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電話一接通,楊樂懶洋洋的說:「想通了?」

裴娜最恨他一副早料到會如此的模樣,沒好氣的說:「兩年時間太長,我要求縮短一些,一年時間。」

「不行,一年零11個月。」

「……這跟兩年有什麼分別?」

「沒分別。」

「那你還這麼說?」

「嗯,我樂意跟你多鬥鬥嘴,不行嗎?」

裴娜:「……」

最後敲定了一年半時間。

裴娜掛斷電話的那一刻,只覺得自己心累。 第1174章狼狽為奸

葉簡汐剛走出房間,便看到門口的陰影處,站著一個人,瞧著身形有些像裴娜,可看不清楚面容,疑惑的開口:「裴娜?」

裴娜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手哆嗦了下,手機脫手掉在了地上。

待看清楚是葉簡汐后,裴娜慌亂的邊撿手機邊說:「簡汐,你怎麼過來了?」

「這話該問你吧?」葉簡汐踱步到裴娜跟前,「你臉色怎麼這麼白?還有,剛才我叫你,你好像很害怕?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有,你別多想了。」

裴娜垂下眼帘,避開她的目光。

葉簡汐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裴娜的消瘦的肩頭:「別想騙我了,你從小到大,有什麼能瞞得過我的?娜娜,你再不說,我就打電話到你家裡,問問阿姨和叔叔,你最近有什麼事情。」

裴娜頓時心亂如麻,無措的想了幾秒鐘,最終決定把鍋甩給楊樂。

「是、是、是……楊樂的未婚妻打來了電話,問我跟他的關係。簡汐,我沒騙你,你別打電話給我爸媽,這件事讓他們知道了不好。」

話說完,裴娜在心裡默默地說了句,對不起。

她實在不是故意抹黑別人形象的……

葉簡汐聞言,眉頭蹙在了一起:「她怎麼知道你電話號碼的?」

裴娜嘴唇蠕動了下,想要回答。

葉簡汐卻自己接上了自己的話:「算了,你不說,我也想到了。她跟楊樂在一起,又那樣的出身,想知道你的消息,有那麼多辦法呢。」

裴娜緩緩地耷拉下腦袋。

葉簡汐見她這樣只當她難過,淡淡地嘆息了聲,說:「娜娜,現在他未婚妻已經知道了你跟他的關係,你以後……還是別跟他往來了吧,免得受到傷害。等咱們回到A市后,找別的人好不好?」

裴娜小聲的回答:「簡汐,我不會跟他來往了,也不想找別的人,我這樣一個人過挺好的。」

葉簡汐雖然希望裴娜有個好的歸屬,但同時不希望她勉強自己。

於是頓了幾秒,說:「你喜歡怎樣便怎樣吧,我不勉強你。」

「謝謝你,簡汐。」

裴娜點了點頭。

葉簡汐嘴角噙了笑容,道:「傻瓜,說什麼謝謝。以後,咱們兩姐妹是要互相扶持一輩子的,說什麼謝不謝的?」

裴娜伸手抱住葉簡汐,背對著她,深深的吸了口氣:「簡汐,我們都會好好的。」

包括如意,她也會盡量找回來。



時間流逝的飛快,離上次跟沈老太太見面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天。裳於雲絲毫沒有接到神老太太的回復,心裡不由得打起了鼓。

難不成那沈老太婆改變了主意,不肯跟她合作了?

想到這個可能,裳於雲的心咯噔一下,宛若沉到了冰冷的海里。

她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不然,她還要在這個像垃圾一樣的家裡消磨很久。

裳於雲抬眸,掃了一眼房間,恰好王毅山拎著一件皺巴巴的西裝,從卧室里走出來:「阿雲,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這件衣服,我今天要穿的,現在衣服這樣,你讓我怎麼穿出去?」

王毅山抱怨的話落在耳中,像是針般刺激著耳膜。

裳於雲的不耐煩從眼底里鑽出來,道:「我每天買菜,做飯,洗衣服那麼多的事情等著我做,我怎麼記得你哪件衣服要哪天穿?」

王毅山聽到她的話,臉色有些難堪的說:「我昨天提醒了你三次。」

裳於雲甩下臉子:「我不記得了就是不記得了,你要是有錢就去找乾洗店,把你的衣服打理好,別總拿我當老媽子使喚。」

王毅山盯著她,說:「阿雲,你是不是嫌我煩了?當初你自己說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會陪在我身邊的。」

