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還順手摟主了蘇紫萱的腰肢,大大咧咧的在蘇紫萱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蘇紫萱意外的看了看樂天,這傢伙這麼大膽了?

「笑一笑啊?板著臉做什麼?」樂天小聲的嘟囔。

蘇紫萱輕輕的笑了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僵硬。

樂天倒是蠻受用蘇紫萱這個笑臉的,不過他還是提了點意見。

「你現在可是我花錢弄來撐場面的女人,你這個笑容太溫柔……不好!討好的笑容你會不會?」

蘇紫萱眨了眨眼,搖搖頭。

「你傻啊,你四下看一看,這不到處都是老師嗎?」樂天提醒道。

蘇紫萱看了看,她無語了。

那些女人的臉上都掛著笑意,這種笑容就是討好的笑容嗎?這怎麼看起來浪浪的……

蘇紫萱試著對樂天笑了笑。

「這樣可以了吧?」她問。

樂天看了一眼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老子真想就在這裡將你按在沙發上摩擦……」他咬著牙說道。

蘇紫萱乖巧地笑著,盡量露出那種討好的意思,這傢伙……看起來還真的挺享受?

啤酒妹將啤酒送來了。

樂天拿起一瓶酒喝了一大口,壓了壓心中的火氣,蘇紫萱這個女人一旦露出一絲女人的嫵媚,那可對樂天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

「喝酒……」樂天對蘇紫萱說道。

蘇紫萱拿起一瓶酒,也慢慢地喝了一口。

這裡男人不太多,女人和啤酒妹倒是不少,可能是來的還有點早……

「你……過來!」

樂天突然拉住了一個經過的啤酒妹。 啤酒妹奇怪的看了看樂天,她發現樂天喝的啤酒是最貴的,馬上就露出了討好的笑臉。

「老闆……您有什麼需要?」

蘇紫萱坐在一旁,她真是恨這些為了錢什麼都肯做的女人,看著樂天居然伸手摸了一把啤酒妹的小臉,蘇紫萱瞄了瞄樂天的爪子,心裡在研究是該紅燒還是清蒸……

「我上次來這裡看到了一個啤酒妹,長的特別乖巧……好像叫什麼甜甜?今天怎麼沒在?」樂天問。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甜甜?她今天是沒來上班,可能身體不舒服請假了吧?」啤酒妹回答。

樂天的臉上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可惜了……」

啤酒妹看了看樂天,又看了看另一邊的蘇紫萱。

「老闆……說話方便嗎?」她低聲問道。

樂天點點頭。

「老闆您是不是找貨?」啤酒妹小聲的問。

她的眼睛打量著樂天,這個男人聽到貨這個字的時候,眼前一亮的樣子明顯就是一個癮君子,不過看這個傢伙倒是像挺有錢的樣子。

蘇紫萱看著樂天,這個傢伙混跡這些地方倒是有模有樣。

樂天看了看啤酒妹,不動聲色的點點頭。

「我有……您跟我來?」啤酒妹神秘兮兮的說道。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你等在這……」他哼了一聲。

「是,老闆……」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站起身,啤酒妹也馬上站起身。

「老闆……那個女人是誰?她不是我們這的人啊……」啤酒妹奇怪的問。

「我秘書!今晚準備帶回去爽一把。」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啤酒妹眼神晃了晃,這還真的是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

兩個人來到了女廁所,樂天走進來還真的是有點不習慣。

「老闆你進來……」

啤酒妹將樂天拉到了一個隔斷裡面。

「東西呢?」樂天問。

「我這個是品質最好的,不過價格有點高。」啤酒妹說道。

她將手伸到了內衣裡面,摸來摸去的……

「你行不行了?讓我來摸……錢算什麼東西?老子有的是錢……」

樂天伸出自己的爪子,在啤酒妹的胸口摸來摸去,他摸到了一小袋東西,拿了出來。

看了一眼,樂天就失望透頂。

這特么就是一小袋普通的白粉,根本不是KLD!

KLD是那種白色晶體,樂天見過的。

「你特么和我開玩笑呢?你信不信我弄死你……老子要的不是這種大路貨!」樂天惱怒的說道。

他將那一小袋東西扔到了地上。

啤酒妹急忙將它撿起來,她驚訝的看了看樂天。

「老闆……您要的是極樂天堂吧?」她問。

「什麼極樂不極樂的……老子要的是那種新出的東西!」樂天模稜兩可的說道。

啤酒妹看著樂天。

「這個就是……」她說道。

樂天一愣,他一把抓過這一小袋仔細地看了看。

袋子裡面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白色的麵粉一樣的東西,不過裡面還真的可以看到那麼一點點晶體狀的東西。

