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碎鑽是不值錢的,就算是有很多的碎鑽,加起來也頂多能值個小几萬。

她才不會犯傻買下這麼一個買啥用處的原石。 手指化為鋒利的刀片,只是輕輕一劃,房門就已經打開。商狼李綱已經走進這件公寓當中。雲闌喜素,風格都是銀白色,李綱慢慢的走著,彷彿跳著舞步。

李綱只是輕輕掃視一周,整個房間除了雲闌沒有任何人。這讓李綱露出勝利的笑容。李綱朝著浴室走去。

李綱輕輕推開浴室之門,浴室當中還飄揚一股琴聲,那是雲闌放的舒緩音樂,解除身上的疲憊。

浴室很大,將近四十多平,潔白的浴缸放置中心,這是雲闌最喜歡的浴缸,來自YDL。

浴缸飄揚都是泡沫,本來雲闌就有體香,這些沐浴產品,也都是國外進口價值不菲。雲闌平時就是女強人,很少注意保養,只能夠憑藉洗浴時候,才好好護膚。

雲闌皮膚很好,天生麗質。露在泡沫外面的膝蓋,都反射光芒。

李綱又一次笑了,就這麼一直看著雲闌,彷彿在欣賞一個藝術品。而雲闌還在熟睡,不過在熟睡當中,浴缸的溫度下降,這讓雲闌忍不住翻動一下身軀,而就是這個動作,讓李綱猛的呼吸加速,再也無法忍受。

「不錯,這樣的女子,我要玩十五天!」以往七天是李綱的規矩,可是看到雲闌這樣的,李綱已經打破規矩。

就在李綱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李綱已經朝著雲闌走去。浴室當中光潔瓷磚,傳來李綱戰靴的聲音。

雲闌輕蹙眉心,在睡夢當中,好像感覺什麼不對,尤其四周傳來的冰涼,讓雲闌終於睜開美眸。

雲闌沒有想到又一次睡在浴缸當中,雲闌本來嬌憨一笑,可是立馬就看到令自己恐怖的一幕,在浴缸面前,一雙詭異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啊!」

雲闌那恐怖的叫聲,劃破浴室,可就在雲闌叫的時候,一隻手猛的捂住雲闌的嘴,同時另一隻手已經把雲闌頭髮抓住。

「雲總,別這麼快叫,留著這樣的叫聲,以後用!」李綱瘋狂你的笑了起來。

「嗚嗚嗚,你是誰?」雲闌從來沒有這麼慌過,這可是頂樓,這個陌生男人怎麼進來的,而且眼前男人的目光如此的邪惡。

雲闌掙扎的想要呼叫,含糊的話語,讓李綱猛的一抬手,利刃而出,雲闌的浴缸轟然碎裂開來。

「啊!」

水流而出,雲闌痛苦的被李綱抓在手中,慢慢的從浴室當中脫了出來。

雲闌都要哭死了,這樣的場景,讓雲闌用力的蹬腿,可是越是掙扎,李綱更加瘋狂起來。李綱把雲闌扔在大廳當中。

「完美,太完美了!」李綱就這麼盯著雲闌的嬌軀,此時雲闌瘋狂的爬,想要找到一個物品遮擋自己的身軀。

最後雲闌只能夠死死捲曲身軀,雙臂根本無法遮擋,雲闌想要找到手包當中的防狼噴霧劑,想要找手機。

可就在此時,李綱又是一揮手,沙發斷裂,地毯也化為兩半,李綱看著雲闌的身軀,邪惡無比說道:「別掙扎了,雲總,我叫李綱!」

「什麼?」雲闌渾身都是水,聽到李綱的名字,如遭雷擊。

「商狼!」

商業圈誰不知道商狼,港島十大罪犯之一,這樣的人出現在雲闌的家中,這讓雲闌無比的絕望。

「放過我,求你放過我!」雲闌真的哭了,奮鬥這麼多年,居然落在李綱手中。

李綱慢慢蹲了下去,雙眸就是狼,貪婪、暴虐而邪惡。此時的李綱舔著嘴唇,雲闌已經是囊中之物,李綱是在考慮,就在這裡,還是把雲闌抓回去。

「放過你?為什麼放過你,你這麼美!」

「救命,救救我!」雲闌朝著四周喊道,公寓隔音效果很過,在這寂靜的晚上,十二層會有人相救嗎?

