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服務員臉上的笑容瞬間滯了一下,但很快反應過來:「其實這對也不錯,是新銳的設計師柳承……」

「不用介紹了,要這款。」慕洛琛打斷服務員的話,拿起REO設計的那款對戒。

葉簡汐抬頭看著他。

「如果你喜歡這款,那可以一起帶走。」慕洛琛揚眉。

葉簡汐:「……」

最後還是選定了ERO設計的鑽戒。

葉簡汐戴著鑽戒,手捂著不敢鬆開,生怕有人衝過來,把這價值一千萬……哦,不對是五百萬的鑽戒給搶走了。

小心翼翼的上了車,葉簡汐鬆了口氣。

抬眼,見到慕洛琛正滿臉笑意的望著自己,葉簡汐怎麼看怎麼覺得他笑意里,有看自己好戲的意思,「你看什麼呢?」

「看我老婆。」慕洛琛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很熱,那熱度傳到她的肌膚上,漸漸的聚集,她的手心便出了汗。

而他那一聲老婆,更是燙到了她的心。

豪門斗:幸福悄悄到 葉簡汐有些不好意思,「你亂叫什麼。」

邊說邊想把自己的手抽出來。

慕洛琛笑著,把她的手握的更緊,「沒亂叫,在法律上,你就是我老婆,老婆……老婆……」

「你別叫啦,再叫我就不理你了。」

慕洛琛聽了,輕笑出聲,「好,那我不叫了,免得老婆不離我了。」

葉簡汐抿緊了嘴角。

慕洛琛見她麵皮薄的緊,也就不再打趣她:「等回去,我們把婚訊告訴大家。」

「嗯。」

一路上,慕洛琛沒再鬧她,葉簡汐的心也就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到了慕家,車子停下,兩人剛從車上走了下來。

王媽匆匆的走過來,面帶急色的說:「琛少爺,老太太叫你,你趕緊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慕洛琛斂了笑意,冷聲問。

「是婉如小姐,她、她……」王媽喘著氣,一時說不出來。

慕洛琛聽到婉如的名字,臉色冷了下來,不等王媽說完,撥開她,大步的往大廳里走。

葉簡汐看了一眼王媽,然後跟上了慕洛琛。

慕洛琛走的又快又急,沒多會兒就看不到他的身影。

葉簡汐正要加快腳步,一個人影忽然攔住了她的去路。

「著急了?你是著急著看婉如的笑話,還是真的擔心她?」慕溫婉穿著一身鵝黃色的裙子,唇瓣塗的鮮紅,嘴角掛著一抹譏諷的笑。

「讓開!」葉簡汐不耐,繞過她想要離開。

可慕溫婉又纏了上來,抓住她的胳膊,面目扭曲的說:「賤人,別以為你可以順順利利的嫁給洛琛哥,沒那麼容易。你搶走了琛哥哥,還害的婉如落到這地步,早晚我會讓你得到報應的。」

「我沒搶走慕洛琛,也從沒害過婉如!」葉簡汐眼裡帶著怒意。

慕溫婉輕笑了一聲,「到現在你還狡辯,賤人果然是賤人。」

「你嘴巴放乾淨點。」

葉簡汐話剛說出來,慕溫婉猛地伸手,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葉簡汐面色一變,往後退了一步,差點跌倒。

恰好王媽趕上來,扶住了她。

慕溫婉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媽,抬著下巴,傲慢的說:「對不起,手滑了。」

葉簡汐瞬間打人的衝動都有了。 王媽想到之前慕洛琛的吩咐,小聲的說,「溫婉小姐,你這麼對葉小姐,若是讓琛少爺知道……」

可話還沒說完,慕溫婉上前一步,笑著說:「王媽,你在這個家裡待多久了?」

王媽看著她的笑容,嚇得臉色都變了。

「我的事情,你也敢管。」慕溫婉臉色一沉,眸子里儘是狠厲,抬手就朝著王媽的臉上扇去。

「住手!」葉簡汐一把抓住她的手,「慕溫婉,我知道你對我心裡不滿,又何必牽扯到別人身上?」

慕溫婉臉上閃過剎那的驚愕,但很快恢復了平靜,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嘴角掛著一抹陰惻惻的笑容:「葉簡汐,你儘管逞強,我看你還能得意多久。」

話說完,轉身狠狠地看了王媽一眼:「你給我等著。」

看著她離開,王媽面上的憂色越發的濃重:「葉小姐,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不用說對不起,應該是我跟你說聲謝謝,剛才不是你扶著我,說不定我就跌倒了。」葉簡汐拍了拍王媽的肩胛處,過了幾秒,轉而問:「對了,王媽,婉如出什麼事了?」

王媽猶豫了一會兒,說:「葉小姐,我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你還是親自去看看吧。」

「……嗯,好。」

兩人一前一後的往大廳走,大廳門口,擠滿了慕家上下,見到她來了,臉上或多或少帶了一些異色。

葉簡汐眉頭皺的更緊,到底慕婉如出了什麼事?

