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有。」

林飛翎果斷否認。

不再多話,白瑜笑了笑,安靜下來。

「誰喜歡誰?」一覺睡醒的白可兒,別的沒有聽到,就聽到喜歡這兩個人,頓時特別來精神,把旁邊的林飛翎給羞得無地自容。

·········································

在劍派住下和在外面住沒什麼區別,外面附近一樣有小吃鋪子,一樣有各種店面,唯一的不同,便是這裡的價格貴了些,買的人都是劍派中人。

連續住下十多天,白瑜也逐漸摸清楚這裡天樞島的大概規矩了。

天樞島各大勢力繁雜,但都處於一種暗流涌動的狀態,很少有像其他六島那樣一言不合便直接動手的事情,這裡都是講求以勢壓人。撕破臉直接動手的極少。除非是斬妖除魔。

沒有勢力的散修在這裡生存異常艱難,所以就連散修都結成了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幫派。

表面上,所有勢力都是有國王殿壓制震懾。實際上暗地裡風起雲湧。

但由於地域太大,所以無法管轄太細,很多地方便是當地本土宗門幫派割據為王,表面稱臣,但實際上獨立。

所以要想單獨行動,最好找商會的路引,商會是幾乎所有勢力都通過放行的好東西。身份上則是平民最好,有任何勢力傾向的都不利於入關。

查清楚這些東西,白瑜打算接觸下劍派里的高級修者,試探下這裡的武力層次如何。

在這些天里,還有林飛翎的朋友,那個叫清兒的女孩經常跑過來,在和林飛翎聊天的時候,也讓白瑜知道了很多東西。

林飛翎現在加入了一個叫什麼軒的弟子組建勢力,勢力的老大便是那個健壯少年方君天方師兄。

林飛翎原本是不願意分心的,除了修鍊之外。但因為暗戀方師兄,才主動請求加入組織,然後成為其中副主管,各種處理事情,幾乎是名義上的副主管,實際上的勢力管理者。

儘管這樣佔去了她很多修習時間。還一做便是三年,三年裡勤勤懇懇,愛慕之心連傻子都能看出來。

那方君天原本只是家境貧寒的普通弟子,有些小天賦,但因為有林飛翎的全力支持,組建了自己勢力,聲勢不錯,加上林飛翎不時的找借口將自己的修行資源轉借給他。

最近一年修為提升很快。劍術越發精湛。在派中外門弟子里越發地位高起來。馬上就要晉陞入正式。

只是和林飛翎的關係卻還是不清不楚的吊著。

那清兒便是看出問題,也時常跑來給她勸說,只是林飛翎一根筋,認定了東西似乎根本就不回頭的樣子。

無論清兒怎麼勸說,她都不相信。

在勸說的同時,清兒非常好奇這裡這一家子,從來不管林飛翎的事情,林飛翎也沒有找他們幫忙什麼,他們就彷彿這裡的原居民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只是一切花費都是林飛翎,讓清兒有些不滿。

··········································

夜晚下,天山劍派私人小樓區里,一座小樓中的院子,不斷傳出一道道有節奏的破空聲。

白瑜坐在院子口,悠閑的捧著杯熱茶慢慢品著。邊上有丫鬟輕輕的給他扇著風,趙雅欣在一旁教白可兒識字,實際上這些字當中蘊含基礎陣法和基礎符籙。

他也不時的看向院子里還在練劍的林飛翎。

這小傢伙都練了一天了,休息時間極少,中途唯一的停頓時間,便是被軒里的事叫出去,處理情況。

「練功要勞逸結合,休息得當,才能進展神速,如你這般,反而會拖慢速度成長,且還會傷身。」一整天都沒說什麼話,看到林飛翎白天剛用碗口大的木樁使勁撞身體,鍛煉外功,然後晚上練了很長時間劍,身上全是汗,嘴唇都有些發紫,臉色發白,顯然是透支過度。