「別喊了,整個樓層只有你,何況,就算有人來,也會被我斬殺!」

「交出資料,然後乖乖給我滾過來,今晚伺候好我,你的生命才會延續!」李綱指了指雲闌。

雲闌已經在顫抖,渾身都在顫抖,每一個部位都在。正更讓李綱笑的興奮,已經朝著雲闌而去。

「沒有人?救命!」

雲闌突然想要衝到廚房,雲闌想到楊柏,想到剛剛搬來的鄰居,此時雲闌真的希望楊柏能夠聽到,然後趕緊報警,解救自己。

可是雲闌看到碎裂的沙發,尤其看到李綱的手指慢慢的變成利刃,雲闌都要瘋了,已經趴在地上。

「你把標底發出去了?」

李綱已經看到雲闌的電腦,在電腦的界面當中,已經有招標公司的回復,這讓李綱的瞳孔一縮,猛的朝著雲闌抓去。

可就在抓向雲闌的時候,雲闌的房門又一次打開,一個人影出現在門口,淡淡說道:「大晚上的,吵什麼吵?」

「什麼人?」

李綱又是一愣,而雲闌躲在大廳當中,聽到楊柏的聲音,猶如聽到天父的聲音,猛的喊道:「快離開這裡,報警!」

雲闌最後的希望終於出現了,可是雲闌不想讓楊柏進來,一個普通人怎麼能夠跟商狼比,尤其血肉變為利刃,這就是怪物。

「報警,早死!」李綱冷笑一聲,猛的朝著門口走去,可就是剛剛出現楊柏面前的時候,楊柏一個耳光就抽了出去。

「轟!」

商狼慘叫一聲,凌空倒飛出去,當場就砸在雲闌電視當中。電視爆碎,商狼掉在地上,渾身也顫抖起來。

「什麼?」雲闌大吃一驚,而此時的楊柏穿著家居服,背著雙手,慢慢的走進。

楊柏本來在房間內修鍊,正吸收附近靈氣,融入無量體的時候。卻聽到隔壁傳來熟悉的叫聲,這聲音只有雲闌有,楊柏本來沒想探察,可是隨著叫聲,楊柏卻感到異能的能量波動,這讓楊柏從入定當中而出。

楊柏當然看到發生什麼事情,雲闌家中出現異能者,而這個異能者,明顯在玩弄雲闌。楊柏並不是衛道士,可是身邊的鄰居遇到這樣的情況,楊柏還是要管一管。

尤其破妄感知之下,楊柏可是把雲闌看得一清二楚,這讓楊柏不出手也不行,總不至於讓如花的雲闌,落在異能者手中,被人蹂躪致死。

「報警!」雲闌看到李綱被抽飛,艱難的朝著楊柏喊道,只是雙腿發軟,根本起不來。

「你沒事吧?」楊柏手中已經多出浴巾,這是從自己房間拿出來的,楊柏趕緊來到雲闌身邊,把浴巾給雲闌披上。

「你!」

雲闌本來渾身冰涼,太恐懼了,本來白天還那麼討厭楊柏,這個時候看到楊柏,卻感到特別的安全。

「救我,報警,趕緊走!」僅存的邏輯,讓雲闌想要選擇報警。

「等我一下!」楊柏卻把雲闌扶了起來,而就在這時候,李綱猛的狂吼一聲,手臂完全化為利刃,甚至身上的外套轟然撕裂,從脊背當中射出一個個倒刺,都是利刃,越發的恐怖起來。

