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時間葉晨有些看傻了,呆然的問道:「二哥,話說這東西哪來的?還有,你是怎麼帶進來的?」

「這麼明目張胆的作弊,請問一下,陛下他不管的嗎?禮部的那些大人嗎們也都裝沒看到的嗎?」

劉羽當即臉色嚴肅道:「這個東西,當然是陛下給的唄,不然的話,憑我的能力,又怎麼會能夠擁有這麼好的東西。」

「至於你說你管這個叫作弊,我原則上是不認同的,因為陛下當初給我這個東西的時候,初衷是讓我利用這上面的線索,然後幫你尋找到能夠恢復你身體的那個可能性,東西。」

「至於這個過程中我們怎麼用,那就是我們自己的事了,反正……」

「那這個東西,你帶進來,怎麼會沒被那些禮部的大人們發現呢?我猜想陛下給你這個,一定不會讓你或者自己聲張,所以禮部的那些大人們應該是不知道這件事的,所以二哥你是怎麼帶進來的呢?這個東西。」

「咳咳,那個,和三弟你一樣,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其次,再說了,這個是陛下給的東西,再加上我的身份在這裡,誰敢那麼仔細的查我?你說是吧!」

…… 聽到劉羽這麼明目張胆的說如此不要臉的話,葉晨一臉怪異的看著劉羽,然後對視劉羽的眼睛。

僅僅過了幾秒鐘的時間之後,二者彷彿達成了什麼共識,一同互相猥瑣的笑了起來。

……

「喂,你們兩個,商量好了沒有啊?商量好了,哪裡就趕緊過來開始吧,別浪費時間,我們都餓了!」林穎突然插話,打斷了葉晨和劉羽這兩個人的猥瑣笑聲道。

聽到林穎叫自己二人,葉晨和劉羽收斂了自己的笑聲,然後向林穎他們走了過去。

一邊走一邊還在交談。

「誒,這麼說,既然二哥你有這個地圖的話,那麼豈不是說,我們可以根據這個地圖上的妖獸分佈,來進行指定的妖獸獵殺。」

「那麼這樣的話,豈不是我們現在就可以直接奠定這場試煉第一名的位置了?」

「就算不是第一名,反正前五名肯定是有的。」劉羽一本正經的道。

「可是,我們這樣的話,算不算是作弊呢?」葉晨摸著自己的下巴,沉思似的喃喃道。

「咳咳,話怎麼能這麼說,我們的主要目的是為三弟你尋找恢復身體的辦法,是件好事。」

「至於那些被我們遇到的妖獸,不過是我們在幫三弟你尋找線索的時候,順路遇到,然後順手解決的。怎麼能說是作弊呢?」

「作為帝國的二皇子,作為潁川書院的學員,作為國家的未來,我們怎麼可能作弊,怎麼能說是作弊呢?當然是肯定不會的了,妖獸乃是一大害,我們這是為民除害,你說是吧,三弟。」

劉羽說著,眼神十分的真誠,動人的看著葉晨。

對於劉羽說的話,葉晨雖然感覺好像有那裡不對,但還是覺得很有道理。

於是葉晨便很是認真的點點頭道:「似的,沒錯,就像二哥你說的一樣,我們這不是作弊,我分這是為民除害,為國家做奮鬥,為人族做貢獻……」

葉晨越說越誇張,就連在一旁的林穎二人也都聽不下去了,感覺渾身肉麻得不行。

於是便趕緊打斷葉晨二人道:「你們兩個到底好了沒有啊?都說了,今天早上我們早餐都沒吃,一直到現在,餓都餓死了,你們也不看看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該吃飯了喂。」

