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知道後悔就好!」

陳天看著馮子旭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現在去給楚卿卿道歉,然後從我的視線當中消失……」

馮子旭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猶豫了兩秒鐘,他知道自己在飛機上面絕對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所以想都不想直接跑到了楚卿卿的面前,然後表情激動的沖著楚卿卿說道:「卿卿對不起,我不應該纏著你的,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吧!」

楚卿卿看著自己面前的馮子旭,眼神非常的難以置信,她什麼時候見過馮子旭這個樣子啊!

「我……我已經道歉了,我……我現在能走了嗎?」

馮子旭扭頭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

「滾吧!」

陳天看著馮子旭淡淡說道。

馮子旭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後想都不想直接轉身奔著經濟艙的位置跑了過去。

而馮子旭身邊的那些小弟也連忙跟著馮子旭一塊離開了。

一瞬間,整個頭等艙都安靜了下來。

陳天回到了楚卿卿還有魏歡歡兩人的身邊,表情十分平靜的坐在了原地。

楚卿卿跟魏歡歡兩人都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陳天,她們兩個根本就想不明白陳天為什麼能夠有那麼大的力氣,馮子旭她們五六個人竟然都不是陳天一個人的對手。

「你們兩個都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幹什麼啊?不認識我了啊?」

陳天沖著楚卿卿魏歡歡兩人淡淡一笑。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怎麼這麼厲害啊?感覺你比我爺爺身邊的那些保鏢都厲害了……」

魏歡歡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沖著陳天說道。

「是啊,陳天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啊?」

楚卿卿此時也是一臉的疑惑,表情不解的沖著陳天問道。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我原來學習過一些武術,所以從小力氣就要比別人大一點……」陳天笑呵呵的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我剛才還以為你真的就是江南省的那個殺人魔陳天呢,剛才你打人時候的感覺實在是太可怕樂……」

魏歡歡看著陳天小聲嘀咕了一句。

「呵呵,人家是武道宗師,我只不過就是力氣比普通人稍微大一點而已……」

陳天淡淡說道。

魏歡歡看著陳天猶豫了一下,沒有說話。

神醫狂妃,冷挑寡情王爺 「陳天,剛才的事情謝謝你了啊!」

就在這個時候楚卿卿扭頭沖著陳天說道。

「是啊陳天,剛才的事情真的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把那個煩人的馮子旭趕走了,估計他現在肯定還在纏著卿卿姐呢……」

魏歡歡在反應過來以後也連忙沖著陳天說道。

「沒什麼謝不謝的,咱們認識一場就是緣分,我幫助你們也是應該的!」

陳天淡淡說道。

魏歡歡聽到陳天這句話,美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羞澀,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剛才你幫著我們兩個解決了這麼大的麻煩,我卻還在誤會你,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陳天看見魏歡歡這個樣子以後,忍不住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而楚卿卿則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糾結。

「陳天,剛才你幫了我,我心裏面非常的感激你,但是這個馮子旭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一會下飛機的時候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小心一點吧!」

楚卿卿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對啊!」

魏歡歡也連忙跟著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馮子旭這個人一直都非常的小心眼,你把他打成這個樣子,一會要是下了飛機以後,他肯定會找你麻煩的……」

「沒關係,他不能把我怎麼樣!」

陳天語氣十分隨意的回了一句。

「陳天,我沒有跟你開玩笑,一旦要是飛機到了合川市,馮子旭找過來的人肯定就不是這四五個這麼簡單了,你真的要小心一點!」

魏歡歡看見陳天此時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以後,表情十分焦急的喊道。

「如果這個馮子旭真的打算找我的麻煩,我就算是再怎麼小心,他終究都是能找到機會的!」

陳天看著魏歡歡說道。

「你可以不離開機場啊,或則我現在就給你買一張到別的城市的機票,這樣的話他們就沒辦法找到你了,反正你也不是我們合川市人,以後你跟馮子旭應該也不會見面了!」魏歡歡看著陳天表情著急的說道。