雲闌只是看了一眼,就昏迷過去。而此時的李綱憤怒的看著楊柏,剛才怎麼被楊柏打飛出去。

「你是誰?」

李綱隱約知道這個楊柏,好像是今天新搬來的,這讓李綱有點後悔,太想要雲闌了,卻忘記旁邊真的住人。

可就算如此,李綱更震驚楊柏的力量,要不是身懷異能,剛才那一下,就讓李綱失去一切的戰力。

楊柏看到雲闌昏迷了,也只能夠把雲闌放下。然後沖著李綱勾了勾手,淡淡說道:「要麼滾,要麼死在這裡。」

「哈哈,讓我死?你難道沒有看到嗎?我已經恢復了,我要把你凌遲!」

李綱特別兇狠,剛才遭受的重擊,讓李綱以為楊柏只是武者。可就在李綱朝著楊柏沖了過去的時候,一隻手點在李綱的眉心。

「那就死吧!」

手指斬進眉心,異能晶石轟然碎裂,楊柏把異能的力量吸收進入體內,蚊子腿也是肉,誰讓楊柏現在著急修鍊。

「不!」

李綱露出驚恐的模樣,這才幾秒鐘,引以為傲的異能,居然被廢掉了,而就在李綱震驚的時候,真正的無量力出現。

「轟!」

李綱的身軀化為齏粉,無量力化為龍炎,李綱已經灰飛煙滅。

「十大罪犯?這要換成內陸,早就被炎黃組解決了。」楊柏不屑的搖了搖頭,什麼商狼,在楊柏的眼中跳樑小丑都不如。

楊柏輕易抹殺李綱,看著廳中的狼藉,楊柏回頭看向昏迷的雲闌,這時候感覺麻煩了。

楊柏想要抱起來,可是想到雲闌沒有穿衣服,只能夠輕輕一揮手,元神之力操控之下,雲闌朝著卧室飄飛出去。

楊柏找到一個浴袍,然後隔空讓雲闌穿了上去,慢慢的看著雲闌的樣子。就算楊柏想要保持正人君子,可是該看的,不該看的,統統都看過。

陌生的城市,大半夜的,看到這樣的東西,換成哪個男人也都受不了。幸虧楊柏對美女有極強的定力,誰讓楊柏身邊不缺美女。

不過就算如此,楊柏也定了下心神,畢竟李綱的死,也得讓雲闌知道。楊柏想要知道,異能者為什麼要抓雲闌,雲闌是什麼的身份? 楊柏終於還是就醒雲闌,雲闌剛睜開眼睛的時候,就露出驚恐,差點就要跳起來。不過旁邊卻傳來楊柏淡淡的聲音。

「好了,那個異能者,已經被我打破了。」

楊柏沒有告訴李綱的死,不想再次嚇到雲闌。剛才楊柏也檢查了一下,雲闌只是普通人。

「啊!」

尖銳的叫聲,又一次劃破夜空,雲闌應該唱女高音,屋子都震動起來。

「我都說沒事了,別喊了!」

楊柏揉了揉眉心,周圍會不會有鄰居投訴,這也就是頂樓,換成其他樓層估計有人已經報警了。

雲闌被楊柏嚇住了,然後猛的看到四周,這裡是自己的卧室,而身上還有浴袍。

「你,你跟他是一夥的?」雲闌最後的印象,好像是李綱化為鬼物。

這樣的怪物,如何能夠擊敗,而楊柏救下自己,這是不是故意的?

