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嬌化成原形之後,似乎也不虛,對著綠眼女王就是一聲怒吼。

「嗯?」

原本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的綠眼神女王,這時眼眸之中卻露出一些好奇之色,那就好像牛眼大小的眼睛輕輕的眨了眨。

「原來如此,你們身上有大秘密,看來就不適合一口吞掉了。」

下一刻,綠眼女王整個身形在迅速的變小,很快就變得只剩下了一個人大小,恢復成了女王的模樣。

在綠眼女王的身後,七大將這時都已經化成了原形,那是七條兇猛無比的大蛇,身上帶著黑的白的花的條紋,遊動在這深潭之中。

小嬌似乎也十分的害怕,身體也在微微的顫抖著。

但是這時的小嬌卻根本不讓開任何的位置給面前的女王,反而是張開自己的大口,對著女王發出了一聲長嘯。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你想要放掉這個人族?」

綠眼神女王眼眸之中露出了好奇之色,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小嬌,似乎是要從小嬌的臉上看出來小嬌為什麼對區區一個人族這麼好。

「人族的男人都是不可信的,這些男人一個個花心無比,只知道自己尋歡作樂,貪慾非常,甚至還會拿你去煉藥,這樣男人就該死。」

似乎是回想起了什麼,綠眼女王眼眸之中露出了凝重的殺意,直接就是一掌打了過來,似乎要直接擊殺陸方。

「卧槽!」

陸方一臉不敢置信,沒有想到這綠眼女王居然自說自話就想要幹掉自己,而且是想要隨手幹掉自己,真是恐怖。

「你想殺掉我?你真是太自大了。」

陸方這樣的怒吼了一聲,雙手擋在自己的面前。

「咚!」

陸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只覺得自己的手已經咔嚓斷了,整個人就像是打在水中的子彈,直接就被彈射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深潭之中的石壁之上。

「小嬌,快逃,你不用管我。」

陸方大聲的喊道,這時已經明白過來,小嬌逃走才是最好的辦法,手上火辣辣的,痛苦傳入了腦海之中。

「不,公子,我是絕對不會拋棄你的!」

小嬌也發出了一聲怒吼,對面前這綠眼女王所作所為十分的憤怒,扭動著自己的身軀,向著綠眼神女王狠狠的咬了過去,就要報付。

只是還沒有靠近,就被七大將給圍住了。

七大將一個比一個兇悍,直接就把小嬌打的傷痕遍野,陸方想要掙扎著說什麼,這時去發現率也是女王竟然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輕輕在水中嗅了嗅,似乎是聞到了什麼十分甜美的味道。

總裁我hold不住了! 「果然是你身上有問題。」

綠眼女王臉上帶著笑意說道。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是絕對不會屈服於你的。」

陸方桀驁不馴的說道,只是緊接著眼前就是一黑,在昏迷之前就只看見綠眼女王那一隻白皙的小手,直接點在了自己的眉頭。

「死了么?沒想到自己還沒有完成天老的心愿,就直接被追殺至死,真是太可憐了。」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真是太可惜了。」

一聲長嘆,曾經的畫面都在不斷的倒退,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帘之前,一切都是不見,一切都是消失了。

「落得個清凈。」

「不對,我死了,還怎麼可能想這麼多?」陸方可是還有很多這一方面的經驗,心中遲疑著,恐怕自己是被打暈了。

這時的陸方在昏迷與清醒之間,既不是昏迷也不是清醒。

「這是哪裡?」

陸方喃喃的說著,此時的陸方隱隱約約之間,就感覺自己是來到了某一個神秘的地方,這裡看不見天老,甚至不在識海之中。

「這裡難道是識海之下?」

陸方這樣的想到。

隨著陸方這一個想法冒了出來,陸方一下子就看見了上方出現了自己的識海,而天老正在識海之中焦慮不堪。

整個識海就像是一個世界,有著山川河流,大海太陽,也有著許多的建築。

此時的陸方似乎就像是一個局外人,在觀看這一切。

「疼!」

就在陸方看見在這深處似乎有著一顆星辰,想要下去觀看的識海,卻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拉著陸方就向著上方而去。

隨著一聲劇烈的抖動,陸方終於清醒過來。

「這裡是哪裡?」

陸方眼神之中帶著一些迷茫,似乎還沒有清醒過來,在陸方的面前,有著一隻白皙的小手,手中拿著一個瓷碗,一個勺子,正在給陸方餵食著湯藥,這湯藥之中帶著大補,不但滋養元氣,更讓陸方氣血在恢復。

