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不過,這個下病毒的人,可謂是喪心病狂到了極點,這樣的事情,他都能做的出來,簡直是泯滅人性了。

路南離開醫院,他讓方平衍幫忙照看一下蘇北和孩子,並且,他自己也安排了保鏢過去。

他直接回家,帶著人,去抓保姆。

劉嫂是在睡夢中,被路南抓起來的。

她驚恐的看著路南,一臉的痛苦。

她就知道,這一天肯定會來的。

路南基本都沒有盤問,劉嫂就已經全盤托出了。

他的兒子和媳婦,全都被顧念城抓走了。

他讓自己給路紫蘇注射病毒,否則的話,他就殺了劉嫂的兒子和兒媳。

劉嫂說,她兒媳婦肚子里,還懷著一個孩子。

她也是昧著良心,才做了這樣的事情。

她照顧路紫蘇到現在,前前後後,按照顧念城的吩咐,給路紫蘇注射了三次病毒。

這次的時間,眼看著就要到了。

卻沒有想到,顧念城沒有送東西過來。

她也只好保持沉默,因為平時,都是顧念城單線聯繫她的。

看著路紫蘇哭的那麼上心,其實,她的心裡也特別難受。

可是,她有什麼辦法呢!

她又不能說實話,只要她說了實話,自己兒子和兒媳,以及兒媳肚子里的孩子,都會沒命的。

所以,她一直隱忍著沒有說。

路南今天抓住她,她就知道,事情肯定敗露了。

路南聽著劉嫂的話,心簡直在滴血:"你怎麼忍心呢,她還是個孩子!你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媳婦受傷,你就拿我們家紫蘇來開刀嗎?你現在告訴我,嬰兒室里有監控,你到底在那裡,給紫蘇注射的病毒?"

劉嫂愧疚的低著頭:"我在衛生間,抱著紫蘇去上廁所的時候,給她注射的病毒,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有想到,那種病毒會那麼嚴重,顧念城剛開始讓我注射的時候,他說,那個東西,對身體沒有危害,紫蘇從小生長在他身邊,身體不好,他幫紫蘇注射那個,強身健體,再加上,我被他威脅,只好聽他的話了……"

劉嫂說著,都哭出來了。

路南諷刺的看了她一眼:"你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紫蘇現在中的病毒,已經越來越嚴重,你這是逃不開故意傷害罪的!"

路南冷聲說完,直接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顧念城死了,竟然還不安分。

"送她去警察局,把剛才的錄音,拿去當證據!"路南對門口的保鏢說完,就向著車子走去。

他到了醫院,蘇北已經醒來了。

她看著路南:"你去哪裡了?"

路南伸手揉了揉蘇北的頭髮,他心疼蘇北,也心疼他的女兒!

"北北,我剛剛回家了!"路南說。

"是送小寒和小凜回家嗎?"蘇北問。

路南搖搖頭:"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去找劉嫂了!"

"找劉嫂?"蘇北不解的看著路南。

路南點了點頭:"北北,我說了,你不要傷心,這件事情,我遲早都要告訴你的!給紫蘇注射病毒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保姆,劉嫂!"

蘇北吃驚,憤怒,她的神情,已經不能表達她此刻的情緒了。

她那麼相信劉嫂,她為什麼要那麼做!

看著蘇北不解的神情,路南無奈的搖頭:"北北,不是你的錯,是顧念城這個畜生,他用劉嫂的兒子和兒媳婦威脅劉嫂,讓她給我們紫蘇注射病毒,紫蘇的病毒,從出生兩個月後,就一直在注射了,這次,是因為沒有注射病毒,她才會疼的那麼厲害,一直在哭,現在,袁醫生已經控制住了,但是,要想治癒,怕是不容易,北北,我不想讓你難過,但是,你還是要做好心理準備,這次,我們兩個人面對的問題,十分的嚴峻!"

蘇北聽到顧念城的那一瞬間,她的後背猛地發涼。

為什麼,為什麼他在那麼早的時候,就開始算計自己了。

虧她還以為,顧念城救了她和紫蘇一命。

他這跟間接謀殺,有什麼區別!

