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見宋唯晴反應不再激烈,賀易生便加快了步伐。

「別靠近她!」

千刃叱喝一聲。

於此同時,安靜下來的宋唯晴突然發狠,拿著玻璃碎片就要刺向賀易生的大動脈。

「你不是啊驍!」

她的動作凌厲狠辣,一切的攻擊都經過部署。

那是曾經留在骨子裡的技能,不管變得如何,這種幾乎成為本能的生存技能,都不會忘記。

千刃如鬼影一般接近賀易生,拉了他一把,躲過宋唯晴的攻擊。

見沒能成功攻擊到賀易生,宋唯晴便把碎片往自己身上割。

鮮血淋漓!

「別靠近她,不然不是你受傷,就是她自殘!」

這也是他們不敢用武力的原因,因為只要他們躲過宋唯晴的攻擊,宋唯晴就會自殘。

賀易生眼眶紅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才把宋唯晴變得這樣。

宋唯晴眼底映出玻璃的血紅,她舉起碎片,想要刺向肚子。

咯噔一聲,不遠處砸過來一枚石子,擊中宋唯晴的手腕,玻璃碎片應聲掉落在地上。

宋唯晴發了瘋一般撲向玻璃碎片,然而有人動作比她更快,一把踢走碎片,然後把她緊緊地擁入懷裡。

「沒事了,我來了!」

正發狂掙扎的宋唯晴,聽到熟悉的清冷聲音,瘋狂的動作緩緩地停了下來,她緩緩抬起頭。

「啊驍,你終於來了!」 她的臉上布滿淤青和傷痕,濕透的髮絲凌亂地貼在額頭,依稀地擋住眼睛。

如今的她,凄慘得如同路邊的乞丐,再也沒有在曾經耀眼的英姿颯爽。

她比視頻上看去還要憔悴。

宋唯晴恍若抓住救生浮板,五指用力地抓著霍驍的手臂,唯恐他會消失。

等了那麼久,終於等到他了!

「終於,等到了!」

「幸好我沒放棄!」

宋唯晴痴痴地凝望著霍驍,內心的戒備消失殆盡,此時此刻,終於心安了。

經歷那麼多的折磨,宋唯晴早就筋疲力盡,她一直靠著對霍驍的執念,才支撐下來的。

現在在霍驍的懷裡,心安了,濃烈的疲憊感便襲擊而來。

宋唯晴暈過去了!

「唯晴!」

賀易生見宋唯晴暈倒,連忙過去進行診治。

簡單做個檢查,賀易生就知道這些年,宋唯晴的身體徹底被掏空了。

「先送她去醫院吧!」

霍驍抱著宋唯晴站了起來,邁著大長腿,徑直往外走。

賀易生盯著霍驍的背影,剛伸出去的手,漸漸放下。

在宋唯晴心裡,只有霍驍。

剛才那種狀況已經能夠說明一切。

自己的那點奢念,終究是泡沫,一觸即破。

整理好思緒,快步跟了上去。

融合醫院

賀易生親自擔任主治醫生,對宋唯晴進行詳細的檢查。

兩個小時后,宋唯晴被送進貴賓病房。

手持報告的賀易生,頻臨在憤怒的邊緣。

「誰能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情況? 總裁大人的意外驚喜 唯晴她,身體的骨骼有多次拗斷的傷痕,皮膚上不少結痂的刀傷,最重要的是……」賀易生眼睛發紅,氣得呼吸不順暢,喘不過氣來,深呼吸幾口,繼續說道,「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多次墮胎的痕迹,那手術做得一點都不好,她再也懷不上了。」

「為什麼會這樣?霍驍,你應該知道的是吧?」

因為擔心宋唯晴的情況,賀易生一直沒有追問,為什麼死去的宋唯晴竟然被囚禁在遙遠的埃塞尼?

當初在死亡法庭上,是霍驍作的口供,說宋唯晴在尼威案子的大爆炸中喪生,可宋唯晴根本就沒有死!

賀易生心裡堵著一股怒氣,他心目中的白月光,竟然被糟蹋成這樣。

第六感告訴他,宋唯晴如今會變成這樣絕對跟霍驍脫不了關係。

霍驍倚在牆上,咬著香煙,裊裊的煙霧模糊了他的臉。

她竟然受到那麼重大的創傷?

男人幽深的眸子閃爍著暗芒,悠長深遠,使人猜測不透。

「霍驍,你說話啊,唯晴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你害的?」

賀易生步步相逼。

就在此時,被送入貴賓病房的宋唯晴突然發了瘋地咆哮。

嘶聲裂肺地喊道,「啊驍,啊驍你在哪裡?」

霍驍丟下香煙,快步推門進去,賀易生緊隨其後。

賀易生一進去就給宋唯晴打了鎮靜劑。

打過鎮靜劑后,她的情緒才稍微緩和下來。

宋唯晴軟著身子,躺在床上,那雙無神的眸子此時漸漸恢復神智。

「啊易。」

賀易生連忙應道,「我在。」

「我想跟啊驍單獨談談。」 她終於記起他了,可是久別重逢后說的第一句話,卻是想讓他離開,她要跟霍驍單獨談談。

她,從沒把自己當成一回事。

他風塵僕僕,做了一天一夜的手術,趕了一天的飛機,只為了擔心她的安危,可她心心念念的只有霍驍。

他算什麼,他賀易生什麼都不是!

