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蒼山山巔上,迦葉睜開神眼觀望,眼孔中射出兩道旺盛的神光,想要望穿山體,看到蒼山的內部。但整個蒼山宛如籠罩在一片迷霧中一般,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思來想去,最後迦葉還是轉頭離開。

在迦葉看來,這蒼山地底的恐怖景象和五指山以及洪荒廟宇相提並論,至少自己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可以解開這個謎團。

突然這時,正準備離開的迦葉豁然回頭,他感覺到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他。

「是誰?」迦葉輕喝。

「窸窸窣窣~~~」

一聲怪響,面前的空間一片扭曲,一名身著黑色長袍的老者從裡面走了出來。這老者看起來頗為狼狽,滿頭花發散開,一條手臂,似乎像是被人活生生的給撕扯下來的。

「你是……南飛月的師傅!」迦葉露出了警惕之色,認出了這老者的身份。

「小友,我們又見面了。」那黑袍老者呵呵笑道。

「你知道我?」迦葉更加警惕了,自己現在和從前已經大不一樣,不但氣息大變,而且是以另一種姿態重生的,這黑袍老者竟然還能認出自己的身份。

黑袍老者慘笑一聲,撥開額前的白髮,在他的眉宇間,和南飛月一樣有一枚天眼,爍爍放光,笑道:「這顆神眼是先祖繼承下來的,可以望穿人的本源,所以我知道你是誰。」

「那你想怎樣?」迦葉瞳孔中靈魂火焰閃爍。

他和南飛月是故敵,也可以說是生死大敵,都想把對方弄死。而此刻面對南飛月的師傅,迦葉不得不警惕起來。這是一位大神通四階的高手,當初可以和全盛時期的香屍女王相提並論,如果要打起來,就算是現在的迦葉也沒有絲毫的勝算。

「小友千萬莫要驚慌,你覺得老夫現在還有和你為敵的實力嗎?」黑袍老者苦笑道。

迦葉一愣,旋即睜開神眼觀望,發現這老者體內滿是傷痕,丹田中神通光源忽明忽暗,即將散去,這是修為被廢的徵兆。

「是誰把你打傷的?」迦葉問道。

「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是我那最寵愛的徒兒。」黑袍老者道,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南飛月!」迦葉吃了一驚:「他打傷了你?怎麼會呢?你不是擁有大神通四階的修為嗎?」

黑袍老者點點頭,道:「說起來都是自作孽啊,老夫從小隻顧著教導飛月的修為,沒有教他如何行事,致使他現在心性大變。他知道蒼山中隱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非要老夫說出來,老夫遵從先祖的遺訓,在後人沒有成長到大神通四階絕不吐露這個秘密……但沒想到…..飛月那孩子實在是太心急了,他邀集了幾名神之子和一個叫東皇太一的人,對我下了手……」

「東皇太一!南飛月和東皇太一走到一起了?」迦葉微微驚訝,靈魂烙印劇烈的閃爍了兩下。

黑袍老者點點頭:「不過蒼山的秘密最終還是保住了。」

「蒼山之下到底有什麼秘密?」迦葉問道,他同樣充滿了好奇。

「抱歉,這一點老夫實在是無法相告。」黑袍老者苦笑道,而後抬頭認真的看了一眼迦葉,道:「飛月那孩子已經變了,我知道小友和飛月有生死仇怨,老夫不敢奢求你能放過他,只是希望……」

黑袍老者似是說不出口。

「前輩有話請直說。」迦葉拱了拱手,他和南飛月雖然有仇,但和這位黑袍老者卻是第一次見面,沒沒必要要打要殺的。

黑袍老者沉吸一口氣,道:「老夫希望…….不管將來你們誰勝誰負,萬一飛月落敗了,希望小友可以留他全屍,我希望把他葬他母親的墓旁。」

說完,黑袍老者似乎一下子蒼老了許多,長長的嘆了口氣。

「恩,我會的。」迦葉點點頭,說完,身形一動出現在半空中,朝著黑袍老者供了一下手,直接遠走。

「唉……」黑袍老者轉過身,望著面前蒼茫的大山,幽幽的嘆了口氣。

七天之後,迦葉出現在東域,南域已經沒有太多的事情值得他留戀,至少以他現在的實力,南域的一些地方他是去不得的。而現在,全天下矚目東域,只有東域才是整個南明大陸的戰場。

「東域!我回來了。」迦葉幽幽嘆道,他現在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至少以自己的現在這副尊榮,昔日的朋友不能相見,也不能相認,更加不能暴漏自己的身份。

