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王,婉琪,我就先告辭了。」楊明遠走過來與王旭東握了握手之後道,臉上依舊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楊叔,我們送你,我們正好也要回去。」蘇婉琪恭敬地說著。

王旭東不說話,跟著兩人一起往外面走去,如果不是今天貿然進了一次後院的花園,他也一定會認為這個楊明遠是個人畜無害的好人。不過,顯然在蘇婉琪的心裡,這個楊明遠一定是個大好人。

蘇婉琪非常恭敬地把楊明遠送上了車,直到楊明遠的車離開了院子她才回過頭來,對王旭東道:「上車,我們也回去吧,很晚了,這頓飯足足吃了快三個小時。」

王旭東沒說什麼,也跟著上了車坐在了副駕駛位上,他喝了很多酒,自然是不能開車的。

「這個楊明遠是什麼人?」王旭東坐在車上想了想,還是問著蘇婉琪。

「他啊,是整個蘇氏集團的第一能人。」蘇婉琪說起楊明遠來,眼睛裡面放光,接著說道:「前面的我也大概跟你說了一下,他呢本身是寒門學子,家裡是農村的,據說從小家裡非常的貧窮,然後他自己的學習成績非常的好,另外,從上高中開始就自己在外面打工負擔自己的學費。上大學之後由於學習成績優異直接去了國外留學,就是去了美國,在哈佛大學,然後又在哈佛攻讀了工商管理的研究生,畢業之後在幾家世界五百強的大公司工作過。後來回國了,回國后不久不知道怎麼的被我爸給挖到了,就一直在蘇氏集團工作,我可以這麼說,蘇氏集團能有今天,我爸有百分之四十的功勞,他起碼有百分之四十的功勞,他的功勞絕對不會比我爸少,而其餘所有人加起來也就百分之二十的作用。這不是我吹他,這是整個蘇氏集團所有人的共識,沒有他楊明遠,就絕對沒有今天的蘇氏集團。」

「這麼誇張啊,那他現在在公司裡面是什麼職位?」

「總經理,我爸是公司董事長,公司具體的事情其實全部都是楊叔在操作,在整個東海市商圈,所有人都知道,在企業管理金融這一塊,他楊明遠就是一個天才般的人物。」蘇婉琪說起楊明遠來,頭頭是道,看得出來,她很崇拜楊明遠。

聽到這,王旭東再次沉默了,很久之後才道:「你爸很器重他?」

「你說呢?你看看今天來我們家吃飯的這些人你就知道了,除了楊叔之外,其餘的人都是跟我爸幾十年的老兄弟了,除了這之外他就只請了一個楊叔,你就知道他有多看重楊叔了,實話實說,就我看來,蘇氏集團可以沒有我爸,但是絕對不能沒有楊叔。我爸也把他當成自己親兄弟一樣看待,公司很多權力都直接交給了楊叔,楊叔在公司權力很大,這就是我爸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叫他叔叔的原因,以後……我如果想接手蘇氏集團,他是除了我爸之外分量最重的那一個。」蘇婉琪解釋著。

王旭東在心裡仔細地思考著蘇婉琪的話,隨後問道:「韓彩雲與楊明遠認識的吧。」

「你怎麼問起這個來了?」蘇婉琪奇怪地問著王旭東。

「啊……我就隨便問一問,前面有看到他們兩個在聊天。」王旭東敷衍地道。

「他們兩個肯定認識的,據我所知,韓彩雲就是楊叔給介紹來公司上班的,據說他們兩個是在美國認識的吧,是朋友。」

「只是朋友?普通朋友?」王旭東接著問了一句。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蘇婉琪轉過臉怒視著王旭東,接著問道:「王旭東,你到底想問什麼?」

「我……我沒什麼意思啊,我……我就是隨口一問而已,也就是說,韓彩雲與楊明遠其實在美國兩個人就認識了,而且關係還很好,不然也不可以把韓彩雲給介紹到蘇氏集團來上班,對不對,韓彩雲來到公司上班之後不久,就被你爸給選著當了自己的秘書了,再然後,就順其自然的由秘書發展成了老婆,對不對?」王旭東連忙洗白自己。

「是的,據我所知就是這樣子的。」蘇婉琪點頭著。

「那你弟弟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呀?是你爸與韓彩雲結婚之後生的嗎?」王旭東繼續問著。

「王旭東,你問的問題越來越過分了啊,你想說什麼?你想說韓彩雲與楊叔之間有不明不白的關係是不是?你是不是想說我那個弟弟也不是我爸親生的,而是楊叔和韓彩雲之間生的是吧?」蘇婉琪忽然把車靠邊停住,怒視著王旭東道。

