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龍四和龍五對視一眼,然後苦著臉說:「算了,我們還是手心手背吧。」

最終,以龍五贏得了這次活動而告終。

看著龍五如同赴沙場的戰士一般慷慨激昂的在月光下朝那片空地走去,旁邊馮薇薇低聲問:「老師,我們不過去幫忙嗎?」

葉浪忍不住笑道:「哈哈,你過去能幫什麼忙?好好看看吧,讓你也見識見識老師身邊這群手下的厲害,不過提前給你說哈,我來這邊不管做了什麼事情,你都不能說給咱們班上那群小王八犢子,要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我知道,我肯定不會說出去。」馮薇薇信誓旦旦的說。

皎白的月光,照亮了眼前這片空蕩蕩的土地,一條白色銀帶,將這片空地劃成兩半,從遠處看,就像是被切開的玉盤。

很快,對方人員到來,總共十七八個漢子,在看到前來赴約的只是龍五這個缺胳膊少腿的男子后,他們頓時有種被侮辱的感覺。

「靠,這王八蛋,弄這麼個玩意兒過來,還怎麼玩啊?」

「老大,我看乾脆先將眼前這不怕死的給弄死丟河裡面,然後直接去醫院將他抓出來,訛他三五萬的,相信他也不敢不給。」

帶頭男子倒是沒說話,他只是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龍五。

說實話,雖然龍五缺了條胳膊,可站在他們面前,依舊如同神人一般。

皺眉稍作思慮,帶頭男子方才開口,冷冷的說了句:「先過去兩個人,試試他的身手,我看這傢伙不簡單,你們不管等會兒誰先出手,都小心這點,我們可不同於猴子那種社會上不起眼的小貨色,要是受傷了,傳出去丟臉。」

龍五聽到,微微一笑道:「這位兄台,沒想到你是個練家子,既然這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廢話了,你們一起上吧,這樣也能省下來不少時間。」

、。。。。。。。。。。 眾人聞言,紛紛吃了一驚。

狂妃駕到:妖孽夫君靠邊站 「沒搞錯吧?這傢伙居然讓我們一起上?」

「我怎麼覺得這傢伙不僅僅缺了一條手臂,還缺了半個腦子啊?」

「神經病不是?哈哈,耀哥,我看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我一個人來辦吧。」

耀哥,也就是這群人裡面最厲害的角色。聽到自己手下已經快要飄上天,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對旁邊四個男子認真道:「你們四個一起上。」