葉晨二人相視一笑,然後便趕緊小步快跑前去。

看著不遠處那反射陽光形成的五顏六色的湖泊,波光凌凌。

雖然出著大大的太陽,但是因為有數千條巨大的瀑布衝天而降,濺起的水花,水霧噴洒的老遠。

且因為瀑布水流的落下,帶動了空氣的流動,於是也就形成了風。

不大也不小,反正在現在的烈日當空的時辰,別的地方肯定熱得讓人直流汗。

但是在這裡,卻是有著一股莫名的清爽,涼快,透人心脾,空氣潤而不濕。

「要不,今晚我們就在這裡宿營算了?」李嫣然突然提議道。

聽到李嫣然的話,眾人都是眼睛一亮,然後突然來了興趣。

看到葉晨三人的反應,李嫣然也來了精神,趁熱打鐵道:「你們看啊,第一呢,現在的時間也還早,距離試煉結束的時間,也還有三個月之久,所以也不差這一天。」

「其次再一個嘛,幫助相公尋找那個能夠幫相公恢復身體的那個東西,也不是說我們特意去尋找就能出現的。」

「我宗門裡面的一個長老常常說,有些時候,有些東西,是要靠緣分的,強求不得。」

「所以我想,相公的身體的問題這麼嚴重,想必能夠恢復相公身體的東西,也一定不是凡物,說不定還會具有靈性。」

「而一般具有靈性的事物,想要遇到,就只有緣分,緣分到了,那東西自然會出現,如果緣分沒到,在強求也沒用,所以說,我們不用那麼急的,你們說是吧。」

「其實你就是單純懶是吧。」林穎突然說道。

聽到林穎的話,李嫣然愣了一下,然後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俏皮的吐了一下舌頭道:「額,還是林姐姐你了解我。」

「可問題是,我們手頭上,除了我們自己的佩劍以外,在無其他的東西。」

「且你們看看這裡,除了草原以外,也沒有其他的樹木啊等等之類的,所以我們也沒法搭帳篷啊之類的,晚上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啊。」劉羽突然發問道。

「這個還不簡單,看我的。」葉晨突然走上前,揮了揮手,然後讓林穎三人走開一點。

然後雙手合攏,結了一個手印,然後雙手拍在地上,就如同某影裡面的那個木遁一樣,大呵一聲:「木遁,木屋之術。」然後直接一座木製的小別墅拔地而起,十分的美觀。

看著葉晨的這一番操作,林穎三人目瞪口呆,傻傻的看著葉晨,懵逼的問道:「木遁法術還能這麼用的嘛?」

葉晨一臉傲嬌模樣道:「那可不,我可是天才。」

然後只見李嫣然一臉的嬌羞道:「相公,沒想到你還特意去學了這樣的法術,還不會是為了以後單獨和妾身外出的時候,那個的吧,嗯。」說著,李嫣然還嬌羞的忍不住扭了扭自己的身體。

聽到李嫣然的話,葉晨當場差點被噎過氣去,連忙辯白,但是在林穎三人看來,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

晚上住的地方已經準備好了,那麼接下來就是該捕捉獵物。

至於這個捕捉獵物,對葉晨等人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

每每看到魚兒從湖中越起,林穎和李嫣然這兩個修為最高的人就手往越起的魚兒的方向一指,然後一道光芒就直接射了出去,命中那些飛出水面的魚兒。

同時,看著那些在懸浮半空中的山上的那些飛禽走獸,李嫣然也是忍不住一陣流口水。

所以再打完魚之後,李嫣然更是直接騰空而起,飛到空中,幾招過去,那些在空中無憂無慮,自由翱翔的,或是在草原上,山上自由漫步的飛禽走獸,都遭到了李嫣然的毒手。

無比同時,葉晨也在懸浮半空中的那些巨大的山上,簡單的尋找了一下,也找到了一大堆的水果以及各種各樣的山珍海味。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激動人心的燒烤環節。

