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另一個人身上披著灰色的風衣,臉型瘦削,蒼白無色,不過一雙眼睛卻是陰沉毒辣,森冷之極,他的職業是一名殺手,名號毒牙。

王鵬與毒牙走進了大廳之內,楊俊抬眼淡淡看了他們一眼,說道:「回來了,一路上沒什麼異常吧?」

「楊哥放心,一路上都沒什麼異常,就是沒想到那個小子的行動如此迅速,搞砸了這次的計劃。」王鵬說道。

「我早就給你們提醒,此人不簡單,你們就是聽不進去。」楊俊冷冷說道。

「楊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狙殺了他!」毒牙突然森冷陰沉的說道。

楊俊淡淡看了眼毒牙,說道:「你剛才跟他交過手,感覺如何?有沒有從中看出些什麼端倪?」

「此人身手敏捷,力量很強,是個搏擊高手,不過我也沒能看出他的來歷,從他的身上的果斷乾脆的作風來看,極有可能是從特種部隊里出來的。」毒牙沉吟說道。

楊俊聞言後點了點頭,冷笑了聲,說道:「看來我猜的不錯,這人的確是在部隊待過,從他的身手來看應該是在特種部隊出來的。」

「就算是從特種部隊出來又怎麼樣,楊哥,你只要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殺了他!」毒牙心有不甘的說道。

「你的身份已經暴露,天海市你暫時不能待了,我會給你準備點經費,你去別的地方避避風頭,過一陣子再回來吧。況且,現在我改變主意了,不殺他!」楊俊沉吟說道。

「啊?那、那楊哥的意思是?」陳凱禁不住問道。

「對付一個對手最痛快的應該是慢慢地折磨他、摧殘他、欺辱他,而不是將他殺死了一了百了!再說目前他還沒跟我有利益上的衝突,先留著他的命吧,日後慢慢的折磨他,讓他歷盡痛苦豈不是更好?」楊俊冷笑了聲,陰沉說道。

陳凱聞言之後撫掌大笑起來,說道:「妙,妙,看著他飽受凌辱的樣子肯定很痛快,哈哈!」

楊俊眼中精光閃動,對於他來說,他真正的目標並非是了方逸天,而是林淺雪!

不過,要想得到林淺雪,就需要繞過方逸天這個障礙。

所以方逸天則是被他當做追求林淺雪的一個墊腳石,對於林淺雪他是志在必得的。

可是林淺雪身邊存在著一個礙腳石,他所做的就是把這顆礙腳石踢開,然後狠狠地踩在上面,最終的目的就是要把林淺雪這個天海市數一數二的美女弄到手!

對於他來說,他想要得到的女人還沒失過手呢,而這一次,他自認為也不會例外! 「我說劇組裡發生火災了,你現在在哪裡?你沒在劇組吧?那就好,可擔心死我了!」小唐聽見顧可彧完好無損的聲音之後,心中這才平靜了幾分,完整的將事情敘述了一遍。

可是小唐在說什麼,顧可彧已經沒有心情再去聽了,畢竟現在還有一個人,那就是陸季延,陸季延簡訊裡邊說在劇組裡等自己的。

現在怎麼辦?他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顧可彧額頭上的汗珠滲了出來,整個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蚱,急的太陽穴突突突跳個不停。

「師傅你就不能再快一點嗎?我現在有很要緊的事情,在等著我去處理!」顧可彧身體前傾,目光堅定地看著後視鏡里的師傅說道。

也正是因為她的這個眼神,讓開車的師傅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放心吧,小姑娘,我這就帶著你跑快些!」天色漸漸暗沉了下來,整個城市華燈初上,藍色紫色的燈光相互照應著,顯得這座城市是那麼的冰冷無情。

顧可彧雙手合十,她的指尖抵在下巴上,只希望時間可以過得快一點,平常醫院到劇組的距離並不是很遠,大概十幾分鐘就能到,可今天這條路卻好像無比漫長,彷彿是一場夢似的,不管怎麼努力,都跑不出去。

顧可彧的心慢慢沉著下來,腦子裡邊幻想了很多亂七八糟的結果。也許是因為剛才太過於心急和慌張了,以至於犯了一個低級錯誤,那就是手機!

