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怎麼,你和子晨鬧什麼矛盾了?」

葉蓉有些奇怪的開口,她並不知道當時古家的事情。就是在路上碰到古天,就給他帶來了。

「嗯,姑姑,這……葉大哥好像挺生我氣的,我就不打擾了。」

訕笑著從房間離開,葉蓉遲疑了片刻後來到葉子晨的卧室前,輕輕敲擊房門。

「咱倆沒什麼好說的,你走吧!」

「子晨,開門,是我!」葉蓉溫柔的笑著,葉子晨挑了挑眉毛從床上坐了起來,將卧室的門打開。

他下意識的向旁邊看了一眼,發現古天已經不在,才開口道。

「那小子上哪了!」

「他走了。」葉蓉輕笑著走到房間里的沙發處坐下,開口道,「你們倆是不是出了什麼矛盾,你現在不應該在古家么,怎麼回酒店了?」

「沒什麼,咱們訂機票回去吧!」

「跟我還需要有什麼隱瞞的么?」

葉蓉揉了揉葉子晨的頭髮,遲疑了片刻,他就將中間的事情全部攤牌。

「沒想到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葉蓉有些驚訝的挑眉,旋即開口道,「你確定真的不想幫他了?」

「這傻小子,我要是不幫他,說不定他最後得讓人玩死。」

葉子晨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葉蓉聞聲點頭笑道。

「那還有什麼好生氣的。」

「人要臉,樹要皮!那小子都那麼說了,我在幫他?我得多有病呀!」葉子晨沒好氣的哼道,「您當時是沒在那,那古離……真是能演,我現在想起他都想他打!古天也是,傻的冒氣!」

「那你都這麼想了,還有什麼好氣的?」葉蓉摸了摸葉子晨的頭髮笑道,「古天他的性格跟他父親有些相像,比較耿直,沒什麼壞心思,有的時候一根筋比較傻。」

「他傻……我……」葉子晨半天沒講出話來,好一會,他才有些無奈的開口道,「他是真的太傻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

葉蓉看到他那無語的樣子,面露溫柔的笑容道。

「現在他有難處,你就出手幫幫他。他有點直,你這當哥哥的不是不直么?有人欺負你弟弟,你難道說就那麼看著?」

葉子晨沉默不語,看他沒有反應葉蓉又再度開口道。

「以前媽媽在古家的時候跟他父親最好,就當看在媽媽的面子上,幫古天那傻小子一次,怎麼樣?」 第342章少族長競選前夕(上)

許久。

葉蓉的請求葉子晨是無法拒絕的。他沉默了半晌后默然的點了點頭,道。

「再說吧,能幫就幫,幫不上的話我也沒辦法。古離那個小傢伙的手段,我是不敢想象。」

看到這一幕,葉蓉才欣慰的笑了笑,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

「好,那就按你說的,能幫就幫吧。」

輕笑著從房間離開,葉子晨躺在床上掏出手機翻看手機微信。

最新的一條動態是蘇逸雲發的,上面是他和一位美女的合照。其實他身邊要是有美女的話根本一點都不值得奇怪,只不過他竟然能在朋友圈公布這就有點讓人詫異了。

在其下面他們室友的一堆回復,其中多半都是憤怒他竟然再一次對美少女伸出魔爪。

笑著搖了搖頭,葉子晨也在下面點了個贊。

嗡……

點贊還沒過三十秒,蘇逸雲那邊就打過來個電話。

「在帝都那邊怎麼樣,是不是有種山炮進城的感覺?」

話筒里蘇逸雲玩味的輕笑著,在他那邊時不時的還會響起女孩子的笑聲。葉子晨挑了挑眉,沒有理會他的嘲弄,開口道。

「你是真有閑心,跟女孩在一起還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哈哈,咱倆這關係……打個電話慰問一下不是很正常?」蘇逸雲笑吟吟的開口,旋即道,「你什麼時候回冰城,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真愛了?」葉子晨玩味的開口。