他也終究還是開口勸說道。

「先生說的是,只是我時間太少。不得不加練。」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林飛翎正色道,強忍著疼痛練劍,對於她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無疑是毅力極強了。

白瑜看得直搖頭,將他釀製這的百靈酒拿出來,這短時間,白可兒每天練完基本功,就會用一杯百靈酒加水泡澡,可以讓她的身體最快恢復過來。

這段時間,林飛翎從來沒有找過白瑜半點事情,白瑜每日白吃白喝,都覺得不好意思,而且看此女性格堅毅,雖然天賦不怎麼樣,可是那認真刻苦的模樣深深打動了,特別是常常被白瑜拿來當正面教材教導白可兒。

決定教他兩招,同時從背後推她一把,也算還了其恩情。 天柱峰峰頂之上,白雲縈繞,三道身影佇立在翻滾的雲霧之間,目光悠遠,凝視著天邊的雲層,三人身邊,一道龐大的獸影懶洋洋地趴伏在一塊青石之上,微眯著雙眼,臉上浮現出一抹愜意。

「想不到一年時間沒見,居然在你身上出現了那麼多的精彩,林寒,等到龍淵榜結束之後,我也很想跟你一起到外面的世界中闖上一闖。」

白雲悠悠,韓楓身穿一身淺藍色長袍,一臉平靜地聽完了林寒對於自己這一年經歷的講述,內心很快便被勾起了一絲不小的興趣。

「嘿,那小爺也跟著去瞧瞧,反正飛雲帝國也就這麼大,早晚得呆膩了。」

紫火嘴裡銜著一根野草,尾部一翹一翹,眼神中突然浮現出一抹賤笑,湊上林寒的耳邊,悄悄問道,「外面的美女長的咋樣?多不多?」

「你小子!」

林寒笑著推了他一把,隨即突然一愣,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沖紫火問道,「咦,你的龍家大小姐呢?怎麼我一直都沒見到?」

「她呀,現在已經破格被慕容姑姑收到鳳閣殿裡面了,最近正忙著外出執行任務,還什麼空理我。」

一聽林寒問起這個,紫火頓時一臉苦惱地搭聳起了臉,手掌抓著後腦勺,露出十分迷茫的神情,

「林寒,你說這幫丫頭到底是什麼做的,怎麼總是一天一個模樣,翻臉比翻書還快的?」

「我……也不知道。」

紫火一句話勾起了林寒心底里的傷痛,少年感覺那裡似乎莫名疼了一下,偏過腦袋,目光鎖定在天邊不斷翻滾的雲層上,嘆氣道,「女人的心思,誰也不懂!」

「切!」

韓楓一臉鄙棄地搖了搖頭,揶揄笑道,

「林寒你可別聽紫火這小子瞎講,人家龍小姐對他一心一意,苦苦守在大荒閣外面等了大半年,結果紫火這小子第一天出來就跟其他女弟子跑了,這事擱誰身上不翻臉?」

「你放屁!」

紫火臉色突然漲得通紅,在一旁訕笑著說道,「我那不是……不是著急想去看看慕容姑姑嘛。再說了,誰知道那丫頭現在也加入飛雲宗了,我只是一不留神,沒有看見她而已……」

紫火說話變得越來越小聲,這事發生以後,龍婷幾個月都沒跟他說過一句話,儘管這小子仗著與慕容妍關係匪淺,整天沒事便往鳳閣殿跑,卻吃了無數次的閉門羹。

「對了林寒,我跟紫火打算去一趟帝都,我這一年都有一大半時間在養傷,後面幾個月又在抓緊時間控制九魂煞氣,已經整整一年沒有回到皇城了,我想回家族報個平安。」

韓楓一臉鄙視地瞪了紫火一眼,突然轉過頭,對林寒邀請道,「而且馬上就是皇室族比的日子了,所有皇室年輕一輩的成員都需要回去參加,最近這段時間或許就不回來了,你要不要跟我一塊去湊湊熱鬧?」