「啊?不是吧大哥?剛才你不是還說讓兩個人過去嗎?」

「不,剛才是兩個人,但現在我改主意了。你們四個要是過去,還收拾不了這傢伙,那我們以後全都改行賣肉夾饃吧。」耀哥語重心長道。

四個人不以為然的笑著,紛紛從自己身上掏出來傢伙事。

旁邊有兄弟都忍不住開始吐槽了:「我去,你們這開什麼玩笑啊?對付人家一個殘疾人,你們也人道點行不行啊?還亮傢伙,真是丟了我們兄弟會的臉。」

這四個人也有點尷尬了,於是便燦燦的笑著解釋說:「這不是習慣了嗎?成,那就不用這玩意兒了。」

男子說著,順手將手裡的鐵棍丟掉。

其他三個人見狀,也都丟了手裡的傢伙事。

站在對面的龍五卻好心提醒:「我覺得你們最好還是將手裡的武器拿起來,要不然等會兒你們會後悔的。」

「放你臭屁,你給老子等死吧!」剛才最先丟掉鐵棍的男子說著,猛地朝著龍五面前撲了過去。

只不過,當這男子剛衝到龍五面前,一拳頭打在龍五的腹部后,只聽見咔嚓一聲脆響。

緊接著,男子手臂就像是用盡了全力打在了鐵板上,硬生生從小臂位置直接折斷。

「啊!」

這聲慘叫,讓原本欣賞美景的葉浪沒心思繼續在看月光,而是饒有興緻的開始觀看眼前的戰鬥。

站在葉浪旁邊的馮薇薇,更是驚呆了。

眼前的龍五,雖然只有一條手臂,可衝到對方人群裡面就,就像是裝甲車一樣,橫衝直撞。不管對方手裡什麼傢伙事招呼在龍五身上,就像是給龍五撓痒痒似的。

短短不到三十秒,當衝過去的四個男子先後倒地,就連龍五面前還剩下的七八個人也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哀嚎的時候,龍五站在月光下,仰天嘆息:「老天呀,啥時候才能給我來幾個像樣點的對手啊!」

沒想到站在葉浪旁邊的龍四,這時候居然不屑的低聲道:「弱雞,還真以為自己有多厲害似的。」

葉浪嘿嘿笑著,對龍五的表現,他倒很是滿意。

「龍四,你也別說這廢話了,我問你,如果讓你和龍五打,你覺得你能贏了他嗎?」

龍四沒多想,不假思索道:「這還用問嗎?想要打贏他這不是秒秒鐘的事情嗎?」

卻不想,龍四這話剛落地,就連旁邊馮薇薇居然也忍不住開始吐槽:「這位大叔,我怎麼看你都不是眼前那位大叔的對手啊?」

葉浪也很贊同的點頭笑道:「我也覺得,你看看你這病秧子的模樣,怎麼可能是人家龍五的對手呢?」

龍四好像想到了什麼,頓時皺眉,順著葉浪望了眼,然後咧開嘴笑著說:「曹,少主,你這可有點不地道啊,有你這樣的嗎?巴不得自己手下兄弟打起來對不對?」

葉浪見自己打算繼續看熱鬧的心思被戳破,有些失望的說:「唉,本來還想看看高手之間的對決,不過現在看來,這肯定是沒希望了啊。」

「靠,要不然等會兒我和龍五陪你打一打?」龍四說著,一條蛇似的朝著葉浪湊過來。

葉浪嘿嘿笑著,揮了揮自己手掌,然後得意洋洋的笑著說:「難道你不怕我這個?」

當然,如果單純只是手掌的話,龍四還真沒什麼好害怕的。

孩子他爹,給條活路 可關鍵是,這手掌裡面還有雞毛的神刃啊?

這玩意兒要是出來了,到時候不知道他和龍五誰要流血了。

「算了算了,您還是忍一忍吧,忍一忍對皮膚好哈。」龍四很識趣的選擇了退縮。

而人群中,龍五看著倒在地上的這幫人,徐步走到耀哥面前,低聲問:「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嗎?」

耀哥心想現在還有個屁事情啊?十幾個人,居然被這斷了手臂的傢伙,一個人處理掉,他們兄弟會自從建立以來,還從沒受到過這等奇恥大辱。

看著眼前囂張無極限的龍五,耀哥咬了咬牙,低沉有力的問:「敢問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龍五。」龍五大大方方的說出了自己的名號。

只不過,耀哥這等小角色,是不知道龍五的威名。

「龍五?那我就稱呼您一聲五哥,不知道五哥您是混哪裡的?」耀哥繼續問。

龍五稍稍沉吟,於是便淡淡的說:「天下。」

看似簡單的兩個字,卻驚得耀哥汗如雨下。

混天下的,天下是誰的?還不是國家的?

這不就是說,眼前這位,是國家的人嗎?

本來還打算開口要點醫藥費什麼的,可現在,耀哥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不過轉念一想,耀哥倒是換了角度去看這件事情。

正所謂是不打不相識,眼前這位,已經打傷了他們這麼多人,如果自己不提醫藥費的事情,反倒是想辦法和對方套套關係,說不定這樣的厲害角色,以後還真能幫到自己。

想到這點,耀哥便直言道:「五哥,我是咱們鑫成縣兄弟會的耀哥,以後要是有什麼用得著兄弟的地方,只管開口。」

龍五點頭,微笑著說:「好,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耀哥忙擠出一抹微笑來,點頭說:「嗯,您請便。」

「需要我給你們叫救護車嗎?」龍五又問了句。

重生大宋做權臣 「不……不用了,我們自己來,自己來……」耀哥強忍著身上的痛處,忙不迭說。

但耀哥手下這些兄弟,雖然對龍五怕到了極點,可現在要麼斷胳膊,要麼斷腿,心裡怎麼能舒坦得了?

