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們在山上綠林間走了一會兒,我覺得很累,我身體不好,走幾步就覺得累,而且經常頭疼,那種撕心裂肺,就像有什麼東西想在我腦袋裡爬一樣,那種感覺很驚悚,希寶說這是車禍後遺症我腦袋裡有瘀血,化開就好了。

我對希寶的話深信不疑,覺得只有這麼解釋才是合理的。

「我背你吧!」希寶突然俯下身說。

他很高大,又英俊漂亮,只不過還是有點瘦,我怕壓壞了他,而且有點不好意思。

」我自己試著走走好了!」

希寶眼底閃過一抹黯然,很快被他掩飾了去。

「那我扶你!」

我們走回去,如今住的是一個山裡的山莊,像是專門用來度假用的,可是被希寶整個包了下來。

「這麼做會不會浪費?」我看著希寶問。

這麼大的莊子開農家樂賺錢不錯。

希寶搖頭,很自信的說:「不會,我很有錢的!」

「那你不用工作嗎?」

「不用,我是老闆,員工才要工作,老闆不需要!」希寶笑嘻嘻的說。

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也笑了。

可是我總覺得老闆也不是這麼閑的。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去?」

希寶一怔,臉上有些黯然:「你想出去嗎?在這裡和我待著不好嗎?」

我搖頭:「不是,我很喜歡和希寶在一起,可是我們不能一輩子在這待著啊,我想出去看看!」

希寶沒說話,他的心情不好,我感覺一定是我說錯話了。

晚飯的時候,我主動和希寶道歉。

「對不起,我們不出去了,在這待著也挺好的!」我說。

「是真的嗎?」希寶希冀的問。

我點頭:「是真的!」

我感覺我說完這句話,希寶是真的高興。

晚上,我按點睡覺,希寶說這對我恢復有好處。

等我睡著后,鳳沉希出了門,占哥在林外等著他。

「什麼事?「鳳沉希問。

「我們真的不回去了嗎?」占哥問。

「什麼意思?」

「這都三年了,您如果再不回去,組織那邊就不會再有我們的立足之地了!」

占哥頗為擔心的說,在他看來鳳沉希似乎有在這裡過一輩子的打算,不過這種想法估計不可能實現,裡面的凌安看著可不太好,從馬蹄山出來后那女人就一直昏迷不醒,醒了之後又像個木頭一樣傻了幾年,如今好不容易有點起色,還什麼都不記得了。

占哥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可是他知道不該問的不問。

要不是外面實在變數太多,他也不會巴巴的來找鳳沉希。

鳳沉希想隱居簡直是做夢,他當初做了什麼事他自己清楚,他有權有勢的時候,那些人懼怕他畏懼他,可是一旦他不是總裁了,組織遲早有一天會找到他,跟他算總賬。

「別急,該回去的時候自然會回去!」鳳沉希說完又問:「商璟煜那邊怎麼樣了?」

「他去了首都!」占哥說。

鳳沉希就明白了,這也是他早就猜到的。

「無事,都是親戚,讓他和那個人先斗幾天好了!」鳳沉希說完又回了莊子。

我從噩夢中醒來。

「雲曦,怎麼了?」希寶在外面敲門。

「沒事,我做噩夢了!」我心有餘悸的說。

「我能進來嗎?」希寶問。

「進來吧!」

希寶推門進來,打開燈。

他穿著銀色的絲質睡袍,整個人看起來乾淨又柔和。

「我想睡這!」希寶指了指我的床。

我點頭。

床很大,希寶不是第一次來,我生病的時候他也一直陪著我,有他在我很安心。

「夢到什麼了?」他問。

我想起那個心有餘悸的夢,就覺得不舒服。

「我夢見著火了,我捅了一個男人一刀…」 希寶笑了笑,可能是壓力太大了,過幾天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真的?」

希寶點頭:「我們去國外!」

我欣喜的點頭。

「好了,睡吧!」希寶張開手臂,我猶豫了下還是枕著他的胳膊睡了。

我睡著后,希寶起身,站在窗戶邊,看著傾灑進來的月光,笑了。

他轉身出門,到了底樓,拉開機關,走進地下室。

地下室里,喬筱被關了三年,在這個暗無天日的房間里,她日日夜夜受著無盡的折磨,替這個叫希寶的男人試練蠱蟲。

可喬筱曉對他恨不起來,他這麼英俊這麼優秀,和她說話的時候總是很溫柔。

喬筱曉以為從前她是愛商璟煜的可是直到如今她才發現自己錯了,她從來都不愛商璟煜,她愛的只是他的樣貌,權勢,金錢…

可是她愛希寶,雖然他經常折磨她,給他試練各種蠱蟲,可是她還是愛他。

「希寶!」喬筱曉歡快的跑過來,小心的站在他身邊,帶著女人獨有的嬌羞。

地下室足夠大,裝修的也不錯,除了不能出去,喬筱曉覺得很滿意,雖然蠱蟲讓她很痛苦,可她能見到希寶,這一點讓她很滿足。

「今天感覺怎麼樣?」希寶說著尋了椅子坐下。

喬筱曉看著他,眼睛全是愛意:「我感覺很好,就是你怎麼這麼晚才來?是有事耽擱了嗎?」

喬筱曉小心翼翼的問,因為一直給她送飯的孫姨病了,今天換了一個人來,那個人出去的時候,她聽到上面有人議論雲小姐…

這讓喬筱曉很不安,她不傻,她覺得希寶可能有別的女人,就在這座地下室的上面,那個女人住的豪華的房子,享受著陽光,還霸佔著她的希寶。

她嫉妒,甚至是恐慌,她怕哪天希寶不要她了,那她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筱曉?」希寶叫了一聲。