「我……我……沒這麼說呀,我……我也沒這麼想過啊。」王旭東看著蘇婉琪的眼神連忙說著,然後又道:「難道你自己心裡也有這種懷疑?」

「我思想沒你這麼齷蹉,你整天腦子裡面都在想些什麼事情?韓彩雲是什麼人我不想置評,但是,楊叔絕對不是這樣的人,請你不要侮辱他。另外,我爸也不是傻瓜。請你不要侮辱我爸和楊叔,你要再拿這些事情來開玩笑我真的會生氣。」蘇婉琪憤怒地說著。

「我……我沒開玩笑呀,我也沒這麼說過啊,這些可都是你說的。」王旭東嘀咕著。

蘇婉琪冷冷地看了眼王旭東,然後繼續開著車前進。

王旭東微微笑了笑,也沒有再說什麼了。

車子頓時陷入了沉默,很久之後,蘇婉琪才開口,溫柔地對王旭東道:「今天晚上謝謝你,為了我喝了那麼多的酒,還說了那麼多奉承的話,我知道,你都是在為了幫我,謝謝你。」 「聽你爸今天那意思,是準備讓你以後去接手蘇氏集團了,是嗎?」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王旭東問道。

「嗯,他私下裡也有跟我這麼說過,財產他會分一份給他兒子,但是,蘇氏集團他會留給我,等到我資歷夠了,他就會主動退位,扶持我坐上去。」蘇婉琪點頭說著,然後又道:「但是我沒想到他今天會在這個場合公開說,這些人都是公司權力中樞的人,他今天對這些人這麼表態了其實就是在告訴他們以後應該支持誰來入主蘇氏集團,也算是把這個事給定了下來了。」

相比起蘇婉琪的高興,王旭東倒是有些憂慮。

「你能聽出來,韓彩雲也一定能聽出來,你還是稍微小心一點吧,以韓彩雲的心機,她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順利地接手蘇氏集團的。」王旭東想著提醒了一下蘇婉琪。

「哼,她不願意又能怎麼樣?這個事情什麼時候由得她來做決定了,什麼時候又由得她滿不滿意了?」蘇婉琪毫不在意。

王旭東皺了皺眉頭,想說什麼,終究是什麼都沒說。

由於從蘇北陽的家回蘇婉琪的家之間正好要路過公司,所以王旭東就讓蘇婉琪把車在那給停了,他自己正好從公司把自己那自行車給騎回去。

騎著騎著,本來是往蘇婉琪家裡騎去,但是騎到一半他轉了個彎,往另外一個方向騎去。

王旭東把自行車騎到了林曉雅上班的那家飯店門口,有好幾天沒來看林曉雅了,說實話,他還真有點不放心,其次他也是想來看一下林曉雅到底還堅不堅持,是不是已經堅持不下去回家去了。

王旭東把自行車騎到了飯店門口,朝裡面看了看,此時已經快晚上十點了,飯店早就打烊了,裡面一群服務員正在打掃衛生,王旭東認真看了看,在裡面看到了林曉雅,只見林曉雅在那收拾著桌子,動作非常的熟練麻利,看得出來,做事也比較的認真,很難想象,這個就是之前那個非主流的千金大小姐。

看著林曉雅做事認真的樣子,王旭東心裡倒是忽然之間覺得很安慰,於是坐上了自行車,準備回家。

王旭東剛騎上自行車,就見到林曉雅從飯店裡面跑了出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去哪?」林曉雅緊緊地抓住王旭東的手臂說著,王旭東甚至於看見她眼睛裡面都有些濕潤了。

