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低頭看向自己的懷裡,只見月兒嘴角開始滲出殷紅的血,溫如意最後的心理防線也被吞噬,抱著月兒軟綿綿的身體說,「備車,立刻去醫院!」

她不能再留在容家,哪怕知道留在容家是最安全的,她也不能拿月兒的性命做賭注。

管家聽到消息趕過來,見溫如意抱著容月兒要上車,趕忙攔住了她:「太太,你這是要去哪兒?」

「我帶月兒去看診。」

管家說,「可是,太太,先生離開之前吩咐過……」

「我知道子澈說了什麼,可月兒不能再等了,家裡混入了杜筱染的人,給月兒下了毒。她若是再不去醫院,只能等死了,出去至少能博得一線希望!」溫如意把事情解釋清楚,坐進了車裡。

「太太,必須讓月兒小姐出去,那就讓我送她吧。萬一出了什麼事,你留在家裡,也好安慰先生。」管家做了最壞的打算,若是路上出事,哪怕拚死,他也會保護月兒。

他可以出事,但溫如意不行。

溫如意和月兒是容子澈的精神支柱,她們一起折在了杜筱染手裡,會硬生生的把容子澈逼瘋。

「我想陪著月兒。」溫如意抱著懷裡的小丫頭,眼裡滾落出豆大的淚,她怕自己這一鬆手,再也看不到這丫頭。

管家躬了身子,鄭重的說:「太太,請你以大局為重。」

手緊了又松,鬆了又緊,反覆了好幾次,溫如意都沒有下定決心。管家只好上前把月兒從她手裡強行抱出來,轉身上了另外一輛車。

看著車子絕塵而去,溫如意身子踉蹌了下,幾乎跌坐在地上。怎麼會成了這樣呢,哪怕是自己死,也好過月兒出事呀……杜筱染怎麼就那麼狠心,能對月兒下毒……

思及此,溫如意腦海里忽然閃過一道亮光。是了,杜筱染費盡心思都是為了得到月兒救姚萬三,她肯定不會讓月兒死的。所以,她要麼在路上對月兒下手,要麼讓月兒去醫院進行治療。

這樣一來,月兒有很大可能性會活下來,只要在毒素排出身體后,月兒沒在杜筱染手上就行。想通了這點,溫如意開始冷靜下來,思考現在的局面。

容家派出去保護月兒的人多,但恰恰是這樣,更容易生出亂子,必須得有個人主持大局,才能讓所有人有條不紊的各司其職。

子澈現在不在家,那認識的人里只有慕洛琛了!

溫如意掏出手機打電話,「喂,洛琛。月兒出事了,我想請你過來幫忙……」

……

夜幕降臨,霓虹燈亮起,為了能儘快抵達醫院,管家選擇了一條相對僻靜的路。路兩旁高大茂密的白樺林森然,偶爾有車子駛過,讓人不由自主的提高警惕。幾次三番虛驚,管家的緊繃的神經,開始出現了疲憊。

「滴——」

一聲長鳴忽然響起,巨大的貨車飛馳而來,朝著最前面的車撞去。所有人瞬間戒備了起來,對講機里此起彼伏的呼喝聲:「注意,提高警惕!」「貨車開過來了,保護好月兒小姐!」

混亂的動靜中,管家坐在車內,一顆心嘭嘭的直跳,他不怕那些人對自己下手,但怕自己保護不好月兒。

「把車繞過去,讓他們先擋住貨車,我們從另一側去醫院。」

「是。」

司機驅車,悄悄的開到了車流相對少的地方,調轉了車頭,遠離了混亂區域,迅速的朝著醫院的方向行駛。然而,她們沒能逃跑多遠,更多的貨車擁堵了上來。寬闊的馬路上,瞬間寸步難行。司機只能被迫停下車,眼看著那些人持槍械逼近。

管家額頭上的冷汗,源源不斷的流了下來,很快浸透了衣服。

「把車門打開,再不打開,我就把你們射成篩子。」

一名男子用槍指著車內,冷聲命令。

管家抱緊了月兒,不肯開車。

而就在氣氛緊繃的時刻,他兜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原本不想看手機的,但電話那頭的人極有耐心,他只能屏住呼吸拿出手機看了一眼。

視線快速的掠過上面的簡訊,管家臉上的血色一寸寸的褪去。

——你老婆和女兒在我們手上,你難道想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害死自己的妻女?

