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墨容清揚看著這兩個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氣得一跺腳,轉身跑了出去,寧十九一個人在銀庄那邊撐著,她得趕緊過去收拾殘局。

打馬當街過,驚得路人避退三舍,公主殿下也顧不得許多,抖著僵繩一口氣跑回史家商號的銀庄。

局面和她走時一樣,寧十九執劍守在史鶯鶯身前,寸步不讓,寧安倒也沒再相逼,默默的站在一旁,幻鏡門的人四散著圍住史鶯鶯,沒有寧安的命令,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一片安靜之中,突然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寧安眼皮一抬,望向門口,墨容清揚大步邁進來,說話時還有些喘氣兒,「皇上有旨,史老闆暫被關押在杜府,待查明真相再定奪。」

寧安聽到這話並不意外,皇帝倒底還是顧了皇后的面子。

一直沉默的史鶯鶯倒開口了,問墨容清揚,「芃芃呢?她有沒有受苦?」

墨容清揚搖頭,「她挺好的,你不用擔心。」

史鶯鶯不信,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她,「跟我說實話,芃芃是不是受苦了?」

墨容清揚默了一下,說,「芃芃自請去住冷宮。」

「我就知道,」史鶯鶯一下就爆發了,紅著眼睛,兇狠得像頭母狼,「他早就看芃芃不順眼,這下好了,名正言順的廢后,好給繼后騰位置……」

墨容清揚聽她越說越不像話,趕緊捂住她的嘴,小聲在她耳邊說,「你再鬧,芃芃隨時都會沒命。」

這算抓著史鶯鶯的痛腳了,她立刻焉了下來,大口喘著氣,壓抑著心裡的怒氣和悲傷。

墨容清揚在她背後撫了撫,小聲勸她,「芃芃最不放心的就是史老闆,你在外頭好好的,她在裡頭才能安心,芃芃很聰明,先前我求情,皇兄壓根不聽,但芃芃說了一大堆話,皇兄都聽進去了,原本芃芃想替你去天牢受過,皇兄沒同意,她去冷宮總比去天牢好,黃金在你的銀庄找到了,總得給天下人一個交待不是,皇兄也很難做的,芃芃是什麼人,你還不了解么,她絕對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有金釧兒在邊上,也沒人能欺負她,再說還有我呢,我會照應她的。」

史鶯鶯慢慢冷靜下來,杜長風不在,杜錦彥還小,史芃芃進了冷宮,只剩下她了,現在不是逞強的時侯,她不能慌,也不能燥。

520愛大家。

有月票的妹子請幫幫忙,小王妃已經到了掉榜的邊緣,覺得還可以拯救一下下,今天新書加更哈。 楚蕭想,或許,這就是他放下一切,追來找葉紫涵的原因吧。

他就是為了此刻這小小的幸福,看著葉紫涵和葉一朵,他就心滿意足了。

葉紫涵安靜的做飯。

楚蕭都做了三道菜了,葉紫涵炒完最後一道菜,他們就吃飯了。

吃飯的時候,楚蕭一直吃葉紫涵做的那道菜。

葉紫涵一開始沒有注意,等到她注意到的時候,楚蕭已經把那道菜吃的剩一點點了。

葉紫涵臉上的表情有些怪異,他這是在自虐嗎?

葉紫涵自己做的飯菜,幾斤幾兩,她可是很清楚的。

就在這時,葉一朵看見楚蕭一直吃那道菜,她以為很好吃呢,不然,爹地怎麼可能一直吃那道菜,眼看就要吃完了呢。

小丫頭眨巴眨巴眼睛,在葉紫涵怪異的目光中,把菜夾到碗里,吃了大大的一口。

結果,她剛吃進嘴裡,小臉就跟吃了苦瓜一樣,看著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了似的。

葉紫涵擔心的看著她:"朵朵,你沒事吧?"

葉一朵從椅子上蹦下來,直接跑到垃圾桶旁邊,一口把嘴裡的菜全都吐了出來。

葉紫涵的表情有點囧,她就知道會這樣。

只不過,楚蕭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面無表情的吃這道菜的呢!

葉紫涵正想著呢,小丫頭就苦著臉走過來:"媽咪,那道菜好咸,好苦,好……難吃啊!"

葉一朵實在是不想打擊自家媽咪的做菜信心,可是,這道菜真的是她吃過的最難吃的。

她覺得,自家媽咪真的是在荼毒蔬菜。

被女兒這樣說,葉紫涵的表情更囧了。

葉一朵喝了兩大口水,才覺得嘴裡的味道好受了一點。

她憋著小嘴,看著面無表情,依舊在吃菜的楚蕭,有些不解:"爹地,你怎麼還吃呢,你嘗不到這道菜的味道嗎?"

楚蕭看了一眼葉一朵:"朵朵,這道菜不適合你吃,但是,很適合爹地吃,爹地能從這道菜中,嘗到人生的酸甜苦辣各種滋味,朵朵還小,嘗不出來,所以也不適合你吃,你吃爹地做的飯菜就好!"