農女手裡有口泉 「我靠,你屬狗的呀,這你都能發現我來這了?我回家啊。」

「不準走。」林曉雅嘟著嘴道,然後又對王旭東道:「等我,我還有一會兒就收拾完了就下班了,等我,聽到沒有。」

林曉雅說完就又往飯店裡面跑去了,然後繼續幹活。

「我是不是不該來啊?」王旭東笑了笑,但還是坐在了自行車上面等著林曉雅。

說是很快,其實王旭東等了快半個小時才見到林曉雅從裡面走了出來,身上依舊穿著工作服。

林曉雅出來之後直接走到王旭東身邊,然後哇地一下就撲進了王旭東的懷裡緊緊地抱住了王旭東。

「喂喂喂,幹嘛幹嘛?很多人看著的啊,注意點影響好不好?」王旭東大喊著。

「哇……」隨後,就聽到林曉雅開始哭著,大聲地哭著。

「怎麼了這是?受誰欺負了?告訴我,誰欺負你了?」王旭東嚇了一跳,連忙問著林曉雅。

林曉雅也不說話,只是緊緊地抱著王旭東放聲大哭著。

王旭東也沒辦法,最後,也只能是抱著林曉雅拍著林曉雅的後背。

路過的人很多,一個個都用曖昧奇怪的眼神看著王旭東跟林曉雅,這讓王旭東很是尷尬。

林曉雅哭了一會兒,然後哭聲漸漸停息了,然後她推開了王旭東,滿臉淚水地問著王旭東:「有沒有紙巾?」

「我一個大男人我帶紙巾幹嘛?你一個女孩子自己身上不帶紙巾的呀?」

「我一服務員我身上帶紙巾幹嘛?」

「說的也是。怎麼了這是?哭什麼?」王旭東問著林曉雅。

「我餓……」林曉雅抬起頭看著王旭東,眼淚婆娑地說著。

「餓……你沒吃飯啊?」王旭東問道。

「吃了,每天都是冬瓜南瓜空心菜,而且,我們這個班下午四點半就吃了晚飯了,每天晚上我都餓得受不了。你請我去吃東西好不好?」林曉雅拉著王旭東的手道。

「呃……好好好,你要吃什麼?」

「什麼都行,只要是吃的。」

「現在也不可能有飯店開門了,吃夜宵吧,好不好?隨便找個夜宵店吃點小炒,炒幾個菜,你多吃點飯,好不好?太高檔的東西我也沒那麼多錢。」王旭東一邊打開自己的錢包一邊對林曉雅道。

「好,只要是有吃的就行。」林曉雅點頭。

「那行吧,上車吧,早知道我就不該來,我身上這最後一點錢都要遭殃了。」王旭東嘆息著。

隨後,林曉雅一下子就跳上了王旭東的車後座上,然後緊緊地抱住王旭東的腰,王旭東很不適應,也覺得很不合適,想讓林曉雅鬆手,最後還是沒說,自己蹬著自行車就往前面騎了過去。

「你怎麼這麼多天都不來看我?你知道嗎,我天天都在等你,我就等著你過來看我,可你一直不來。」林曉雅坐在自行車後座上緊緊地抱住王旭東腰,然後埋怨著王旭東。

「你等我過來幹嘛呀,你在這上班,我來這幹嘛?再說了,我也有工作呀,我不要上班的呀?我不上班誰來請你吃夜宵?」王旭東罵著,然後又問道:「怎麼了?上班受委屈了?」

「這個老闆實在是太摳門了,我就沒見過這麼摳門的老闆,之前我沒上過班不知道,我現在我終於是知道行情了,我一天干十幾個小時,最後才給我這麼點錢,他就在騙我不懂行情你知道嗎?我昨天直接找了老闆了。」

「啊?你找老闆?找老闆幹嘛?」

「加工資啊,你知道嗎,其它的人都是兩千二一個月的,就他給我開的這麼一點工資,我昨天直接找了老闆,讓他給我加工資,不然我就去勞動局告他,太欺負人了。」林曉雅憤憤不平地道。

「他給你加了嗎?」

「加了啊,肯定得加,不加我就去勞動局告他,搞不倒也沒事,大不了我就不在這做了。我跟你說,我現在可是熟練工了,我偷偷地去旁邊幾家店問過了,只要我過去,人家隨時都要我,起碼兩千以上,包吃包住,一樣的推銷酒水有提成的,我又不怕他開除我。我早就想好了,他要是敢不給我加工資我馬上就走人,去別的店上班。」林曉雅繪聲繪色地說著,你很難想象,這是之前的那個林曉雅。 「看不出來,現在挺牛的了嘛。」王旭東笑了笑說著,他倒是很樂於見到林曉雅的改變。

「那是,我跟你說啊,不是我吹牛,不要小看了服務員這個行業,很講究的,就拿推銷酒水這個來說,這是最考驗能力的,雖然我是新來的,但是這兩天每天我推銷酒水的提成都是最高的,我一個人賣的酒水都快相當於店裡其它人賣的酒水的總成了,你說老闆捨得讓我走嗎?飯店裡,酒水利潤是最高的。」林曉雅坐在後面得意地說著。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跟你說,我自己算過賬了,我這兩天每天光我的酒水提成都有差不多一百來塊,牛吧,算起來比我的工資還要高。」林曉雅哈哈大笑著。