幾乎是同時,坐在駕駛座的司機,也接到了威脅的簡訊。

兩人相視,空氣近乎凝滯,粘稠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些人早就料到了每一步,包括月兒中毒后,溫如意的反應,以及誰會送月兒去醫院,他們早就料到了,所以一直沒對容家下手,是在背後默默地做準備工作。

司機惴惴不安的問:「現在該怎麼辦?」

問出這個問題的那一刻,其實他已經動搖了。他可以冒死送月兒小姐去醫院,但他沒辦法做到,為了她讓自己的親人死。

管家沉默著不說話。

車窗外神色冷峻的黑衣人,已經開始倒計時。

當最後一個數字出來,司機沒等管家開口,迅速的打開了車門。

「對不起,月兒小姐,真的對不起……」

司機不停地道歉,黑衣男人走到跟前,向管家伸手索要月兒:「把人交給我。」

「不行……」

管家本能的拒絕,男人的眉頭一皺,抬起槍對準了他的腦袋,準備扣動扳機的那一刻。周圍忽然響起了車鳴聲,他手上的動作一頓,旁邊的人神色慌張的跑過來說,「影先生,他們好像來了支援,對方挺厲害的,我們的人有些抵抗不住,還是早點撤退吧。」

影沉點頭說:「立刻撤退,把這個男人和丫頭一起帶上。」 第1535章如意卷:扭轉乾坤

「開車,把他們一起帶走。」影迅速的做出了決斷,跳上了車。他手底下的人聽從命令,坐在了駕駛座上。

車子發動,迅速的駛離了現場。

待慕洛琛帶人趕到,整個現場只剩下了容家的人和少量杜筱染的人,受傷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月兒和管家早已不見蹤影。他立刻掏出了手機,給容子澈打電話,電話沒能接通,他轉而撥打了容子澈助理的電話。

那邊說了幾句話,他淡淡地『嗯』了聲,折回到車上,命令所有人,轉向另一個方向。

……

與此同時,容子澈掛斷了電話,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穩住點,月兒不會有事的……」

默默地念了幾年,他稍稍冷靜了一些,催促司機加快速度回容家。

司機回了聲『是』,腳踩在油門上,正準備加快速度。

然而就在此刻,變故突生。從四面八方湧出來車隊,將他們團團圍住,馬達轟鳴聲絡繹不絕,刺激的人耳膜發疼。過了好一會兒,車隊自行打開一條路,一輛黑色的悍馬車緩緩地開到最前面。車門打開,身著靚麗的杜筱染從車上走了下來,「容子澈,我已經在這等了你很久了,不出來聊聊嗎?」

對方的人數明顯多於他們的,容子澈此刻下去,只會讓自己處於危險中。坐在他旁邊的助理,說:「先生,別冒險。我已經通知了我們的人,等下他們就會趕過來,接應我們了……」

「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你呆在車裡,我下去。」容子澈徑自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杜筱染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紅唇勾起抹得意的笑容,「我們又見面了。」

「法院門口安排狙擊手,給月兒下毒,大白天派人搶奪孩子……杜筱染,這些都是你做的吧?」容子澈一一數落她的罪行。

杜筱染毫不猶豫的承認,「沒錯,是我做的。現在,月兒應該已經在送去醫院的路上,你放心,她不會有事的,至少,在她發揮應有的作用之前,不會有任何事情。」

「賤人!畜生!」

容子澈額頭上青筋暴起,忍不住爆粗口。

杜筱染仰頭哈哈大笑,「你不是一早就知道我是這種人了嗎?既然明白我要對月兒做什麼事情,為了保護她,你早就該對我下手了。遲遲拖到現在,在我看來,你就是愚蠢,不管月兒淪落到何種下場,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沒對你下手,因為你是月兒的親生母親,我想你能有醒悟的那一刻!」容子澈咬著牙,一字一句道。