她從包里趕緊拿出手機來,顯示有一條短消息,是陸季延回復給自己的一個「嗯」字。

顧可彧忍不住去想,陸季延究竟是怎麼了?以前的的他對自己從來不會這麼冷淡的,再說了,如果劇組發生火災,陸季延肯定會給自己打電話的,怎麼可能不聯繫呢?

或者在換一方面來假設,這組裡面的人都平安無事的話,肯定會打電話過來報平安的,可到現在為止,根本沒有一個人打電話過來說過任何情況,難道這次火災很嚴重嗎?

顧可彧不敢再去細想,她一想到這些事情,整個人就覺得渾身發冷,只好靠在後座上,緊緊的抱住了自己。

不行,陸季延不能有事,那些不好的可能肯定都不會出現的!光想一想這些,顧可彧都覺得心尖抽痛。

「對,打個電話過去,也許他有事走了,根本不在劇組呢。」顧可彧抬手擦了一把眼淚,握緊手機一遍一遍撥打著陸季延的號碼,卻始終無人接聽。

夜晚的涼風從車窗外吹了進來,顧可彧哆嗦著全身,什麼時候這條路變得這麼長了,一眼看過去都望不到盡頭。

她低下頭去,將臉埋在自己的膝蓋上,低聲抽泣著,呼吸也變得越來越急促。

「小姑娘,你怎麼了?跟男朋友吵架了嗎?」師傅關上了車窗,車裡面突然就安靜了下來,只聽得見顧可彧抽噎聲。

「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的一個朋友,他所在的位置發生了意外,我很擔心他。」顧可彧忙著替自己辯解起來。

師傅搖了搖頭,眼神早就看穿了一切,若有所思的說道:「我是過來人,看得出來,你很喜歡他,別擔心,他一定沒事的。」

「我……」顧可彧原本還想繼續解釋,一時間卻說不出什麼來。

車子飛快地行駛在柏油大馬路上,顧可彧看著窗外忍不住出神,是啊,自己是不喜歡陸季延的,為什麼不張嘴解釋呢?

在這樣安靜的夜裡,最適合讓人去反覆思考一些問題,比如,顧可彧不斷重複的問著自己:你喜歡陸季延嗎?

是啊,她喜歡陸季延,喜歡到整個人,都快要被這種壓抑的感情給憋瘋了,她能夠若無其事在表面上瞞過身邊所有的人,卻始終瞞不過自己的真心。

她一直想要騙過自己,想盡所有的辦法,不願意讓自己承認對陸季延的感情,就是因為害怕一旦認定了這段感情,會對自己這一次復仇之路加上許多羈絆的。

可是今天晚上,她第一次正視了自己的內心,得到肯定的答案,她是真的愛上陸季延了,沒想到正視這些問題之後,反倒是讓她整個人都輕鬆了起來,就好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浮出了水面,新鮮的空氣讓整個人都舒暢起來。

顧可彧打開車窗,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車子一個急剎車,便穩穩地落在了劇組門口。

「小姑娘,到站了,趕緊下車去看看吧。」看來開車的師傅,對自己的車技感到十分滿意,他轉頭對著顧可彧說道:「你啊,也別太著急了,今天這車速我可是開到了一百八!」

「嗯,謝謝你了師傅。」

顧可彧忙著從褲包里摸出兩張鈔票來,趕緊打開車門,一路小跑往劇組裡去了。

剛走到劇組的大門口,就聞到了陣陣嗆人的煙味,抬頭一看,火光燒的半邊天通紅,濃濃的黑煙子不斷升起。

耳邊傳來人們的呼救聲,還有哭泣的聲音。劇組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所有的人都好像是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著,根本不知道現在該做什麼,儘管消防車已經趕到了,大家的心情也根本無法在一時間平復過來。

在這種生死時刻,大家的敏感神經都被無限的放大,死神彷彿在向每一個人揮手,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

