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最厲害的也就是林逸這個化神期的小子而已,現在竟然要放縱一名仙人之境的強者追殺他們,這是活膩味了?

溫玉一聽,名眸也是微微一怔,不過倒是沒有開口了,既然林逸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他便只需要支持就行了。

黑熊,瘦猴,等人一聽,臉上不但沒有絲毫的緊張,反而雙眸閃閃發亮,猶如見到了什麼極為上等的美味一般,顯然,死過一次的他們對於整個仙人之境的皇埔歸一也沒有什麼畏懼的。

「既然我家主人說不殺你,那你就滾蛋吧!」

白老大狂妄一笑,一掌打在了對方的胸口上,恐怖澎湃的力量直接讓對方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直到飛出二三十米開外,才狼狽不堪的落在地上,一雙眸子簡直怨毒到了極致,如果眼神兒能夠殺死人的話,現在的林逸恐怕已經是千穿百孔了。

「老狗,別不服氣,你早晚會死在我的手裡的。」

林逸盯著皇埔歸一不屑的挑釁道。

「哼,林逸,白雲六仙,我就不信,這仙域沒有人能夠殺了你們,偷吃了我皇埔家的聖元果是不是很爽啊?」

皇埔歸一咬著槽牙,憤怒的嘲諷道,聲音也故意動用了一絲靈氣,滾滾蕩蕩在虛空之上傳出了老遠。

林逸利用神器的名頭來坑他,他現在自然也不介意利用聖元果的名頭來坑林逸跟白雲六仙一把。

神器雖然珍貴,可卻始終只是一把兵器,可聖元果卻不同了,這可是真正的天才地寶啊!價值不菲,能夠極大的提升一個人的修為。

他本來是準備用來衝擊金仙之境的,可現在倒好,不但老祖的墳墓被炸了,這聖元果在他看來,恐怕也成為了白雲六仙跟林逸的囊中之物了,如何能不憤怒呢?

「聖元果?他,他剛剛說的竟然是聖元果?」

一道道驚呼驟然響起。

便是白雲六仙也是神情一怔,個個的腦海里都轟然浮現出了黑熊化作上古黃金巨熊的一幕。

此時也都釋然了,明白為什麼黑熊會有如此恐怖的一幕了,那聖元果可是能夠幫人進入金仙之境的,激活黑熊的血脈,讓他進入仙人之境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兒。

畢竟黑熊的血脈的確不凡啊!

上古黃金巨熊的潛力,便是林逸看了都有些眼饞啊。

「哼!皇埔歸一你少用這種稚嫩的法子栽贓嫁禍老子,什麼狗屁聖元果,老子要是吃了現在還能是化神期的修為?簡直可笑至極,滾出撼天宗,伺機報仇吧,哈哈!」

林逸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皇埔歸一聞言,頓時眼睛一瞪,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林逸的修為還是化神期,白雲六仙的修為也還是金仙級別,這顯然是沒有服用過聖元果啊!

否則,他們絕對不會是這等修為。

「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他們真的沒有發現聖元果?」

皇埔歸一皺著眉頭小聲的嘀咕道。 隨後,袖子一揮,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好死不如賴活著,更何況林逸說的沒錯,他還要活著報仇呢。

皇埔家的子弟一看,家主都灰頭土臉的離開了,哪裡還敢墨跡呢,一個個無比敬畏的看了一眼林逸之後,便轉身跟在皇埔歸一的後面,朝著外面狂奔,那慌亂的樣子,似乎生怕林逸把他們留下了一般。

看著皇埔家慌不擇路的樣子,林逸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看著周圍的眾人說道:「我撼天宗的情況大家也都看到了啊!從今天開始,這皇埔歸一可就像是毒蛇一樣隱藏在外面,當然了,誰也不能保證他會不會衝進來偷襲諸位,所以,晚上睡覺的時候也一定要留神哦,要是腦袋被這老狗斬下來了,我可不負責!」

林逸話落,銀盪一笑便轉身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只是在轉身的剎那,卻給了溫玉一個眼神兒。

楚紅見狀也不廢話,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什麼時候,應該說什麼話,當即上前挽著溫玉的胳膊,就一起朝著林逸的住所走去。

可朱泰等人卻全部傻眼了。

他費盡心思,耗費無數財力,把開泰樓搬到這裡來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想要躲避皇埔家的追殺,不就是想要活命嗎?

可現在……

林逸竟然把皇埔歸一這條惡犬仍在了門口,這他嬢的不是在扯淡嗎?