楊柏被雲闌詭異相反弄愣住了,楊柏也想了半天沉默了。激動之下的雲闌,語速相當快,把能夠想到的,統統都講了出來,而最後卻痛哭起來。

「放過我吧,我不甘心,我只是想擁有自己的事業!」

「你們想要什麼,我都給,求你了,別碰我!」

雲闌還是在害怕,害怕楊柏,害怕剛才那個怪物。可是哭了半天,對面楊柏扭頭就走了,也沒有回頭,只是淡淡說道。

「服你了,都告訴你,你安全了,你想的太多了,以後少看點港劇!」

「不對,這裡是港島?」楊柏自言自語,扭身就返回自己的公寓,懶得搭理雲闌。

楊柏是想讓雲闌自己靜靜,這個時候,楊柏在陪著,可沒有什麼用。

「走了?」

雲闌真的沒有想到,楊柏居然走了,這樣的情況,可不在雲闌反應當中。雲闌足足等了半個小時,這才反應過來拿起手機,準備報警。

可就在雲闌報警的時候,雲闌又一次來到廳中。廳中還是狼藉,房間的門還是開著呢,畢竟已經沒有鎖了。

雲闌糾結的拿著手機,如果報警,以後將會面對李綱的報復。雲闌想要找朋友幫忙,可最後還是放棄了。

雲闌又一次哭了,摟著一個玩偶一個勁的哭。雲闌也不知道為什麼哭,彷彿把這些年奮鬥的委屈,統統丟哭了出來。

凌晨一點,雲闌終於站了起來,雲闌找了一件衣服,整理一下自己,收拾一下房間,然後穿著拖鞋,痛苦的來到楊柏門口。

楊柏並沒有睡,還在練功,不過卻聽到雲闌敲門。這讓楊柏一愣,本來楊柏以為雲闌能夠報警,結果雲闌並沒有如何選擇。

「謝謝你!」

開門第一句話,雲闌深深躬身施禮,恢復冷靜之後,雲闌終於有點想明白了。楊柏這樣的人物,絕對不是李綱一夥的。

「想明白了?」

楊柏淡淡一笑,雲闌穿著一件白色襯衫,頭髮還是濕漉的,楚楚可憐,也有委屈無比。

「我,我能進去嗎?」

雲闌用力握了握手機,下定很大決心,一定要跟楊柏談一談。楊柏能夠救下自己,一定有辦法幫自己解決所有的問題。

楊柏聳聳肩,把雲闌請了進來,同時指了指冰箱,很隨意的說道:「喝飲料自己拿,我這裡沒有咖啡。」

楊柏淡定的坐在沙發上,好笑的看著雲闌。

雲闌還是很緊張,搖了搖頭,也對楊柏的隨意,雲闌還是一皺眉。不過此時的雲闌,卻決心說道:「先生,你到底是什麼人?」

「楊柏,你的鄰居!」

楊柏伸了伸手,禮貌性的看向雲闌。雲闌身體本能的後退,這也讓楊柏聳聳肩,雲闌還是太緊張了。

雲闌的確被嚇住了,看到楊柏只是握手,趕緊羞澀的搖頭,想要重新握手,還是沒有那麼大的勇氣。

「好啦,你到底招惹什麼?能夠把異能者招惹過來?」

「他是異能者?不是怪物?」雲闌也聽說過異能者,那是從閨蜜身上知道的。

「你就當怪物吧,怎麼回事?」

楊柏就坐在沙發上聽著,聽著雲闌講著嵐寧公司的事情,一些商業的競爭,而李綱的身份,商狼的罪名,這都讓楊柏點了點頭。

「商業間諜,夠可以的!」

楊柏也沒有想到,異能者卻當商業間諜。而此時雲闌好像終於不緊張了,慢慢凝視楊柏,好像分辨什麼。

「楊先生,你,你是做什麼的?」

雲闌在考慮,想要知道楊柏的身份。而且楊柏能夠租在旁邊,楊柏的經濟實力並不弱。

「現在是無業游民,怎麼了?」

「沒工作嗎?那能不能請楊先生,這段時間保護我一下?」雲闌終於說出目的,忐忑的看著楊柏。

「保護你?當保鏢?」楊柏就是一愣,雲闌怎麼還有這個要求。

「楊先生,你聽我說,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是李綱可是警方通緝多年的罪犯,這一次,他失手了,他一定會…」

雲闌想要說李綱捲土重來,結果卻看到楊柏搖了搖頭,幽幽說道:「他回不來了,你還是放心吧,我說了,已經解決了。」

「不是,解決了?」雲闌實在想不透,可是看著楊柏的眼神,雲闌猛的瞪大雙眼。

「你,你不是殺了他吧?」雲闌太聰明了,什麼解決,楊柏的意思,這明顯就在剛才,已經把李綱給殺了?

楊柏沒有否認,而此時的雲闌都要無法呼吸了,指了指自己的房間,然後痛苦無比,又要哭了。

「你,他死在我的房間?嗚嗚,我以後怎麼住?」

「什麼怎麼住?你覺得晦氣?」楊柏不知道港島人都很迷信風水的,尤其像雲闌做生意的,更是如此。

「好了,別哭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楊柏就看不得女人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