他迫不及待的拿起來舔了舔。

啤酒妹看到樂天這幅饑渴的樣子,心中大定……這是個吃過極樂天堂的人。

「艹!你特么還說這是最好的?這特么裡面都是麵粉……」樂天破口大罵。

啤酒妹看著樂天,這個傢伙嘴還挺叼啊……

「我們的手裡都是這種品質的了,這個東西不能吃多了,吃多了會死人的……每次吃一點點,一樣爽得很!」她小聲地說道。

「滾蛋!老子怕死嗎?老子早就活夠了……」樂天罵了一句。

他掏了掏口袋,做出要拿錢的樣子。

「艹!出去給你錢……」樂天惱怒地說道。

他推開女廁的門走了出去,啤酒妹停留了一會,才跟著樂天走出來。

蘇紫萱看著走回來的樂天,樂天沖著她使了個眼色。

「老闆……」啤酒妹過來了。

「給她一萬!馬上給老子滾蛋……」

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看了看啤酒妹。

「手機拿過來,我給你轉錢。」她說道。

啤酒妹聽到樂天給一萬,她心中一喜,那一小袋撐死了就是五百塊,因為裡面都是麵粉,真正的好東西只有一點點而已。

其實這個東西到她手上的時候,品質還算是可以的,不過啤酒妹為了多賺錢,自己又放了許多麵粉進去……

啤酒妹看著馬上到賬的一萬塊,她的眼珠子動了動。

「老闆……您想要更好的貨?」她湊到樂天的身邊。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貼在自己的手臂上的胸口……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他端起啤酒喝了一口。

剛剛吃了一口麵粉,嘴巴里難受的很。

「我知道哪裡可以買到品質更好的……不過這介紹費……」啤酒妹小聲的問。

樂天看了看她。

「十萬!」他伸出了一個手指。

啤酒妹的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她馬上點點頭。

「什麼時候過去?」樂天問。

「不用過去,我們就在這裡等就好了……」啤酒妹回答。

樂天點點頭。

啤酒妹離開了,樂天對蘇紫萱招了招手,蘇紫萱坐了過來,將自己窩在了樂天的懷裡。

「發現了什麼?」蘇紫萱問。

「這裡的啤酒妹都在賣KLD……只不過她們賣的品質太差,我估計是她們自己在裡面摻了麵粉。」樂天回答。

他端起啤酒喝了一口,居然只咽下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餵給了蘇紫萱。

蘇紫萱瞪著眼珠子看著樂天,無奈的將另一半咽了下去。

這個傢伙……噁心死人了。

結果兩個人一直在這坐到了午夜,那個啤酒妹來了好幾次。

「老闆……不好意思了,要不您明天再來吧?今天黃毛哥沒來……我也沒辦法。」她陪笑著說道。

「你特么耍老子?」樂天眼睛一瞪。

「不不不,我哪敢啊……這樣,您給我留個電話,黃毛哥來了我馬上通知您。」啤酒妹趕緊說道。

樂天哼了一聲,將自己的電話留了下來。

「那個什麼狗屁的黃毛來了,馬上給我打電話。」他又交代了一句。

啤酒妹連連點頭。

「走了。」

樂天哼了一聲,拉著蘇紫萱就起身想要離開。

啤酒妹沒有賺到好處費,也失望的走開了。

樂天剛剛走了幾步,就馬上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酒吧的門口…… “暫時還不知道,應該就在這兩天吧。葉子,你收拾一下。明天跟我一起進山裏。”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臉色異常的嚴肅。

這東西出生的時候,肯定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而且如果出現意外的話。那麼會相當危險。這血胎本來就是邪惡之物,出生之後的血嬰雖然只有巴掌大,但是速度奇快。而且以吸血爲生。

萬一這東西真的忽然跑出去,你媽後果可就不堪設想。

“那我現在先給冷叔打電話說一聲。”說完話之後,我立刻掏出手機給冷叔打電話。而方大師,則是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到荒山裏讓這血嬰出生。

冷叔那邊聽說這事情之後,讓我們安心的去。至於李隊長這邊的事兒。有他在就可以了。還有,讓我們千萬要注意出生後的血嬰,只要一出生,立刻就用拍魂尺擊打它的頭部。可以在最快時間內滅了血嬰。

掛斷電話之後,我一直在好奇,既然讓血嬰出生的目的就是滅了它,那麼爲什麼不等血嬰出生前,就直接滅掉他呢。

想了半天還是想不明白,就直接起身,去問正在收拾東西的方大師。

“不是我們不想滅,而是根本就沒法滅。血胎這東西誰都不知道到底算是生物還是活物,你能把一個石頭給滅掉嗎?只能把它砸個粉碎吧。但是你如果知道石頭裏面有危險的東西,就不會輕易出手去砸了吧。”方大師說的我並沒有怎麼聽懂,他也不再解釋,只讓我知道一點,只要血嬰出生了之後滅掉就可以了。

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也開始跟着方大師一起收拾東西。

不過方大師好像還是不太放心我這邊,轉過身來朝着我繼續說道:“葉子,先給你提個醒,那個血嬰出生之後,類似嬰兒狀態,千萬不要下不去手,不然的話,會相當危險。”

聽到這話我心裏咯噔一下,竟然是個嬰兒狀態的。要我拿着鐵尺去拍個嬰兒的頭,想想還真有些下不去手。

方大師看出來了我的猶豫,拍了拍我的肩膀勸道:“葉子,到時候我肯定沒有時間幫忙,這一切還得靠你。你就想想,如果你不殺死它的話,整個城市都會跟它陪葬。”

