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承認我是沒有你那麼強大,沒有你那麼的聰明,這件事情就已經充分證明了我的愚蠢,但是有誰是天生下來就聰明而且強大,就無師自通地學會做好一切?我始終相信,自己走過的彎路,得來的經驗教訓都會更深刻,而你代替我走到路,我什麼都沒有得到。「

王旭東沉默了,這一刻他才發現,林曉雅真的成熟了也長大了,遠遠比他想象的要成熟要聰明,相比較之下,他的確是太過於自以為是了。

「曉雅,我很認真地向你道歉,這一切的道理,我的確是從來沒有替你,沒有站在你的立場和角度去想過,一切都是我自以為是地覺得是為你好。結果就是差點害了你。」

王旭東很誠懇地說著,他知道這件事是他錯了,錯的非常的嚴重非常的離譜,而結果就是給林曉雅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林曉雅已經離開了他的肩膀,也已經停止了流淚,只是眼睛依然是紅紅的,顯然還沒有擺脫悲傷的情緒。

「王旭東,其實你不必跟我說對不起,我知道你的出發點是為我好,的確是想要保護我,但是你的保護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兩個人一邊走著,其實誰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就這麼漫無目的的走著,一邊說著話,林曉雅看著前方淡淡地說著:「我知道你心裡我大概是很傻,連周啟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對我有什麼樣的目的都沒有看出來,人家一點甜言蜜語一點小手段就能把我給騙到,所以你才會不相信我能夠處理好。」

「其實,我也不是一點都不知道,喜歡一個人,那種發自內心的感情,跟他那樣努力地想要討好一個人是完全不一樣的。你不要忘記了,我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是我喜歡你愛過你,所以愛一個人是什麼樣,我有一種本能的直覺。」

「而周啟文,他給我的感覺就是太完美了,一切都能夠做的恰到好處,可是喜歡一個人是情不自禁,往往就會失控,就像我以前喜歡你,做了那麼多的傻事,而他始終是太理性了,就好像是做什麼都在參照著完美男朋友的標準。」

「一個人完美到這個地步,就很讓人懷疑了。而且,我其實對他確實沒有辦法像對你那樣那麼深的去喜歡,只不過,我知道你不可能對我有絲毫的感情,我那時候也是最灰心最痛苦的時候,而他剛好出現,拚命地對我好,說實話我有些感動,因為你從來沒有那樣對我過,明知道可能不是真的愛情,可是那是每一對戀人都會做的事情,我也希望一個人在我身邊,那樣的對我,所以,我才會考慮去跟他在一起。」

王旭東認真地聽著,他知道林曉雅在慢慢地打開心結,而且,他也看到了林曉雅內心深處的脆弱,這些都是他以前從來沒有去留意過的。

他的確是太自私太自以為是,永遠只看到林曉雅臉上的笑容,和她逐漸變得成熟的表現,卻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內心所承受的這些。

「而且,說句很自私的話,其實我一直對他的喜歡都並沒有那麼的多,甚至於有時候我都在想,會不會我跟他在一起,只不過是想要知道你的反應。」

「因為你一直都讓我去好好地找一個人戀愛,我也想知道,是不是你心裡頭對我就真的沒有半點感情,如果當你看到我真的跟別人戀愛了,你到底會是一個什麼反應。」

「結果,就是那天遇見了……」林曉雅平靜的話語里藏著一絲絲的苦澀,「我那時候才相信,你的確是不喜歡我,因為你的反應是那麼的平淡,甚至於可能你確實是希望我跟他在一起的。」

「所以後來,他說跟我分手的時候,我是怎麼都想不明白,痛苦是肯定的,畢竟他曾經對我那麼的好,讓我已經養成了習慣,而且,不管怎麼樣,忽然間的離開,任何人肯定都會想要知道理由和原因。」

「他的反應又太過於反常,你那時候的表現也非常的不正常,讓我本能地懷疑到是你做的。而你又死活不承認,所以我才會又生氣又傷心,不明白你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包括我其實也懷疑過,也想過是不是這個原因,你發現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覺得這樣的人留在身邊只會對我不利,所以才會讓他走。其實如果你對我說了,我不是不能理解,我恰恰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是我你對我的隱瞞,你對我的誤解和不相信。」