裳於雲說:「我現在不是陪在你身邊嗎?王毅山,我告訴你,你別欺人太甚。你以前風風光光的,讓我圍著你轉也就算了,現在你一貧如洗,我對你不離不棄,甚至為了你把這二十多年來,沒做過的事情都做了,你還想要我怎樣?你出去找找看,有哪個名門小姐能做到和我一樣?」

話音落,裳於雲紅了眼圈。

啪嗒啪嗒掉眼淚。

王毅山心頭簇起的火,噗的聲熄滅了:「好了,別哭了,是我錯了。我今天要去見重要的人,著急之下說的話不好聽,你別放在心上。」

裳於雲抹了把眼淚,用他聽不到的聲音嘀咕:「你現在已經剝奪了大權,還有什麼重要人會見你這個窮光蛋?」

裳於雲說完,背過身往陽台走,理也不理王毅山。

王毅山想哄她,可手頭上的確有急事,也沒時間再耽擱,於是轉身去卧室,找了另外一身西服換上,出了門。

房間的門咔嗒一聲關上。

裳於雲的手機幾乎在同時響起,看到屏幕上顯示了神老太太的號碼破涕為笑。

從撿破爛到億萬富翁 「喂,老太太,你可算來電話了……」

……

通話了一個多小時,裳於雲又打了一通電話。

和電話那頭約定的人說好了時間、地點。

她跑到卧室里,找了件從王家拿來的衣服,又精心化了妝容,這才從家裡離開。



打的士趕到「暗夜」會所,裳於雲拿出自己的會員卡,出示給會員。

會員接過卡,刷了下,客氣的說:「王太太,您卡上的錢已經不足了,希望您儘快充值。」

裳於雲臉一紅,以前她的會員卡都是綁王毅山的無上限的附卡,哪裡被人當著面提醒要衝錢的?此時此刻,裳於雲只覺得難堪至極。

竭力挺直了腰桿,故作高傲的接過卡,裳於雲說:「我知道了。」

說罷,她腳步匆匆的走進會所里。

而她身後的服務員,看到她進去,湊在一起小聲嘀嘀咕咕,言辭里極盡鄙夷。

裳於雲推開包廂的門,房間里已經有人了。

裳於雲Chanel的外套脫下來,遞給一旁的Waiter,笑的嫵媚而自信的開口道:「子謙,難得你能抽出時間來見我,真是感激不盡。」

「二嫂說的什麼話,咱們是一家人,我來見你,不是應該的嗎?」

王子謙笑的溫和。

裳於雲走到他身邊坐下,拿起桌子上一瓶紅酒,倒入杯中,抿了一口說:「一家人……你說的是,咱們是一家人,理應相互扶持,相互幫忙的。可惜的是,有些人並不拿我們當一家人,暗地裡做盡陰損的事情,害的毅山被趕出王家,景炎慘死……」

王子謙心裡通透,明白她說的這個人是王東擎,並不接話。

「二嫂,老爺子趕二哥跟你出去,只是一時生氣,過幾天等他氣消了,就會接你們回來的。這段時間,你跟二哥受苦了,這是我一點小小的心意,二嫂請收下。」

王子謙遞出一張銀行卡。

裳於雲垂下長長的睫毛,看著那張銀行卡,過了一會兒伸手拿過那張銀行卡。

兩人的手不經意的碰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王子謙似乎摸了她一下。

裳於雲的心頭動了動。

這段時間,她已經對王毅山厭惡,若不是想借著他重回王家,她連跟他說話都懶得。而王子謙,和王毅山完全不是同一類人,他不過四十五歲,保養得良好,看上起不過三十七八,人長得溫文爾雅,俊美非凡,最重要的是,他不像王毅山那麼蠢。