…… 說是認真的搞燒烤,但其實還是和玩差不多。看著眼前的這一片風景,幾人心中一直以來壓抑許久的情緒也都跟著釋放了出去。

作為四人小隊裡面的唯一一個做東西好吃,且堪稱大廚的葉晨理所當然的接下了燒烤的這個重要的任務。

讓林穎和李嫣然二人去撿了些柴火,然後再和劉羽,讓劉羽施展金系的法術,製造出一個大大的燒烤架,還有數百根金屬的簽子。

然後二人便開始處理所獲得的獵物,等到一切都弄完了之後,林穎二人的柴火也撿了回來,然後便開始生火做燒烤。

望著除了獵物,和柴火以外,其餘皆是四人用法術製造出來的東西,一時間,劉羽整個人顯得有些茫然。

抬起自己的雙手看了看,在看看自己親手製造出來的燒烤架,燒烤簽,還有那現在還在燃燒的自己親手用的火系法術點燃的火焰。劉羽不明白自己學習法術,努力修鍊變強大的意義到底在哪。

在自己的認知當中,法術,技能,不都是用來戰鬥的嗎?不都是用來處強扶弱的嗎?怎麼就用來做燒烤,點火了呢?

似乎是察覺到了劉羽心中的茫然困惑了似的,葉晨拿起一把剛剛考好的肉串遞給劉羽,拍了拍劉羽的肩膀道:「來,二哥,試試,怎麼樣?」

看著葉晨手中那油光燦燦,外表充滿了誘人的焦黃色,以及各種各樣的燒烤調料,還有那撲鼻,讓人忍不住聞之流口水的香味。

劉羽內心是拒絕的,因為在劉羽看來,這個用自己法術烤出來的燒烤,總覺得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可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葉晨手裡的那把烤肉,似乎有著某種讓人不可抗拒的魔力一般,吸引著劉羽把手伸過去,接住了葉晨遞過來的燒烤。

而另一隻手,則從那把烤肉之中拿出一串,然後放進嘴裡。

一瞬間,劉羽就感覺自己的口中瞬間炸裂,口舌生津。一股巨大的香味直接充滿自己的口中。肉質外焦里嫩,軟糯而又不失嚼勁。

吞入腹中,一股熱流從腹中升起,流入丹田,然後再由丹田流往身體各處的四肢,體內的靈力儲備,似乎都更加雄厚了一絲。

這樣的效果,雖然劉羽內里裡面還是拒絕這個烤肉,但也還是忍不住讚歎了一句:「真香。」

而至於林穎和李嫣然二人呢,則是也不等葉晨招呼,自己便主動的拿起了葉晨考好的那些烤肉,大快朵頤,吃得興起的時候,甚至還忍不住,自己動上了手。

「可惜,就是差了點酒,不然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完美了。」吃著吃著,葉晨突然遺憾的說了這麼一句。

「酒?早說啊。我這裡有。」聽到葉晨那麼說,李嫣然突然搭話道。

「什麼?李同學你那裡有?」葉晨震驚了。

「不是吧,這東西你是怎麼帶進來的?」葉晨不敢相信的問道。

李嫣然嬌媚的瞟了葉晨一眼道:「就允許你們帶燒烤料,帶地圖。難道就不允許我帶酒?」

「什麼都別問,問就是秘密。」

…….

四人一陣暢快的享受了一番美酒美食之後,又拿出了地圖,計劃了一下明天該去那裡探索,接下來該怎麼獵殺妖獸等等之類的事後,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便各自回到了葉晨建造的木質別墅的各自的房間內休息,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征程。

等到葉晨幾人入睡之後,時間也慢慢的流逝,很快便來到了午夜的時分。

夜深人靜,萬物寂寥無聲,就彷彿整個世界的生物都已經沉睡了一般。

包括那平時里吵鬧的蟲兒也是一樣,可能因為白天的時候鳴叫太多太累,同樣也是睡著了一般,也不再繼續鳴叫。

月光從天空中撒下,倒影在湖面之上,波光粼粼,顯現出一副令人陶醉的美麗的景色。

但也就在這萬物寂靜無聲的時候,湖心的中間位置,出現了那麼一點點的變動。

只見原本只是反射月光的湖面,突然從湖底深處冒出了一束微弱的水藍色光芒。

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那個微弱的光芒也隨之變得越來越亮,慢慢的冒出了湖面往天空中升去,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與此同時,在那道水藍色的光芒升起之後,湖心中央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波動。