「真愛了!」蘇逸雲篤定的回答。

「成吧,那就在等幾天吧,等我將帝都這邊的都忙好,就回去看看那個女孩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給我兄弟迷成這樣。」

淡笑著回答,蘇逸雲點了點頭說了兩句便將手機掛斷。

「剛才在給誰打電話。」

一道可愛的疑問聲響起,蘇逸雲將挑了挑眉將手機放到口袋,從桌上拿起一根麻辣串,淡笑道。

「我特別好的朋友,等他回來的時候讓你們見見。」

「葉子晨么?」女孩眨眼輕笑,蘇逸雲怔了一下開口道,「你怎麼知道的?」

「你跟我提過。」女孩平靜的回答。

「是么?我竟然跟你提過他!」蘇逸雲撓了撓頭,旋即笑著回答道,「也有可能,不過你倒是也挺厲害,你竟然能記住他。」

「嗯!」女孩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從桌上拿起麻辣串笑道,「好了,別提他了,一會我們去哪裡玩!」

「一會……咱們去遊戲機房玩?」蘇逸雲試探的問道。

「好!」

女孩溫柔的點頭,旋即便沒有在言語。

轉眼間三天的時間過去,葉子晨這些天一直都呆在酒店,通過殷胖子的渠道收集古家的情況。

此時古家的情況不容樂觀……

「呵呵……古天那小子現在應該很後悔吧!」殷胖子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他隨手將手下剛傳來的情報扔到葉子晨的面前道,「古離那個小傢伙已經發力了。」

情報上方顯示,古家年輕一代少族長競選候選人身邊的長老陸續離奇失蹤死亡。

「這都是他自找的,不過你也別說他後悔,他這智商猜不出來什麼的。」

葉子晨淡漠的眯了眯眼睛,簡單的翻閱了下情報便將其扔到桌上。

「怎麼,你不想幫他?」殷胖子淡淡一笑,開口道,「今晚貌似就是古家競選少族長的日子,能夠威脅到古離的人,他們身邊的人或死或是消失。可在他身邊卻是還有數位長老支持,要是不出意外,少族長的位置很有可能是他的。」

「難道古家的人傻么?那些長老客卿就是古離做掉的,這麼淺顯易懂的道理我不相信,古家的人看不出來。」

葉子晨淡漠的哼著,殷胖子則是不置可否的聳肩道。

「他們不傻,也的確能看的出來。可……又有什麼用?」

聞聲,葉子晨陷入沉默。

殷胖子說的不錯,此時少族長竟選已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地步。眼下那些長老消失或者死亡,這對古家來說的確是嚴重的損失。

可……這已經不能阻止少族長競選的推進。

少族長競選,長老們進行投票。那些消失或者是死的,可能是古離去策反沒有成功,至於剩下的應該是已經策反成功的,那麼不出意外古離獲得的票數應該會是最多的。

「你現在還有三小時的時間抉擇,幫……或者是不幫,取決於你。」

殷胖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就在這時,鹿璐和勾玉展都從外面走了進來……

「要你幫的話,我們都會跟著你。就算是你想要大鬧古家競選,我們也可以幫你。如果不幫,那就不幫嘍。」

鹿璐笑嘻嘻的說著,同時抱住葉子晨的肩膀道。

「反正人家就是跟著你就是了。」

「他們承諾說事後會給我一打棒棒糖,葉老闆,到時候你可不能黑我。」勾玉展也在後面嘟囔道。

「三小時……么?」葉子晨眯眼輕吟。

古家。

眼看就要到少族長競選的時間,古的世子、嫡系以及旁系分支的人全都趕了過來。

此時的古家可以說人很多,可氣氛卻是無比的詭異。

眾位候選者都在精心打扮著自己,可這群人的神色中多數都夾雜著淡淡的無力感……

唯獨……

古離!