蘇北的手,緊緊的攥在一起。

如果此刻顧念城站在自己面前,她的手裡有把刀,她一定捅死顧念城。

他怎麼可以這麼做呢!

路南心疼的將顫抖的蘇北,抱在懷裡。

"北北,我知道你難受,我也難受,我已經將劉嫂送往公安局了,她會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我們現在要面對的,是如何救治我們的孩子!"路南說。

蘇北沉重的點點頭:"路南,我知道,我都懂!"

兩個人靜靜的抱在一起。

病房裡,明明一片潔白,但是,卻充滿了血色的悲哀。

第二天,蘇北去看了路紫蘇,小丫頭還在睡覺。

蘇北便去看了葉婷洛。

她昨天就醒來了,只是身體還比較虛弱。

她看蘇北心情低落,整個人,好像遭受了什麼沉重的打擊,她才趕緊問:"你怎麼了?"

葉婷洛擔憂的神情,讓蘇北眼底的淚水,好像再次泛濫。

她紅著眼睛搖搖頭:"沒事!"

葉婷洛急了:"怎麼能沒事呢,北北姐,你有什麼話,現在都不願意跟我說了嗎?我知道,自己犯糊塗,前段時間,竟然幫著顧念城,可是,我真的醒悟了,他那樣的人,不值得我愛,我以後一定會找到,更愛自己的人,我也會愛他,至於顧念城,他根本不是個人,我會努力忘掉的!"

葉婷洛以為,是自己跟著顧念城跳海,蘇北才對自己失望的。

其實,那一跳,似乎跳光了自己所有的勇氣,跳光了自己對顧念城的愛情,還有眷戀。

可是,她沒有想到,蘇北竟然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蘇北看著葉婷洛,眼淚就那麼直直的流出來。

她說:"婷洛,跟你無關,是紫蘇,她出事了,顧念城從小到大,給她都在注射一種罕見的病毒,她現在的身體,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在自責,自責自己竟然沒有照顧好她,你知道嗎?我現在究竟有多愧疚,如果紫蘇能夠好起來,我真的哪裡都不去了,我就好好的照顧她,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她了!"

看著哭泣的蘇北,葉婷洛震驚又憤怒。

她心疼的拉著蘇北:"北北姐,你不要難受了,顧念城這個畜生,他怎麼能幹出這麼喪盡天良的事情呢,你別哭,北北姐,你哭的我難受,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去找顧念城以前的手下,看他們知不知道,顧念城給紫蘇用病毒的事情,看有沒有抗體或者血清之類的,可以用來救命!"

蘇北的眸子,似乎有點亮了。

是啊,現在只要有一個辦法,她都會欣喜若狂。

她要去找林楓。

對!

林楓!

他跟顧念城的關係那麼親近,他肯定知道點什麼!

蘇北看著葉婷洛,神色著急:"婷洛,你先好好休息,我要去找林楓,說不定,他能幫我點什麼!"

蘇北說完,就直接衝出病房。

她找到路南,快速的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他。

路南想了想,最終撥通了雲帆的電話。

"雲帆,林靈還在你哪裡嗎?"路南問。

雲帆點點頭:"在啊,不過,她哥哥說,一會會來接她的!"

路南聲音頓時急促:"看好林靈,先別讓林楓帶走她,我有事情要問林楓!"

路南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拉著蘇北的手,快速的向著外面走去。

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救治紫蘇的辦法。

蘇北和路南,回了市中心公寓,林楓還沒有來。

林靈依舊坐在房間里,雲帆就坐在她面前不遠處,兩個人想對而坐,神色都異常的沉默。

其實,就在剛才,雲帆告訴林靈,林楓一會會來接她走。

雲帆說完之後,林靈就對她告白了。

她說,如果雲帆對她有一點感覺,願意接受她,她可以說服哥哥林楓,不離開。

她喜歡上雲帆了。

儘管她知道,雲帆和哥哥,有太多的問題和矛盾。

可是,她還是想留下來。

這幾年來,她一直惦念的路南,何嘗不是在惦念雲帆呢! 林靈心裡很清楚,她想的是那個,救她,被她咬著胳膊不喊疼的男人。

知道真相后,她照顧了雲帆那麼久。

雖然他們每天都是在地下室里爭吵,可是,就算是那樣的日子,對現在的她來說,都是一種甜蜜。

她想待在雲帆身邊。

無關乎矛盾和立場,只是因為愛情。

可是,雲帆卻拒絕了她,他告訴自己,顧念城做的那些好事。

她哥哥一直幫著顧念城,她不是不知道。

可是,事情發展成這樣,她也沒有什麼辦法啊!