葉一朵聽到楚蕭的話,還真是把他的話當真了,她開始吃楚蕭做的另外三道菜。

葉紫涵看向楚蕭的目光,有點複雜,他這是在跟孩子講哲學呢!

還是說,自己做的飯菜,他還真吃出了不同的味道。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楚蕭一口一口的往嘴裡吃,葉紫涵也鬼使神差的伸手筷子,夾了一口。

楚蕭看了她一眼,那目光居然有點同情。

葉紫涵瞪了他一眼,將菜放進嘴裡。

剛嚼了一下,她就衝過去把菜吐了。

隨即,等到她重新坐回來,看著楚蕭的目光,都變得敬佩。

她是真的敬佩,楚蕭居然能面不改色的,把這麼難吃的菜,如此面無表情的吃下去。

葉一朵看到葉紫涵的反應,頓時笑的像個小壞蛋:"媽咪,你是不是也吃著特難吃,你也嘗不出菜里的酸甜苦辣!"

葉紫涵涼涼的看著自家寶貝女兒:"不,媽咪嘗到了苦味!"

小丫頭愣了一下,隨即,笑的更歡了。

楚蕭笑著看向葉紫涵:"對於我來說,這是你第一次做菜,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很珍貴,我能從中吃出不同的味道,只不過,你們吃不到!"

葉紫涵被他說得,越發的窘迫。

這貨不是很挑食的嘛,怎麼這會,看起來一點也不挑了呢!

她自己都嘗過了,她就不信,那道菜還能吃出花的味道來。

她幽幽的看了一眼楚蕭:"既然好吃,那你慢慢吃,我不攔你!"

楚蕭一怔,勾唇笑了笑:"好!"

葉紫涵也是無語了,對於一個有自虐症的人,她是不想發表任何意見的。

豪門囚愛 吃完晚飯。

某個小丫頭賴在楚蕭這裡,不願意走。

好,她不走,葉紫涵自己走。

葉紫涵吃了飯,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回到自己房間,她上床將自己蜷成了一團。

葉紫涵不知道,此時此刻。

雲朵朵已經到了海邊別墅。

她雖然早就知道了,雲軒這一個月沒有離開臨海市,一直住在葉紫涵以前住的海邊別墅里。

說句實在的,雲朵朵以前打死都想不到,雲軒一直都未曾離開臨海市,還跟羅浮生住在一起。

可現在,這是事實,她不相信也不行。

沒有人知道,知道雲軒一直在臨海市的時候,把地球跑了大半圈的雲朵朵,差點氣到殺人。

只不過,最後她還是忍住了。

她不僅忍住了,而且,她也沒有打草驚蛇。

她趁著天黑了,看到羅浮生和雲軒都回家了,她這才去敲門。

門是羅浮生打開的。

當羅浮生看到門口的雲朵朵時,他差點直接將門關上。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感覺,此刻的雲朵朵,笑的賊恐怖。

結果,他還沒來得及關門,雲朵朵的手,直接推著門,一臉笑容的看著羅浮生:"羅浮生,你急著關門幹什麼,我知道雲軒住在這裡,你也叫他別躲了,我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是不可能回到臨海市再來找他的,還有,請你轉告他,我就在門口等他,出不出來是他的事情,最後,你幫我問問他,他是不是打算把我吃干抹凈,就不管了!"

聽到雲朵朵說吃干抹凈,羅浮生禁不住汗顏。

這件事,他推波助瀾的成分太多,雲朵朵現在這話,不僅是說給雲軒聽呢,也是說給他聽。

羅浮生乾笑了一聲:"這樣,你先在門口等一下,我去幫你問問!"

羅浮生說完,就關了門。

雲朵朵站在門口,目光有點陰沉。

這還是第一次,雲軒把她惹毛了,她這次是真的生氣,真的委屈,出去跑了一圈,她整個人都晒黑了,結果,他倒好,躺在別墅里吹空調。

呵呵!

他可真有種!

別墅里,羅浮生一進別墅,就趕緊把雲朵朵剛才的話,一五一十的轉告給雲軒。

雲軒的表情變化有點微妙,她這麼快就找上門了嗎?

羅浮生見他不說話,著急的開口道:"雲軒,你這倒是見,還是不見啊,人都在門口了,你總不能一輩子不見她吧!"

雲軒聽到羅浮生的話,涼涼的看了他一眼:"雲軒也是你能叫的嗎,叫哥!"

羅浮生的俊臉黑了黑:"你別以為做了血緣關係鑒定,你就是我哥了,最起碼,還要兩家人都認可這件事,不然的話,我才不會把你叫哥呢!"

