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方逸天聞言后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如此說來夏小姐是懷疑我有什麼不良記錄所以才會被一家又一家的公司開除?我的確是有一些不良記錄,比方說我今天就在公交車上抱過你——如果這也算是不良記錄的話。」

「你……」夏冰心中一氣正想發作,可是她之前那一句話確實是說得有點過分,於是她便強忍住了,接著冷冷說道:「抱歉,通過我手中這份材料以及跟你的一些談話我覺得你還不能勝任市場開發部部門經理這一職位,除非你能提供更具有說服力的個人資料以及個人能力。」

「那實在是遺憾,那就這樣吧,祝貴公司興旺發達。」方逸天說道。

「不過……」夏冰頓了頓,看著方逸天,說道:「我們公司倒是缺個保安,我看你身手挺敏捷的,也不知你肯不肯留下來干呢?包吃不包住,一個月兩千五。」

「哧……」

一旁的張南聞言后忍不住嗤笑出聲來,他發覺失態后連忙強忍住了笑聲。

方逸天眼神一掃,看著張南那近乎嘲笑的笑意以及夏冰那挑釁的語言,他淡然說道:「干,當然願意干!一個月兩千五我已經很滿意了。那什麼時候開始上班呢?」

夏冰聞言后一怔,她原本以為像方逸天這樣滿口夸夸其談的人是不會幹保安的,可不料方逸天居然一口答應了。

這讓她始料不及,心裡也有點不爽,她原本是藉此來嘲弄方逸天的,沒想到方逸天居然答應了下來。

不過說出去的話想收也收不回了,況且公司里本來就缺個保安,所以她也只好說道:「明天八點鐘開始上班,到時你先過來人事部報道,辦理相關手續。」

「那好,明天我就過來上班,沒有什麼事我就先離開了,免得讓夏小姐你額頭上的皺紋增多起來。」方逸天說著便走出了人力資源部辦公室。

「方——逸——天!」

夏冰氣得只跺腳,高跟鞋底在地板上跺出「咚咚」聲響,似乎唯有這樣才能發泄她心中的憤恨一樣。

張南的臉色也很驚詫,他也萬萬料想不到方逸天會願意當一名保安,這與他之前應聘的市場開發部部門經理的職位相差太遠,所以他確實是想不到,唯有發愣。

「夏部長,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照他的意思他要當的是部門經理,可怎麼會去當一個小小的保安呢?」張南禁不住開口問著。

「哼,滿口的夸夸其談,臉皮厚得跟什麼似的,而且臉上還一副很有才能的樣子,你說呢?」夏冰冷冷問道。

「對,就是這樣,也不知道他是真有才還是空口說大話。」張南點頭說道。

「究竟有才無才過些天就知道了,我只知道如果真是龍那麼絕不會甘當池中物,說不定讓他當保安正是考驗他個人能力的時候呢。」夏冰不以為然道。

「哦,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張南說著,其實他在心裡想的是什麼龍不龍的,我看他不過是個廢物罷了。 青帝威武,這一刻莫說是其他天庭強者,就連崔慶等人都不得不感慨。

這位帝尊太強了!

剛一展露,頃刻間就斬殺一位帝尊強者,超快!

高空中的四位帝尊,遠處的其他幾位帝尊都開口了,但都無用,照樣被屠戮,無法阻攔。

一出手,霸氣凌然!

血雨降臨,大大刺激著天庭大軍,看向半空中的那道身影,充滿了無盡的敬畏之色。

反之,各族大軍這個時候臉色煞白。

尤其是古仙庭的強者,這一刻更是心中突然爆發出濃濃悲意!

這是他們的老祖,他們的帝尊!

被屠了!

在青帝面前,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青帝!」一道怒聲,從遠處傳來。

高空中,四位帝尊同樣怒不可遏。

這位同伴死的太快了,誰都沒想到青帝會突然間出現在這裡,這一次動手,他們準備了足足六位帝尊,但都來不及救援,就這麼被屠了。

一位帝尊的隕落,損失太大了!

古仙庭先後隕落三位帝尊了!!!

