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是周末結束之後,先生總該讓她出門了吧?

可是艾濃濃的想法很美好,可現實再一次狠狠打臉。

孟星辰居然一直沒理她,只有鄒媽按時過來送飯。

期間,艾濃濃嘗試給孟星辰打電話、發消息,全都沒有回復。

艾濃濃正想著要不要主動去找孟星辰談一談的時候,她就接到了療養院的電話,說奶奶堅持要出院。

艾濃濃這下子就慌神了,她跟療養院的護士說,她馬上就過去。

可問題是,孟星辰不許她出門啊!

而且還特么的把門鎖都給她反鎖了!

艾濃濃急得頭髮都抓掉了好幾根,她該怎麼出去呢?

孟星辰下午很早就回來了,問鄒媽:「艾小姐呢?」

鄒媽彎了一下腰,恭敬地回答道:「在樓上的房間,要我去叫艾小姐叫下來嗎?」

孟星辰擺了擺手,邁開長腿,踏上了台階。

鄒媽看著他上樓的背影,在心裡嘆息,先生總算是回來了,艾小姐總算可以被放出來了。

其實艾小姐也沒犯多大的錯,這不是因為外面下大雨,所以才回來遲了,先生未免也太大小題大做了。

鄒媽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氣,嘀咕著這雨已經下了兩天了,怎麼還沒有停?

此刻樓上的卧室。

艾濃濃用床單綁成的繩子,朝著窗戶外面拋了下去。

鄒媽膽子小,怎麼都不肯放艾濃濃出去。

艾濃濃聯繫不到孟星辰,現在療養院那邊又出了問題,她必須要馬上出去才行。

她打算等到她回來,再好好跟先生解釋好了。

艾濃濃看了看窗外並不算太高的距離,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爬到了窗台上。

就在這時候,門口忽然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艾濃濃被嚇了一跳,一個不留神,居然就這樣一頭栽了下去。

門外的孟星辰用鑰匙打開了房門之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開的窗戶,和吊在窗戶外面顯眼的床單。

他瞳孔一縮,大步走到了窗前,正好看到艾濃濃踉蹌倒地的身影。

她……竟然要逃走?

心裡陡然升起一股難以言語的憤怒,讓孟星辰出離憤怒。

「艾濃濃!」孟星辰憤怒地大吼了一聲。

艾濃濃被摔得七葷八素的,還好窗檯距離地面不是很高,而且地面上都是柔軟的草坪,否則她這麼一摔,非得摔出毛病來不可。

聽到上面有人喊她的聲音,艾濃濃齜牙咧嘴地抬起頭來,就看到了孟星辰那張憤怒到扭曲的臉。

「先生……」艾濃濃弱弱地喊了一聲,正想著從地上爬起來,忽然從旁邊猛地竄出來一個黑影,陡然將她撲倒在地。

等到艾濃濃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將她撲倒的時候,頓時小臉唰的一白,緊接著全身都劇烈的顫抖起來。

那、那竟然是三隻身形高大的藏獒!

此刻正危險地盯著著她,甚至有一隻藏獒的兩隻前爪還搭在她的身上,發出了威脅的低吼聲。

艾濃濃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忽然耳邊傳來一道口哨聲。

她顫抖著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看到了一抹欣長的身影從二樓縱身躍下。

「滾開!」孟星辰聲音低沉,面容冷凝。

那三隻藏獒雖然不甘心,但還是晃了晃尾巴,跑到一邊去了。

大雨依舊下個不停,雨滴狠狠地砸落在艾濃濃的身上。

一陣陣冰冷的寒意襲來,令艾濃濃彷彿置身於冰窖之中。

不知道是因為恐慌還是寒冷,艾濃濃整個人不停的哆嗦著。

看著居高臨下站在她面前,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的男人,她忽然覺得害怕起來。

「先、先生,家裡怎麼會多了幾條藏獒?」艾濃濃哆哆嗦嗦地問道。

「你想要去哪裡?」孟星辰不答反問,淡淡地說道。

雖然只是淡淡的聲音,卻讓人感覺到了無形的壓迫感。

艾濃濃解釋道:「療養院那邊打電話過來,我想去看我的奶奶。」

孟星辰的表情依舊淡漠,「我說過不許你離開房間,你違背了我的命令。既然你不想在房間好好反省,那你就留在這裡反省吧!」

說罷就轉身離去。

艾濃濃微微愣了一下,在他身後喊道:「先生,你到底是怎麼了?我只是想去看我奶奶而已,你憑什麼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然而留給她的只有孟星辰高大的背影,甚至他的腳步連停頓都沒有,徑直走了回去。

艾濃濃倒是想不管不顧的離開,但是那三隻該死的藏獒虎視眈眈的守在那裡,嘴裡還在滴答滴答的滴著口水。

艾濃濃心裡連連叫苦,先生怎麼會帶著三個狗東西回來,難道是為了看守她的嗎?