「好!」

他不甘,不舍,卻對上她那雙備受傷害的眸子時,卻什麼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口,只想依著她。

他向來都是依著她的!

賀易生瞥了霍驍一眼,告誡霍驍注意宋唯晴的情緒和身體狀況。

剛才的質問,沒有得到答案,可霍驍的行為,無形就是一種答覆。

呵呵!

呯的一聲,賀易生離開了,整個病房裡,只有霍驍與宋唯晴兩人。

「抱歉!」

霍驍站在宋唯晴的床邊,目光在她手腕和腳踝流轉,她裸露出來的肌膚全都被包紮得嚴嚴緊緊。

他知道,她的傷並非那麼少。

剛才賀易生的話還在耳邊迴響,因為他,宋唯晴沒有作為人母的機會。

他的錯失,使她被剝奪了作為女人的本能和天賦。

那樣高高在上的霍驍,在軍部如同神祗的男人,什麼時候說過一句抱歉?

宋唯晴覺得,她是唯一得到霍驍道歉的女人!

曾經受過的創傷,現在,已經不會疼痛。

他簡單的兩句話,便撫平了她的傷痛。

「不,少將,這並不是你的錯,當初是我自願的,如今也不能怨你!」

「再說,你不是來救我了?」

宋唯晴調皮地眨了眨眼睛,淡淡的笑容恍若沒承受過那些傷害。

「霍幗封是什麼人,我早就知道,真不該答應你,如今卻害了你。」

霍幗封討厭姓宋的人,他就不該答應跟宋唯晴合作。

「可我差點就查到霍太太的埋葬之地,那麼順藤摸瓜,霍太太的死因終究能查出來,只可惜……」

霍太太,指的就是霍驍的母親,那位在霍驍童年便失蹤,最後是霍幗封通過死亡法庭判定死亡的可憐女人。

「不過沒關係,我爸爸還不知道這些,我們可以重新再來。」

像以前一樣,在外人面前裝情侶,矇騙所有人。

整個容城的人都知道,霍驍深愛和寵溺著宋唯晴。

卻沒人知道,他們只是在演戲,一切,都為了調查霍驍母親的真正死因。

宋唯晴,是宋庭的親生女兒。

所有人都以為,宋家只有男丁,卻沒想到,宋家有個寶貝的千金。

只是宋唯晴一生出來差點夭折,算命先生說她八字輕富養折壽,需要粗養,不能活在大富大貴之家。

所以她還沒斷奶就被養在偏遠的外家。

可她在宋庭心中的地位,誰都比不了。

而宋庭卻是霍母臨死前最後見過的一個人,霍驍的人查到,霍母當時交了一樣東西給宋庭,可霍驍一直都接近不了宋庭。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因為宋庭仰慕霍母,憎恨每一個姓霍的人。

重新再來?

再與她假裝情侶?

的確,那是最簡單快捷的調查方法,可是,如今不同了。

「不必!」

宋唯晴怎麼也沒有想過霍驍會拒絕,正如當初她見到霍驍的人跟蹤宋庭,得知霍驍在調查霍母的事情,她自爆身份,提出要與霍驍合作。那個時候,霍驍是答應的。 她知道,在利益面前,霍驍懂得怎樣取捨。

「為什麼?啊驍,我沒事的啊,你不用在意我身上的傷,上次只是一時失誤才會被霍幗封的人算計,以後都不會了。」

宋唯晴以為,他還在介懷害了她的事。

平時兩人相處的時候,宋唯晴多數稱呼霍驍為少將。

只有在人前,她才會甜甜地喊他啊驍。

她喜歡這樣喊他,她多麼希望以後都能這樣喊下去。

霍驍替宋唯晴掖了掖被子,話語是不可拒絕的堅定,「這些事不要再操心,好好養病!」

「這個仇,我會替你報的!」

宋唯晴一把抓住霍驍即將收回的手,焦急拒絕,「我不要,堅定不移永不放棄是軍人首要守則,我差點就查到了,為什麼要放棄?「

為什麼霍驍會拒絕?

所有人都認為,她是霍驍唯一的逆鱗,她也想成為他唯一的逆鱗。

自從在戰場上目睹他指揮戰隊化險為夷,那一刻,她便被俘虜了。

從此,視線再也離不開她。

她努力發奮,甚至祈求父親,動用關係,把她調到霍驍手下的第一支隊。

那麼多年,她一直在努力,一直跟隨他的步伐。

為此,她犧牲掉一切!

宋唯晴的堅持,出乎霍驍的意料。

這一次,他欠了宋唯晴。

對她,他是充滿愧疚。

所以,並不想她再次陷入這種危險當中。

冠冕堂皇的理由,使他隱藏了內心真實的想法。

他不想與她假裝情侶,更多是因為他不想讓慕初笛傷心,他不想看到那雙烏黑澄清的眸子氤氳著水霧,那怕得知這是最容易查出母親死亡真相的捷徑。

「那你可還記得,軍令不可違?」

「你的身體和精神狀況不適宜再做這種事,而且,宋庭似乎已經有所察覺,所以同樣的手段,已經沒有意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