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香山果真地傑人靈,連小東西也生的如此鍾靈。」

緩了緩神兒,清媱盯著白糰子一般的貓兒,剛才的緊張的氣氛便消減不少。

「怕是山中野貓兒,見人便出來求食了,也是生命力頑強的緊」朱唇淺淺笑意,和身邊的流光若水說著。

「小姐,這糰子野性未除,小心給撓到便不好了。」若水頗為警惕的說著。

「無妨,流光,你將早上裝的糕果放些在路邊,。。。。」

清媱雖說喜歡的緊,但也知若水說的有理兒,散散說了兩句,

「沒想到,嫡小姐還是如此心善的角兒」慵懶一笑,薄屹又頗為欠的挑釁

這話意思是說自己以往便,「心狠手辣」還是「冷漠寡情」

「王爺說的真是準頭上,小女自來涼薄,關於其他,王爺這不知情的,還多著呢。」

清媱一小步邁出去,才發現將將折了腳踝,半邊兒軟的厲害,疼的深深吸了口涼氣。

負手而立的薄屹,見此,也是不再調侃,

只是徑直上前微微掀開裙擺,

清媱反射性的拉著裙邊兒,慌慌張張的便往後退,怎的如此粗魯,隨隨便便將女兒家的腳露出來。

「薄屹你,,,你知些禮數,這也,甚是。。。」清媱不知禮數幾個字兒還沒吐出來,

「別動!有那碎碎念的功夫,本王都抱下山去了」不容抗拒的打斷了清媱的話兒,

薄屹低著頭一絲不苟的觀察那腫的老高,通紅的腳踝,發冕高高束著,散下幾綹淺發,凌亂在額跡,卻並不顯得頹散。

清媱只得看見那高挺的鼻樑,冷峻的側顏,不見面具下,真得很是妖孽俊俏了,只可惜。。。。。。

愣了愣,如此猙獰顯眼的傷疤,戰場無情,是經歷了,多少生死?

「疼不疼?恩?」薄屹低沉醇厚的聲音響起,拉回了清媱胡亂的思緒。

「唔,不怎麼。。。。。」清媱喃喃細語

「不疼?。。。。傷了腳踝,怕是走不得。」說著便被打橫抱起清媱,輕輕鬆鬆,

清媱腦袋抵著堅硬似鐵的胸膛,彷彿能聽見胸腔里錚錚有力的跳動,連著自己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兒。

說著便邁著沉穩有力的步伐,朝山下走了去。

男子步子大,兩個小丫鬟,也是緊趕慢趕才追的上。

「果然匹夫粗魯」清媱一個人小聲喃喃著,

「你說什麼?」薄屹忽然問道。

「沒什麼,,,,」含糊其詞,

。。。。。。

「我說,不管怎的,上次和今日之事,小女還是感激王爺的。」 ————————————————————————

「等著,嫡小姐一句『感謝』,也是不容易。」

薄屹說著,卻也看不清情緒,

深邃的眼神,古井無波。

「素日里,只知曉嫡小姐,左一句『不知禮數』,右一句『不得大體』」,眸子里似有點點光芒

清媱竟是無話可說,只是心頭默默想著,「本就是個不知禮數的。」

。。。。。。。。。

約莫兩刻鐘,便到了山腳下。

侯府馬車早已等多時。

每輛馬車皆是四匹膘肥體壯,身姿健碩的棗紅馬兒,應是女眷,車廂四周帷幔招搖,合著隨風作響的銅鑾,「叮叮」迴響。

夾道皆是扶柳,『彎腰』而垂,張揚著,舞動著。

流光若水兩人向敬林氏簡單說明緣由后,薄屹頷首致意,便徑直走到馬車跟前,將人小心翼翼放在茵毯上,清媱今日穿著乳煙緞攢珠繡鞋,顯得更是精緻小巧。

綾襪覆足,猶有可見玉足纖長,

「有些疼,且忍著」

薄屹捏著腳踝甚為小心嫻熟的扭動幾下,『咔』的骨頭相錯的聲響,疼得清媱汗珠兒密密麻麻爬上鼻尖額跡。也顧不得平日里一般訓斥薄屹幾句。

「好好照顧你們家小姐,記得用紅花油,堅持抹七日,方可。」

低頭不見臉色,清清冷冷的面具下,傳來一如既往低沉的嗓音。

不似一般習武之人的手掌,老繭粗糙,仍是骨節修長,甚是好看。一絲絲薄繭硌在清媱足間,縷縷牽繞。

清媱此時,頗為坐立不安,雙眼也是無處安放,只是隨意瞥著周圍墨青色墜簾兒。

清媱見著做完這一切的薄屹,似是伸手想拿一旁的繡鞋,

「我自己來就行,」諾諾說著,便自行穿了起來。

薄屹抬頭似是不經意撇了清媱一眼,不再說話。

背對清媱,負手而去

「中秋月宴將至。」似是一頓,卻不再言語。

——————————————————

洋洋洒洒半天,回到闊別數日的臨安侯府,

回去才發現,帖子已經滿天飛了。

有些已然作舊,有些卻還趕巧兒。左尚書房韓房主家小女兒韓瑩翟專程給清媱遞來帖子,邀約參加及笄禮,還說定八月八讓清媱陪著選點兒女兒家東西。

說起左尚書房也是天家近臣,深受龍恩。左尚書房大夫人一連生四個帶把兒的,別人誇著真爭氣,老兩口自個兒心裡卻是遺憾的緊,男兒一天摸爬滾打,胡亂折騰,哪來的小棉襖貼心。