既然全天下的人都認為迦葉死掉了,迦葉也沒必要馬上就跳出來澄清事實。既然以新的方式重生,就要以新的方式存活下去。

幾天之後,迦葉路過了幾座大城,將現在東域的局勢摸清楚。當年,東域神之子是所有人心中的信仰,神明。但最近這幾年,神之子們得聲譽似乎不怎麼樣,神之子們大戰連連,將整個天下攪鬧的天翻地覆,造成了不小的災難,許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人心惶惶。

據說,最近海外也不平靜,已經有動靜要進攻南明大陸,甚至有幾座海外的福地洞天已經開始著手準備。

「南明大陸到底有什麼?值得海外的福地洞天數千年來都不打算放棄,想要踏入南明大陸。」這一刻,迦葉不得不感覺到好奇。

不久之後,迦葉出現在蘇穎的故居,但他卻發現蘇神醫已經不在這裡,整個小院已經荒廢了,很久沒有人來打理過。

蘇穎,這是一個身份神秘的女人,雖然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但真實年齡絕對嚇人。而且平日里不顯山不漏水,卻身懷神之力,必然和神之子之間有什麼關係,或者說,蘇穎也是一位神之子。

「快看!是異域來客!」

迦葉走在街上,突然聽到有人大喊了一聲,只見半空中一道圓形飛盤划空而過,扯出一道流光。

迦葉神眼望去,洞察一切,即使那圓形飛盤處於高速運作中,但迦葉還是清楚的看到圓形飛盤的底部清晰的寫著「CYD」三個字母。

「是他們!」迦葉一下子握緊了拳頭。

「哈哈哈哈!你們這幫異域人還往哪裡跑!!」一聲長笑,漫天火焰涌動,一位如神明般的人物飛來,朝著那圓形飛盤追去,瞬間遠離了古城,消失在遠空。

「是火神之子!」

「聽說最近一段時間,異域來客得罪了幾位神之子,現在正被幾位神之子聯手追殺,已經搗毀了異域來客好幾處基地了。」

古城中有人談論道。

迦葉將一切看在眼中,冷笑一聲,突然自原地消失,下一秒鐘,已經出現在古城數十里開外的地方,神行術施展遁空而行,瞬間飛出去數百里。

這麼多年了,迦葉終於找到了CYD小組的線索,不免有些激動。

半個時辰后,迦葉已經出現在萬里開外,前方的天空火焰衝天,不時間各種光華驚現,在虛空中亂射。

迦葉睜開神眼觀望,只見半空中,火神之子搖動漫天的火焰,將虛空給禁錮住,鋪天蓋地的都是火光。那圓形飛盤當場被擊中,不過好在這圓形飛盤也不知道是何材料所制,極為堅固,承受了神之子的打擊后,竟然沒有崩壞,冒著一縷火煙墜落而下。

「糟糕!他們不可能敵得過神之子!」迦葉道,一步步超前走去。

「砰砰砰砰!」

前方響起了連綿不絕的槍聲,那圓形飛盤中飛出來數名身著迷綵衣的男子,每個人懷中都抱著一把奇形怪狀的武器,說槍不槍,說炮不炮,通體金黃,一道道金光從這把武器中射出,傳來「砰砰砰砰」的槍響。

迦葉看的古怪,看樣子這幾十年來CYD小組確實發生了不少的改變,至少現在他們所使用的武器迦葉完全看不懂。也許是他現在神通用慣了,看了這種場面不覺得有些古怪,甚至連前世那些武器的型號都快既不清楚了。

迦葉感覺自己現在彷彿已經融入到了這片天地中,CYD小組的一切,都彷彿是夢境一般。

「他們敵不過火神之子,也不知道是哪個小分隊的,我不出手,怕是要全軍覆沒在這裡了。」迦葉喃喃道。

「哈哈哈哈!異域人,你們就這點實力?什麼所謂的先進武器,全都似乎扯淡!」火神之子大笑一聲,抬手一抓,一整座大山峰一下子崩塌。

當場,一名CYD小組的成全被砸成了肉泥。

其他人具是衝天而起,當然,他們不是御空而行,而是腳下穿的一雙白銀靴子噴吐出火光,衝天而起。

「全部都給我死來!!」火神之子步步上前,大聲笑道:「聽說以前的南域魔頭曾經是你們CYD小組的成員,既然是南域魔頭的同伴,那就更得該死!!」

當初,迦葉曾追殺過火神之子,並且在眾目睽睽之下將火神之子踩在腳下,讓他顏面盡失,怎能不恨。時至今日,就算大家都以為迦葉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但火神之子心中的怒氣還是不減。

「全部死來吧!」火神之子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力量。

「隊長!怎麼辦!」一名CYD小組的成員問道,臉色蒼白。

在這些人之中,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滿臉凝重,這名中年男子不同,他是唯一一個能夠靠自己的實力御空而行的。顯然,CYD小組的成員並非只是靠先進的武器曾能生存在這片天地的,他們也同樣修有神通。