撥開人群,到了正廳中央,葉簡汐掃了一眼,慕婉如跪在地上,前面慕老爺子和慕老太太坐著,而一旁陸少安和陸母都站著。

慕洛琛的臉色很冷,即使隔了很遠的距離,她也能感覺出來,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

葉簡汐走到慕洛琛身邊,小聲的開口叫了一聲:「爺爺、奶奶。」

慕老太太微微的點了點頭。

慕老爺子將臉別到一邊,看著跪在地上的慕婉如,臉拉的長的跟冬瓜似的:「婉如,你做出這種事,怎麼對得起陸家?又怎麼對得起我們家?我們慕家百年的名譽,都要毀在你手裡了,你丟不丟人!」

「我丟人,我丟什麼人?」慕婉如脊背挺的很直,說話一點服軟的意思也沒有,眼底充滿恨意的看了一眼陸少安和葉簡汐,語氣更重,「我再丟人還不是跟有些人學的?再說了,我這點事情,算得了什麼……」

「你給我住口!」慕老太太嘭的一聲,拍在桌子上。

慕婉如閉了嘴,神色間儘是戾氣。

慕老太太見她這樣,握住茶杯的手,氣的直哆嗦。

房間里,幾乎沒人敢大喘氣一聲,生怕惹到了老爺子和老太太。

這個時候槍打出頭鳥,誰惹人注目誰倒霉。

可偏偏就是有人不識趣,開口說道:「婉如,事情已經鬧到了這地步,你還不知錯,是不是非得打到你知道錯了?」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小姑,你先把自己那些事情摘乾淨,再來指責我吧。」慕婉如抬眼,看向慕碧雲,不留任何情面。

「你!」慕碧雲臉色一變,說不上話來。

慕婉如冷哼了一聲,鄙夷的姿態盡顯。

葉簡汐聽到這個聲音就覺得有些耳熟,又聽到慕婉如叫她小姑,也明白是慕碧雲說的話,抬頭便看到慕碧雲臉漲的通紅,惱怒的五官都扭曲了。

似是注意到她的目光,慕碧雲也看向了她,眼裡噴著火,自己的私生活是不幹凈,可什麼時候輪到這些小輩們指責。

在慕婉如那裡討不到便宜,她還不敢收拾一個葉簡汐外人?

慕碧雲冷笑了一聲,別有深意的說:「這兩天是祭祖的大日子,可怎麼這麼倒霉,接連的倒霉,還都出在你們這一家,先是咱們家未來的新媳婦,后是婉如,也不知道是不是招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才會出這些事情。」

這話明裡暗裡,都指向葉簡汐,刺耳至極。

葉簡汐不明白,自己又哪裡招惹到了她,讓她這麼說自己。

可眼下的情況,明顯不適合跟她爭執。

葉簡汐垂下眼瞼,準備忍下這口氣。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隻手忽然握住了她的胳膊,然後一道身影站在了她前面,那人高出了她一個頭不止,身影挺拔,將她完全罩在身影之下。

葉簡汐抬頭,看向眼前,是慕洛琛。

慕洛琛漆黑的眸子望著慕碧雲,目光犀利的如同淬著毒的冰刀:「小姑,你這是在指簡汐嗎?」

「我可沒這麼說,這是你自己說的。」慕碧雲看到他出面,心頭滑過一絲怯意。

慕洛琛聲音冰冷,「你雖然沒明說,可剛才那句話里卻暗示了。」

慕碧雲正要反駁,可慕洛琛緊接著又說話了,根本沒給她發言的機會。

「簡汐和我的婚事是奶奶親自允諾的,如果小姑對簡汐有不滿的地方,請明說出來了,我自會讓她改。」

慕洛琛說著,看了一眼慕老太太。

慕老太太聽著子孫你一言我一語的,脾氣早就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偏偏慕碧雲在這個時候,還想要挑撥。

