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王影,我覺得你應該是擁有天賦神通的,而且你的天賦神通還非常的強大,足以和宇宙之中最強大天賦神通相比,你的天賦神通就是臉皮厚~厚到足以讓人無語的地步。」

。m. 廣袤無邊的東海上空,兩道身影在急速的飛馳,可怕的王境威壓肆無忌憚的釋放出來,將下方大海之中的無數怪獸嚇的拚命的躲藏起來。

「嘩」

突然,從藍色的海水之中,一條長足足有幾百米的巨大觸手伸了出來,帶著一陣陣巨大的水花,接著這觸手猶如長了眼睛一般,直接朝著空中的王影和岳飲川抽打過來。

觸手的攻擊還沒有到,一股極其可怕的威壓就已經席捲而來,空氣都炸裂了,產生了可怕的聲響和巨大的衝擊波,一股大風迎面激射而來。

「喝」

岳飲川身上湧現出濃郁的土黃色光芒,手中的大鎚子直接就硬杠了上去,一支看著王影出手,他也手癢了,忍不住出手了。

岳飲川大鎚子上面湧現出濃郁的光芒,接著一股彷彿大地般的厚重感激蕩開來,大地厚重而載萬物,不管你是什麼東西落到大地之上,對大地而言,至多也不過是微微的顫抖一下而已。

「轟」

岳飲川的鎚子重重的落到了抽打過來的巨大觸手上面,伴隨著沉悶的聲響,可怕的衝擊波直接將下方的海水都分開,竟然讓下方的海水露出了底部。

巨大的觸手一下耷拉下來,變的有氣無力一般重重的落到海裡面,正當王影和岳飲川要鬆口氣的時候,從海裡面再次出現了兩條觸手,分佈朝著王影和岳飲川抽打過來。

「看來我們這是遇上大章魚了吧,正好,很久沒有吃章魚丸子了」

岳飲川微微一笑,接著雙目一瞪,身上湧現出濃郁無比的土黃色光芒,一隻由土黃色光芒組成的大手憑空顯現出來,接著這大手朝著抽打過來的觸手抓了上去。

「老岳章魚丸子不是用章魚做的」

王影看著席捲過來的觸手,這觸手非常的粗大,上面有排列整整齊齊的吸盤,褐色的皮膚褶皺出無數的溝壑,速度非常快,猶如一道影子,威勢驚人,有一股可怕的威壓壓迫過來,讓人彷彿無可躲避,只能硬接的感覺。

王影體內的元力運轉,一陣陣水藍色的光芒不斷從王影的身上湧現出來,一股恐怖至極的寒氣以王影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蔓延,海面上激蕩起來的海水一遇到這可怕的寒氣,頓時立刻結成冰,海水一下子似乎都要凍住。

一根巨大的冰錐在王影的面前形成,這冰錐長足足有幾十米,在陽光的折射下散發出幽幽的藍光,接著猶如離弦之箭,狠狠的朝著攻擊過來的觸手攻擊過去。

「那樣的章魚丸子不正宗,我說的章魚丸子是那種用章魚肉打成肉醬,然後做成的章魚丸子,這條章魚要是帶回去,足夠上千人飽飽的吃上一頓吧。」

岳飲川微微一愣,接著用鄙視的眼光看著王影。

他空中的土黃色大手一把抓住攻擊向他的觸手,接著土黃色的大手狠狠的對著海下面一拉,一條巨大的章魚就直接被拉出了海面。

這條章魚,高足足有幾十米,身上的觸手非常多,遠遠不止8條,此時微微傻愣愣的看著空中的王影和岳飲川,它沒有想到眼前這兩人竟然如此的強大而可怕,竟然直接將它從海底給拽了出來。

「我這冰錐完全不行啊,根本就沒有硬度,被這觸手一抽打就碎了,連它的皮膚防禦都破不開,看來沒有領悟一絲冰之奧義的話,這冰錐的作用都不大。」

王影看著被拽出來的大章魚,也是忍不住微微搖頭,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修鍊水屬性元力的怪獸,其中不乏用冰錐的怪獸。

王影仔細的領悟,也是有所啟發,現在也能夠利用水屬性的元力凝聚成冰錐,不過這冰錐的威力嘛,實在是讓人有些不敢恭維。

對普通的先天怪獸還是有點威脅,對王境的怪獸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威脅了,單單是王境怪獸的肉身防禦都破不開。

「嗷」

大章魚被拽了出來,非常的不爽,一條條觸手在空中不斷的揮舞,一下子整片的天空彷彿群魔亂舞一般,一條條觸手朝著兩人籠罩過來。

同時大章魚對著天空發出可怕的嘶吼聲,聲若洪鐘,勢若驚雷。

「還給我叫拍死你。」

岳飲川對著大章魚狠狠的一瞪眼,

由土黃色元力凝聚而成的大手一下子變大,彷彿高大神靈的巨手,又好像是如來佛祖的五指山,帶著一股龐大猶如山嶽的厚重壓力朝著大章魚的腦袋重重的拍了下去。

「啪」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響聲,大章魚的腦袋直接被拍的粉碎,無數的鮮血伴隨著大大小小的肉塊朝著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巨大手掌的攻擊並沒有因為大章魚的死去而有所停止,彷彿一座大山壓到海面,可怕的威壓直接將海面壓出了一個巨大鍋底,鍋底深達海底,直徑有幾百米,掀起了可怕的海嘯,激蕩起恐怖的漣漪朝著四面八方衝擊而去。