他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血嬰的生長是需要鮮血的。凡是被血嬰吸過血的人,都會變成血屍,而每當血嬰吸血過後,都會變得更大,甚至於幾個小時內就變得和正常人一般大小。

想想那場面,如果不把那血嬰第一時間拍死,估計幾個小時之後,整個城市就和生化危機當中的場面差不了多少。想到這兒,我整條手臂都有些顫抖。

半個小時之後,我和方大師出發了。

從市區到山裏需要坐車大概三四個小時時間,而且我們這次要找的是那種沒有人煙的山,所以需要的時間更長一些。這回我們並沒有打出租車,而是直接上了城鄉公交,直接坐到終點站之後,繼續走了一兩個小時,才爬上了一座荒蕪人煙的山上。

山上到處都是枯枝爛葉,根本就沒有路,所以走起來相當的困難。在山上,方大師帶着我沿着山脊走了很長時間,才找到一個平整點的山窪處,把帶來的東西放下。

“葉子,在附近佈置幾個陣法,要讓那些東西都進不來,越多越好。”方大師把那個黑色塑料袋放下之後,把自己的揹包扔給我朝着我說道。

我接過揹包裏面看來一眼,裏面全部都是銅錢黑色小旗子以及一些驅鬼符之類的東西。而方大師另外一個揹包裏面裝着的則都是香燭之類的東西,至於我的揹包裏裝着的,就只有一些食物和水,這也是方大師特意準備的。

看來方大師是打算把地方訂在這兒了,我提着揹包走的時候,方大師也在這兒開始做起了準備。

血嬰出生的時候,是非常的危險的。相比於之前速度快的危險來說,還有另外一個危險。就是血嬰的陰氣很重,會吸引來很多的厲鬼,這也是方大師把地點選擇在這荒山野嶺的原因。

萬一在市區裏厲鬼太多的話,難免就會有一些命格弱的人給撞上,然後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而在這荒山野嶺的,就不用擔心這些,要擔心的就是必須得在血嬰出生之後立刻滅掉,不能讓這些厲鬼得到。不然的話,厲鬼一旦吞噬了血嬰,無疑將會變得更加強大。

出來之後,就以剛纔的那個窪地爲中心,開始佈置陣法。這一次我佈置陣法的時候格外的小心,不光是十二都天門陣了,九宮迷陣,七星幻陣以及八卦陣環環相套,幾乎把周圍全部圍的水泄不通,只剩下一條路能夠走通,這條路如果稍微走錯半步,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很有可能就會被困在陣中出不來。

當我佈置完這些回到窪地的時候,方大師已經把那血胎掏出來放在了一塊兒平整的石板上。在石板旁邊,點上了四根香,周圍兩根白蠟燭也點燃了,而香燭的正中央,放着紙糊的金色元寶。

石板上畫着一些紛繁複雜的圖案,我根本看不懂那圖案的意思,方大師也並沒有給我解釋。

“佈置的怎麼樣了?”看到我回來之後,方大師擡起頭來朝着我問道。

我把佈置的情況給方大師說了一下,方大師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就讓我再這兒看着千萬不要亂動,他要去檢查一下我佈置的陣法。看到方大師離開之後,我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了那血胎上面。

這血胎並不是我第一次看見了,可是這次看到之後,還是有種讓人心悸的感覺。

沒過多久,看到方大師回來,我才鬆了一口氣。剛纔我生怕方大師不在的時候,這血胎出現變化,我一個人沒辦法應付。在這種環境中,方大師就相當於我的主心骨,有他在纔會心安一些。

“好了葉子,去找些柴火來吧,這傢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生,看來我們有的忙了。”方大師回來的時候,手中就抱着一堆柴火,不過由於不知道這東西具體出生時間,所以我們估計得通宵等着了。

“方大師,咱們真的要等一夜嗎?”生起火之後,天都已經黑了,四周靜悄悄的,讓人特別的壓抑。

“不用,我已經在那周圍佈置了陣法,等到快要出生的時候自然會有提醒。所以,我們睡覺的時候必須醒着點。看那樣子,前半夜應該不會有什麼異動了,咱們還是早點睡覺,或許後半夜就會出現狀況。”方大師咬了一口剛剛在火上烤熱的餅子說道。

聽他這麼說之後,我也安靜了下來。我現在也明白爲什麼方大師讓我的包裏都裝上吃的東西,因爲他也不確定這東西什麼時候會出生。而我揹包裏面原來裝的那些東西也沒有什麼大用,還和方大師的東西重複,所以我只拿着拍魂尺,就已經足夠了。

吃完東西之後,我和方大師就躺在火堆旁邊的枯葉上。之前我們就已經把火堆分開埋在了土裏,現在躺上去溫熱的氣息從下面傳上來,覺得十分的舒坦。

天上的星星很密,也不知道已經有多長時間,沒有擡頭看星星了。

“葉子,睡吧。”方大師嘟囔了一句之後,翻了個身,沒多久就傳來了微微的鼾聲。

我也不知道過來多久才睡着,可是感覺眼睛沒有閉上多久,就被遠處淒厲的慘叫聲給驚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