「媽,我沒說你的意思,只是看不慣某些人,把家裡搞的烏煙瘴氣的,你看在她來之前,我們家哪一個不是好好的,可自從她來了之後,我們就就這樣……」

「那你想怎麼樣?」慕老太太木然的問。

慕碧雲聽老太太問自己,以為老太太偏著自己,一時有些喜形於色,笑著說:「乾脆別讓她嫁進我們慕家了,誰不能給我們慕家生孩子?這個晦氣的人,不要也罷!」

慕碧雲說完,看向慕老太太。

慕老太太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手緊緊地握著茶杯。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慕碧雲見老太太不說話,心頭忽然有些覺悟,自己是不是說的太過了。

「媽……」

「別叫我媽!我沒有你這樣不知廉恥的女兒!」慕老太太怒喝一聲,抬手就將手裡的茶杯狠狠地朝著慕碧雲砸過去。

慕碧雲躲閃不及,茶杯咚的一聲,重重的砸在她的額頭上。

茶水混合著血水留下來,慕碧雲捂著額頭,一下慌了神。 慕老太太看到她這樣,一點也沒露出憐惜,聲音里充滿了厭惡:「身為長輩,你非但不以身作則,反而在這個關鍵時刻,說出這種話,你根本不配做一個長輩!」

「來人,碧雲給我壓下去,帶到祠堂跪著思過,沒我的話,誰都不許放出來!」

慕碧雲這才意識到,自己踩到了老太太的雷區,「媽,我剛才的話是無心的,我知道錯了……」

「還不把她給我押下去!」

慕老太太暴喝了一聲,一旁出來了兩個身強力壯的傭人,把慕碧雲拉扯了下去。

偌大的客廳,沒一個人再敢說話。

饒是慕婉如一直硬著身體,看到這一幕,臉色也有些變化。

慕老太太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然後目光落在慕婉如的身上:「婉如,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自己說這事情是你自願的,還是別人教唆陷害的?」

慕婉如抬頭看了老太太一眼,沉默了幾秒鐘,說:「我自己願意的。」

「婉如,你怎麼這麼糊塗!」章子芩聽到她這句話,忽然從人群里衝出來,抓住她的胳膊,罵:「我這麼多年都是白教你了,你做出這樣的事情。」

章子芩罵完慕婉如,轉而向慕老太太說:「媽,婉如她還小,年輕不懂事,做出這樣的事情是我沒教好她,你要怪就怪我吧。」

慕老太太面色陰沉。

她怎麼會不知道,章子芩出來是為了護住婉如,可婉如做出這樣的事情,不處罰她,以後慕家在外人面前,還有什麼臉面?

「子芩,你給我讓開。」

「媽……」

章子芩護著慕婉如,不肯讓開。

慕老太太看向慕洛琛,說:「阿琛,把你媽拉開。」

寵妻成癮 章子芩也想起來自己的兒子,眼眶通紅:「阿琛,你快替你妹妹求求情,她不是故意的,從小到大她都那麼聽話,現在做出這種事,一定是被壞人帶的。」

慕洛琛站在原地,冷著一張臉不說話。

慕婉如忽然冷笑了一聲,「媽,你不用求我哥,我怎麼樣,他不會關心的。」

「你胡說什麼?婉如,你是不是吃錯藥了!」

「我沒有吃錯藥!」慕婉如扯開章子芩的手站起來,走到慕洛琛跟前,指著他身後的葉簡汐說:「是她跟陸少安鬼混,我才會一氣之下跑到酒吧,才會想不開,做下了那種事!奶奶,你只處罰我一個人不公平,葉簡汐做的事情,比我齷齪了那麼多,憑什麼她沒事!」

一番話,炸響了整個大廳。

葉簡汐腦子嗡的一聲,就炸了。

雖然早就想到,慕婉如不會輕易地揭過這事,可她沒想到,她會在當著慕家所有人的面,說她和陸少安牽扯不清。

哪怕她和慕洛琛都知道,自己並不想和陸少安有瓜葛又能怎樣?

所有人只會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

況且,整個慕家,有幾個人樂意她嫁進來的?

想到慕溫婉剛才說的那番話,葉簡汐忽然明白,她為什麼會那麼成竹在胸了。

慕老太太也有片刻的愣神,但很快反應了過來:「你胡說什麼?」

章子芩也沒想到,女兒會說出這番話,「婉如,你給我閉嘴!」

「我偏不!我沒有胡說!陸少安是我老公,我幹嘛要胡說給自己難堪?我自己親眼看到,葉簡汐勾引我老公的!這口氣我忍不下去,奶奶,媽,你們今天給我一個公道,我不要看著葉簡汐嫁進我們慕家,否則,我寧願離開這個家,也不願意和她同在一個屋檐下!」

慕婉如邊喊邊落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