「咦?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發出了驚疑的聲音,這才看清楚面前正在給自己餵食著藥物的女子,面前的女子正是小嬌,小嬌的臉上帶著一臉的擔憂又帶著驚喜,看著面前的陸方醒了過來,一下子就緊緊的抱住了陸方。

小嬌的身上散發著一點點的淡香,讓陸方也不由覺得心頭溫柔。

「小嬌,你是怎麼把我救出來的?」

陸方緊緊的抓住小嬌的手,對著小嬌問道。

聽到了陸方的話,小嬌卻搖了搖頭:「公子,我對不起你,我沒有成功的把你帶離這裡,反而讓我們兩個被這綠眼神女王給抓到了這。」小嬌說到這,低下自己的腦袋,眼睛之中流下了淚來。

聽到這裡,陸方心裡頭不由得一動,將面前的小嬌直接摟在了自己的懷中。

「謝謝你,小嬌,你不用自責,這些事情都不怪你。」

路芳說到這裡,情不自禁的就把自己心頭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小嬌聽到這,也不由得破涕為笑,抬起了自己的手,擦乾了自己眼角的眼淚。

「你們兩個倒是甜甜蜜蜜,不過等會女王過來了,你們兩個就死定了。」

就在小嬌和陸方說話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尖銳的女聲,只見這女聲帶著譏諷對著兩人冷冰冰的說著。

聽到這譏諷的聲音,陸方猛的抬起頭看了過去。

只見這是一個侍女打扮的女子,身上穿著宮女裝,臉上帶著譏諷就這樣走了出來,看著面前的小嬌和陸方。

「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小嬌看見面前的女子,頓時生氣的對著面前的女子呵斥著說道。

聽到了小嬌的話,這女子卻哈哈笑了起來:「我可是主人的侍女,我想來這裡你可管不著我。」

「你…」

小嬌十分的生氣,就想要對這個侍女動手,只是這個侍女嘴角勾了起來,臉上帶著一些譏諷:「兩個區區的肉食,居然還想要搶奪我地位,你們是不可能得逞的。」侍女說完之後,眼眸里露出了一些寒意。

「聽說你們的味道十分好,我心想要品嘗一番,這樣的話才對得起你們的身份和地位。」

「滾出去!」

小嬌走到了這女子的面前,一巴掌打在這女子的臉上。

「我們可是女王的人,你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就是找死。」

小嬌帶著憤怒,對著面前的侍女說道。

「你敢打我? 女神姐姐愛上我 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

小嬌又一巴掌打在了這個侍女的臉上,只見這個侍女一時間捂住了自己的臉,就開始哭了起來,一抬頭,臉上就帶著兇狠。

「你們給我等著,我要找胡管家過來評評理,你們死定了。」

這個侍女轉身就是跑掉了,回過頭時甚至還兇狠的一看了一眼這一邊。

「看來這個侍女是誤會了呢。」

陸方這時笑了起來,對著面前的小嬌說道,小嬌看了一眼,輕輕地搖了搖自己的頭:「不管她,現在工資儘快恢復才是最要緊的事情,我們得想辦法趕緊離開這裡,不然我們可就慘了。」

小嬌對著陸方說道,陸方沉默的點了點頭。

把這些葯喝完,就只聽房門,直接就被一腳給踹開了,只見這侍女從外面走了進來,帶著一些囂張的模樣。

在這侍女的身後跟著一個管家,只見這管家臉上長著鬍鬚,身後有著一條長長的尾巴,居然不是人族,而是一隻黃鼠狼成精。

這隻黃鼠狼兩隻眼睛咪咪的,就像是黃豆一般。

走進來之後,就在四下張望,似乎是在打量著什麼,目光很快就集中到了小嬌和陸方的身上,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

「你們就是女王帶回來的人?」

這黃管家走到了小嬌和陸峰的面前,舔舔自己的嘴唇,咽了咽自己的口水說道。 「難道你還想對我們做什麼不成?」陸方狠狠的呵斥著說道。

「啪!」

只見這黃管家轉過身一巴掌就是狠狠的打在了侍女的臉上,對著侍女大聲的呵斥道:「你知道女王是怎麼吩咐的嗎?我又是怎麼吩咐你的?你都忘記了嗎?沒有事情,不許進來打擾。」