說起這事,韓楓表現出一臉的期待,他所在的那一脈,在整個皇城中地位並不算太高,而皇室族比大賽則是評定年輕一輩潛質的一個標準。

他現在突破了氣境二重,同時又掌握了九魂煞氣,莫說整個皇室小輩,即便放到那些長老堆里,也絕對無法讓人小覷,盼著這次回去能夠大展身手,狠狠賞給那些先前排擠過自己這一脈的傢伙一個大嘴巴。

「族比嗎?看來某些人已經迫不及待地要準備大展一番拳腳了。」

林寒似笑非笑地望著韓楓,隨即卻又無奈搖了搖頭,說道,

「可惜我就不能陪你去了,前天剛揍完韓凌霄那小子,還廢掉了他帶來的兩個護衛長老,只怕你們皇室的大長老此刻正恨不得一手把我撕了。」

「那有什麼關係,」

寒風撇撇嘴,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目光中閃過一絲隱晦的冰冷煞氣,一閃即沒,

「皇室各個分支明爭暗鬥,我們和大長老那一脈算得上死仇,你沒閹了他就已經很給我面子了,這次回去,我也會順帶在族比大賽上替你出出氣的。」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林寒察覺到韓楓體內,似乎正有一絲令人感覺到無比驚悸的嗜血煞氣在遊走咆哮,不過卻被後者控制得很好,沒有過多的表現出這種鋒芒。

蘇婉月離開的事情,如今已經傳遍整個內宗,韓楓自然有所耳聞,不知道其中詳情的他,還以為這少女之所以會選擇離開此地,是為了躲避韓凌霄的騷擾。

韓楓一直都把林寒當做兄弟,再加上他原本就和大長老那一脈不怎麼對付,因此內心早就將韓凌霄那個小子列入了黑名單,這次回去參加族比大會,倒也不介意好好整治整治那個傢伙,替林寒出出這口惡氣。

「既然是這樣,有機會你就替我把他閹了吧。」

林寒點點頭,露出一臉淡漠的笑容,內心凝聚出來的冷意,一點都不比韓楓的少。

蘇婉月的離開,讓他內心堵上了一團無法消散的怒火,即便少年極力想要壓制住這種情緒,然而夜深人靜的時候,卻仍舊只能望著屋頂發愣,這種情緒無法消磨,那就只能以另一種方式,發泄在得罪過他的韓凌霄身上了。

「放心,我會替你好好招呼他的。」

韓楓認真地答應了一聲,輕輕拍了拍林寒的後背,眼神中噙著一股徹骨的冰冷。

九魂煞氣本就是產生於陰暗界的邪惡產物,吸收了這麼大一部分,韓楓的性格同樣變得有些暴戾,面對林寒和紫火的時候,還沒表現得十分平和,然而對於外人,可就沒有那麼好說話了。

數百里之外,正被一群花枝招展的侍女所簇擁的韓凌霄,突然打了一個冷顫,原本湊到嘴唇邊上的玉質酒杯傾斜,裡面的濃香烈酒頓時盡數傾倒在了他胸前的衣襟之上。

「凌霄少爺,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其中一名侍女頓時嚇得花容失色,慌忙跪在了地上,包裹在透明薄衫下的嬌軀一陣發抖,飽滿的胸脯肉山,猶如水波在蕩漾。

每次瞧見這種情形,韓凌霄的內心都會變得格外興奮,下身很快就會起上一些反應,然而此刻,他卻突然感覺有些心神不寧。

「混蛋,滾!」

一腳踢在這名侍女的香肩上,韓凌霄鐵青著臉站了起來,手撫著有些發悶的胸口,無端端感覺后脊有些發冷,

「林寒,你這臭小子竟然讓我當眾出醜,等我參加完皇室族比之後,必定會找個機會,將你大卸八塊!」

臉上惡毒一笑,韓凌霄目光低垂,瞧見那名被自己踹倒在地上的侍女,上身衣衫凌亂,露出胸前那一對飽滿的玉兔,內心頓時躥出了一股邪火,目光突然變得如同打量獵物的餓狼一般,充滿了暴戾和殘忍,