喬筱曉回過神來,才知道希寶在叫她,她掩飾了心中那點情緒,說道:「還…還好,就是睡的時間比較多!」

「那做夢了嗎?」希寶問。

「做了!」喬筱曉皺著眉頭說:「我夢見我出車禍的那個晚上…」

喬筱曉低頭,那個噩夢居然又來了,那天晚上,那個恐怖的場景,她一輩子都忘不了!」

「這樣啊!」希寶沉了沉眼睛:「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喬筱曉心中歡喜她喜歡希寶這樣問她,那種自然流露的關心讓她覺得安心。

「有時候會頭疼!」喬筱曉老實的說,事實上這種頭疼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每次疼起來很要命,就跟有千萬根針在刺一樣。

「還有嗎?」希寶問。

「沒有了!」

希寶起身:「行吧,有什麼需要就和孫姨說。

「你要走了嗎?」喬筱曉問。

「嗯,我還有事要做!」

希寶走到門口,喬筱曉鼓起勇氣問:「希寶,雲小姐是誰?」

希寶腳步一頓,回頭看了她一眼,喬筱曉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

「好好休息!」希寶丟下一句話出了門,地下室的門傳來一聲響,門又一次的關上了。

希寶出了門,把管事叫了出來。

「孫姨呢?」希寶問。

「孫姨今天病了!」

「這樣啊!」希寶笑了下:「那是誰給地下室送的飯?「

「是阿香!」管事老實回答。

「把她送走,日後除了孫姨外,不準有人在開進地下室的門半步!」希寶說完又補充:「孫姨如果連飯都送不了,也可以走了!」

管事已經意識到什麼了,擦了擦額前的冷汗:「是,我知道了!」

希寶想了下又回頭對管事說:「還有,若是誰在雲小姐面前說了不該說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是!」

等鳳沉希走後,管事到了阿香的房間,阿香正和孫姨說著話,今天她按照孫姨說的去送飯,送完后回來看孫姨。

孫姨是感冒沒什麼大問題,躺兩天就好了,之所以讓阿香送飯,是想著阿香和她關係好,她想提拔她一下。

管事進來,孫姨感覺可能出事了,心中有些後悔今天的舉動。

「什麼事?「孫姨忐忑的問。

管事警告的看了眼孫姨,又看著阿香說:「少爺吩咐,把她送走!」

阿香一怔,孫姨也是一愣:「怎麼說送走就送走?」

阿香也是茫然,她雖然不知道送走會怎麼樣,但是絕對不會有她的好。

「管事,我…我都是按照孫姨說的去做的,我可什麼都沒說啊!」

阿香急忙求饒。

「這是少爺的命令! 華娛之閃耀巨星 來人,帶走!」管事一聲令下,就有兩個人進來,架起阿香往外走,阿香還想求饒,管事從懷裡掏出一顆藥丸想塞進她的嘴裡,阿香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頭撞開管事就往外跑去。

「快,抓住她!」管事忙說,要是驚動了少爺,特別是雲小姐,他就快活到頭了。

「救命啊…救命…」阿香害怕急了,大喊大叫的亂跑。

可是沒跑多遠緊緊被抓住,管事抽了她一巴掌:「你真是活到頭了!」

說著就要把那顆藥丸喂進她嘴裡。

「住手!」

管事尋著聲音看到來人,忽然就感覺不好了,完了完了。

我看著有些驚慌的管事,走下樓,看了看被幫著的傭人:「她怎麼了?」

「雲小姐,她犯了錯,少爺要讓她回家!」管事說。

我看了一眼被按著的那個女孩子:「你犯了錯?」

阿香想說沒有,可是管事一記眼刀過來,她不敢說話了。

我覺得有蹊蹺,事實上,從我醒來這個月,我都覺得這裡怪怪的,除了希寶沒人多和我說一句話,有時候我問了,他們也只是很害怕的匆匆走了。

「你犯了什麼錯?」我問。

阿香低著頭不說話。

我看向管事:「這個女孩子長得不錯,我覺得很好,讓她到我身邊吧!」

管事為難:「雲小姐,這是少爺的命令,我不敢違抗!」

「是嗎!」我看了一眼管事:「希寶在哪?我去找他!」

事實上我們的動靜早就驚動了希寶,他站在樓上看著我們,目光在管事身上停留了幾秒,管事覺得這一眼,他要少活很多年了。

「聽雲曦的!」

「是!」

「謝謝雲小姐!」阿香還沒從剛剛的驚嚇中醒過來,機械般的道謝。

我擺擺手,走上嘍。

管事帶著阿香下去,走到後院,管事冷冷的看了阿香一眼:「算你命大!」

阿香一個哆嗦。

管事冷笑:「雖然今天你命好,往後好好待在雲小姐身邊,不要亂說話,管住嘴才能活的長久遲到了嗎?」

「知…知道了!」阿香訥訥的點頭,還沒從剛剛的驚恐中緩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