「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朱泰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無語的哽咽道。

白雲六仙面面相覷,同樣沒有想到林逸竟然瘋狂到這種地步,竟然敢把皇埔歸一留在外面。

不過這瘋狂的舉動,倒是讓他們有些開心。

既已成為林逸的奴僕,那便是一輩子的事情,他們當然希望自己的主人是雄才偉略,而不是靠著他們的光輝苟且偷生。

現在看來,他們付出的一切似乎都非常的值得啊!

隨即,六人也起身朝著再度宛如巨大的神明一般,落在了北邙山的六個山頭上開始修行。

林逸的小院內。

此時楚紅跟溫玉卻安靜的不像話。

「那個,今天黑熊的情況你們也都知道了吧?」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張牙舞爪,有些不自然的問道。。

「知道!」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嘿嘿,好,既然知道,那事情就好辦的多了,從今天開始,咱們晚上下去尋找寶貝,白天修鍊!」

林逸一聽,頓時十分滿意的打了一個響指,笑嘻嘻的說道。

聖元果啊!那東西的價值林逸自然也是知曉的,給黑熊吃,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如果交給他林逸,輔佐一些珍貴的靈草,甚至能夠早就出來數十名仙人之境的超級強者啊!

「什麼?還去?」

溫玉一聽,眼睛一瞪,就想跑,這事兒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在懸崖上踩鋼絲啊!一個不慎隨時都會屍骨無存的,皇埔歸一的老祖宗北邙山這無數的墳墓之中,只能算是最一般的存在啊!

一旦讓一些超級宗門知曉了,那後果,誰承受的起?

「哎呀,小玉,別走啊!你放心,師兄我不傻,現在我已經從雷家哪裡搞到了有關整個北邙山的所有信息,我們只搞那些沒有祖宗的人怎麼樣?」

林逸看著溫玉討好的笑道。

實在是藏在北邙山的人太多了,可卻不是任何人都能夠被自己的後人找到,所以,還有不少人的墳墓是孤墳,根本沒有人來拜祭的啊!

溫玉一聽,眉頭微微一皺了一下有些心動,孤墳的事兒他倒也知曉一些。

以往在跟溫王在一起的時候,多半探查的都是孤墳,畢竟溫王好歹也是整個仙域內赫赫有名的強者,若是干那那種偷挖的事情,實在有些不太風光,所以就帶著他四處遊走。

再者,在溫王看來,想要找到真正強大的古屍,也只能在孤墳之中尋找,因為這些人很可能是上古時期就存在的,那才是真正強大恐怖的存在。

所以對孤墳動手,溫玉這心裡的負擔,倒是小了很多。

楚紅見狀,急忙拉著溫玉的小手笑道:「小玉啊!你看你師兄,整天為了撼天宗的事情操心,你作為師弟的也得幫他分擔一二嘛!畢竟咱們都是撼天宗的人,這樣好了,以後晚上你們師兄下去忙活,我在家裡給你們準備宵夜如何?姐姐的手藝雖然不敢說有多好,可絕對能夠讓你吃的滿意。」

溫玉見楚紅都這樣說了,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急忙討好的笑道:「紅姐說笑了,您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吧!」

「哈哈,這才對嘛!以後跟著師兄,我保證你可以成為仙域內少有的蓋世強者!」

林逸聞言上前一巴掌打在了溫玉的肩膀上,直接把溫玉打了一個趔趄,咧嘴哈哈大笑道。

只是七個小時后。

溫玉的一張臉卻陰沉的能夠滴出水。

「風波當,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應該是風家的老祖吧?」

溫玉鳳眸冷冰冰的質問道。

「嘿嘿,仇人,你師兄我有仇不報非君子啊!」

林逸咧嘴訕笑,把誕生的幾棵靈草一把收下就帶著溫玉走出了風家老祖的墳墓。

不過接下來林逸倒是老實了很多,帶溫玉去的還真都是一些無人的墳墓。

一直忙活到了凌晨三四點鐘的樣子,林逸才帶著溫玉灰頭土臉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一晚上的收貨不小,各種靈草,珍貴的材料,差不多弄了有一兩千萬的靈石,如果是放在普通人的眼裡恐怕會激動的瘋了。

畢竟這已經是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有辦法賺取到的財富了。

可是放在林逸的眼裡卻相當的不滿意啊!他是缺錢的人嘛?

他缺少的是極品的材料,能夠增加修為,能夠讓他實力變的更強的東西,這些對他來說都是可有可無。

「小玉,你辛苦一晚上了,師兄也沒有什麼好幫你的,今天晚上的收貨都是你的了。」

林逸直接把儲物戒指放在了溫玉的面前,咧嘴笑道。 楚紅見狀,急忙上前拿起酒壺,乖巧的給林逸倒了一壺酒,隨後又給溫玉滿上才笑道:「你師兄是個瘋子,不過你放心,他不會虧待你的。」

溫玉微微點了點頭,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抿嘴輕聲笑到:「我有點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好了。」

「呵呵,好,睡好一點,晚上繼續!」

林逸聞言,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也拿起酒杯美滋滋的喝了起來。

雖然今天晚上沒有什麼收貨,不過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一定會有收貨的,因為他現在挖的可都是上古的墳墓,只要能夠一直堅持下去,出貨那還不是早晚的事兒啊!