「耀哥,千萬別讓這王八蛋走啊,他走了我們的醫藥費找誰要啊?」 聽到這嗓子,耀哥差點將肺氣炸了。

看到龍五站住腳,轉身開始重新打量他們,耀哥急忙燦燦的笑著說:「五哥,您先去忙哈,醫藥費我給他們就行了。」

龍五總覺得有點彆扭,雖然這些人是沒事找事,可他覺得耀哥這人還是很講義氣的。

最起碼,不算是個蠢貨,知道進退。

外加剛才和這群人動手的時候,耀哥也是唯一一個和他總共過了超過三招的人。

反正自己遇到過不少對手,能和自己過兩招還不落敗的,基本都能在正常人中間排在高手行列。

這麼想了想,龍五沒說話,徑直走到了葉浪跟前。

看到龍五臉上的表情,葉浪好奇問:「怎麼了?」

「少主,屬下有個請求。」龍五變得分外認真,一字一句說。

葉浪帶著幾分不解道:「我去,少和我來這一套成嗎?有什麼事情你直說。」

「我想讓鑫成縣兄弟會加入我們誅神。」

聽到這話,葉浪倒是有點興趣了,看著龍五笑道:「老兄,你不是開玩笑吧?」

「我沒開玩笑。」

「行,說說理由。」

「第一,剛才那個耀哥,和我過了三招才落敗。第二,他們被打成這樣,耀哥一個人承擔了所有人的醫藥費。第三,我喜歡耀哥這樣識時務的人。」

龍五有理有據的說完,葉浪稍作思慮,於是便微笑著說:「既然這樣,你去問問他們要不要加入我們?」

龍五臉上頓時露出了激動的笑容,忙對葉浪道謝:「謝謝。」

「曹,給你說多少次了,少在我面前來這套,你要是還這麼客氣,小心我打你。」

「哈哈,那行,我以後就在你面前不客氣了。」龍五開懷笑著,轉身朝著耀哥等人面前走去。

而耀哥,這會兒剛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讓救護車過來,拉他們去醫院看病。

誰想到,龍五這個煞星,居然又朝著他們走過來了。

耀哥無語,但奈何現在左腿帶傷,吃力的站起身來,對龍五苦笑道:「五哥,您這怎麼又回來了?」

龍五板著臉,認真問:「你們兄弟會多少人?」

耀哥心頭一愣,好奇問:「您問這個幹什麼?」

「我問什麼你回答什麼。」龍五不容置疑道。

耀哥一方面迫於龍五的威嚴,另外一方面恐於龍五的實力,因此只好點頭同意。

「兄弟會總共有一百多個,涉及到各行各業。」

「猴哥這種人也是你們兄弟會的成員嗎?」龍五又問。

「不是,猴子只不過是我們兄弟會其中一個兄弟的表哥,他曾經多次申請加入我們兄弟會,但都被我拒絕了,原因是他人品有問題。」

龍五點點頭,稍作思慮,繼續問:「兄弟會的這些人,全都聽你的嗎?」

耀哥理所當然的說:「這是肯定的,我是兄弟會的老大,他們不聽我的,還能聽誰的啊?」

得到了這樣的回答后,龍五直入主題:「既然這樣,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們有沒有聽說過誅神?」