青帝淡淡看向四周,身上不染半點血跡,清新洒脫。

此刻,依舊像一位儒生。

「你們若是敢壞了本帝的規矩,本帝同樣可以將你們全部留下,哪怕是天帝他們都來了,也擋不住!」青帝淡淡開口,自信十足。

「你!」另外一位隱藏在周圍的帝尊顯現而出,滿臉的陰沉。

他其實距離很近,但根本來不及出手。

幾乎是親眼看到同伴被屠戮的。

臨死前的那一幕,其他人沒看清,他看清了。

也恐懼了!

此刻距離青帝保持極遠的距離,一出現便快速後退,遠離!

一位頂級帝尊,之前能看他出手的人不多。

平日間更是極少動手。

但是此刻,一經展露,戰力無雙,直接斬殺一位帝尊!

「不服,本帝讓你們五人一起動手,一隻手!」青帝淡笑,懸在那裡,看似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這一刻再度恢復到儒生之樣,但說出的這話,讓人感慨。

霸氣!

一隻手,要鎮壓五大帝尊聯手!

五位帝尊此刻聚集在一起,臉色鐵青,但終究不敢再動手。

東方大帝北方大帝二人也出現在青帝周圍,眼中帶著笑意。

帝尊的強大,他們自然知道。

這也是他們的底氣所在。

莫說是這些普通帝尊,即便是天帝等人在天庭也佔據不到任何優勢。

這裡,是青帝的主場!

「諸位,真若是不敢和帝尊交手,本座兄弟二人倒是可以陪你們玩玩!」北方大帝開口冷笑。

他們,都是跟隨青帝一路崛起的強者,不是普通的帝尊,實力極強,否則也不敢二人獨戰四位帝尊鎮守此地。

天庭的幾位帝尊,個個都超強!

對面,五位帝尊陰沉著臉,但終究沒敢再戰!

青帝這位無敵強者在此,他們不敢!

隨即沒多久,遠處一股超強氣息展露,在快速靠近,帶著無盡怒意!

一位至強者降臨!

原本的大戰,這一刻也終於徹底止戈!

帝尊都如此了,隕落了,他們還戰個什麼。

不多時,一道中年身影出現,臉色陰沉的可怕,渾身散發著一股古樸之氣。

古帝!

古仙庭的至尊帝尊。

「青帝!」這位古帝幾乎是咬牙而出。

太生氣了!

又死一位!

古仙庭足足六位帝尊,前後隕落三位了。

「古帝,破壞規矩,就要想到這個後果,難道你忘了?」青帝不為所動,淡笑而出。

至尊強者,有強者之間的規矩。

之前,就因為各族直接對天庭以及其他下界飛升者弱者動手,直接引起了青帝這位無敵強者殺入各族,屠戮無數,霸氣無數,哪怕各族諸多帝尊聯手都不曾攔下青帝,足見他可怕的實力。

也是那一次,各族怕了,也達成了一個協議!

而今,這位古仙庭的帝尊破壞了規矩!

古帝臉色一樣陰沉似水。

「好,本帝記住了,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古帝冷聲一語,隨即身形一閃,直接消失不見。

他雖然暴怒,恨極,但卻不傻。

在這裡和青帝廝殺,無用功,只能是白費力氣而已!

見古帝都撤了,五位帝尊也沒有了再戰的打算!

「撤!」一位帝尊沉聲開口喝道。

各族大軍要撤離!

原本他們的大軍就處於崩潰的邊緣,隨著一位帝尊的被屠,更是沒有半點的抵抗之意。

而今一聽帝尊開口,自然一個個的連忙後退而逃。

天仙境,地仙境,人仙境,都在退。

即便是仙王境,此刻也不敢再戰了!

天庭一方強者,這一刻選擇了沉默,大軍之中,渾身是血的崔慶眼看著這一幕,心中一陣大急。

「卧槽,上啊!楞著幹什麼啊,痛打落水狗啊,殺啊!」一聲大喝,瞬間驚醒了天庭大軍。

之前因為帝尊的緣故,大戰暫停了。

但並非是不能繼續了。

「殺!」蔣鑫洪辰等人頓時一個個身形極速閃動,直接開口-爆喝一聲。

地仙境戰場上,庚俗金星等人瞬間響應。

「殺啊!」

一聲聲怒吼,強大的氣息再度展露。

痛打落水狗!