「這麼多?」

「那是當然,我是誰啊?想知道我為什麼能賣這麼多酒水嗎?」林曉雅問道。

「想。」王旭東笑著配合著林曉雅。

「那是因為本小姐天生麗質有著絕世容顏,雖然本小姐是憑真本事吃飯的,但是不得不承認,這是我的一大優勢,同樣是說一句話,我就比他們說話有用的多,她們說了人家可能理都不想理,但是我說就不一樣。當然,長得好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其餘的還需要察言觀色,你要主要觀察顧客是什麼人、什麼年紀的、收入狀況如何以及來吃飯的成員性質是什麼……」林曉雅坐在自行車後面繪聲繪色地對王旭東說著她的心得,王旭東則慢慢地騎著自行車載著林曉雅,聽著林曉雅在那得意地介紹,心裡其實很高興。他樂於看到林曉雅的改變,也樂於見到林曉雅這麼的有成就感,而且,王旭東也很佩服,林曉雅的確是一個智商非常的高的女孩,雖然只是簡單地向王旭東介紹她作為一個服務員推銷酒水的心得,但是還是讓王旭東感嘆了她的高智商。

「大聲地告訴我,我牛不牛?」林曉雅說完之後高興地對王旭東道。

「牛,很牛,既然你這麼牛了,工資這麼高,還有這麼高的提成,那麼今天晚上這個夜宵是不是應該你請我吃啊?」

「我沒錢,我身無分文你又不是不知道,發工資還早,要一個月才發工資,我才上了幾天呀。你放心,等我發工資了我一定請你吃大餐,虧不了你的。」林曉雅道。

「行吧,我記著的,不過,林曉雅,我看你這乾的挺好的挺舒服也挺有成就感的,那你哭什麼?」王旭東問道。

問到這,林曉雅頓時沉默了,很久之後才有些哽咽地道:「我……想我媽了。」

聽到林曉雅這個回答,王旭東非常的意外。

「你想你媽了那就打電話給你媽啊。」王旭東淡淡地道。

「不打。」林曉雅回答的很堅決,然後又道:「我走的時候都說過了我要靠我自己的本事活下去,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我也不能讓她知道我想她了,當初我走的時候這麼堅決,現在又回頭來告訴她我想她了都沒面子。而且,我連手機都沒有,我怎麼給她打電話?」

「你不是非常恨你媽嗎?怎麼?怎麼現在又開始想她了。」王旭東笑了笑問著。

「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故意什麼呀?」

「故意奚落我是不是?」林曉雅掐了王旭東一下,然後又道:「是,之前我一直都恨她,恨她從小就不陪我,恨她根本就沒有照顧我。但是……但是這次出來這麼多天,雖然我不想承認這一點,但是我卻必須說我真的想她了,我從來沒有在她身邊離開這麼久,而且,我也沒有受過這麼多的苦,要是在家,我知道,她不會讓我受這麼多苦的。」

王旭東一邊聽著林曉雅說著,一隻手騎著自行車,一隻手伸進褲兜裡面拿出手機玩了一下,然後又把手機放進了褲兜里。

「以前我從來就沒感受到過她對我有多好,但是這次,我是真的意識到了,只有自己的媽媽才是真的對自己好的那個人。」林曉雅慢慢地道。

「我自己一個人獨自在外面生活了這麼多天,受盡了人情冷暖,在外面根本就沒有人會真心幫你會真心對你,所有人想的都是自己,都是會想著能不能從你身上拿到什麼好處,得到什麼利益,這段時間在與人相處的過程當中我吃了太多的虧了,也明白了很多的道理。我知道,這個世界上真正對你好全心全意對你好的那個人,就只有自己的媽媽了。你不知道這段時間我過的日子有多麼艱苦,但是我不想跟你哭訴我過多的有艱苦,因為這是我自己選擇的,這種艱苦的生活也讓我明白了我以前在家過的有多麼奢侈了,而且,這段時間我也與她們閑聊聽了很多很多她們的故事,突然之間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幸福,我也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幸運。每天晚上自己一個人睡在木板床上我都會失眠,會想很多很多的事,我知道自己以前錯的有多離譜了,我也知道自己傷害她傷害的有多深。」林曉雅一字一句地說著。

王旭東沒有打斷林曉雅,任由林曉雅自己在那說著。

「你能明白這些,那你這些天的苦就沒白受。」王旭東淡淡地說著,然後把手伸進了褲子里,把手機的錄音給關了,他前面拿手機出來就是開錄音的,因為感覺林曉雅似乎要開始煽情了。