「我去可以啊老岳,這一手厲害」

王影對著岳飲川豎起了大拇指,如此輕輕鬆鬆的就將一頭王境怪獸給拍死,換成是自己,都沒有如此輕鬆。

「嘿嘿我這招叫如來神掌可是我研究很久的招式,將我領悟的一絲大地之力融入其中,攻擊的時候,直接拍過去,猶如泰山壓頂,勢不可擋。」

岳飲川得意的笑了笑,將自己的這招給說了出來。

「如來神掌」

「老岳,我覺得是不是可以費點腦子想個好聽點的名字,這個名字實在是太low了,拿不出手的。」

王影一聽,頓時無語了,什麼名字不好,非得要叫如來神掌。

「很low嗎」

岳飲川一聽頓時微微一愣,接著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我是看了功夫才想的這個名字,我覺得挺威武霸氣的。」

「不過既然你說它很low,那肯定不是很威武霸氣了。」

「讓我想一想,叫五嶽神掌怎麼樣」

「這名字勉強馬馬虎虎比如來神掌要更高大上一點點」

王影對岳飲川也是無語了,還真是一個時刻都想著耍帥的人,一聽名字不好聽,立刻就想著換一個名字。

「還不夠威武霸氣」

「要不你幫我想一個,一定要威武霸氣,最好是能夠體現我英俊不凡、勇武無敵的姿態。」

岳飲川頓時發愁了,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的名字來。

「那還是叫五嶽神掌吧,我覺得也挺不錯的了。」

王影一聽,無奈的聳聳肩說道,自己才沒空和老岳一樣無聊的去想名字。

「……早就知道你小子不靠譜,叫你幫忙想個名字都推三阻四,竟然說我想的名字不夠威武霸氣,真想一巴掌拍死你。」

岳飲川瞪了一眼王影,撇撇嘴說道。

「老岳,你膨脹了哈,就你這破五嶽神掌,我一槍就給你捅爛了,還五嶽呢,我看叫拍螞蟻掌挺合適的。」

王影一聽,頓時就忍不住和岳飲川吹鬍子瞪眼睛起來。

「有人」

就在兩人互相拌嘴,一副要互相拍死對方的時候,遠處海洋的上空,3道身影猶如疾風一般從東往西激射過來。

「3個王境高手」

岳飲川眼睛微微一眯起,翻手之間手中就多了一個望遠鏡,將遠處高空中的三道身影看的清清楚楚。

「是日本人」

岳飲川頓時吃驚的說道。

「日本人他們不是應該是滅的七七八八了嘛,一半的國土都沉淪到了海底之中,沒想到竟然還沒有滅絕,現在到我們華夏來,想幹嘛」

王影一聽頓時吃驚道,上次去帝都,岳醉這邊可是將全球的大致情況告訴了眾人,這日本一半以上的國土都沉淪到了大海之中,沒想到還沒有滅絕。

「他們發現我們了」

岳飲川看了看天空之激射的三道身影,原先呈直線朝著西邊飛去,現在卻是直接朝著王影和岳飲川兩人所在的位置激射過來。

「走吧,看看這是三個想幹什麼,我總覺得沒有什麼好事情,這日本人也真是厲害啊,竟然也有三個王境武者,尚武之風看來也是非常盛。」

王影點點頭,接著身影冉冉在空中升起,同樣急速的朝著對方飛了過去,岳飲川速度也不慢,緊跟在王影的身後。

隨著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彼此都已經能夠將對方看的清清楚楚。

這三個人為首的一人穿著日本傳統的武士服裝,腰間夾著一長一短兩把武士刀,旁邊的兩人則是穿著一身黑色的忍者服,除了腦袋沒有蒙起來之外,全身都包裹在黑色忍者服之中,同時在背後都背著一把武士刀。

三人看起來都非常的年輕,為首的那人年紀稍大一些,但看起來也不過才剛剛三十齣頭的樣子,另外兩個忍者服裝扮的人更是年紀,看起來二十齣頭,和王影差不多大小。

三人服裝的右胸前全部都秀有一把刀,看起來應該是出自同一個勢力的高手。

王影和岳飲川在仔細的打量他們三人,對方三人也同樣眯著眼睛,仔細的打量王影和岳飲川,一股無形之中的較量在空中不斷的激蕩起來。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東海的上空,王影和岳飲川釋放出自己強大的氣勢,兩人的氣勢猶如可怕的狂風朝著對方的三個日本人壓了上去。