聽到誅神這兩個字后,在場這些人全都傻眼了。

鑫成縣距離紫禁市並不是很遠,當然了,現在就算是很偏遠的小縣城,可能對於社會上混的這些人而言,誅神這兩個字,他們肯定有所耳聞了。

「誅神?難道您是誅神的人?」耀哥反應過來,不可思議的看著龍五問。

龍五點了點頭,微笑著說:「如果你們願意,我倒是可以讓你們成為誅神位於鑫成縣的分支。」

「啊?這真的可以嗎?不可能吧?我們兄弟會,居然也能是誅神的人?」耀哥要不是腿上現在還帶著傷,肯定會開心的跳起來。

而耀哥這幫手下,現在也很是激動的一個個嚷嚷著說:「老大,這次我們發達了啊。」

「哈哈,對,如果能加入誅神,今天別說是打斷我一條腿了,就是在打斷我一條胳膊我也願意哈。」

龍五滿意的望了眼這些兄弟,然後微笑著說:「既然大家都同意,完事之後你們先養傷,耀哥,你就作為這邊的負責人,將兄弟會的整體情況,做成報告發給我。我交給上面審核。」

耀哥聽到,急忙問:「啊?還要審核啊?」

龍五點頭說:「當然,如果審核通過,你們才能加入,如果上面不同意,那我也沒辦法。」

「五哥,難道您這麼厲害的身手,在誅神裡面還不算是領導嗎?」耀哥難以置信的問。

龍五點點頭,認真回答:「對,我只不過是一個小隊員,上面還有隊長,還有閣主,還有總閣主。只要你們這個分支到時候讓那個閣管理,等你們正式加入的時候再說。」

說著,龍五掏出手機來,然後對耀哥問:「你的電話?」

耀哥想都沒想,聲音有點顫抖的將自己電話號碼說出來。

龍五順勢給耀哥撥通了手機,在耀哥的手機響起來后,他掛了電話,對其認真道:「有什麼事情我會和你聯繫,另外,這件事情千萬保密,我不想讓你們惹火燒身。」

「謝謝,我知道了,謝謝您五哥,如果我們真的能加入誅神,到時候您就是我們兄弟會的恩人。」耀哥感激不已。

龍五擺了擺手,然後叮囑道:「以後做事情,多做好事,少做壞事。」

「收到,我們謹記五哥您的教導。」耀哥信誓旦旦的回答。

龍五再沒多說什麼,回到了葉浪跟前,然後直言道:「少主,事情成了。」

葉浪也沒多問,畢竟龍五辦事情,葉浪還是比較放心的。再說了,他們這次來鑫成縣,最主要的事情現在還沒處理,如果能在這邊多找些兄弟,說不定必要的時候還能有用得著對方的地方。

不過,葉浪今天的所作所為,卻是讓馮薇薇徹底迷茫了。

在她心中,葉浪雖然有點放蕩不羈,可最起碼也算是為人師表,是他們的班主任老師啊。

可現在,她怎麼越來越感覺到葉浪並不單純是老師這麼簡單,而像是個不折不扣的社會人,而且還是那種別人口口相傳,牛掰衝天的社會人呢? 還沒等馮薇薇打算解開自己心頭的疑惑,詢問葉浪某些問題的時候,葉浪卻轉身離開的同時直接開口,對馮薇薇問:「好了,現在說說你們村子高大磊的情況吧?」

馮薇薇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猜透了葉浪的心思后,便低聲問:「老師,您還打算對付高家嗎?」

葉浪咧開嘴笑著說:「哈哈,當然了,要不你以為我過來幹什麼?真的只是喊你來學校上學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給你將錢打過來,一個電話通知你,讓你來學校上課,你還能不來嗎?」

想到葉浪即將要為自己父親報仇,馮薇薇激動的都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

「老師,我……」

說著,這姑娘居然再次開始抹眼淚了。

葉浪差點沒哭,倍感無奈的說:「我說你這姑娘也太那個了吧?現在你爸爸病情可以得到康復,家裡也沒有什麼外債了,幹什麼動不動就哭啊?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你這女孩子,經常哭可是容易長皺紋的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