王旭東心裡頭很想苦笑,他想的跟林曉雅想的恰好相反,只能說他的確是完全不了解林曉雅,就這麼自作主張,不是害了林曉雅是什麼。

「對不起……我心裡頭一直還拿你當做是當初的那個小丫頭,總覺得你還是什麼都不懂……」王旭東只能是再一次的道歉。

「以後我肯定不會了。」

林曉雅淡淡地說著:「沒事,都過去了。我也相信你以後肯定不會了。」

兩個人這麼慢慢地說著,等於是吧這個話題說開了,林曉雅雖然還是緊鎖著眉頭,但是顯然已經逐漸地平靜了下來,至少不再對於王旭東是那樣的怨恨了。

只不過,王旭東很明白,這樣的平靜只不過是因為她不想活在怨恨當中,但是內心的痛苦絕對不會那麼簡單就平息,只能是靠時間慢慢地癒合。

兩個人沉默了片刻,林曉雅忽然間開口說道:「王旭東,我想離開一段時間。」

「去哪裡?去多久?」王旭東詫異地問著。

「我想出國留學,具體多久還沒有想好。」林曉雅慢慢地說著。

王旭東皺起了眉頭:「是因為這些事情讓你覺得很受傷很受打擊,所以想找個地方讓自己慢慢的療傷,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單純地想要進一步的深造學習,甚至於可能是覺得我很討厭,想要躲開我?」

「你不要誤會,主要是之前從來沒有聽你提過這個念頭,有點郭鈺突然,所以我想問清楚一下。」王旭東連忙解釋著。

他心裡頭說不出來是個什麼感覺,總之很不舒服,想到林曉雅要遠走高飛,這樣的念頭就讓他覺得心裡頭很沉重,就好像是他要徹底的失去了林曉雅一樣。

主要是因為,他已經經歷了太多的分離和失去,確實有太多的不捨得。 可是如果這真的是林曉雅自己的意願,那他也不可能去勉強,他還是會去尊重林曉雅的想法。

林曉雅瞪了他一眼,悠悠地說著:「你想的太多了,也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

「這個念頭其實之前就有,只不過一直沒有跟你說過,因為一直都下定不了決心,你知道,那時候在這裡有太多我所牽挂的和不能割捨的,而現在這些理由都不存在了,而我媽她現在也還算年輕,至少能夠照顧好自己,所以我有這個條件可以出去看一看。」

「而且,我其實也認真地考慮過,我媽一直也還是希望我能夠繼承華海集團,我確實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有些東西還是我的責任,那我就必須承擔起來,所以我也想出國去學習更多的東西,將來如果有一天確實需要我挑起華海集團的擔子,那以我現在的能力肯定是有太多不足的地方,所以,我還是需要進一步的學習。」

「不過,確實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你吧。」林曉雅慢慢地說著:「經歷了這麼多以後,我確實想要慢慢地放下你,放下對你的感情,慢慢地去開始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林曉雅說著,看著王旭東:「我想去一個沒有你的地方,去慢慢地擺脫你對我的影響,只有真正放下你,我才能夠開始屬於我自己的人生。」

「還有就是今天這個事情,你對周啟文這個事的隱瞞,也讓我徹底的認識到,我確實在你的身邊在你的保護下從來沒有真正的長大,這也是我的原因讓你對我不信任,我想我還是需要更多的去闖蕩,只有離開你的保護,我才能夠真正的長大。」

王旭東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才開口說。

「說實話,曉雅,你如果跟我說這個,我內心最大的感受就是捨不得。」

「捨不得你離開東海,捨不得你一個人走的太遠,畢竟以前想見你非常的方便,隨時可以約好一起吃飯,而一旦你離去,你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那以後見面至少肯定沒有現在這麼方便。」

「但是你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想法,我還是會支持你。」

「其實從你說這個打算,說出你的理由,我覺得你就已經長大了,當然,真正的長大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有的人一生都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不能也不願意去反對你的想法。」

「只能說,還是那句話,在任何時候,我都是希望你能夠幸福的,不管你喜歡也好討厭也罷,我都還是會把你當做一個妹妹一樣,去好好對待你。」

林曉雅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你還有臉說,你倒是好好對待我了,結果把我坑成什麼樣了?」