雲軒已經鑒定了他們的血緣關係,的確是親兄弟。

這也就說明,之前羅浮生調查的一切,其實都是沒有錯的。

那麼,接下來,就是要面對兩個家族的問題了,說實話,這件事並不好處理。

畢竟,家族利益盤縱複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奪權。

當年,羅浮生的養父母要不是因為這個,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親生女兒換出去。

雲軒聽到羅浮生的話,眸子沉了沉:"死鴨子嘴硬,總有一天,你會哭著喊著叫我哥的!"

羅浮生呵呵笑了一聲:"那你還是慢慢歇著等吧,現在別說別的廢話了,你就說,門外的姑奶奶,要怎麼辦?總不可能讓她在門口呆一晚上吧,我看她的手裡還提著行李箱呢,應該是剛回臨海市,就沖這邊來了!"

聽到羅浮生的話,雲軒的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擔憂。

他沉默了片刻,最終點了點頭:"你去喊她進來吧!"

羅浮生戲謔的開口道:"喊進來,你這是打算對你吃干抹凈的行為,進行徹底的負責了?"

雲軒瞪了羅浮生一眼:"我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你廢話這麼多呢!還有,這件事情要不是你從中攪和,能弄成這樣!"

羅浮生輕哼了一聲:"跟你說廢話,還不是因為你是我親哥,要是旁人,我懶得說呢,至於我從中攪和,你可就說的太委屈我了,我分明是推波助瀾,要不是我,我估計你再過個十年八年的,也不可能跟雲朵朵修成正果!"

雲軒的目光有點沉:"聽你的意思,我現在這算是修成正果了?"

現在雲軒和雲朵朵現在的情況,羅浮生有點不好意思:"額……這個有緊張,總比沒有緊張的好,要是你們你們真的在一起了,你感謝我都來不及了!"

雲軒無語的搖搖頭:"被廢話了,去開門!"

羅浮生想揍人,別墅里的阿姨請假回家了,感情雲軒這是把自己當成保姆了啊!

只不過,看在他是自己親哥的份上,他就好心的給他服務一次!

羅浮生想著別墅門口走去,雲軒的眸子,跟隨著他的腳步,心跳下意識的就加快了。

她追過來了,他要怎麼跟她解釋,自己這段時間,當逃兵的事情呢!

想到雲朵朵可能委屈,生氣,難過,他的心情就有點忐忑不安。

羅浮生能回來了,這次,他的手裡提著一個暗紅色的行李箱,幸災樂禍的看了一眼沙發上的雲軒:"我把人請回來了,你們倆慢慢談,我先上樓了!"

羅浮生說著,就拉著行李箱,向著樓上客房走去。

雲朵朵站在雲軒五步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她平靜的看著雲軒,神情有些複雜:"這次怎麼不躲了,我記得,這個別墅還有個後門,你怎麼不逃了啊!" 她太激動了,一下忘記了分寸,差點就把江別辭當做那種隨便的男人了。

見江別辭別過臉沒看自己,凌可萱以為江別辭因為自己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再加上剛剛自己抱了一下江別辭的胳膊,讓江別辭認定自己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就在凌可萱要為自己做解釋時,就聽見江別辭問了句,「你一會想吃什麼?」

他在關心她?

不敢相信,江別辭在知道那麼多事情以後,還比以前更關心自己,凌可萱開心到雙手合掌放在嘴邊,語氣也被情緒帶得不自覺溫柔下來,「你說了算,人家聽你的。」

話是以前的話,可人卻不是從前的人。

只不過是短短數月不見,凌可萱便成了別人口中那種被男人包圍的貪慕虛榮的女人,他有同情,還有可憐,若不是為了一些事情,他也不會跟凌可萱這種,走在一塊都會引來負面影響的人有什麼私底下的接觸。

電梯里,木兮見紀優陽低著頭跟剛剛一樣心不在焉,正要問紀優陽怎麼了,電梯門就打開了,低著頭的紀優陽也沒跟她說話,就帶著方秦出了電梯。

這個紀優陽,平時不是喜歡黏在木兮身邊嗎,怎麼今天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得,收回打量的視線在電梯門關上后,從反照的電梯門裡對上木兮的眼神。

眼神交視時,大概是因為小寶的事情,導致氣氛變得有些怪異,就在喬隱想說點什麼緩解氣氛,電梯門再一次打開。

到了辦公室樓層,木兮出去前對著喬隱點了點頭,「喬總,我先走了。」

「嗯。」

木兮走後,準備關電梯的王珩,見喬隱一直看著外面,還以為出什麼事了,「隱哥,怎麼了?」

意識到,自己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木兮身上了,喬隱緩過神眨了眨眼睛,「沒什麼。」

李泓霖推著木兮從電梯出來,剛回到辦公室門口,就被公關部的人攔住了。

「李助理,不好意思,有些事情可能要麻煩你過去一下。」

「什……」就在李泓霖想問的時候,木兮回過頭說道,「你先去吧。」

「好。」

李泓霖和公關部的人走後,一個腦袋從角落鑽出來,等了一會,沒見李泓霖回來才跑去辦公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