她又不是囚犯!

艾濃濃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總覺得事情朝著不可預知的地步發展了……

鄒媽透過廚房的窗戶張望,看到艾濃濃跟傻了一樣跌坐在院子里,心裡忍不住暗暗著急。

她倒是想出去幫艾濃濃,可她也害怕那三隻藏獒,不敢走過去。

鄒媽急得在廚房來回踱步,焦急不已。

不行!

她必須要幫幫艾小姐! 這麼大的雨,要是讓艾小姐繼續這樣在雨裡面呆著,淋壞了身體怎麼辦?

轟隆!

外面又是一道響雷,已經連續下了兩天的大雨,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

鄒媽猶豫了一會兒,眼神漸漸的堅定起來。

端著一杯咖啡,走到了書房前。

書房的門大開著,孟星辰欣長的身影正站在落地窗邊,看著下面雨霧中的嬌小人影。

鄒媽頓了頓,說道:「先生,您的咖啡。」

孟星辰並沒有回頭,淡漠地說道:「放在那裡。」

鄒媽把咖啡放下之後,小聲的開口,「先生,這雨下得這麼大,還是讓艾小姐進來再說吧。再這麼下去,她是會生病的。」

「行了,你出去吧!」孟星辰不耐煩的呵斥道。

鄒媽嘆了口氣,也只能無奈的出去了。

孟星辰高大的身影依舊站在窗前,那張俊美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也看不透他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雨越來越大,刺骨的寒意在艾濃濃的身上蔓延。

她蜷縮著身子,努力給自己一點溫暖,卻還是支撐不住,一個恍惚,就倒在了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到落到身上的雨滴都消失了。

艾濃濃費力地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到孟星辰撐著一把黑傘,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先生……」艾濃濃瑟縮了一下,卻固執的把頭別到了一旁。

孟星辰緊抿著薄唇,淡漠地看著她,「知道自己錯了嗎?」

艾濃濃蜷縮著瑟瑟發抖的身體,倔強地說道:「我做錯什麼了?如果是因為昨天晚回來的事情,我已經跟你道歉了。今天我這麼做也是被你給逼的,我奶奶現在還在療養院,我想去看我奶奶,我有什麼錯?」

她是越說越生氣,甚至語氣到了染上了一抹明顯挑釁。

孟星辰淡淡勾唇,冷笑道:「很好。」

艾濃濃現在心裡那個氣呀,她氣孟星辰莫名其妙的發脾氣,關她的禁閉,還放狗想要咬她。

這一次她是絕對不會輕易原諒他了!

艾濃濃擺出了一副寧死不屈的固執模樣,仰著蒼白的小臉,「外面雨大,先生你還是回屋去吧!你要是想要我道歉,那是不可能的!我寧願在這裡淋雨,也絕對不會向你道歉的!因為我根本沒錯!」

「哦,是嗎?」孟星辰看著她滿是倔強的小臉,低聲說道:「可我怎麼覺得你很快就會投降呢?」

艾濃濃望著男人那雙幽深的黑眸,仿若看不見的黑洞,有股巨大的吸力在裡面。

男人的臉上雖然掛著一抹她所熟悉的淡淡微笑,此刻卻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艾濃濃恐慌地說:「你……你想怎麼樣?」

孟星辰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忽然一笑,「也不想怎麼樣。這段時間我沒有在家,你以為我就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不僅跑出去打工,還被關警察局裡面去了,跟你一起關進去的還有一個叫衛昊然的是吧?聽說當時是你在路上遇到了流氓,他出手救了你?」

艾濃濃的呼吸一滯,身體卻依舊倔強地挺直,說道:「我和衛昊然只是普通的同學關係,那天的事情也只是一場意外罷了!」

孟星辰湊近她,雨傘撐在兩人的上方,他語氣很溫柔,可是說出來的話語卻是讓人不寒而慄,「是這樣的嗎?那看來他算是你的朋友了。除了他,還有一個叫呂曼曼的女生是吧?還有你們宿舍的那幾個人,叫什麼來著?