王旭東摸著腦袋,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起來。心裡頭確實暖洋洋的很開心也很踏實,因為他知道林曉雅能這樣跟他說話,就代表著林曉雅已經真正的原諒了他,也在逐漸地走出之前的陰影。

兩個人說著聊著,一直走了很遠,也說了很多很多。

王旭東是在幾天之後接到了郭鈺的電話。

「旭東,我想問你一件事情,曉雅說她想要出去留學,這個事情你知道嗎,她跟你說了嗎?」

林曉雅這個念頭確實不是一時興起,在那天晚上,她就很認真地跟王旭東探討了一番,說了很多她的想法,想去的國家,想學的專業所有的這些,其實她想的也確實很全面,所以王旭東也很支持她。

「我知道,前兩天她跟我說了。」王旭東也很坦白地說著。

那一天晚上以後兩個人也達成了共識:關於周啟文的事情,沒有必要讓郭鈺知道,因為本身事情已經結束了,再讓郭鈺知道只會讓她白白的生氣和擔心而已。

郭鈺嘆了口氣:「這也太突然了,之前她一直也沒有提過。很早的時候在她讀中學的時候我是有考慮過送她出國,只不過那時候她堅決反對,再加上本身她那時候的狀態在我身邊我都不放心何況是出去,沒有想到,現在她忽然間又提出來。」

「而且,不是說說而已,她告訴我過陣子就準備考試了,她現在已經是在複習備考,也有信心一定能夠通過。」

王旭東笑笑:「郭姐,其實她跟我說的時候,我也很意外,但是想想其實也很正常。」

「我們都是過來人,都經歷過她這個階段,人生的每一個階段想法都是不同的都是會變的,有可能忽然間一個很小的事情就會觸動某個想法,這都是很正常的。」

「而且,她這個想法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年輕的時候有時間有條件和機會能夠多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接觸一下不一樣的環境,對於她的成長來說,是會有很大的好處的。」

「所以,我個人還是比較支持她的。」

郭鈺也是無奈地苦笑著說道:「這的確是個好想法,而且,她現在也成熟懂事多了,不再是那個讓我成天提心弔膽的小丫頭,我也相信,她出去之後會去學習到更多更好的東西,會拓寬她的視野幫她更好地成長。」

「所以我也並沒有說不支持,只不過,想到如果她真的去了,那就要分別很久,說實話我很捨不得。」

「畢竟是自己的女兒,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她離開一步都會忍不住讓人牽腸掛肚的。」

郭鈺雖然是身家千億的老總,可是畢竟她的另一個身份也還是一個母親,這個時候她更多顯示出來的是作為一個母親的柔情。

王旭東笑了:「郭姐,你這些話跟曉雅說了沒有?」

郭鈺愣了一下,笑著說道:「沒有。」

「那你其實可以找個時間,跟她好好聊聊,把這些話告訴她說給她聽。畢竟你也知道,曉雅這個人一旦決心去做的事情,那就一定要去做到,她既然跟你說了,那肯定是會去出國的,到時候你們一定會面臨分別。」

「她不是不會想念你不牽挂你,只不過,當她能夠成為更好的自己,也才能夠更好地去愛你和理解你。」

「現在交通條件比以前發達了,幾千里幾萬里的路途,也不過就是幾個十幾個小時的飛機而已,但是,這些都代替不了陪伴,所以,我覺得其實這段時間你最應該做的是好好的陪一陪她,好好的跟她相處,珍惜這段天倫之樂。」

郭鈺笑了:「行,其實我打電話我也不知道該跟你說什麼想跟你說什麼,這也是我第一次覺得這麼茫然,就好像她第一天去上學一樣,做母親的心裡頭其實確實會有很多的捨不得,何況這一次是去那麼遠,所以我心裡頭也沒有辦法說平常心對待。」

「不過,跟你說一下感覺好多了。也謝謝你的提醒,我的確是應該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去陪陪她。」

郭鈺的電話結束以後,王旭東自己看著辦公室外面的風景,微笑著,可是內心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失落。