有帝尊在這壓陣,怕個毛線,先前帝尊都不要臉來襲殺他們,眾人都憋足了一口氣,而今要殺!

一眾天庭大軍被一群人的爆喝驚醒了,隨即一位位強者反應過來,毫不遲疑的直接跟了上去。

這段時間,天庭大軍太難了,敗退多次,都被殺的極為慘淡。

而今,反轉了!

「殺!」

頓時,無數強者怒吼,強大的氣息直接爆發開來,痛打落水狗!

「轟隆!!」

「蓬!」

本就相隔不是太遠,崔慶蔣鑫等人全力出手,地仙境戰場上也全力轟殺,一瞬間直接轟入逃遁的幾族大軍中。

剎那間,慘叫聲不絕於耳,直接有人被鎮殺。

擋不住!

潰不成軍的幾族大軍,慌不擇路,沒有了陣型,也沒有了抵抗。

一時間,死傷大片!

越來越多的天庭強者追殺上來,一路轟殺。

新白蛇問仙 越來越多的幾族大軍被轟殺。

高空中,一群仙王境強者看的臉色再度陰沉很多,但他們不敢出手,也沒法出手。

天痕仙王雷霆仙王等人也殺了上來,直接動手廝殺!

之前被壓制了那麼久,偌大的天庭疆域縮減,此刻終於可以報仇了!

至於帝尊境強者,這一刻只是臉色陰沉,但卻再也不敢出手,只能眼看著這一幕。

目光,轉向崔慶蔣鑫等人,又看向庚俗關鐵凝等人,目光陰沉如水! 來到這個城市裡已經有三個月了,可是方逸天每天都覺得這個城市裡有著新的東西在吸引著他,這是一個歷史悠久而又充滿活力的城市,高速的經濟發展掩蓋不了它那深沉的歷史韻味,因此這麼一座城市是需要時間也需要用心去體會才能夠感悟得到這座城市的底蘊文化。

正是由於這一點方逸天才會在這麼一座城市裡待了三個月。

以往的他就像是一個過客般,以每一個城市作為驛站,又以令一座城市作為起點,就這麼漂泊著,流浪著,在每個城市裡待的時間至多一個月左右。

他知道他這是在逃避,不過在幾乎所有人的眼中他這種逃避是愚蠢的近乎瘋狂的,這世上還有哪個人像他一樣放著藍家的乘龍快婿不當,放著顯赫富貴的身份不要,卻偏偏選擇了逃避?

況且藍家的千金是那麼的美,驚為天人,那盛開的百合花也無法媲美她的脫俗美麗,待人有禮,舉止優雅,氣質出眾,幾乎沒有半點瑕疵,可是方逸天竟然逃避!

所有認識她的人都在為她抱不平,都在痛恨著方逸天,可是她卻恬靜而又淡雅的笑了笑,繼續追尋著方逸天的下落。

其實有時夜深人靜的時候方逸天也忍不住問自己為何要逃避,難道他不愛她?

不,不是。或許是由於心裡的那點卑微的自尊心在作怪吧。

方逸天此刻正在市裡最為繁華的金融大道上走著,洒脫快意,可是他知不知道在遠方的一個城市裡有著一位美麗而又溫柔的女孩正在深深的思念著他呢?

他也許知道,可是他不會刻意去想這問題,他愜意的走在街上,看著人來人往,時不時看著迎面走來一位穿著弔帶裙的清麗MM,他覺得生活竟是那麼的美好,他甚至認為就像這麼生活下去也不錯。

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當起保安來了,如果讓他那一幫狐朋狗友們知道了肯定是不敢相信,或者是讓她知道了她也許會很驚詫吧。

前面街道上有個報刊亭,走過這個報刊亭的時候方逸天的眼角一掃,也僅僅是一掃而已,但是這一掃也讓他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報刊亭上擺有很多報紙,有每日新聞、南華時報、南國都市報等等,就在方逸天眼角一掃的時候赫然看到幾乎所有的報紙的頭條上都刊登著某某無名英雄徒手擒四匪,阻止了一場惡劣的搶劫事件的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