有手腕,有野心,長得又俊美。

這樣的人才是她心目中,夢寐以求的男人。若不是王子謙已經結婚,她當初想勾搭的絕對是王子謙,而非王毅山。

裳於雲心潮思涌,面上卻不動聲色,把卡放進自己的包里,說:「謝謝你,子謙。」

王子謙似是而非的說:「二嫂客氣,像二嫂這樣的美人受苦,二哥忍心,我可是不忍心。」

裳於雲在男人中遊刃有餘,可今兒聽到王子謙的話,莫名的覺得有些臉紅。

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她端起紅酒喝了一口。

可身體更加熱了。

王子謙望著她嫣紅的臉頰,笑著問:「二嫂,你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情嗎?」

裳於雲聽言,鎮定了下心神:「是有正經的事情要跟你說。子謙,你應該察覺到了,最近家裡發生的事情跟東擎那小子少不了關係。現在,我有個辦法,可以讓毅山重新回到王家,不過這件事需要你的幫忙。」

王子謙但笑不語。

顯然沒打算幫忙的意思。

裳於雲早料到了他的反應,繼續遊說道:「你幫了我們,我保證將來毅山會幫你一起對付王東擎,並不會跟你爭鬥王家家主的事情,怎樣?」

王子謙笑盈盈的望著裳於雲,說:「二嫂,不瞞你說,我已經有辦法對付東擎了,並不需要外人的幫助。」

裳於雲聞言,神色一怔。

她沒料到王子謙已經找到了辦法對付王東擎了。

若是他自己便可以對付王東擎,奪下王家家主的位子,憑什麼要幫他們?

王毅山不回王家,豈不是更好?

沒想到自己機關算盡,臨門一腳卻是踢到了鐵板。

裙襬的誘惑 王子謙見裳於雲不說話,笑意越發的深邃:「二嫂,其實合作不是不可以,不過合作的條件,我想要改一下。」

「怎麼改?」

裳於雲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問。 第1175章美男計

王子謙柔情蜜意的望著她,不言不語。

裳於雲和他對視了半晌,臉頰火燒似的紅了起來,此刻她的心態有些驕傲,又有些小女兒家的嬌羞。

驕傲的是,王子謙這樣的天之驕子似乎對她有意思;嬌羞的是,她似乎對王子謙也有些心動。

裳於雲壓下內心洶湧的波濤,說:「你總盯著我什麼意思?」

「二嫂,我的意思不是很明顯嗎?」王子謙伸手,握住她垂在沙發上的軟嫩的手。

裳於雲手一顫,嘗試拉回來。

可她那點力道與其說是拉,倒不如只是掙了下。

王子謙見她如此順從,得寸進尺的摟住了她,深深的聞了聞她發間的香味說:「阿雲,你這樣美好的女子,跟了我二哥那樣年邁的男人,豈不是委屈了嗎?」

「……我、我……你有老婆,子謙,你別這樣……」

裳於雲推拒。

王子謙加大力道,緊緊地抱住她說:「我跟我老婆兩年前就分居了,若不是礙著她娘家的勢力,我會毫不猶豫的跟她離婚。阿雲,你跟我在一起,以後我掌管了王家,你就是王家最有權力的女主人,你可願意?」

裳於雲心頭跳了跳,那是她夢寐以求的,怎會不願意?

「你說的是真的?子謙,你可別騙我。」

「阿雲,我若是騙你,便讓我天打雷劈……」

話未說完,唇瓣被裳於雲嫩蔥般的手指封住。

「不用發毒誓,我相信你。」

王子謙眉眼一彎,露出眼角的魚尾紋,親了親裳於雲的手指,又親了親她的眉心,然後一路蜿蜒而下,將她順勢壓在了會所的沙發上。

半推半就中,一室的旖旎。



兩個小時后——

裳於雲嬌羞無限的從包廂里走了出來。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而就在她出去沒多久,一道倩影自旁邊的包廂走了出來。

看到整理衣服的王子謙,女人說:「爸,你這麼做,也不怕我媽發現了,回頭找你算賬?」

王子謙笑著說:「我不這樣,怎麼讓她心甘情願的替我賣命?你媽那邊,只要你的嘴嚴一些,她這輩子也不會知道。」

女人掩嘴笑了笑說:「我媽真是可憐。」

王子謙站起身,走到她身邊,說:「麗珊,你真的可憐你嗎?就不會笑的這麼開心了?」

王麗珊當然不可憐自己的母親,父母打小感情不好,母親不管她,所以她是跟著王子謙的。長大后,因為是女孩子,並不受王家人的待見,唯獨她父親對她說,女孩子也可以有野心,也可以掌控大權。自從成年以後,她都在幫著父親打理事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