「不用了,我到合川市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做,我不會走的!」

陳天語氣有些固執的說道。

魏歡歡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無奈。

陳天如果真的不打算走的話,她也沒有什麼辦法。

楚卿卿扭頭淡淡的看了魏歡歡一眼,她們兩個知道陳天都是因為自己才會惹到馮子旭的,所以她們肯定肯定不會看著陳天出事不管,所以兩人的眼神之中都閃過了一絲無奈。

而陳天則表情異常隨意的坐在原地,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

另一邊,馮子旭在離開了頭等艙以後,直接跑到了經濟艙裡面。

「竟然敢打我,今天我一定要讓你知道知道我馮子旭的厲害!」

馮子旭表情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哆哆嗦嗦的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了手機。

一旁的空姐看見馮子旭把手機拿出來以後連忙上前一步輕聲提醒道:「馮少,飛機上面是不可以用手機的!」

「我他媽用了你能把我怎麼樣?不想死的話就趕緊給我滾遠點!」

馮子旭扭頭表情激動的沖著空姐喊了一聲。

空姐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張嘴還想要說話。

「這個人是馮少,你還是別招惹馮少了!」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名知道馮子旭身份的空姐輕聲提醒了一句。

「馮……馮少?」

空姐在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隨即連忙閉上了嘴巴,直接無視掉已經把手機打開的馮子旭。

而經濟艙裡面的那些客人在看見馮子旭把手機拿出來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擔憂,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阻止馮子旭。 御城——

他們想過會看到人頭攢動的混亂,想過會有病人倒在路邊,想過會聽到病人的痛苦呻吟,想到過各種不好的場景,沒想到的是,迎接他們的是一城空寂。

不如禾見城那般寂靜中是一城腐朽,這裡城門大開,主城道空曠而乾淨,沒有病死的屍體,也沒有走動的活人。

風玫等人面面相覷,若說是從張岳那裡得到的信息時錯誤的,在疫區也不該存在這樣一座城池,乾淨的有些不合常理。

他們正打算進城去查探一下,容傾眼尖地在城牆角看到一個人影,一示意,立即有護衛將那明顯受了驚打算離開的人攔下。

風玫等人走過去。那是一個看起來很瘦小的人,但是對方渾身都被包裹的嚴嚴實實,日頭還很大的初秋,這人臉上都還裹著頭巾,只露出來一雙滿是恐慌的眼睛。

被攔下后那人竟直接跪下了,抱著頭,瑟縮著身體:「我,我這就走,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聲音沙啞,動作間,頭巾掉落,是一張蒼老的婦人的臉。



大約一個時辰后,風玫他們弄清楚了婦人的身份。

婦人叫做徐翠娥,禾見城人,三十一歲,容顏卻如四五十歲的婦人一般蒼老。

在見到風玫他們時徐翠娥會有那般的反應,只因為她的身份——乾坤聽書網

她是不受御城,不受旦河疫區所有人待見的人。

她的公婆,丈夫,孩子,都是被人活生生打死的。而她也經常被打,卻命大地活了下來。

一切都是因為第一個患病的人是她的孩子,她九歲的小兒子。於是,她一家便被視為這場瘟疫的罪魁禍首,外界的封鎖讓他們只能留在這裡,東躲西藏的過日子,最終還是只剩下她一個人。

這一次她會去御城是為了找吃的。現在這片區域能吃的東西都在御城,她已經餓了兩天了,這才鼓起勇氣跑到御城外面想要找到一點吃的,卻沒想到剛來就遇到風玫他們。她以為風玫他們是城內的人,害怕被打,才會倉皇想要逃走。

等到徐翠娥狼吞虎咽地吃飽后,風玫才問:「你知道御城內是什麼情況嗎?」

徐翠娥搖頭:「我沒進去過。但這片區域還活著的都集中在御城了,往日我在外面偷偷看裡面似乎很熱鬧,只是今日不知道怎麼回事,城內很安靜。」

就是因為今日從外面沒看到人,她才鼓起勇氣想偷偷進去找點吃的。

已經到了御城了,這裡得不到消息,就自己進去看。風玫讓人留給徐翠娥就打算離開,哪知容傾卻不動。

風玫頓足,聽見容傾問徐翠娥:「能說說你兒子在生病前的事情嗎?」

徐翠娥身子一抖,立即戒備起來。不過許是因為風玫他們給了她食物,她雖然很緊張,但比在城門外時好了許多,只是著急地說:「這病不是我兒子傳染的,我兒子不是罪人……不信你看我,我兒子生病都是我照顧,我都沒生病。」

