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華晴當年的確是為了榮華富貴拋棄他,但要是知道司厲霆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一定不會放手。

他擁有了一切,她卻要從他的世界消失,她怎能甘心?

「我不信你會喜歡別人!你曾經那麼愛我!」

「看來演戲還真的是害人不淺,你的女主病又犯了。」司厲霆臉上有些不奈,直接叫了林均進來。

「將她帶出去,以後沒有我的預約,任何人不得見我,尤其是她!」司厲霆毫不留情宣判道。

林均看到司厲霆那雙快要下雨的眼睛,趁著暴風雨還沒來,他還是趕緊解決了這個女人。

「華小姐請,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只有叫保安了,要是被媒體拍到恐怕會對你的聲譽不好。」

「司厲霆,你會後悔的!」華晴恨恨的踩著高跟鞋離開。

林均重新替司厲霆拉上門,還好爺么發火。

司厲霆重新回到套間,才一拉開門,蘇錦溪趴在門口的身體來不及離開,一下子朝著司厲霆懷抱跌去。

偷聽牆角被人逮了個正著,蘇錦溪小臉一紅。

「那個……我就是看看這門擦得干不幹凈,我檢查一下。」

聽到她的謊話司厲霆輕笑一聲,「是嗎,那檢查好了嗎?」

「擦得還挺乾淨的,記得給打掃房間的人加個雞腿。」蘇錦溪自己圓謊都圓的不好意思。

司厲霆卻是瞥到了她沒穿鞋的腳,「最近氣溫開始下降,雖然有地毯,也不要光腳踩在地上。」

說著他一把將她抱起抱回了床上,蘇錦溪摟著他的脖子,這樣溫柔的三叔是她的,現在她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三叔,你說唐茗真的會和我離婚嗎?」

「會,他賭不起,從小到大他那最想要的就是唐氏集團,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毀了,他一定不甘心。

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原因,你不愛他,他又何必付出這樣大的代價,唐茗是個聰明人,他不會犯傻。」

話雖這樣說,但蘇錦溪想到過去他偶爾因為自己抽風就無法淡定了。

「希望他不要犯傻吧。」

「乖,你就安心準備做我的司太太吧,只要他那邊一離婚,咱們就領證好不好?」

「三叔,謝謝你。」

「謝我什麼?」

「謝謝你不嫌棄我。」

「是你不嫌棄我才好,蘇蘇,以後我一定會好好愛你。」

「嗯,呀,我還有個合同沒看呢。」蘇錦溪急匆匆的起來。

司厲霆哭笑不得,他這個小助理也太敬業了,昨天晚上兩人本來都睡下了。

也不知道她做了個什麼夢半夜醒了,非要拉著自己看合同。

「記得穿鞋。」司厲霆溫柔的提醒。

「好。」

兩人再次回歸到工作之中,司厲霆看著由華晴帶來的那個光碟。

想也沒想就扔進了垃圾桶,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和她打交道。

蘇錦溪抱著合同過來,看到垃圾桶的光碟,「就這麼扔了?我看過她演的戲,確實演得不錯。」

「怎麼,難道你還想要我真的將角色給她?」

「從我內心真實的想法來說,一點都不想。」「那就不結了,何必留著讓人堵心,我啊,只要有蘇蘇就夠了,對了,從明天開始我也開始給蘇蘇錄製一些視頻刻下來,以後可以經常回放。」 秦辛本來還以為開著這樣車子的人肯定是個和他一樣的闊少,還是一個暴脾氣的闊少。

然而踹開他車門的女人讓他嚇了一跳,顧安楠摘下墨鏡,一張漂亮精緻的小臉露了出來。

秦辛看得瞠目結舌,完全無法將面前的女人和穆七聯繫起來。

平時大多以白色為主的穆七今天竟然穿了一套黑衣露臍勁裝,一頭挑染的長發飛揚,渾身的氣場也變成了囂張。

不得不說這樣的穆七很酷炫,同時也讓秦辛心驚,她竟然會開著這樣的車子橫衝直撞,絲毫不在意這次撞車所產生的惡劣影響以及天價維修費用。

還沒等秦辛適應過來,顧安楠一腳踩著車,一手抓住他的衣領,說話的口吻也是痞里痞氣的,「你就是秦辛?」

這穆七玩得什麼花樣,不認識他了?