顧可彧腳下的步伐始終沒有停下來過,她拚命的往劇組裡邊跑過去,就算火燒的通紅,也阻擋不了,她內心想要見到陸季延的決心,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今天晚上參與拍攝的工作人員,都已經被安排到了劇組以外的空曠地方。不過放道具的那些倉庫和更衣間,已經被大火給包圍住了,濃煙裊裊升起,根本看不清楚裡邊究竟是什麼情況。

顧可彧逮著一個人就向人詢問有關於陸季延的下落。可在這個時候,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慌張和害怕,誰都沒心情去聽她在說什麼。

「你看到陸季延了嗎?」

「你好,請問你看到陸季延了嗎?」 清晨,旭陽高升,金色的陽光灑落大地,染上一層淡淡的金黃色。

一陣突兀的手機鈴聲讓沉睡中的方逸天睜開了惺忪的睡眼,他伸手把放在床頭上的手機拿起,關掉了鬧鈴,雙眼眼皮還是如鉛般的沉重,算起來他睡的時間頂多也就是四個小時。

雖說很捨不得這張柔軟清香的大床,更捨不得此刻蜷縮在他身邊的林曉晴。

可是,身為林淺雪的保鏢他也不能丟下他的職責不管啊,況且最近這段時間都是非常時期,昨晚發生的劫持事件應該還會有後續,因此這些天都應該加倍謹慎,他更不能離開林淺雪身邊半步了。

他微微低頭,林曉晴正睡得香甜之極,長長的睫毛覆蓋而下,纖細的柳眉彎成月牙,笑起來會微微皺起的鼻子秀氣高挺,柔軟的櫻唇顯得更加潤紅,加上她那張漂亮的鵝蛋臉,此刻的她無疑是極為誘人清純的。

她側身抱著方逸天,臉上是一副知足的幸福感。

方逸天小心翼翼的把林曉晴抱著的右手輕輕的拿開,看到沒有驚動到林曉晴的睡覺之後他又輕輕掀開被子,走下床,找到了自己昨晚散亂著的衣服之後一一穿好。

「方逸天,你要走了嗎?」

林曉晴略顯慵懶而又不舍的聲音傳了過來,方逸天微微一怔,回過頭一看,林曉晴不知何時已經醒過來了,一雙水靈的眼睛正盯著他看。

「曉晴,你也知道我身為林淺雪的保鏢根本脫不開身,我要走了,你繼續睡吧。」方逸天微微一笑,說道。

「哦,那、那你什麼時候才能來找我啊?」林曉晴幽幽問道。

方逸天笑了笑,走回到床邊坐下,輕撫著林曉晴的臉蛋,說道:「有空了我會來找你的,好吧?」

林曉晴聞言后也展顏一笑,撒嬌似的說道:「親親我再走!」

方逸天只好俯下身,在林曉晴白皙的臉上親了親,豈知,林曉晴的雙臂卻是環上了他的脖頸摟著他,然後她送上了輕輕一吻!

……

方逸天驅車朝著玫瑰莊園的方向飛馳而去,一路上他心想著對於昨晚林淺雪被劫持之事要不要跟林正陽說一聲,可轉念一想還是查出了這個幕後之人,查清這個幕後之人的目的之後再跟林正陽稟報吧。

接著方逸天心想的是今天應該找個什麼借口把許倩叫出來,最好把她帶到一個單獨的房間,好好的審問審問她,只要讓她鬆口那麼這件事就能給打開一條縫隙。

正想著車子已經開到了玫瑰莊園,開車到了林家別墅之後吳媽給他打開了大鐵門,方逸天緩緩開車進去,停下之後走出來,說道:「吳媽,林小姐她們還在睡覺?」

「是啊,她們都還在樓上休息呢,小方你每次都來這麼早,肯定睡得不夠吧?」吳媽笑著問道。

「呵呵,習慣了,到了固定的時間就會醒過來,想多睡也睡不著。」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呵呵,那你先坐著吧,我去做早餐去了。」吳媽笑著便走進了廚房中。

方逸天走到沙發上坐下,茶桌上放著一份今早就送過來的早報,他隨手拿起來一看,看到第二版的內容之後他心中猛然一動,上面正報道著昨晚發生在三環立交橋高速路的汽車爆炸事件。

根據報紙上的報道,警方偵查之後認定這是一起地下勢力幫派之間的仇殺爭鬥,具體的案情正在進一步的追查中。

方逸天看到這裡之後卻是不禁皺了皺眉,警方竟然簡簡單單的說這是一起黑惡勢力之間的爭鬥仇殺,難道警方沒能在現場發現那顆狙擊彈頭?既然發現狙擊彈頭就應該知道這是一起有預謀的謀殺才對,竟然簡單的對外宣傳是一起黑惡勢力的仇殺,這裡面似乎是有點不簡單。

難不成是警方故意簡單處理此事?