多年念念叨叨,說是偶的韓夫人去麟殊河遊玩,見得錦鯉四起,浪里絛絛的奇觀,回來不久,便是診的老蚌懷珠了,欽天監直說是錦鯉轉世,這腹中娃娃前途無量呢。

自從老來得女,尚書房房主一家,大擺滿月酒,百日宴,遇個節氣好日子便擺上幾桌,好不風光。

而韓瑩翟也是眾星拱月,從小哥哥哄,父母疼得長大,卻總愛扮個白面公子哥上街遊盪,養的一副「野丫頭」,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入青樓,下酒館兒,調戲小倌,上安街角算命的瞎眼半仙兒,見著她都避之不及,連著眼疾都治好了。。。。。

數不勝數,不知闖了多少禍事兒,

偏偏,撞上了敬清媱,如此性格迥異的兩人,誰能想到是手帕之交呢? 莫承佑對上了莫晉北危險的目光,小嘴一癟,翻了個白眼,弱弱地說:「我叫……叫莫承佑。」

男人的薄唇冷冷揚起,看向夏念念,魔魅般的低沉嗓音響起:「聽見了?這是我兒子!」

他非常刻意的在強調他兒子的名字。

夏念念的心猛地一抽!

五歲。

叫莫承佑。

難道是她五年前的那個孩子?

不,不可能!

那個孩子七個月的時候,她受到刺激早產。

在手術過程中,莫晉北強行讓她進行了骨髓捐贈。

月沉說,那個孩子沒有保住,已經死了。

夏念念的一顆心全都亂了。

承佑,是她想念了五年的孩子嗎?

莫晉北冷冷地站在那裡。

他背著光,五官完全隱藏在陰影中。

夏念念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只感覺到他深幽的黑眸,格外冰冷凌厲。

「你叫霍雨?」莫晉北涼薄的唇微微上揚,彷彿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他明明看到她了,為什麼沒有拆穿她的身份?

難道這五年她變化太大,他認不出來。

還是說,他是故意的?

夏念念駭然地瞪大了眼睛,一張小臉刷得變得慘白。

她垂眸看著莫承佑,連頭也不敢抬起來地說道:「既然你來接么么……來接承佑了,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回去。」莫晉北打斷了她的話,他把兒子放下:「還不去送你的小雨回家?」

莫承佑立刻撒開小短腿,歡快地撲了過去,拉住了夏念念的手。

夏念念滯了一下,急忙說:「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莫晉北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幾乎是立刻轉身,邁開長腿走了出去。

莫承佑嘆了口氣,爸爸的臭脾氣真的應該改改了!

不然以後怎麼和小雨相處?

莫承佑拉著夏念念往外走:「小雨,我們走吧,我不喜歡這裡,又冷又不好玩。」

夏念念回過神來,環顧四周。

這裡是拘留室,莫承佑還這麼小,讓他呆在這裡,太委屈他了。

她當機立斷地說:「好,我們走。」

莫晉北高大的身材走在前面,夏念念沒有馬上跟上去。

她慢吞吞地拉著莫承佑走在後面,有意的和莫晉北拉開一段距離。

好幾次她都想溜走,可她又捨不得甩開承佑,她急於想要知道承佑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

那個男人彷彿篤定了她的心思一般,根本不怕她逃走。

一輛黑色的邁巴赫緩緩駛來,停在警察局門口。

夏念念和莫承佑坐在後排。

莫承佑的小腦袋趴在她的腿上,濃密的睫毛低垂著,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夏念念的手輕撫著孩子柔軟漆黑的頭髮。

她一抬頭,就撞入了後視鏡中男人那雙深邃的黑眸。

兩人視線交匯,男人的眼神深不可測。

一瞬間,夏念念感覺到彷彿是有一張無邊無際的大網,將她密密實實的捆住,無法動彈。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從她的腳底竄了上來,蔓延到四肢百骸。

夏念念剛要別開眼睛,莫晉北淡然地挑眉,聲音很冷:「霍小姐長得很像我一位故人。」

夏念念的臉色抑制不住的蒼白,她故作鎮定地說:「是嗎?應該是巧合吧,我長得挺大眾臉的。」

魔獸之光明聖女 莫晉北邪肆的薄唇含著笑,嗓音猶如最上等的絲綢一般輕柔低魅:「霍小姐是B市人?」

「是的!」夏念念想也不想就回答:「我是B市人,一直在B市生活,學習和工作都在這裡。」

她回答得越是迅速,越是詳細,就越是讓人感覺她是早有準備,早就背下來的。

莫晉北收回視線,薄唇勾起一抹嘲諷的冷哼:「地址?」

「什麼?」夏念念愣了下。

「不是要送你回家嗎?」

夏念念緊緊抿著唇,她已經死過一次。

她改名換姓,重新生活,不想再和莫晉北有任何交集。

可現在莫承佑的出現,徹底擾亂了她的心。

「我家在金桃小區。」夏念念鎮定地回答。

莫晉北輸入導航,開車的時候,他時不時的朝著後視鏡看一眼。

夏念念被他這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得頭皮發緊,她皺著眉頭問:「你開空調了?」

莫晉北搖了搖頭。

夏念念一看,果然沒開。

可為什麼她覺得車內的溫度那麼冷?

那是從她心裡不斷湧出的寒意。

夏念念抽了張紙巾,擦拭額頭,想要把情緒鎮定下來。

汽車到達了金桃小區,夏念念本來不想吵醒莫承佑的,但是她稍稍一動,莫承佑就揉著眼睛醒過來了。

「小雨,你要去哪裡?」莫承佑睡眼惺忪地問。

夏念念拿著紙巾,擦了擦他嘴角留下來的口水,微笑著說:「我到家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