「穆七,如果你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欲擒故縱,那麼我只能說你成功了。」

他實在想象不出,她以撞車的方式來逼停自己付出這麼大代價是為什麼事?

「欲擒故縱?我看你是癩蛤蟆打哈欠,口氣還真是大!」

或者說這是顧安楠聽到最好笑的一個笑話,自己逼停他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還成功了?

顧安楠薅著他的衣領將他帶下了車,兩輛跑車相撞已經引起了很多人圍觀。

見到從車上下來的兩人,穆七和秦辛,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一些人驚嘆她的打扮,一些人則是看著那變形的跑車心疼維修費,哪怕不是自己的車。

秦辛帶著的女伴急急忙忙從車上下來,看著顧安楠這麼放肆的樣子。

「穆七,你是不是瘋了,好端端的撞車幹嘛,都快嚇死我了,你該不會是嫉妒秦少和我在一起想要挽回他吧?告訴你,他現在可是我的男朋友。」

見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口吐芬芳,顧安楠差點將昨晚吃的飯都給吐出來。

果然這男人和楊眉說的一樣,不僅囂張還極其自負,一堆女人趕著來。

「放心,這樣的垃圾我沒興趣。」

「你說什麼?」秦辛表情發生了變化。

「耳朵不好用么?我說你是垃圾,垃圾中的戰鬥機,就你這個樣子也不回家好好照照鏡子,我會看上你?簡直笑掉人的大牙。」

「穆七,我給一次機會收回剛剛說的話,你不要以為我對你有點興趣就能為所欲為了!」

顧安楠笑了笑,「今天老娘還就為所欲為了,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就這麼紅。」

說罷她一拳頭朝著秦辛的臉上打去,周圍的人全都倒吸一口涼氣,這穆七是瘋了嗎?

秦辛是什麼人,她竟然敢用拳頭打,還想不想在這裡混下去了。

就連秦辛自己都懵了,從小到大他都是被人寵上天的太子爺,誰敢打他?

「穆七,你敢打我?你再打一個試試看?」

「好的,如你所願。」這次顧安楠不僅打了,甚至還動了腿對他拳打腳踢。

秦辛畢竟是個男人,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從地上爬起來想要繼續還手,殊不知顧安楠就不是一個善茬,

還沒有碰到顧安楠的一根手指,他被打得更慘了!而且毫無招架之力。

要說男人大女人肯定會有人來拉架,這女人打男人,圍觀的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的人都光顧著驚訝去了,顧安楠到底是個女人,然而秦辛沒有一點還手餘地。

「這……假的吧,平時穆七那麼溫柔,打起架來這麼狠的。」

「是啊,我還以為女人打架只會抓頭髮,撓臉和罵髒話,沒想到還能看到這麼精彩的對決。」

「哪裡是對決,這不是單方面的毆打嘛?瞧瞧那個左踢腿,那個右踢腿,真的就像是秋風掃落葉般無情啊。」

「秦少真慘,被女人打得手都還不了,嘖嘖。」

「以後我可不敢輕易招惹女人了,尤其是看著溫溫柔柔的女人。」

秦辛被打得鼻青臉腫,身上應該是肋骨被踢斷了,顧安楠畢竟是做事風格最像穆南樞的女兒,她一旦出手絕對不是小大小鬧。

楊眉捂著嘴,「這……你要不要停手,再這麼下去你會惹上麻煩的。」

秦辛的女伴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撲過來抓住顧安楠的手,「你怎麼能打人?快住手!」

「滾開,否則我連你一起打。」顧安楠一個眼神掃來,嚇得女伴不敢再阻攔,這女人好可怕,厲害起來連女人都打的。

此刻的顧安楠已經彪悍得如同是一個男人,哪裡敢隨便招惹。

等她打夠了朝著自己車子走去,楊眉勸道:「你趕緊走吧,一會兒你就走不了。」

「走?哼。」

她不僅沒有走,而且還從車裡的一個箱子裡面掏出了一把大鐵鎚!