我想一想哦……對了,張佳,謝燕妮。這幾個人平時和你的關係也很好吧?」

聞言,艾濃濃的臉色變得越發的蒼白,「是……他們都是我的朋友。」

孟星辰笑得越發的迷人,「既然他們是你的朋友,那就好辦了。我這麼喜歡你,自然是捨不得懲罰你的,那我就只好去懲罰他們。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他們才好呢?是讓他們集體被學校開除,還是讓他們的父母公司破產?」

孟星辰每說一個字,艾濃濃就覺得鋪天蓋地的寒意襲面而來,讓她幾乎不能呼吸。

「先生,你怎麼能這樣?」艾濃濃語氣有些不受控制地問道。

她怎麼都沒想到,孟星辰竟然會拿她的朋友來威脅她!

孟星辰收斂起嘴角的笑容,繼續慢條斯理地說道:「我先從哪個人開始好了?對了,還有你最在乎的奶奶。」

「你別動我奶奶!」艾濃濃幾乎是用吼的,眼睛裡面滿滿都是憤怒。

孟星辰理都沒有理她,直接拿出了手機,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面觸碰了幾下,然後對著電話說道:「馬上去江州療養院,那裡有一個叫段淑蘭的老太太,禁止她出院,讓她好好做幾個檢查。」

「去找A大的校長,讓他好好查一查呂曼曼、張佳、謝燕妮這幾個學生,有人舉報她們考試作弊。」

「還有,讓人去給衛家找點麻煩。」

艾濃濃陡然僵住。

這個男人居然真的要對她的親人和朋友動手?

她竟然連她奶奶的名字都知道!

還有她的朋友們,他也是一清二楚?

這幾個月來,她被他溫柔的表象所迷惑,而忘記了這個男人的骨子裡面根本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他高高在上,而她只能匍匐在他的腳下,卑微的求饒,逃無可逃。

艾濃濃抑制住不斷顫抖的身體,幾乎是哀求地說道:「先生,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奶奶,我的朋友們他們也都是無辜的,你就讓了他們吧,我求你了!」

孟星辰眯了眯眼睛,「你在求我?」

艾濃濃垂下眼睛,「是,我是在求你。」

孟星辰漫不經心地說:「既然是在求人,就該有個求人的樣子。」

他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幾乎將她嬌小的身子完全遮住。

「先生,我求求你放過我奶奶他們吧!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和你頂嘴,不該跳窗逃走,不該違抗你的命令。一切都是我的錯,求求你原諒我吧!」

艾濃濃仰頭看著他,有雨滴不斷的滴落在她的臉上,導致她的眼睛看不清楚男人臉上的神色。 孟星辰一貫清冷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這次只是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後不要再違逆我了。」

頓了頓,他大發慈悲地說:「看來你也反省得差不多了,進屋去吧!」

艾濃濃想要站起來,可是雙腿已經麻木了。

剛剛站了起來,又「撲通」一下摔在了地上。

孟星辰皺了皺眉頭,將她抱了起來,語氣裡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心疼,「不是已經讓你鍛煉身體了嗎?怎麼身體還這麼差?」

艾濃濃咬著嘴唇,剛想要說點些什麼,卻陡然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感覺到懷裡的人失去了意識,孟星辰的臉色陡然一變,抱著昏迷不醒的艾濃濃,大聲呼道:「許清,開車去醫院!」



醫院的高級病房裡。

醫生給艾濃濃輸上點滴,說她是因為在大雨中呆的時間太長了,才會感冒引發昏倒。

聞言,孟星辰一直繃緊的神經才微微鬆懈了下來。

醫生忍了忍,還是開口說道:「這位先生,談戀愛吵架很正常,可是怎麼也不該讓女朋友在大雨中呆這麼長時間啊!」

「你出去吧。」孟星辰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醫生撇了撇嘴,可是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出去了。

孟星辰坐在艾濃濃的病床前,看著昏迷不醒的女孩,抓著她的手,輕輕的嘆息,「濃濃,對不起,我也是迫不得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