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簡汐的心本來還有些惴惴不安的,可看到這小丫頭,喜歡的不行。連忙把天佑、天寶兩個臭小子丟了,走到慕老太太跟前,把她抱過來:「寶寶,我是媽咪,你認的我嗎?」

慕蓁蓁歪了歪腦袋,搖了搖頭。

葉簡汐不由得有些失落,但想想孩子那麼久沒見了,生分是應當的,又打起精神哄她開心。

或許是母女的天性,蓁蓁沒多會兒就跟她熟快了,趴在她懷裡咯咯的笑。

慕洛琛看到自家小丫頭,深邃犀利的俊臉上沒表露什麼,可心裡其實早已按耐不住,故作不經意的擠到葉簡汐身邊,伸手逗了逗小丫頭,「蓁蓁,記得爸爸嗎?」

慕蓁蓁將目光從葉簡汐的臉上,挪到慕洛琛臉上。

眨巴著眼睛專註的看了他幾秒,粉嫩的嘴巴微微的張開。

慕洛琛滿懷期待的等著她叫自己爸爸。

可沒想到下一刻——

她咧開嘴「哇」的聲哭出來。

慕洛琛的臉當即僵了。

葉簡汐嗔怪道:「都怪你整天綳著一張臉,把自家女兒嚇到了吧?」轉過頭又抱著蓁蓁,輕輕的晃著她哄,「蓁蓁不哭,我們蓁蓁最堅強了,不會哭的……」

慕老太太聽到自己的寶貝哭了,連曾孫也不看了,趕忙跑過來,看慕蓁蓁的情況。

得知是慕洛琛把她嚇到了,氣的抬手揍他,「你都多大人了,還嚇唬自己的親生女兒!」

慕洛琛:「……」

他到底做錯了什麼?讓所有人都這麼怪他?

……

好不容易把慕蓁蓁哄好,慕洛琛被明令禁止再靠近她。

一行人總算上了車,看著車窗外迅速後退的風景,葉簡汐抱著女兒,腦子裡的一些記憶漸漸的清晰。

這就是A市,她生於斯,長於斯。

這輩子都無法割捨的地方。

最終還是回到了這裡。

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抵達了慕家老宅,慕家其他人聽聞他們回來了,趕忙過來迎接。

唐瀟瀟帶著幾個孩子,走上來說:「簡汐姐,你這一去大半年了,給我們帶回來什麼禮物了沒?」

葉簡汐頓了頓,求助的望向慕洛琛,眼前這人誰?

「瀟瀟,我們回來的匆忙,沒來得及帶禮物,不過等下晚上請你吃飯。」慕洛琛解圍道。

葉簡汐想起來裴娜說的,立刻明白自己跟唐瀟瀟的關係,笑意盈盈道:「對呀,等下請你吃好吃的。」

「那我可等著了。」

往裡面再走了一些,抵達慕家的客廳,因為慕江墨發喪的事情,慕家上上下下都回來了。

葉簡汐很多人不認得,全靠慕洛琛提醒,以及腦子裡記憶的資料,倒也把場面圓了過去。

和所有人打過招呼,慕老太太就讓他們回後院休息。

葉簡汐沒那麼累,不過不想和那麼多人虛以委蛇,就聽從老太太的話,回了以前的卧室。

慕蓁蓁眼巴巴的跟著葉簡汐,看到慕洛琛,還是撅著嘴巴有些不高興。

慕洛琛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那麼不討這小丫頭的喜歡,可畢竟是自己親生女兒,長得有那麼可愛,忍不住的就去討好她。

哪怕讓她多看自己一眼,他也開心的不行。

看著父女倆在床上玩的開心,葉簡汐嘴角彎了彎。

不管以前如何。

至少從這一刻開始,她是真的喜歡這個家庭,喜歡慕洛琛這個丈夫,以及他們的孩子…… 第1487章如意卷:慕江墨遺書

玩了沒多會兒,蓁蓁體力不支,趴在床上睡了過去。小丫頭的睡姿頗為豪放,手和腳都呈現大字型,嘴角還流出一些口水,也不知道夢裡夢到了什麼好吃的,時不時的還砸吧砸吧小嘴。

慕洛琛笑的溫軟,拿紙巾小心翼翼的給她擦去嘴角的口水:「簡汐,你小時候跟蓁蓁是不是一樣?」

葉簡汐看了眼女兒,扁了扁嘴,嫌棄道:「我才不是這樣呢,睡覺姿勢不知道有多乖。而且,我小時候跟我爸的感情很好,不像你們父女,剛見面就能哭的稀里嘩啦。」

這話戳中了慕洛琛的痛楚。

他拿眼瞅著葉簡汐。

葉簡汐毫無畏懼的對上他的視線,本來說的都是實話,怕他幹嘛?