容傾含著一抹溫和的笑,眉目溫柔,以春風般溫潤的的聲音安撫對方,徐翠娥漸漸再次放下了戒備,認真回答他的問題。 馮子旭被陳天從頭等艙裡面趕出去以後,直接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

周圍的乘客看見馮子旭準備拿著手機打電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畢竟他們知道一旦要是有人在飛機上面使用手機的話,會影響到飛機裡面的儀器,從而導致飛機在飛行中出現問題。

但是就算他們心裏面在怎麼害怕,他們也只能選擇默不作聲,因為他們知道馮子旭這種人不是那麼好惹的。

「嘟嘟嘟……」

電話響了幾聲以後,對方接通了電話。

「豪哥,我在飛機上面讓人給打了,你現在就帶著人去機場等我,今天我他媽說啥都不能放過那個小子!」

馮子旭語言十分粗鄙的喊了一聲。

「小旭,你是不是喝多了?你在飛機上面被人打了?被空姐打了啊?」

對方聽到馮子旭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語氣之中帶著一絲不解。

「不是空姐把我給打了,是楚卿卿的一個朋友,這小子身手不錯,很有可能也是個武者,你快點帶著人去機場等我吧,等那小子下了飛機,咱們就收拾他!」

馮子旭瞪著眼珠子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

「那行,我知道了,一會我帶著人去機場等你!」對方在明白了馮子旭的意思以後無奈答應了一聲。

「好!」

馮子旭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陳天是吧?你給我等著,今天只要你有膽子下飛機,我就有辦法把你送進醫院!」

掛斷了電話以後,馮子旭扭頭看向了頭等艙的位置,眼神異常冰冷的喊了一聲。

經濟艙裡面的那些乘客在聽到馮子旭這句話以後,紛紛露出了可憐的眼神,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不知道又是哪個倒霉蛋招惹到了馮子旭這樣的公子哥!

「對,馮少,咱們今天必須把那小子腿打斷,那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

馮子旭身邊的青年連忙跟著喊了一聲。

「你他媽別跟我說話,我現在看你就來氣,你不是說你跟你爸練過武術嗎?平時不挺能吹牛逼的嗎?今天是怎麼回事?怎麼讓那個小子一巴掌直接扇飛了?」

馮子旭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青年,表情激動的喊道。

「我那個什麼今天發揮有點失常……」

青年看著馮子旭尷尬一笑。

「滾犢子吧,我就沒看見你發揮正常過,平時就吹牛逼能耐,到了關鍵時候什麼都不是!」

馮子旭擺了擺手,然後轉身沖著自己身邊的中年男子喊道:「看什麼呢啊? 情暖薔薇 沒看過啊?趕緊起來讓我坐會……」

「……」

中年男子不敢招惹馮子旭這種人連忙起身給馮子旭讓開了位置。

頭等艙內。

陳天在把馮子旭趕走以後,表情平靜的看著外面的風景。

而魏歡歡跟楚卿卿兩人臉上的表情十分緊張,因為她們兩個知道馮子旭今天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而且馮家的勢力明顯要比魏家還有楚家大很多,所以就算是動用家裡面的關係,魏歡歡跟楚卿卿兩人也不敢保證一定能護得住陳天。

幾分鐘以後,陳天直接閉上眼睛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當中。

魏歡歡以為陳天是睡覺了,所以撇著小嘴輕聲感嘆道:「真不知道這個陳天是怎麼想的,雖然那個馮子旭確實有點煩人,但是他也不應該動手打人啊,現在好了,一會下了飛機,馮子旭的人肯定會堵住陳天的!」

「如果是在不行,我只能給我外公打個電話了!」

楚卿卿低聲說道。

「就算給我爺爺打電話又能怎麼樣啊?馮家根本不怕我們魏家,而且馮子旭還是馮茂才的侄子,馮茂才看見馮子旭被人打成這個德行,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魏歡歡有些著急的喊了一聲。

楚卿卿無奈嘆了口氣,她現在也想不明白什麼好辦法。

「但願馮茂才能給我爺爺一點面子,別太為難陳天就行了!」

魏歡歡有些沮喪的說道。

此時她已經不祈求陳天能夠平安無恙了,她覺得陳天只要不被馮家人打死就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

兩個多小時以後。

飛機在合川市國際機場緩緩降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