隨後沒多久,王旭東把自行車騎到了一邊,在一個夜宵店門口停下。

「這環境能接受嗎?」王旭東指了指環境堪憂的夜宵攤問著。

「現在對於我來說環境就是狗屁,能吃飽肚子才是王道。」林曉雅從自行車後面跳了下來,一邊說一邊就往夜宵攤走了過去,不用王旭東招呼,自己就跑到老闆那滿是油煙的灶台邊去了。

「想吃什麼你自己儘管點,放開了點知道嗎,夜宵還是吃的起的,別客氣,吃完了這一頓你下頓想吃的這麼好,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了。我去買包煙去。」王旭東一邊對林曉雅說著自己一邊往旁邊走去。 王旭東走到了旁邊拐彎處,拿出手機出來,打開聊天軟體,把之前的那段錄音直接發給了郭鈺,然後又發了個定位過去,最後往回走,拍了一張夜宵店門頭的照片,順帶著把正在灶台邊向老闆點菜的林曉雅也拍了一張照片發了過去,之後就收起了手機。

郭鈺會怎麼做他不知道,但是他已經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了。

王旭東再次來到轉彎處的小賣部,買了一包煙買了一瓶飲料過來。

來到夜宵攤的時候,林曉雅已經坐在裡面了,王旭東拿了一瓶飲料給了林曉雅,然後自己在林曉雅對面坐下。

王旭東拿出一根煙出來抽著,林曉雅看了看王旭東道:「別在我面前抽煙行不行?」

「怎麼了?」

「我剛戒煙。」

「既然戒煙就要戒徹底,要達到面對誘惑也能絲毫不為所動,要是別人在你面前抽煙你就受不了,那你還戒什麼煙。」王旭東完全不理會林曉雅道。

「你個人渣,故意誘惑我。」林曉雅罵著。

「你要是敢再罵我,你今天晚上什麼東西都沒得吃。」

「你……好了好了,我錯了我錯了。」

「這個態度就還差不多嘛。喏,喝飲料。」王旭東遞了一瓶飲料給林曉雅。

「你怎麼買這個飲料?我跟你說,下次不要買這個飲料。」林曉雅看了眼王旭東后道。

「怎麼了?」

「你買這個多少錢?」

「三塊錢一瓶啊,怎麼了?」

「你知道這個東西進價才多少嗎?」

「多少?」

「八毛。」林曉雅比了手指頭說著。

「這麼便宜?」

「是啊,我們店裡也有這個飲料賣,我上次偷偷地問了送貨的人他告訴我的,你想想看,八毛錢的生產成本還包括經銷商以及運送費用等等,真正的成本才多少?不用想你就知道這個東西成分到底是些什麼了,這麼低成本製造的東西喝了肯定對身體沒好處的。」林曉雅向王旭東分析著。

王旭東瞪大了眼睛,他實在是沒想到林曉雅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那你別喝了。」王旭東說著就伸手去搶,只不過才伸手林曉雅就已經搶先一步把飲料拿走,直接打開了就大口喝了起來,然後笑著說道:「再便宜也是錢,不能浪費了,再說了,對身體再不好也不在乎這一次,而且說句實話,的確挺好喝,最主要的是我已經很久沒喝過飲料了。你說我是多可憐啊。」

王旭東只是笑了笑,沒有再說話了。

沒多久,老闆把炒著的菜給端了過來,林曉雅沒有客氣,端著飯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吃的別提多美味了,王旭東依舊是抽著煙坐在旁邊看著,他是真心吃不下了,喝了一晚上的酒,酒都把肚子給撐飽了。

就在林曉雅大口大口吃著的時候,王旭東就見到了外面一輛賓士車一下子停在了馬路邊,然後車門打開,郭鈺沒等保鏢過來開門就自己打開車門走了下來,急匆匆地走進了店裡,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裡吃飯的王旭東和林曉雅。

「小雅。」郭鈺喊了一聲,然後就走了過來。

林曉雅正大口的吃著,吃的正開心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在背後叫自己,還是自己媽媽的聲音,連忙回頭。

然後就見到郭鈺滿臉淚水的走了過來,就坐在林曉雅身邊,一把抱住了林曉雅。

林曉雅忽然看到了自己的母親,也看到自己母親哭了,被自己母親抱在懷裡不知道怎麼的,也哭了起來,於是乎,倆母女就這麼抱在一起哭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