「脫掉你身上的衣服,塊!」

……

日暮下斜,天邊半抹霞光西墜,三人一同走下天柱峰,卻在即將到達萬獸殿的時候,瞧見了一道靚麗的優美身姿,正靜靜站立在花叢之間,等候良久。

「韓衍清?」

林寒眼前一亮,打量著眼前這道清麗的身影,嘴角不自覺翹了起來。

許久不見,這小丫頭卻好似突然長高了許多,身材越顯玲瓏,胸前那對飽滿的玉兔也已初具規模,站在群芳環繞的花圃周圍,好似一道有沒得風景線,引得許多萬獸殿弟子紛紛側目,躲在角落裡不斷偷窺。

「喲呵,衍清妹子,你現在變的越來越有女人味了嘛,要是再過兩年……嘖嘖。」

紫火臉上掛著標誌性的賤笑,急忙幾步往前快速走了上去,卻在即將來到少女年前的時候收到了一個白眼,

「呸!你們這些男人都不是好東西,龍婷姐姐說再也不想看到你,還有林寒,你這個大壞蛋!要不是因為你,媚兒師姐也不會被迫獨自離開飛雲宗了!」

「狐媚兒走了?」

林寒聽到這個消息,略微愣了愣,脫口問道,「她上哪兒去了?」

「我怎麼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告訴你!」

韓衍清瞪了林寒一眼,女氣沖沖地說道,「你既然還在關心人家,當初為什麼一聲不吭就走了,媚兒姐姐找不到你,只好和夢旋大師姐一同離開了飛雲帝國,據說是去救自己家族裡的人了。」

「什麼!」

林寒腳下突然打了一個咧咧,身子如遭雷劈,這才想起來在鳳天神閣中,胡媚兒由於選擇了幫助自己,從而導致家族陷入險地,而自己也曾經說過要幫助她,把族人從血魂殿的控制中拯救出來的事。

「好啦,不嚇你了。」

韓衍清輕輕吐了吐舌頭嗎,清秀的臉上流露出一絲俏皮,笑嘻嘻地說道,

「血魂殿那個時候人人自危,誰還能夠顧及到去找媚兒師姐家族的麻煩?而且她們去救族人的時候,殿主也跟著去了,事情早就已經解決了。」

「原來是這樣,」

林寒原本被嚇得額頭上布滿了冷汗,聽完韓衍清的敘述,方才鬆了一口大氣,猛地擦了一把汗水,腳下仍舊有些發軟。

若是那丫頭直接就帶著夢旋冒冒失失地去了,只怕如今就是有十個林寒,也沒辦法將兩人救回來。

因為是死人是不需要拯救的。 韓衍清作為皇室的小公主,一樣需要回到家族參加這次族比,不過這小丫頭性格有點呆,對於修鍊一途實在沒什麼天賦,在鳳閣殿待了一年的時間,實力還只處在元境五重的樣子,連一些厲害點的普通弟子都打不過。

正是因為如此,少女才不得不傻站在萬獸殿的大門外,期許碰上韓楓,帶著自己一同回到皇城。

對於她的要求,韓楓自然不可能拒絕,畢竟雙方也算有些血緣關係,而且韓衍清的父親乃是皇城之主,飛雲帝過名義上的領導者,從皇室身份上來看,韓衍清可比他尊貴得多。

林寒一路送三人來到了內宗的護法大陣之外,瞧著他們騎上從宗門內租賃來的飛行妖獸,幾個轉折間直接消失在了天邊,這才輕舒了一口氣,回到了蘇婉月的小院。

佳人遠遁,不知所蹤,這座小院是蘇婉月唯一留給他的記憶,在院落門口坐了一會,趁著日暮還未散盡,林寒趕緊站起來,朝著內宗玄天殿里快步走去。

玄天殿是所有內宗弟子專門用來出售和購買貨物的地方,類似於外界的拍賣會,林寒想要購買下原本屬於蘇婉月的小院,就必須在這裡進行交易。

林寒上次離開飛雲宗的時候,已經將所有靈值都用來購買藥材和丹藥,好在逛了半年下來,身上的武訣功法倒有不少,加上幾件靈器,一起打包丟給了玄天殿的長老,在後者笑得嘴唇都快咧到後頸窩的目光下,換取到了數百萬靈值。