要真是這樣那上面應該有人提前向警方打了招呼,照這麼推斷,這個躲在幕後之人的勢力的確是不容小視!

正想著,樓梯口上突然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他抬眼一看,赫然看到林淺雪與甄可人走了下來,他看了看時間,才九點整,這兩個小妮子起這麼早?

「起這麼早?怎麼不多睡會。」方逸天詫聲問道。

「我們睡到什麼時候也要你管?」甄可人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著,臉上恢復了往常的冷傲冰冷。

方逸天笑了笑,心想這甄可人還真是跟自己針鋒相對啊,不就是讓她親了自己一口嘛,如此的念念不忘?

「蕭姨呢?她還在睡?」方逸天隨口問道。

「嗯,蕭姨還在睡呢,剛才許倩打電話要過來,所以我就起來準備開車去接她。」林淺雪說道。

方逸天一怔——許倩要過來?她不會是有什麼目的吧?

心想這,方逸天腦海中靈光一閃,他淡淡一笑,說道:「許倩要過來啊,不如這樣吧,你們剛起來,還是先吃點早晨吧,我去接她就好了。」

「你去?」林淺雪一怔,暗想方逸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殷勤主動了?

所謂沒事獻殷勤,非奸即詐,林淺雪禁不住問道:「你、你為什麼要去啊?這又不在你的職責範圍之內。」

「怎麼不在呢,既然是你的保鏢就應該有點為你分擔解憂的悟性對不對?這點小忙我還是能幫得上的。」方逸天一笑,說道。

「切,以前我怎麼沒發覺你有那麼好?」林淺雪白了他一眼,說道。

「哎,只能說明你沒有用心去感悟,怎麼,這點為你效勞的機會都不給我?」方逸天淡淡笑著,說道。

「喂,我才不相信你是什麼好心人呢。說,你是不是抱著其他的目的?」甄可人冷冷問道。

「目的?」方逸天聳了聳肩,說道,「好吧,既然你非要這麼問,那我就說我看許倩挺性感誘人的,想找個機會跟她單獨相處一下,這個理由夠充分了吧?」

「啊?」林淺雪禁不住嬌呼了聲,隨即笑了笑,眼中竟是閃過一絲狡黠之色,說道,「好吧,那你去吧,呃……碰釘子了可別怪我!」

「我還真是想去碰碰這顆釘子呢!」方逸天喃喃的說了聲。

「方逸天,你……你真是噁心!」甄可人冷哼了聲,不知怎麼的,聽了方逸天的話她心中竟是有點反感,不好受起來。

方逸天沒去理會甄可人,向林淺雪要了許倩的手機號碼,又問了許倩在哪裡等著之類的話。

一切問清之後方逸天便走了出去,開車離開了林家別墅,接許倩去了。

「這個可惡的方逸天該不會是看上許倩了吧?」甄可人看著方逸天開車離開之後狐疑的問了聲。

「誰知道呢,許倩身材那麼好,就算是看上了也不奇怪啊,別忘了,許倩可是騷悶型男人的殺手!」林淺雪笑了笑,說道。

「我看這個該死的方逸天就是個騷悶的東西!」甄可人似乎是氣呼呼的說了聲。

「可人,你的反應怎麼那麼激烈啊?」林淺雪奇怪的看了甄可人一眼。

「啊?我、我有嗎?」甄可人一怔,問道。

「就有,你不會是對……方逸天心動了吧?」林淺雪說著竟是不受控制的笑了起來。

「我對他心動?呸呸呸……好呀,小雪,你竟然取笑我,看我撓死你……」甄可人說著便伸手撓起了林淺雪的胳肢窩。

林淺雪嬉笑著跟甄可人打鬧在了一起,瞧她們臉上的開心神色,似乎是對於昨晚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這兩個打鬧中的小妮子肯定也想不到,方逸天主動的要去接許倩是懷有著另外的目的。