緊接著,湖心中央的位置的湖水就像是被加熱了一樣,開始慢慢的沸騰起來,然後變得越來越劇烈。

雖然葉晨幾人都在沉睡,但是剛剛的動靜還是直接驚醒了葉晨四人。

連忙穿好衣物之後,四人便跑出了木質別墅觀看剛剛發生動靜的位置。

一眼望去,只見那道湖心中發出來的水藍色光芒直達天際,一閃一閃的。

同時,葉晨四人還發現天空中的那個月亮好似也受到了這道水藍色的光芒影響了一般,一道金黃色月之力被水藍色光芒吸引,併入到水藍色的光芒之中。

然後天空中的那個月亮的亮度就頓時暗淡了幾分,其顏色也好似從金黃色慢慢變成水藍色的趨向。

「這是寶物出世了?」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劉羽看著眼前的一幕,傻傻的喃喃道。

沒有一個人去回答劉羽的這個問題,因為現在眾人的目光都是被眼前的景象給吸引了過去。

在金黃色的月之力匯入水藍色的光芒之後,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湖面終於又出現了變化。

只見原本就劇烈沸騰的湖面此時就彷彿鍋裡面的水被加熱到了極致一樣,居然開始冒起了白色的水蒸氣。

然後葉晨等人用肉眼就可以直接清楚的看到水藍色光芒的源頭的那個東西從湖底,開始快速的升起。

隨著一聲噗的聲音,一個發著水藍色光芒的,大概有人拳頭大小的一個珠子直接越出了湖面,慢慢的向天空中升起。

「這是……水靈珠?」李嫣然的聲音突然在一旁響起。

葉晨,林穎,劉羽三人一臉疑惑的向李嫣然看去。

隨即李嫣然便向三人解釋道:「傳說天地初開之時,世間萬物,如世界的最基本五種屬性,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極為不平衡。常常導致世間災難頻發。」 2035年七月,炙熱的太陽將它的光芒與溫暖撒向了大地,大地也彷彿像是在回應太陽一般,用自己炙熱的身軀溫暖著路上的行人和車流。

儘管是下午六點過,但是在HZ這種溫度常年保持在三十六七度的城市來說還是很熱的。

同時在路上行駛的一輛擠滿了人的公交車上,聽說了嗎?最近網上爆出在南極洲的某一處地點發出一到紅色的強光,持續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好多個國家的衛星都拍到了呢!一個中年大媽甲說道

是啊是啊,不過消息時間不長,剛發出來一會兒就被屏蔽了。現在網上都找不到一絲線索,大媽乙說道。

誒,也不知道這世界是怎麼了,變化越來越大了,變得好像都不是以前我們熟悉的那個世界了。從前幾年開始,世界上的沙漠竟然都開始全部長草了,以前的森林都變成了幾百米高的大樹。環境竟然越變越好,我懷疑我是不是來到了一個假的世界,另一個大媽丙說到。

而我們男主角,鄭弈軒同學呢,正坐在大媽們的後面靜靜地聽著大媽們在前面八卦。抬手看了看自己手心中的一條兩三厘米長金色的龍形印記,不禁陷入了沉思中。

自己幾年前因為羨慕別人說走就走的旅行,所以毅然決然乘著學校放暑假,去了一趟高原省,爬了一次雪山。

可是誰知道,運氣那麼倒霉,在雪山半山腰上學著人家大吼,因為電視裡面看人家大吼看多了,覺得大吼可能會很爽,所以自己也想吼一下,結果可能聲音太大,震動到了陳年的積雪,就導致了在短短一瞬間就發生了雪崩。積雪就像發情了的公牛,極快的向自己衝來,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就被積雪掩埋並隨著雪崩一起沖向了雪山下的湖泊,在剛受到了雪崩強烈撞擊的一瞬間,自己就昏迷了過去。

不過當自己醒來之後卻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牧民的帳篷里。聽他們說,雪山已經有上千年沒有發生過雪崩,而昨天居然發生了雪崩,以為是天神對他們對雪山環境的開發過度導致環境被破壞,感到不滿而降下的懲罰。所以準備在雪山下的聖湖祭祀天神,以求天神的原諒,只不過到了聖湖邊時,發現了我這個躺著聖湖邊的人。