杜筱染的笑戛然而止,頓了幾秒后,譏諷的說:「什麼叫醒悟?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錯!萬三,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別說犧牲一個不親近的女兒了,哪怕犧牲我自己,我也樂意!」

容子澈有些古怪的問:「這麼說,你承認要回月兒是為了,把她的胰臟,移植給姚萬三?」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那麼多廢話幹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杜筱染拍了拍手,圍在外面的人逐漸的靠近了中央,頗為霸道的縮小包圍圈。

容子澈看著那些人,沒有絲毫的畏懼,淡定的轉身回了車上,將一支錄音筆,遞給了助理說,「保護好這個東西。」

「是……」助理話音剛落,車窗外響起了槍鳴聲,他嚇了一跳,開口想跟容子澈說話,可在發出聲音之前,容子澈面無表情的從車裡拿出一隻對講機,對著那邊說,「可以行動了。」

幾乎是同時,數目蔚為壯觀的警衛,迅速的從不遠處驅車駛來,杜筱染帶的那些人,在他們跟前,顯得不值一提。

形勢瞬間扭轉!

杜筱染髮現這個情況,想要帶人撤退,卻為時已晚。她的人被團團的圍住,根本掙脫不得。

逃不出,她索性做最後的掙扎,讓手底下的人和容子澈的人火拚。

半個多小時后——

當一切塵埃落定,杜筱染狼狽的坐在,幾乎被打成篩子的車裡,嘴角掛著決絕的笑,「你就算贏了又怎樣?你根本沒辦法救月兒了!哈哈!現在她已經快被送到醫院做手術了!容子澈,一命換一命,這筆買賣值!」

她一點也不意外,容子澈事先埋伏的有人。這段時間裡,容子澈一直緊鑼密鼓的布置安全防線,來阻止她奪走月兒,怎麼可能被她輕輕鬆鬆的擊垮?

可她要的就是容子澈花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在防備她上。這樣,影才有更多的機會,把月兒帶走。

她只要萬三活,哪怕容子澈惱怒之下,要了她的命,她也不害怕!

望著杜筱染充滿得意和暢快的臉,容子澈黑沉沉的臉上,驀然綻出如夏花的笑容,「杜筱染,究竟是你蠢,還是我蠢?你難道沒發現,從你說出月兒出事的那一刻,我一點也不著急嗎?」

杜筱染聞言,臉上的笑容一僵,心裡隨即湧出不好的想法,但她根本不願意相信,那種最壞的結果,所以寧肯自欺欺人道:「你是假裝關心月兒的,對不對?想要兒女,你隨時可以領養別的孩子,怎麼會花那麼大的精力,在一個跟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孩子身上?」

「你說的不對,我拿月兒當我的親生女兒,所以,我做的事情,遠遠比你想象的要多。」容子澈一字一句清楚的說,「我早就猜出來,除了你之外,還有另外一撥人,隱藏在暗處,想要搶走月兒。可我找不到他們的行蹤,而你是唯一跟他們有聯繫的人。我不動你,是為了讓引誘他們出來。」

輕笑了兩聲,容子澈繼續道,「杜筱染,你真以為,我還把你當成月兒的親媽嗎?在證實你想拿月兒的胰臟給姚萬三的那一刻,你在我眼裡,就是一個死人了。現在,跟你合作的另一撥人,應該把她平安的送到急救室了,不過,最終的結果,不是把她的胰臟移植給姚萬三,而是醫生把她體內的毒素排除,姚萬三等死。」

杜筱染臉上的血色褪去,到他說出最後一個字,精神最後一根弦也崩斷了,歇斯底里的衝上前道:「你騙我!容子澈,你休想騙我!你根本想不到這麼多的事情!萬三不會死的!他一定會好好的活著!」

「既然你如此篤定,那我們拭目以待。」容子澈揮了揮手,對旁邊站著的人下命令,「把她押起來,記住,千萬別讓她死了。我還等著把姚萬三的屍體,送到她跟前,欣賞她臉上的精彩表情。」

「容子澈,你混蛋!你不許動他!」

杜筱染瘋了一樣尖叫。

容子澈沒有理會她,拂去身上的灰塵,拿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問:「老D,現在人到哪兒了?」