林寒帶回來的功法品階都很不低,畢竟以他此時此刻的眼界,尋常功法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值得收藏的,必定都是百里挑一的稀缺貨色。

當這些價值不菲的東西,被他從空間戒里一件件地取出來,如同垃圾一般隨意扔在地上的時候,整個飛雲宗內負責管理資源的長老們全都沸騰了,一臉激動地望著林寒,那眼神犀利,流露出猶如打了四十年光棍的壯漢,在瞧見一個一絲不掛的少女站在自己面前時候的表情。

林寒背負著雙手,默然而立,直到這幫長老們心情平復的差不多了,方才嘴唇一掀,淡淡的話語傳來,卻使得這幫老頭子身體猛地一顫,差點直接暈抽了過去,

「這次回來,我還帶了許多中上品的晶石,自己修鍊用掉了一部分,現在還有一百多萬塊中品晶石,上品晶石數量少一些,只有七八萬塊,我打算全部都上交給宗門。」

說話的同時,林寒便已開始一箱一箱地往外拋東西,望著那一堆堆從少年手中被丟出來的晶石,眾多長老嘴唇一哆嗦,抬頭怔怔地望向少年,幾次欲言又止,憋得心裡十分難受。

良久之後,一名資歷最老的長老方才遲疑著站了出來,憂心沖沖地問道,

「孩子,你在外面打劫的時候,沒有告訴他們你是飛雲宗的吧?」

「呃……」

林寒滿頭黑線,被對方這一句話沖得夠嗆,努力緩了一口氣兒,方才解釋道,「這些不是搶來的,都是從北域的商會裡賣的,本來還有一些,不過都留在家族裡面了。」

「沒事沒事,就算搶來的也沒關係,老夫早就看你這小子有大出息,今天果然應驗了,哈哈!」

諸位長老們眉開眼笑,樂得合不攏嘴,紛紛一擺手,望向林寒的表情要多和藹就有多和藹。

即便搜刮掉飛雲宗所有的晶石庫存,只怕也未必會比林寒帶回來的強上多少,藉助這些資源,飛雲宗接下來十年的消耗都已經夠了。

開懷之後,其中一名長老看出林寒似乎有心思,急忙上前來輕拍著他的肩膀問道,「小子,有什麼要求直說就是了,玄天殿里的一切資源,老夫都可以做主給你。」

「多謝長老了,」

林寒微微一笑,沖著這名長老抱拳道,「既然如此,能否將蘇婉月執事的那座小院送給我,我可以用靈值購買,再多都行。」

「這樣的要求……」

眾長老面面相覷,各自的臉上都浮現出了疑慮之色,沉默了一會兒,就在林寒眉頭一皺,以為他們不會答應自己的時候,幾名長老卻突然放聲大笑道,

「這有什麼問題,你便直接住進去好了,就算是裡面的女弟子也都可以……額,我們會儘快讓裡面的女弟子搬出來,你放心,你放心!」

「那倒不用,」

林寒搖頭笑了笑,接著說道,「這座小院可以任她們居住到離開宗門的時候,我也不會經常在的,諸位長老若是沒有其他交代的話,弟子就先離去了。」

離開玄天殿之後,夜幕緩緩降臨,整個內宗都在散漫的月光映照下浮現出一絲幽靜與冷清,偶爾瞧見幾名普通弟子行色匆匆的步子,少年長舒了一口氣,讓夜裡微涼的空氣滋潤著自己乾涸的肺部,不知不覺,便已重新走回了小院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