兩人大眼瞪小眼。

房間外響起了敲門聲,「少奶奶,老太太請你過去書房一下。」

葉簡汐收回目光,朝著門口喊了聲:「好,我這就過去。」

站起身,走到慕洛琛跟前,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戳了戳他的耳垂,「不用生我的氣,我可不會被你嚇哭。你還是趕緊想想辦法,怎麼彌補自己跟女兒的關係吧。」

話說完,她一溜煙的跑到門口。

慕洛琛氣的輕笑出聲。

彌補就彌補,等哪天他一定要女兒跟自己親的,讓她在旁邊乾瞪眼!

……

「老太太有說找我什麼事嗎?」

葉簡汐邊走邊問郭嫂。

「沒說,是老太太身邊的傭人過來傳話,詳細的事情沒怎麼提。」

「嗯。」

葉簡汐點頭,其實心裡也沒什麼害怕的感覺。回來之前,裴娜就跟自己說了慕老太太,她格外護自己,好幾次別人欺負自己,都是老太太幫忙的。而且,第一眼看到這老太太,她就很喜歡。

走到書房跟前,郭嫂沒有跟著進去,而是守在了門口。

葉簡汐邁過門檻,走跨進了書房,視線所及之處,慕老太太坐在雕花樓空的紅木椅上,戴著老花鏡,手裡拿著兩件公主裙正在做對比。

「奶奶。」

「簡汐,你來了呀,趕緊看看這兩套衣服哪一件更適合蓁蓁?」慕老太太把衣服遞給她。

葉簡汐認真對比了下,選擇了粉色的連衣裙,「這件吧,小孩子都喜歡顏色鮮艷的,穿粉色的能襯得蓁蓁白。」

「我也覺得粉色的不錯,等下你帶過去給蓁蓁穿。」

「好。」葉簡汐把小衣服疊好,抱在懷裡,問:「奶奶,我聽郭嫂說,你找我有事情,不知道是什麼事?」

慕老太太拍了拍腦袋說,「你看我這記性,差點給忘記了。」

取下老花鏡,慕老太太站起身,走到自己床頭的落地櫃前,打開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封信。

折回到葉簡汐跟前,遞到她手裡。

「這是大使館那邊送江墨骨灰回來的時候,讓我交給你的信。說是你朋友留下的,一定要你親自查看。你放心,信封留在我這,沒有經過任何人的手,等下你拿回去看吧。」

「謝謝奶奶。」

「傻孩子,說什麼謝謝?」慕老太太和藹的笑了笑,滿是皺紋的手握住葉簡汐的手,問:「這次你們回來,就不回帝都那邊了吧?」

迎上她期待的目光,葉簡汐有些過意不去,但還是說:「可能過幾天要再回去一趟,不過這大概是最後一次了,只是處理一些小事情。」

慕老太太眉間眼梢帶了一絲的惆悵,她不想拖兒孫的後退,可已經年紀大了,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大不如前,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走了。現在只想多看看他們幾個孩子,圍在自己跟前。但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也不便多說。

沉默了幾秒,慕老太太說:「那你們出門在外,記得注意自己身體。」

「嗯,奶奶,我會照顧好自己和洛琛的。」

慕老太太拉著葉簡汐看蓁蓁的錄像和照片。

不知不覺中,外面的天色漸晚。

慕老太太眼睛看不見了,說:「是時候吃飯了吧,這些等會兒,我讓人送到你們屋,你和洛琛好好看看,咱們現在先去吃飯。」

「我跟洛琛說了,邀請家裡人一起外出吃呢,奶奶,你也一起吧。」

慕老太太說:「好呀,你回去準備準備,我也換身衣服。難得咱們慕家上下團聚,得好好的慶祝一番。」

葉簡汐起身跟慕老太太告辭。

……

回卧室的路上,葉簡汐把信封拆開,看到開頭的稱呼,眼眶霎時變得濕潤。

這封信是慕江墨留給她的,每一筆每一劃,都是她所熟悉的。

她以為慕江墨走的匆忙,不會留下隻言片語。

卻沒想到,他還留下了這封信。

葉簡汐深吸了口氣,做到石凳上認真的看。

——汐汐,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大概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對不起,說好了要保護你一生一世周全,可我食言了,不過現在有洛琛在你身邊,我即使離開了,也能坦然的去面對葉叔了。我

有很多話,很多事情想跟你說,可一時間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還是從你十六歲那年開始說吧,汐汐,你還記得自己十六歲那年發生的事情嗎?

葉叔跳樓自殺,其實是被人設局逼死的。可歸根究底,是我害死了你爸爸。我說服了你爸爸,去姚明琪身邊做卧底,調查他們犯罪的證據,我以為自己棋高一著,卻沒想到他們早就察覺到葉叔有問題。你生日那天晚上,葉叔原本是想姚明琪犯罪的證據交給我的,只是在我趕到的時候,等來的是他血肉模糊的身體……

汐汐,那天我站在人群里,看到你抱著葉叔哭的撕心裂肺,我就再也沒有顏面看到你了……

對不起,汐汐,我從來沒想過會害的葉叔死,害的你家破人亡,這麼多年來,我躲在暗處,無數次的想跟你說一聲對不起,可我沒有站出來的勇氣。這次來敘利亞,我是想幫你找回菁菁……忘記跟你說菁菁的事情了,當初菁菁生下來,體質有問題,醫生說她活不過滿月,我害怕你傷心,就私自做決定把她帶走了。

這事想來,是我擅作主張了。

我時日無多,原本打算從敘利亞回去,讓言邑把菁菁還給你們的。可是沒想到,言邑那小子會辜負我的信任,偷偷地將菁菁帶走,我發覺他的私心時已經遲了,流彈射中了我的肺葉,我活不了多久。以後……只怕我沒有辦法,把菁菁親手還給你們了,你若是跟洛琛有時間,就再找找言邑吧,他只是一時想不開,等長大一些,會明白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的……

葉簡汐看到這,腦子轟得一聲響。

——菁菁。

原來她和洛琛還有一個女兒嗎?