「穆七瘋了吧,難道打不夠,還動上兇器了?」

「靠,這一鎚子下去秦少的腦袋會開花吧。」

「會腦漿炸裂。」

「要不要去攔一下,這麼下去會出人命的。」

大家看著她掏出的鐵鎚都在議論紛紛要不要拉架,楊眉伸手抓住她,「你幹什麼?」

「閃開。」顧安楠不耐煩的將她推開。

只是掏出了一把大鐵鎚大家就這麼激動,要不是看到這是學校,她拿武器太過招搖,她就不是拿著鐵鎚這麼簡單了。

「穆七同學,你冷靜,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的。」

「對啊,你這也太誇張了!就算你們有天大的恩怨也不該這麼殘忍。」

「得饒人處……」

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顧安楠不耐煩的揮動著鐵鎚。

「呀,要出人命了!」

「秦少,我會給你哀悼的。」

「穆七好狠啊!」

「你住手。」

就連地上的秦辛都嚇得不知所措,看著那鐵鎚朝著他砸來,他想跑,身體卻因為恐懼一點都動不了。

誰知道穆七居然是這麼可怕的女人!他嚇得瞳孔都放大了。

耳邊響起轟隆聲,被砸的不是他,而是他身邊的車子!

只是車頭有點變形顧安楠並不滿意,她提著大鐵鎚當著秦辛的面砸了下去。

「完了完了,這穆七肯定是瘋了。」

「這麼貴的車,雖然不是我的,我都感覺心臟在滴血啊!」

「那可不是,簡直太可怕了,這是魔鬼吧。」

鐵鎚一錘一錘往車上砸,不少人拿手機將這個畫面拍攝下來,這簡直就是在燒錢玩。

顧安楠錘得差不多了才鬆了鐵鎚,一步一步走向剛剛才爬起來的秦辛面前。

「你,你還要做什麼?穆七,我跟你說,這件事沒完,你就等死吧。」

顧安楠從懷中掏出了一張支票,填上數字,直接扔到了他的臉上。

「這筆錢應該夠賠你的損失了,我警告你,以後離穆七遠一點,要是我再看到你出現在她身邊,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秦辛看著那張支票上的金額,一千萬,他這輛車也就幾百萬,這個女人給他一千萬確實只多不少。

一向都是他用錢砸人,這還是頭一回他被別人用錢砸。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你不是穆七?那你究竟是什麼人?」

「是你惹不起的人,小子,你最好記住我的話,要是再有下次,我就用硬幣砸死你。」

說罷她走到一旁不耐煩的打了個電話,要人來拖車。

那口氣就像是在說今天她打壞了一隻花瓶那麼簡單。

秦辛拿著那一千萬,平時他玩女人幾萬十幾萬不在話下,可這一出手就是一千萬,說實話就連他都沒有這麼做過。

他的尊嚴,他的臉面全被這個女人狠狠的踩在腳下。「你站住,你以為這就算完了?」 一聽到錄視頻,蘇錦溪臉色都變了,「不,不可以錄。」

看到她羞紅的臉,司厲霆俯身在她耳畔邪邪道:「寶貝兒,我說的是錄你的日常,你想錄什麼?」

蘇錦溪的臉更紅,她剛剛腦子裡都想了些什麼亂七八糟的鬼東西。

三叔倒是不污了,現在怎麼變成她污了!

「咳咳,我,我當然也是想的錄日常,那個,你看看這些合同,我去給你煮咖啡。」

看到蘇錦溪落荒而逃的背影,司厲霆傳來輕鬆愉悅的笑聲。

蘇錦溪長長呼出一口氣,又讓三叔看笑話了。

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唐茗那邊始終沒有動靜,聽說他這兩天沒有去上班。

明天就是司厲霆給的最後期限,唐茗究竟會乖乖就範,還是打算魚死網破?

一上午她都有些心緒不寧,端著咖啡朝著司厲霆走去,因為神情恍惚踢到桌角差點摔倒。

還好司厲霆眼疾手快抓住了她,「不舒服么?從早上起來你的表情就不太好。」

「沒什麼,你繼續工作吧,我來收拾。」蘇錦溪用抹布吸乾地毯上的咖啡。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這麼的惶恐,就像是山雨欲來的前兆。

司厲霆看著她表情恍惚,眉頭皺了皺,她今天心緒不寧,他也無心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