說,「如果可以的話,明天怎麼樣?」

葉簡汐猶豫了下說,「我試試看,能不能空出來時間,今晚十點前,我會給你答覆的。」

「嗯,好。」查理應聲。

葉簡汐又問了他幾句,知道他現在住在大使館,沒哪裡不適應的,便準備掛斷電話。

而就在她準備掛斷電話的前一刻,查理忽然問,「簡汐,你後悔回來嗎?」 後悔回來嗎?

如果她不回來,大家會都好好的,慕洛琛已經忘記了她,可以有一個新的開始,而如意也不會遭到二次劫難,現在或許已經和容子澈在一起……

似乎一切都因為她的回來變得糟糕了。

葉簡汐握住手機,沉默了許久,輕輕的掛上了電話。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回答了後悔,她該怎麼辦,難道要再一次離開嗎?再一次離開,她沒有勇氣,也沒有精力承擔這樣的痛苦。

葉簡汐躺在床上,抱住了自己的膝蓋。

慕愛成癮:高冷總裁強索歡 慕氏集團。

「總裁,威爾遜的工程這個月可以完美收官了。」黎曼拿著資料,嘴角難得帶了一絲笑意。

威爾遜工程,在慕洛琛離開后,一再的擱置,因為沒有人可以擔當這個重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