他想知道的是,一直在背後推動著許倩這顆棋子的幕後之人究竟是誰! 顧可彧不顧安危地往裡面沖著,整個人就像瘋了似的。直到她確認過所有人之後,發現這邊並沒有陸季延的身影,正在崩潰之際,一轉頭卻看到了張玉城導演想要進火場里。

「導演你幹什麼!」顧可彧忙著沖了過去,跟著其餘的工作人員一把拽住了張玉城導演。這種時候怎麼能拿自己的生命去開玩笑呢?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有重要的東西在裡邊,我必須去拿出來!」張玉城導演不顧眾人的勸說,執意要進火場裡邊,顧可彧直接整個人拽住了張玉城導演的手臂,可是她這點力量對一個男人來說算得了什麼呢。

非旦不能把張玉城導演給拽住,反而自己被拖著前行了幾步。

「導演你別衝動,現在火勢正猛,如果你進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沒有什麼東西比你的生命更加重要!」

「你放開我,趕緊放開我,我必須要進去,這個東西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張玉城導演兩隻眼睛通紅,眼珠裡邊布滿了紅血絲,看上去他是那麼的絕望。

顧可彧怎麼可能放開他呢?這可是一條人命啊,自己必須要阻攔下來。可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張玉城導演一把給推在了地上。

「啊!」手掌接觸到滾燙的地面,顧可彧吃痛的叫了一聲。

「導演!」等她回過神來,張玉城導演正要進了茫茫火海中,現在的火勢非常之大,如果人進去的話,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顧可彧這一聲驚呼,也引來了其他工作人員的注意力,大家都紛紛拉住了張玉城導演。顧可彧更是奮不顧身地伸出手,拽住了導演的腳踝。

「導演你聽我的,這個時候千萬不能進去!你現在進去會沒命的,生命才是最寶貴的東西!」

張玉城導演回頭看著顧可彧,他的臉上不知何時布滿了淚水,心痛不已的說道:「那就是我的命,如果失去了它,我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

導演一邊說話,一邊使勁兒拍打著自己的胸口,感受到他現在無比的心痛,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讓他認為比自己生命還要重要。要知道,張玉城導演在娛樂圈裡,可是一股清流般的人物,他彷彿從來都不在意別的東西,任何事情在他臉上都是風輕雲淡就過去了。

今天究竟是什麼東西,讓他要搭上自己的性命,顧可彧看著那燃燒的熊熊大火,心中充滿了疑問。這火勢完全沒有控制下來,反倒是越燒越旺。別說這個時候還想闖進去,就連站在外面都已經感覺到渾身灼熱。

張玉城導演痛心疾首,一個重心不穩,便狠狠地摔倒在了石板上面。他滿臉淚痕的望著大火,臉色難看極了,五官全部都皺在了一起,整個人就像被分離了靈魂似的,毫無生氣。

顧可彧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可她看到張玉城導演這副崩潰失落的模樣,心中一陣酸楚,這還是那個平常意氣風發的導演嗎?

顧可彧慢慢起身,她一步一步挪到了張無忌導演的跟前,對著他苦苦哀求道:「導演,咱們還是在外邊等著吧,現在火勢太猛了,消防員都還不能夠將火勢控制下來,我們在這裡太危險了。」

張玉城導演聽到顧可彧說話之後,他動作僵硬的抬起頭,慢慢地轉向了大火的方向,就那樣呆愣的看著,好像一個被程序操控的機器人。

「導演……」顧可彧輕聲呼喚著,她知道自己現在隨便說什麼,張玉城導演也不一定能聽得進去,可是什麼都不說,又做不到置之不理。正想要將張玉城導演從地上扶起,才剛抬起來一點,導演整個人直愣愣的朝後仰去,暈倒在地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