「神之子鋒芒不可爭鋒,我們這次算是撞到鐵板上了。」這名中年男子哭喪著臉道。 CYD小組來到這片天地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也並不是說所有的一切都是靠先進武器的,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這片神通的天地,當然是要以神通為主,這些年來CYD小組也確實做了不少的努力,將一些先進科技與神通相結合。

且每個CYD小組的成員也同樣修鍊有神通,只是普遍的不是特別高。

「我們完了……」面對火神之子的掉那,這幫CYD小組的成員具是臉如死灰,只知道機械性的朝著火神之子開槍。但這些經過特別加工過的彈頭卻還是不能洞穿神之子的防禦。

「刷!」

火神之子神通一揮,無數的彈頭被隔空攝住,反射向四面八方。

迦葉將一切看在眼中,顯然,這些CYD小組的成員所使用的武器並不能和馮詩詩用的那把狙擊槍相比,她的彈頭,肯定是經過特別的神通加持的,故此才可以洞穿火神之子的防禦。

看到這裡,迦葉也等不下去了,一步步的朝前走去,神行術施展,幾乎是瞬間就出現在戰場上。

而此刻,火神之子抬掌按下一大片神通光華,漫天傾瀉,朝著幾名CYD小組的成員轟了上去。幾名CYD小組的成員具是臉色蒼白,在這一刻,他們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渾身幾乎都被這股強大的壓迫氣息壓制的不能動彈,乖乖的站在原地。

「哈哈哈哈!死亡吧!!」火神之子瘋狂的大笑。

「噗!」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金色的指影洞穿過來,快若疾電,襲向火神之子的後腦勺。

火神之子畢竟是神之子,不是尋常修士,下意識的頭顱一歪,那道金色的指影洞穿而過,打進了遠處的一座山峰中,瞬間將整個山峰化為飛灰。

「什麼人!找死嗎!」火神之子大怒,在東域,神之子要殺的人還從來沒有人敢攔過。

當下,火神之子想也不想,猛的一道滔天的神通轟了上去,劇烈的火光將整片虛空淹沒進去。

「火奕是吧,火神之子。」淡淡的聲音從那噴涌的火光中傳來出來,一名身著黑袍,後背著死亡鐮刀的人影緩步走了過來,他周身上下沒有出現任何的神通光輝,但那漫天的神光卻不能傷害到他。

彷彿此刻在他的身體表面有一股無形的波動,將所有的火焰排開。

「你是……」見到這一幕,連火神之子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一絲恐慌。

迦葉慢條斯理的往前走,穿越重重火線,站在距離火神之子百米開外的地方,他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幾名CYD小組的成員,眼孔中射出兩道神光,道:「躲遠一點,免得被牽連進去。」

「好….好,多謝前輩相助。」為首的那名CYD小組隊長說道,而後不容分說的帶著幾名隊友退到了書千米以外的地方。

「叮叮叮叮~~~~」而此刻在這位CYD小組隊長的眼睛中,一排排的數字編碼流動,傳來怪異的聲響,道:「這個人完全看不透,修為連探測器都探不出來一個具體的數字。」

「是火神之子的故敵嗎?」

「不清楚,但最起碼現在對我們沒有什麼危害。」為首的小隊長說道。

漫天的火光散去,迦葉安靜的站在一邊,面對著火神之子。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你敢攔我!?」火神之子氣勢上升,想要把迦葉壓制住。

「攔你又怎樣?」迦葉淡淡道。

「你可知道你現在在跟誰說話!」火神之子語氣冰冷,飽含殺意。

「神之子又算什麼東西,我殺了不止一個了。」迦葉語氣平淡,用靈魂烙印傳音,聲音多了幾分古怪。

「哼!」火神之子冷哼一聲:「你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的!!」

話音落下,一股驚人的神之力猛的爆發開來,火神之子滿頭長發倒豎而起,火紅色的長發如同一團火炬,雙目中更是神光乍現,射出百米長的虹光,直達迦葉的位置,如同兩把神劍一般鋒銳,將空間撕裂。

「噗!」

迦葉屈指輕彈,兩道神光瞬息間粉碎。

而幾乎就在瞬息的時間,火神之子已經逼近到了迦葉的身前,猛的一掌拍了上來,神力驚現,如滅頂之災落下。

「砰!」

迦葉頭也不抬,直接一巴掌扇過去。

並沒有任何光華射出,無形的波動卻把火神之子的神力打散,一股大力撞在火神之子的身上,後者直接如炮彈一般飛出去,撞進了一座山峰中,將整座大山撞塌,碎石廢墟將火神之子整個人淹沒了進去。