他悠然的笑著,此時的他已經不在坐在輪椅上。黑色的西服讓他穿的筆挺,淡笑著透過鏡子看著自己臉上的笑容,從鏡子中他的雙眸里能夠感覺到他的炙熱……

「少族長競選。」

淡淡的笑著摸著光潔的下巴,轉過身目光看向房間里那位皮膚古銅色的男子。

「那些人都控制的好好的吧!」

「自然!」男子陰測測的笑了笑,開口道,「這次的少族長不出意外,你絕對會登基。到時候,我們會找機會古家的那老頭子做掉,你就會成為古族的第一族長繼承人。」

「不錯。」

古離抿嘴輕笑,那旁邊的男人卻是在這時開口道。

「不過別忘了你對我們的承諾,在合作中,我們可是一直都盡心竭力的在幫你。」 第343章少族長競選前夕(下)

古銅色肌膚的男子抬起頭,古離眯眼一笑,從桌上抓起蘋果朝著他扔了過去。

「合作雙方自然都要盡心竭力,我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

古離淡淡的笑著,那古銅色肌膚的男子才再度陰測測的笑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會見。」

「一會見。」

目送那男人離開,古離的眼睛才逐漸變得陰沉。

跟他們合作不過就是自己的權宜之計罷了,他們還真的以為自己是真心跟他合作。

只要能掌控古家的資源,那麼……

合作,算個屁?

陰柔的翹起嘴角,殊不知,那古銅色肌膚的男子卻是跟他同樣的想法。

只要將目的達成就將這小傢伙做掉。到時候古家就是他們的了。

雙方各懷鬼胎的相互試探,到底誰能夠笑的最後,現在誰都不知道。

「小天少爺,時間到了。」

古天的房間內,華黎躬身站在門前開口。

淡淡的點了點頭,古天從沙發上站起。此時的他穿著淡藍色的西服,在他的身邊也唯獨剩下華黎一人,至於那位跟著他的國字臉長老,已不知所蹤。

「這幾天一直有人在暗地裡做小動作,一會競選的時候華老可要小心。」

「嗯。」

華黎面色一僵,他閃動著雙眸不敢與起其對視。

「走吧!」

少族長競選的位置是露天演武場,演武場內的面積極大,將競選的位置設在這裡,能夠讓古家的全部族人以及侍者觀看。

早在三小時之前,這裡就已然圍滿了人。他們這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都想知道到底誰能夠成為古家真正的繼承者。

「小天少爺到。」

不知是誰高呼一聲,不一會,古天便帶著華黎出現在演武場內。

在演武場處,已經有幾位族兄神色黯然的坐在椅子上。他們這群人都是曾經野心勃勃之輩,可……此時卻是個形單影隻的可憐蟲。

「古天……」

當古天準備坐下時,他的旁邊突然間響起一道聲音。

他扭過頭便看到坐在他旁邊的是他的大哥,古宏。古家裡對少族長競選最有野心,也是三天前最強力的候選人。

眼下,在他的身後已經看不到支持者,他雙眸充血臉上滿是疲態。

「大哥。」

「其實咱們都被玩了。」古宏有些無力的苦笑道,「咱們現在在場的人,沒有人能夠當上少族長了。」

「為什麼這麼說?」

從演武場內瞄了一圈,此時候選者已經全部來齊,為何古宏竟然會說沒有人能成功?

繼承者不就是要從他們這群競選者中間選擇么?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真的,你絕對會嚇一跳的,剛才……」

古宏話音未落,演武場內便再度響起一道呼聲。

「古離少爺到!」

小離!

古天一怔,這種場所他怎麼可能會來,他現在不應該在醫院療傷的么?

下意識的轉過頭,他便看到,在古離的身後簇擁著七八名古家的長老。更重要是,他的腿……

他是站著走出來的!

當看到這一幕,旁邊的古宏面露苦笑。當他看到古離時,他也震驚於他竟然能夠站起。在他們兄弟的中間,從沒有人懷疑過他的腿沒有疾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