不習慣的並不只是郭鈺一個,也還有他,而且他面對的離別,何止是一個林曉雅,只不過是現在又多了她。

林曉雅的確是個說到做到的人,經歷過一番辛苦的備考之後,她在留學考試當中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好幾個世界知名的大學紛紛給她發來錄取通知書,還有高昂的獎學金。

最終林曉雅選擇了其中歷史最悠久的一所,也是心理學專業舉世聞名的學校,在那裡她會進一步深入第研究心理學專業,因為她還是覺得對這個更感興趣,而需要她學習的也實在是太多。 林曉雅走的那一天,王旭東跟著郭鈺一起去機場送她。

短短的一段時間沒見,林曉雅瘦了,可見之前那一陣子複習的辛苦,不過,整個人的精神卻是非常的飽滿,因為有了追逐的目標,所以動力也非常的足。

母女兩個在機場告別,說了很多的話,郭鈺平時那麼理性的一個人,這時候也忍不住流著眼淚不停地叮囑著林曉雅在外面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注意安全保重身體,翻來覆去都是一些最簡單的話,但卻是一個母親最真摯的叮囑,和最深切的不舍。

林曉雅也哭了,哭著抱住郭鈺,她現在已經比郭鈺高了很多,可是抱著郭鈺哭的時候依舊像是一個在母親懷裡撒嬌的小女孩。

「媽,我好捨不得你,以後放假我就回來看你,你有空也一定要去看我。」林曉雅哭得眼睛紅紅地說著,一邊伸出手來要跟郭鈺拉鉤。

郭鈺也紅著眼圈微笑著跟她拉鉤:「媽媽有空就會去看你。」

林曉雅又走到王旭東的面前,放下手裡頭拎著的行李,看了看王旭東,忽然間伸出手來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要走了。」林曉雅趴在王旭東的肩上哽咽地說著。

「加油。快快長大,早點回來。」王旭東心裡頭也充滿了離別的傷感,只能是微笑著簡單地說著。

林曉雅紅著眼睛問著他:「你會不會捨不得我?如果你說捨不得,那我就不走了,我會為你留下來。」

「傻丫頭……」王旭東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輕輕地拍著林曉雅的背:「不要說傻話,不要浪費你的努力,也不要輕易放棄你的願望。」

林曉雅沉默了一下,忽然間破涕為笑,隨即說道:「騙你的,你想的美,以為我還是那個小孩子,會輕易地為你放棄一切嗎?告訴你,不會了,以後我只會更愛我自己,會好好的自尊自愛,保護好自己。」

王旭東心裡頭感慨萬千,笑著說道:「這就對了。」

林曉雅努力忍住眼淚,在他耳邊低聲說著:「王旭東,我愛你,我還是愛你,感謝你的這份愛,讓我成為更好的自己。」

廣播聲已經逐漸地響起來,乘客們已經陸續登機,林曉雅也到了出發的時間,她拎著行李,依依不捨地跟王旭東和郭鈺告別,隨即轉身大步離開。

而王旭東和郭鈺站在送機口,久久地看著她,一直到她的背影徹底的消失,才轉身離開。

「說實話,心裡頭真的是又高興又難過,難過的是曉雅走了,而且一走就是那麼遠,還要去至少四年。」

郭鈺感慨地說著:「可是呢,另一方面又很高興,高興她終於長大了,能夠獨自一個人面對生活。做母親的給她撲了再多的路,也還是要她自己走下去,所以,看到她現在這樣子,我很欣慰。」

王旭東點點頭,也是十分的感慨:「是啊,現在想想,當初認識她好像就只是昨天的事情,想想她那個時候無法無天的樣子,真是又任性又可愛,明明還是個小丫頭,可是一轉眼,怎麼就長這麼大了。」

「其實,這一切都要感謝你。說真的,曉雅的成長你是功不可沒,甚至於,你做的比我這個做母親的要多得多。」郭鈺誠懇地說著。

王旭東笑了:「曉雅是我的妹妹,我為她做一切都是應該的。」

兩個人說笑著離開機場,誰也沒有注意到機場大廳的電視屏幕上正在放著一則新聞:「霉國遭遇恐怖襲擊,現場多名無辜群眾受傷,被送往醫院,目前已經確認有三人死亡,七人重傷,目前仍在進行緊張的搶救,還沒有脫離危險,其中有兩名華夏人……」