「我…」

這侍女聽到這裡,渾身就是一個寒顫,之前的時候黃管家可不是這麼說的,現在怎麼突然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這時的侍女只感覺自己渾身發涼,腳也不禁的顫抖了起來。

「黃管家,我…」

「啪!」

黃管家又是一巴掌打在了侍女的臉上,對著侍女惡狠狠的呵斥道:「記住了,女王的話就是天,女王的話就是地,不管怎麼樣都要聽從,面前這兩個人,是女王帶回來的,女王自然有用處。」

侍女連忙跪在地上磕頭了起來:「黃管家,我不敢了。」說到這裡,腦袋用力的磕在地面上,發出了砰砰的響聲。

「這才懂事嘛。」

黃管家的聲音帶著一些尖銳,點了點頭說道,回頭看著面前的陸方和小嬌。

「兩位,在這住的還算是舒坦,放心好了,接下來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老黃我說,我都還好好的給他們打理呢。」說的這一番話,就帶著一些尖銳陰沉,特別是黃管家那詭異的眼神,帶著一些邪氣。

「謝謝了。」

陸方覺得面前這黃管家似乎有些詭異,於是只好勉強的笑笑,對著面前的黃管家說道。

要是換做以前,陸方早就殺出去了。

不過這裡是證道大陸,人人自私,除了偶爾可能有一兩個知恩圖報的人,剩下的人都是自私自利,無比殘忍。

雖然不知道綠眼女王是要怎麼對付自己,但恐怕不會是什麼好事。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女人的輕哼聲,聽到這聲音,黃管家渾身就是一個顫抖連忙轉過了身:「女王你回來了?」

外面走進來了女王,直接著綠眼女王身後跟著七大將,綠眼王也站在身旁,一副恭謹的模樣。

「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不必這樣。」

只見這綠眼女王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的黃管家,似乎要把這黃管家看穿一般,王管家渾身一個顫抖。

「女王,主人既然已經吩咐,我跟在你的身旁,為你做事,自然你也是我的主人。」黃管家小心翼翼的說道。

「是嗎?」

綠眼女王笑了一聲:「那把這個侍女給我吃了,我看著這個侍女,有點厭煩。」綠眼女王說道。

「這…」

黃管家一時間有些遲疑了起來,看了一眼身旁的侍女,只見這侍女眼睛裡面露出了恐懼:「不要吃我。」一時間現出了原形,原來是一隻白鴿子,只見這一隻白鴿子紅的眼,轉身就要飛走。

只是這黃管家背後出現了三根尾巴,張開了血盆大口,對著飛出去的鴿子用力的一吸,只見這一隻已經飛出去的鴿子,就在這一瞬間,就被吸的回來。

被吸回來的這隻鴿子,發出了尖叫:「黃管家,救我,我可是主人的侍女,你可不能吃我。」

黃管家並沒有管,用力的一吸。

「是你…」

這侍女的話沒有說完,就已經落入了這血盆大口之中,被黃管家一口給吞掉了。

「下次再有這種事情,我就把你也吃了。」綠眼女王用著一些冰冷的語氣說道,黃管家瑟瑟發抖。

「女王,自然下次不會有這種事情了。」黃管家這樣回應道。

「滾出去吧。」

「是…」

只見這黃管家走了出去,額頭之上流下了冷汗,那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怨恨和惡毒,似乎想要回頭看上女王一眼,但卻硬生生的停住了自己的脖子,在自己心中暗暗的說道:「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的棋子也毀了。」

「到時候看來只能接受主上的懲罰了,不過這兩個人看上去其貌不揚,為什麼會被這女王所盯上?而且這兩人的身上似乎有著一種獨特的氣質,有一點古怪。」這黃管家走出去的時候,眼珠子還在轉動著。

「你們兩個現在就是我的奴隸,也就是我的財物,在這個鎮子上面,要出去最好帶上我的牌子,不然你們可是會被當成奴隸抓走的。」

綠眼女王就扔出了一塊牌子,這塊牌子落在了陸方的手中。

「我們不是財物。」

陸方挺直了自己的腰背,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堅毅果決的氣質,對著面前的綠眼女王大聲說道:「我是一個人,是絕對不可能做你的奴隸的,你到底想要從我們身上要什麼?」

「哈哈哈!」

聽到陸方的話,綠眼女王哈哈大笑了起來,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事。

「咚!」

就在下一刻,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承受了一股巨大的壓力,這是來自於靈神期的惡意,感受到這一股惡意,陸方整個人都跪倒在地上,額頭上不斷的流下汗水,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