為什麼洛琛在她跟前,從未提過這個女兒? 第1488章如意卷:小屁孩

葉簡汐在花園裡站了很久,失魂落魄的回了卧室。

慕洛琛見到她,唇角勾起抹淺笑:「簡汐……」話剛說了開頭,只見葉簡汐將一紙信封遞到了他跟前,「什麼東西?」

接過信封,快速的掃描了幾眼,慕洛琛眉頭擰了起來。

菁菁還活著?這信是不是假的?先前言邑分明跟他說了,菁菁剛出生下來沒多久便故去了。他也親自問過慕江墨,當時他的說法跟言邑差不多,怎麼現在又改口說他們的女兒還在這個世上?

慕洛琛心中存有疑惑,「簡汐,你確定這是慕江墨的筆跡嗎?」

「我跟他認識那麼長時間,熟悉他的一切。別人或許模仿的了他的筆跡,但有些小習慣一定不會知道,江墨他寫我的名字,總會在最後停頓一下,所以汐汐這兩個字後會有小黑點。」

慕洛琛仔細看了下,每個稱呼後面的確都有不易察覺的黑點。若是旁人注意到了,不熟悉慕江墨的人,只會以為是不經意間點上去的,而不會想到是他的習慣。

「洛琛,為什麼你從沒跟我提起,我們還有個女兒菁菁?還有言邑是誰,為什麼他要帶走我們的女兒?他把她帶哪兒去了?」葉簡汐腦子裡很混亂,但女兒的事情必須問清楚,否則她沒辦法安心。

慕洛琛斂了神色,走到她跟前,雙手扣住她的肩說:「簡汐,你先別慌,聽我慢慢的跟你說。」

「你說。」

葉簡汐深吸了幾口氣,極力的保持平靜。

「當初你生的的確是雙胞胎女兒,不過醫生提前檢查出孩子先天不足,強行生下來,你和孩子都會有危險,所以我當時做了決定,想將兩個孩子引產。可你捨不得孩子,冒險出逃,沒想到在半途上出了意外,慕江墨一直在暗中保護你,他將昏迷不醒的你帶到了醫院,你生下了蓁蓁和菁菁。而菁菁生下來時的情況就和信里說的一樣,先天不足,根本無法存活,於是慕江墨把她藏了起來,你則被他送到了一座小村莊進行調養。當時陪在你身邊的就是言邑,他是慕江墨派到你身邊,特地對你進行保護的。後來,我找到了你和蓁蓁,得知沒了一個孩子,派出大量的人手去搜索,但沒能搜索到。再後來,言邑和慕江墨跟我說,孩子在出生不久后,就已經夭折了,我這才沒跟你坦白。我真的沒想到,孩子還活著,而且就在言邑的手裡。」

「簡汐,我若是知道我們的女兒還活著,一定會追究到底的!」

慕洛琛格外的認真。

葉簡汐緊緊地攥住了手,眼淚卻止不住的掉下來。那麼小的孩子,剛生下來就離開了父母,過的能好到哪裡去?現在更別說落到了言邑的手裡……

可能怪誰呢?當初是自己執意生下了她們,江墨只不過是不想兩個孩子受到傷害,洛琛更不用說了,作為孩子的父親,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孩子好好的。

歸根究底,錯在她,怪不得任何人。

葉簡汐自責不已。

慕洛琛伸手將她摟到自己的懷裡說,「簡汐,既然知道了孩子還活在這個世上,你放心,不管追到天涯海角,無論如何我都一定會把她找到的。」

「嗯,我相信你。」

葉簡汐抬手,緩緩地摟住慕洛琛的腰,然後收緊了胳膊,將臉埋在了他的胸膛,聽到他強勁有力的心跳,慌亂的心似乎也隨之平靜了下來。

……

「叩叩」敲門聲響起,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安靜,葉簡汐抬手推了推慕洛琛,「去開門吧,我去洗把臉,奶奶他們還在等著。」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轉身朝著門口走,打開門只見唐瀟瀟站在門口。

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凜冽的寒意,唐瀟瀟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那個……洛琛哥,奶奶說讓你和簡汐姐快一些,大家都等著呢。」

「嗯,我知道了,我們這就過去。」

「好,我先走了。」

話說完,唐瀟瀟拔腿拚命的往前跑。

生怕自己晚了一步,就被慕洛琛逮到似的。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