王旭東走到停車場,準備發動車子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王旭東拿起來一看,頓時愣住了,因為上面顯示的號碼,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是非常陌生的,甚至於會被當成是詐騙電話,但是王旭東卻是認識的。

那是駐外大使館打來的電話。

王旭東腦子裡頭頓時升起了一片疑云:大使館為什麼會給他打電話,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

他很快地接了起來,然後,那頭傳來的聲音讓他整個的石化了。

「你說什麼?恐怖襲擊?秦可欣重傷?」王旭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甚至於真的要以為這是個詐騙電話了。

那頭大使沉痛地說著:「這是五個小時之前發生的事情,現在新聞正在對外進行播報。這是一起有預謀的恐怖襲擊事件,秦可欣女士剛好在現場附近,所以遭遇了危險,目前孩子啊搶救中,但是還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我們對此深表歉意……」

「醫院的人員在她的手機上試圖尋找她在國內的聯繫人,結果她的手機里就只有你的號碼,還有另外一位叫做蘇婉琪多女士。」

「所以我們聯繫你,想了解你和秦可欣女士的關係……」

掛上電話以後,王旭東好長一段時間腦海中都是一片空白,隨即他猛地伸出拳頭砸向方向盤,手指關節都砸腫了,疼痛讓他迅速地清醒過來,他這才像是回到現實當中。

今天早上霉國發生了一起恐怖組織的自殺式襲擊事件,秦可欣不幸正好路過那邊,結果身受重傷被送到醫院搶救。

王旭東簡直想要問一句這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要讓秦可欣遭遇這樣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現在問什麼都沒有用,當務之急,是要儘快趕去霉國,去把秦可欣接回來。

王旭東迅速地發動車子,他要儘快地去通過大使館的特殊通到辦好收取去接秦可欣。

此時此刻他感覺到了什麼叫做心急如焚,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大洋彼岸,去照顧秦可欣,去把她帶回來。

老天爺也太不公平了,到底是要怎麼樣對待秦可欣,難道說之前給了她那麼多的痛苦折磨還不夠嗎?

王旭東一路開著車,一路都在咬著牙。

然後他的電話再一次的響起來,這一次上面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碼,是粵港的號碼。

王旭東看著這一串號碼愣住了,隨即潛意識裡的一個念頭猛地蹦出來,他立馬知道了這是誰。

王旭東迅速地接起了電話:「婉琪……」

電話那頭的確是蘇婉琪的聲音,她的聲音里已經帶上了哭腔:「旭東,大使館的人聯繫到你沒有,可欣出事了……」

「我知道,我現在就準備去接她回來。」王旭東簡短地說著,「你不用擔心。」

蘇婉琪流著淚說道:「不能讓她有事,一定不能讓她有事。」

「我跟你一塊去,一起把她接回來。」

王旭東沉默了一下,隨即用力地點頭,雖然的話那頭蘇婉琪根本看不見:「好,我們一起去把她接回來。」按照一般的劇情來講,像老蔡這樣的人是絕對活不到下一集的。

甚至下一秒他就很有可能被主角弄死。

不過這群人里怎麼看都沒有主角存在,就說說他們稱作濤哥的那個高個子,他怎麼看都不像是個主角,因為沒有哪一部電影的主人公會傻逼到去打鼻釘。

所以勝利的天平自然是傾向於老蔡的。

拋棄這些因素以外,我覺得這群人好像也挺傻逼的。

老蔡話都說到這地步了居然還不動手。

只見老蔡挑釁得……

《陰陽低手》第151章放心吧,死不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

此刻的林牧,正伺機幹掉這位東瀛國的鎮國之柱!

其實,深處於現在的位置,不管殺不殺鬼丸綱國和加藤赤藏,東瀛國都不會讓他好過的。

只要劍王那邊沒有什麼問題,他是不怕國家政-治層面的威脅,而武力方面,他個人是不懼的,唯一顧忌的,只是牧荒集團和其他親朋好友而已。

「不知道海上城市的任務如何了,若是能成功,就聚齊他們到那邊,統一管理和庇護,想必能減少威脅。」林牧心中暗暗計劃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