聽到電話那邊的回復,他轉身上車,冷聲命令道:「去仁愛醫院。」

……

郊區,仁愛醫院。

車子急急的停下,影將被敲暈的管家踢到一邊,對手底下的人命令,「把他捆綁起來,看押好,別惹出什麼事端。」

說完,他抱著月兒下了車。

快速的走到手術室跟前,他把月兒交給了醫生,「她中了HTN3藥物,來的路上,我已經給她餵了解藥,但還是要洗胃。你們儘快給她安排手術,等下她還要進行胰臟移植手術。」

之前已經有人吩咐過他們了,影不過是再說了一遍,所以醫生和護士有條不紊的推著容月兒進了手術室。

紅燈亮起,影叮囑手底下的人,好好看守著容月兒,自己則轉身去安排人,把姚萬三推出來。

而他不知道,在他離開沒多久后,整個仁愛醫院,已經被人包圍。

……

白色的病房裡,各種機械規律的運行著,不時的發出輕微的滴滴聲,躺在床上的姚萬三,渾身都插滿了管子。他微弱的掀開眼帘,看著周圍,在影到來的那一刻,喉嚨里發出含糊的聲音,「影,筱染呢?」

「夫人有些事情要忙,所以趕不及送先生進急救室了。」

「哦。」姚萬三頗為失望的發出一個單音節的字,慢吞吞的說,「也罷,等我接受了捐獻者的胰臟,病好了以後,親自去看她吧。」

「先生說的是。」影恭恭敬敬的說,「先生,現在要做手術了,讓醫生和護士送您去手術室吧。」

「好。」

姚萬三眨了眨眼睛。

影看向旁邊的醫生和護士,說:「好好的照顧先生,他如果有什麼閃失,你們就等著死吧。」

醫生和護士戰戰兢兢的上前,將姚萬三轉移到了移動單車上。

眾人推著姚萬三,向手術室的方向走。離手術室還有一段距離,影忽然停下了腳步,警惕的望著那些站在手術室跟前的人說,「等一下,情況有些不對。」

醫生和護士停下了腳步,一臉莫名的望著這個氣質陰冷的人。

而就在他們摸不清頭腦時,身後驀地響起了另一道聲音,「全部放下手裡的武器,否則我開槍打死要散了。」

這一聲不高不低,卻宛若驚雷在人群中炸響。

影迅速的拔槍,瞄準了自己的身後。

黑騎 然而映入眼帘的場景,卻讓他硬生生的停止了反抗。

只見一名男子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狀態下,潛到了隊伍中,此刻他手裡的槍,正對準了姚萬三的腦袋!

影眼裡流露出殺意,使眼色給旁邊的人,讓他們配合自己行動。

「別動,我知道你們的動作很快,不過,比起你們行動的速度,我子彈穿過他腦袋的速度更快。」

老D沉靜的說完話。

走廊的另一頭,慕洛琛帶著人迅速的趕到,命令手底下的人,將影等人制服,他走到老D跟前說,「謝謝你了。」

「不客氣,記得提醒容先生,把尾款打到我的賬戶上。」 第1536章如意卷:平定風波

老D迅速的離開,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迹,彷彿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而就在他離開后不久,容子澈帶人迅速的趕到了醫院,看到影和其他被押解的人,他冷著聲音下達命令,「把他們都交給警方處理。」

偌大的走廊,忙碌了十幾分鐘,隨後安靜了下來。

容子澈走到慕洛琛跟前,笑著在他的肩膀上擂了下,「今天麻煩你了,改天,我請你和嫂子一起吃飯。」

「這麼大的忙,只請吃一次可不行,最起碼得兩三個月吧。」慕洛琛調侃著說。

「成,別說請吃兩個月了,請一輩子都成。」

容子澈爽快的答應。

慕洛琛邁開步子,往手術室的方向走,「月兒還在急救室里,先過去看看吧。」

「嗯。」

容子澈斂去了面上的笑容,步伐沉穩有力的跟在了他身後。

……

到了手術室跟前,慕洛琛問周文達,「裡面情況怎麼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