蘇北和路南回來,時間不久,林楓就來了。

他看著屋子裡的四個人,目光直直的看著自家妹妹。

他說:"路先生,我遵守了承諾,在你們婚禮上,我沒有幫助他,害他孤軍奮戰,最後不得不跳海,我這也算是兌現承諾了,現在,我可以帶著我妹妹離開了吧!"

路南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林楓:"我們並沒有傷害林靈,而是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她,想必你也能想到,我們是真心實意的想要跟你合作,可是,眼下有一個問題,我想請教你,如果你的答案讓我滿意,我立馬放你們兄妹離開!"

林楓神色依舊沒有多大的變化。

他說:"好,什麼問題,你說!"

"顧念城給紫蘇注射病毒的事情,你應該知道吧!"路南的語氣,非常篤定。

林楓的神色微變,他點了點頭:"我的確知道!"

"那你知道,這種病毒,究竟從何而來,有什麼根治的辦法嗎?你也知道,孩子還小,我們不想讓她出事!"路南平靜的說道。

"這種病毒,從而來,我並不清楚,因為這件事情,應該只有顧先生自己清楚,至於根治的辦法,有,但是,你們不一定能辦得到,顧先生自身,也中過這種病毒,但是,他後來好了,所以,他的體內應該有抗體,供你們研究,當然,這是其一,你們也可以,給紫蘇直接注射顧先生的血清,對紫蘇的身體,應該有直接的作用!"林楓說的面無表情。

路南瞬間有點憤怒:"可是你清楚,顧念城已經死了,他屍沉大海,我去哪裡找他的血清!"

"是啊,你也知道顧先生死了,那我也無能為力了,我知道的就這麼多!"林楓的神色,似乎沒有任何忌憚。

路南感覺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點渺茫的希望,現在又徹底斷了。

那種無力的感覺,沒有人能明白。

他看著林楓:"你走,帶著林靈,滾出這裡!"

路南說完之後,目光看向窗外,胸口不斷的起伏。

林楓看了他一眼,二話沒說,走過去,拉著林靈就往外走。

林靈不舍的看著雲帆,眼光里,似乎有點點淚花閃爍。

看著林楓和林靈離開,蘇北想到,顧念城死前那一句,蘇北,你會後悔的!

她現在終於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了。

他一直都有恃無恐,因為他知道,紫蘇的命,掌握在自己手裡,她跟路南,肯定會全聽他的!

她的紫蘇!

蘇北痛苦的抱著膝蓋,慢慢的坐在地上。

雲帆無奈的看了蘇北一眼,轉身看向路南:"總裁,現在怎麼辦?"

路南努力讓自己振奮起來:"不怎麼辦,幫紫蘇找醫生,我就不信,尋遍天下名醫,都救不了我女兒!"

路南的聲音鏗鏘有力,蘇北抬頭看了他一眼,努力讓自己站起來。

林靈和林楓走後。

蘇北和路南,還有雲帆,他們剛剛打開門,便看見門口站著的兩個小傢伙。

他們紅著眼睛,很顯然,剛才的對話,他們都一字不漏的聽見了。

"爹地,媽咪,你們不要難受了,我和小凜,也會想辦法的,我們現在打算離開,我們到了訓練基地,讓我們的教練,幫我們想想辦法,他見多識廣,我們大家一起努力,一定能救妹妹的!"蘇寒堅定的說道。

路南點了點頭:"好,你們去吧,記得平日里小心點,別讓我跟你媽咪擔心!"

蘇凜重重的點頭:"爹地,媽咪,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們放心吧,我們一定會讓自己強大起來,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算計我們家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