「轟!嘩啦!」

正當林逸美滋滋的時候,一道讓所有人汗毛都炸起的凌厲感覺卻驟然從北邙山上響起。

可怕的劍光足足有數千米,竟然直接打入了蒼穹深處,攪的風起雲湧,數百里之外的人都能夠清楚的看到這恐怖的一幕。

白雲六仙此時也紛紛心驚膽顫的看向了那劍芒爆出的位置,這一看,個個也都是一臉的凝重啊!

「劍意凝聚成為實質,足足有數千米長,這到底是什麼寶貝出世了?難道是主人弄得神器不成?」

白老三盯著眼睛,驚駭世俗的尖叫了起來。

婚不過虛有其名 「我看這個世界上除了主人之外,其他人恐怕也沒有這麼大的本事了吧!」

白老二也馬上附和道。

白家的兄弟一聽,紛紛認真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了,在他們眼裡,林逸現在那就是無所不能的恐怖存在啊!

「走!」

白老大身形攢動,宛如仙人一般,在夜色之下朝著那是劍光飛了過去。

至於龍傲天,跟翻江龍的子弟,此時一個個卻是瑟瑟發抖,一臉的惶恐不安之色啊!

他們這輩子什麼時候見過如此恐怖的場景?

數千米長的劍氣,凝聚成實質,宛如一把能夠開天闢地的仙劍一般,威力簡直大的眾人只能跪拜。

「難道是軒轅劍加持成功了?」

林逸也是神情一怔,隨後拉著楚紅的小手就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當看到那直衝蒼穹的可怕劍光,林逸也驚呆了。

「這他嬢的便是神器也不過如此吧?」

林逸目瞪口呆的尖叫道。

「夫君,必須馬上收起,否則,會大禍臨頭的。」

楚紅一看,倒是冷靜了許多,焦急的說道。

林逸一聽,也回過神兒了,身形一晃,揚天暴喝道:「白雲六仙,咱們這合計大招兒算是練成了,收招吧!不要嚇到了我撼天宗的弟子。」

白老大等人一聽,紛紛神情一怔,隨後馬上回過神兒了。

「主人說的是,我倒是沒有想到這一招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不錯,咱們這一招啊!我看連金仙都能夠斬殺啊!」

其他白家兄弟也回過神兒,紛紛一臉討好的笑道。

隨後六人同時動用大神通直接把天空上的異響鎮壓下去。

而林逸則是風馳電掣,宛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煉器房。

此時,火攻頭陀也是目瞪口呆,一臉的震驚完全傻眼了。

「瑪德,你在搞什麼東西?」

林逸一衝進去,就忍不住臭罵道,只是當看到眼前的景象,整個人也驚呆了。

此時的練霓裳竟然通體沐浴熊熊的火焰,宛如一隻鳳凰一般,漂浮在軒轅劍之上,她的鮮血則閃爍著神性的光輝,慢慢的朝著軒轅劍內注入。

「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林逸不解,抬手拍了一下還在發獃的火攻頭陀好奇的問道。

「啊!我們本來都要熔煉成功了,可霓裳說他欠你一條命,所以要用自己的鮮血為你開鋒,她從小冰清玉潔,用她的鮮血來開鋒,軒轅劍的威力最少能夠暴增兩成,只是當她的鮮血落在軒轅劍上。」

「軒轅劍卻彷彿沸騰了一般,熊熊燃燒起來,瘋狂的吸納她的鮮血,而且劍光衝天,讓人惶恐,我怎麼喊都喊不醒她!」

火攻頭陀看著林逸一臉擔憂的說道,他跟練霓裳可謂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此時之間的關係,簡直親密無間,不是兄妹勝似親兄妹。

現在看到練霓裳這種情況,他都恨不得替練霓裳來承受痛苦。

林逸聞言,安慰道:「你放心,老子的醫術厲害的很,她不會有事兒的。」

話落。

林逸體內的靈氣瘋狂鼓動,神魂威壓也緩緩的釋放出來,盯著那恐怖絕倫的壓力,慢慢的朝著前方走去。

於情於理,今天他不能讓練霓裳死在這裡。

當離的近了之後,練霓裳身上的情況,完全被林逸盡收眼底,這一看,林逸頓時瞳孔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金色的火焰,這,這是鳳凰血,難道她是鳳凰女?」

林逸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總裁的美麗嬌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