做完這一切,迦葉簡單的甩了甩手,似乎做了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不遠處,幾名CYD小組的成員全都看傻了,那可是神之子啊,竟然就這樣被這名神秘的黑袍人一巴掌扇飛出去,像是垃圾一般。

「這…..這也太強大了吧,神之子竟然毫無反抗之力。」為首的那名小隊長驚得說不出話來。

而就在這時,眼前一花,迦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前……前輩。」為首的小隊長下意識的後退一步,而後朝著迦葉拱了拱手。

「問你們幾個問題。」迦葉淡淡道,他的聲音與眾不同,是經過靈魂烙印傳出來的,倒像是有幾分經過經過電波干擾過的跡象。

「前輩有話但說無妨,可是那火神之子…….」顯然,這小隊長還是有些擔心,畢竟神之子的強大,不可能說被迦葉一巴掌轟的起不來了。

「轟隆!」

果不其然,遠處的廢墟中火焰衝天,火神之子從裡面沖飛而起,大聲嘶吼,而後再次朝著迦葉殺了過來,一尊火焰巨神凝聚出來,手持烈焰戰刀,開天碎地,斬向迦葉。

迦葉有些不耐煩,頭也不回的就是一拳,晶瑩的拳頭直接將那火焰巨神粉碎,而後再次一巴掌毀了出去,將火神之子打飛,撞進了另外一座山峰中。

「那傻貨不用搭理他,回答我的問題。」迦葉的語氣依舊平淡。

他是很平淡,但對於對面的幾名CYD小組的人來說,這一幕就太過於夢幻了。心說這位黑袍人也強大的太離譜了一點了,堂堂神之子,在其手底下竟然一絲一毫的反抗之力都沒有,像只蒼蠅一樣被拍來拍去,放眼東域,誰能做得到。

「你們和神之子之間產生了什麼恩怨?」迦葉問道。

那小隊長愣了愣,旋即回過神來,完全被迦葉的霸道給震驚住,想也不想的說道:「神之子想要窺視我們的領土,要比我們說出故鄉的所在。」

「故鄉?地球?」迦葉心中一驚,神之子們竟然想要窺視地球!

當然,這些話迦葉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念叨,他不想說出來,這樣一來會暴漏自己的身份。至少目前為止,在迦葉沒有充足肉身之前,他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

「所以神之子才會千方百計的找你們麻煩?」迦葉道。

「是這樣的,請問前輩…..難道也是對我們的故鄉感興趣,才出手相救的嗎?」那小隊長顯然還心存懷疑,下意識的想要遠離迦葉。

「非也。」迦葉搖搖頭,道:「我只是受一位故人所託,幫他達成心愿。」

「故人?什麼故人?」幾名CYD小組的成員都是面面相視。

「他叫……迦葉!!」迦葉道,報出了自己的名號。

「迦葉!是哪個迦葉!」幾名CYD小組的成員當場愕然在原地。

「你們認識他嗎?」

「當然認識。」那名小隊長激動的臉色漲紅道:「我聽隊裡面得高層提起過,迦葉是我們CYD小組以前的傳奇,後來在穿越機中發生故障,不知道被流放到了什麼地方。但前幾年有個南域魔頭自稱迦葉,攪鬧的四方風雲變動,經過高層的核實,那個迦葉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迦葉淡淡的聽完他們的敘說,沒有多說什麼,心中卻是隱隱有些酸澀。二十多年了,自己離開CYD小組已經二十多年了,不知道故人還剩下幾個,現在的CYD小組中,還有沒有昔日的戰友。還有就是馮詩詩,迦葉一直很好奇,馮詩詩到底和CYD小組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為何要叛離CYD小組。

想到這裡,迦葉不免一陣惆悵。

「可恨啊!!!啊!!!」

而這個時候,那個不開眼的火神之子再一次衝殺了上來,火焰滔天,燒紅了天空,他悲怒交加。身為堂堂神之子,他一生只在迦葉手底下吃過憋,被毫無反抗的虐打,這幾乎成了他的噩夢。但不想今日,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黑袍人再一次做出了迦葉當年的舉動,讓火神之子想起了悲催的往事。

「我殺了你!!」火神一怒,勢可滔天,一大片神光籠罩下來,毀天滅地。

「尼瑪的!!就不能給我安靜點嗎!!」迦葉這一會兒心情很差,火神之子枉然觸霉頭,頓時讓迦葉火氣大盛。

眼孔中兩道神光射出,迦葉猛的回身一拳轟了上去,拳勢破天,震碎了所有的神之力。而後迦葉演化出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一下子把火神之子攥在了掌心中,朝著遠空丟出去。 baby老公耍無賴 這一下子,迦葉可以說是動了全力,火神之子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直接消失在天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