因為周圍就只有我一個人,背包行李之類的東西全被積雪衝到不知那裡去了,而自己毫髮無傷的躺在聖湖邊上,只是暈了過去。所以牧民們覺得我是被神保佑的人,不然也不會在那場雪崩下活下來,並且毫髮無損。

可是鄭弈軒自己知道,當雪崩撞到自己的時候,自己就可能已經死了,因為沒人能在那種毀天滅地的力量撞擊下活下來。在積雪撞到自己的一瞬間,明顯感覺到內臟已經破碎並且嚴重移位,全身骨頭全部斷裂,正常情況下,人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自己居然活了下來,而且身上一點傷都沒有,只是昏迷了過去。

隨後自己手上就出現了那條金色龍形印記,像活物一般,習習如生的,而且正是從那一次雪崩開始,世界也慢慢變化,出現了諸多本不該出現的現象。

自己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也不知道手上的龍形印記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變化。同時那個印記並未給自己帶來過什麼麻煩,所以自己也未去在意什麼。

只不過隨著最近這一年,世界的變化變得越來越快,手心裏面的金色龍形印記彷彿也像活了一樣。像心臟一樣,慢慢開始跳動。

儘管從外表上看不出來,但自己能感覺得到龍形印記跳動。隨著世界出現的異象變得越來越多,龍形印記跳動的頻率越來越快了,也不知道這是好是壞。不過福禍相依,該來的總會來,一切隨緣就好。

花園小區到了,請要下車的乘客儘快下車,隨著到站的語音播報聲音響起,鄭弈軒也從沉思中醒來,隨著客流下了車。

剛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裡,一個小小的單間,因為剛出來工作,身上的沒什麼錢,人也大了,不好意思再向家裡面要錢。

所以將就租一個單間用著,想著等以後有錢了買個大房子。接老爸老媽到自己買的房子里住,當著他們的面驕傲的說:老爸,老媽。看你們的兒子我多有本事,才出來工作幾年就買得起房子了。

這是當時在大學里的理想,雖然不是很宏大,像什麼拯救世界之類的,因為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那一塊料,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人物,沒什麼達則兼濟天下的壯志,只想平平靜靜的,將爸媽接到身邊,再娶一個不漂亮但也不醜的性格溫柔的老婆,一家人快快樂樂在一起,放假時開著車,一家人去旅旅遊,然後一生就過去了。這是我這麼一個小人物的的內心自白,可能會被人們笑沒志氣,沒格局吧。

可理想是很美好的,現實是很骨感的,出來學校一年多了,一個月還是只拿著六千多塊錢的工資,在HZ市這種大城市中,存個十年都不見得買得起一個衛生間。

苦笑了一聲,只希望到時候回家不會被老爸老媽嘲笑吧。因為老爸不是很有錢,但也不缺錢,他有他自己的路子,不愁沒錢用。

按他的話說,我長大出來了就得要靠自己拼,他不會給我安排什麼後路,因為以後我能靠的只有我自己,路是自己拼出來的。

鄭弈軒就打開了自己的電腦,瀏覽著最近這幾天網上發布的世界各地發生的各種奇異的事,比如在太平洋深處突然冒出的史前文明巨島,大西洋中的亞特蘭蒂斯遺迹的出現,天空中出現的各種廢墟般的城市樣的海市蜃樓,森林裡面的樹木長到三四百米高,赤地千里的沙漠開始變成草原等等異象。

誒,就像剛剛公交車上那個大媽說的一樣,世界變得越來越快,自己都快不認識這個陌生的世界了,也不知道將來會變成什麼樣。

等過年的時候自己還是回家看看吧,畢竟現在世界變化這麼快,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聽說前段時間老家有一些人乘著世界出現異象,人心慌亂的時刻,煽動群眾,去街上鬧事,雖然被政府及時控制,將帶頭的人抓走了,但是誰知道以後還會不會發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