正對面的三個人感受到王影和岳飲川釋放出來的可怕威壓,身上也是升騰起可怕的氣勢,一下子整片的天空就彷彿分成了兩邊,猶如兩團龐大無比的烏雲即將碰撞在一起一般。

下方的東海之中,怪獸都感受到天空之中傳來的可怕威壓,一個個嚇的趕緊躲到海底,又或者是向著遠處逃竄。

「老岳,你說這些小鬼子跑到我們華夏來是想幹什麼?」

王影看著對方三人,笑了笑對身邊的岳飲川說道。

「我哪裡知道,但我敢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岳飲川搖搖頭,三個王境的小鬼子跑到華夏來,要說沒有什麼事情,鬼都不會相信。

重生之妖妃作亂 「那等下宰了他們?」

王影笑了笑點點頭,接著想了想提議道。

「好主意~怪獸殺了不少,這小鬼子還從來沒有殺過,不管這小鬼子想做什麼,先幹掉眼前這三個人,免得以後對我們華夏有什麼非分之想。」

岳飲川看了看對方的三個人,接著想了想點頭答應下來。

「沒想到真不走運,還沒到華夏就遇到了2個高手,怎麼辦?」

甲原太郎看了看王影和岳飲川,微微皺眉,對著中間的北辰次郎說道。

「我們此行來華夏是為刺探華夏武道界的實力,為下一步計劃做打算,絕對不能暴露我們的行蹤,等下務必將他們兩個都給殺了,一個都不能留。」

中間身穿武士服的北辰次郎雙目中閃過一道寒光,想了想說道。

「嗨~」

甲原太郎、伊藤潤一連忙回道。

「小鬼子,你們來華夏做什麼?」

岳飲川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大鎚子,微微用鄙視的目光看向對方的三個。

「他說什麼?」

北辰次郎不懂中文,轉頭問向旁邊的甲原太郎。

「該死,他在侮辱性的語言問我們來做什麼?」

甲原太郎臉上顯得很憤怒,但是依然恭敬的回道,北辰次郎是北辰一刀流的嫡系傳人,甲原太郎和伊藤潤一作為北辰一刀流的弟子對北辰次郎也是很恭敬,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北辰次郎的實力極其的強大可怕。

「哼~想辦法從他們嘴裡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然後將他們都幹掉。」

北辰次郎雙目之中再次閃過一絲殺意,不過臉上卻是洋溢著笑容。

「我們是日本北辰一刀流的武士,這次過來華夏是想找華夏的同道切磋劍道。」

甲原太郎的漢語說的非常標準,根本就聽不出絲毫的口音,顯然以前也是有專門進修過中文,不單單如此,這個甲原太郎還是一個華夏通,對華夏的歷史、人文等等都非常的精通,甚至還能夠寫一手漂亮的書法。

「切磋劍道?」

「刀就是刀,非得說劍。」

岳飲川不削一顧的笑了笑,接著說道:「正好我今天手癢,要不我們來互相切磋、切磋?」

甲原太郎將岳飲川的話翻譯給北辰次郎,顯然沒想到眼前這兩人面對己方三個人竟然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主動提議進行切磋。

「告訴他,刀劍無眼,生死無論~」

「伊藤,等下不要留手,直接殺了他。」

北辰次郎一聽,頓時笑了笑,他本來就想殺了眼前兩人,現在通過切磋先解決掉一個,等下三對一的話,另外一個人就別想跑掉了。

「切磋可以,不過生死自負~」

甲原太郎這邊將北辰次郎的話翻譯過來說道。

「不分生死還切磋什麼,只有生與死之間的戰鬥才是有意義的戰鬥,不然和小孩子過家家有什麼區別?」

岳飲川冷冷一笑,接著厲聲說道。

「閣下的武士精神令人敬佩~」

聽到岳飲川的話,甲原太郎微微一愣,接著很是恭敬的說道。

「來吧,記住了,我叫岳飲川,別死了都不知道是死在誰的手中。」

岳飲川手中的大鎚揮舞,急速的來到中間的位置,遙指向北辰次郎三人:「你們誰先上來?」

伊藤潤一緩緩的走了出來,目光冰冷的看向岳飲川,身上湧現出青色的光芒,整個人的氣息都開始變的飄忽不定、若有若無。

「在下伊藤潤一,請多指教~」

伊藤潤一微微鞠躬,行了一個武士禮,這邊甲原太郎將他的話翻譯過去。

「伊藤潤一?」

「這伊藤博文是你什麼人?」

岳飲川一聽,接著想了想問道。

「伊藤博文是我家先祖~」

伊藤潤一一聽,微微一愣之後回答。

「那真好,你先祖的當初欠下的債,今天就由你來還。」

岳飲川笑了笑,接著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轉變。

身上湧現出濃郁的土黃色光芒,一股大地厚重可載萬物的威壓向著四面八方擴散,整個人猶如離弦之箭,瞬間沖向伊藤潤一。

「疾風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