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儘管放出來你的九骷藍焰獸讓老子見識見識吧!」鹿一凡怒火中燒道。

九骷藍焰獸?

妖獸的遺種罷了!

在這靈氣枯竭的地球,頂多能有個金丹期就了不得了。

而此時在白嵐胸口處吸著奶的小傢伙,可是哮天神犬的親閨女!

秒殺這垃圾妖獸十八條街!

別說是一頭九骷藍焰獸了,就是來一群,他也不怕!

「小雜種,現在你就得瑟吧!等見到了九骷藍焰獸的真身,我看你還得瑟不嘚瑟!」

說著,神滅雙手結印,袖口咻的一聲射出一道黃色的巨大符籙!

那符籙上亮閃閃著一串古樸的咒文,隨著神滅嘴中的念念有詞,漸漸的把虛空燃燒出一個黑洞來。

吼!——

一陣宏亮的咆哮聲,讓全場所有人將目光都聚集在那虛空黑洞中。只見漆黑的黑洞里,一隻半獸半骷髏的怪物從煙火中衝出,高高躍起,落在斗獸場里。

這半獸半骷髏的身體中心,燃燒著如同晶核一樣的藍色火焰!

這隻巨獸有五米多高,長著藍色的巨眼,頭顱兩側,全是白森森的骨質,沒有一根毛。它有著恐龍的身軀,但四條腿卻是白骨森森,白色的角質筋腱絞成一團附上面。

在四足的末端,五塊腳趾閃著藍焰,隨意一揮,虛空都被它撕裂成了一塊塊的碎片狀!

「天哪!」

「是哥斯拉嗎?」

重生之雲綺 「比哥斯拉更恐怖!」

「還可怕的怪物!!!」

觀眾席傳來一陣陣的尖叫聲,甚至一些膽小的觀眾已經嚇昏了過去,很多人也害怕被這巨獸傷害到,匆忙離開了現場。

這巨獸一落在斗獸場內,看到滿場的獅虎豹還有大象犀牛等野獸,藍色的巨眼立刻變得通紅一片。

隨手一抓,幾頭獅子連嚎叫都沒來得及嚎叫出來,馬上被它鋒利的爪子撕裂成了肉塊,抓住吞入了口中。

每當它吞咽下幾塊新鮮的血肉,就會有一股股新鮮的血液貫注到它白森森的腿骨里,然後化為藍色霧氣蒸發出來。

鹿一凡也不禁額頭冒著冷汗。

還好這只是一頭九骷藍焰獸的幼獸而已,若是成年的九骷藍焰獸,僅僅是它周身爆發出來的九酷藍焰就能生生將方圓十里內的一切焚燒成灰燼!

血肉並沒有讓九骷藍焰獸滿足,反而讓它更加的飢餓。

它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咆哮,四足用力一蹬,立刻閃電一般奔向洶湧的獸流。

上百頭猛獸在對打的時候都沒死幾頭,可被這九骷藍焰獸的巨爪隨意一撕,幾十頭獅虎等猛獸立刻化為了它體內的藍焰蒸汽!

如此恐怖的猛獸,讓還留在場內,自認為膽子很大的觀眾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哪裡是什麼猛獸,這分明就是從地獄走出來的惡魔!

恐怕在這世界上沒有任何的動物能斗的過眼前這鎮場凶獸了!

白嵐也嬌軀顫抖的哆嗦道:「以前澳城皇家賭場不是沒出現過危機,但是這賭場硬是靠這座斗獸場把危機全部解除了。

以前我總以為這家斗獸場是有什麼作弊行為才屢戰屢勝的,現在看來,原來是靠這頭如此恐怖的妖獸!」

吼~~~~

十分鐘后,九骷藍焰獸將幾百頭猛獸連骨頭帶血肉全部吞吃一空!

白嵐緊緊的抱著小不點桃桃,看著那比一座小山還高的妖獸,戰戰兢兢的說道:

「一凡……那完全就是一頭怪物啊……要不咱們認輸吧,桃桃不可能打得過這種怪物的!」

「媽媽!桃桃不認輸!如果連這頭傻大個我都打不過,還有什麼臉說是哮天神犬的後代!」

桃桃語氣十分強硬道。

她從白嵐柔軟的胸口蹦出來,站在白嵐身前,用小到還沒個嬰兒手掌大的爪子將白嵐護在身後道:「這傻大個是不是嚇到嵐媽媽了?您放心,桃桃這就上去把這傻大個給幹掉!」

「桃桃……」

白嵐神色一怔,此時此刻感覺一股厚重的安全感,也是此刻,她完完全全的把桃桃當成了自己的親閨女,而不是一條狗來看待。

「小雜種!把你的妖獸也召喚出來吧!」神滅囂張的說道。

在他看來,既然鹿一凡沒有選擇使用斗獸場內的猛獸,一定是自己有壓箱底的妖獸存在。

鹿一凡微微一笑,打了個響指對桃桃道:「閨女,輪到你上場了!」

「嗷嗷嗷~~~~」

桃桃揚起自己的脖子,使勁嚎叫了幾聲,想要叫出氣勢來。

可惜,她的外表實在太可愛了,任憑她怎麼裝兇惡,就是無法讓人有一丟丟的害怕。

「小雜種,你能別墨跡嗎?快把你的妖獸召喚出來!」神滅不耐煩道。

「呃……可是她已經上場了啊!」

重穿農家種好 鹿一凡指著桃桃道。

靜!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全場人的目光聚集在那大屏幕上小米粒大小的小不點桃桃身上,全都驚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約莫過了一分鐘后,一片爆笑聲將這片寂靜打破了。

「哈哈哈哈,這人是逗比吧!找一條柯基犬來參加斗獸!」

「尼瑪,這是嫌小狗狗活的不耐煩了吧?」

「多可愛的小柯基啊,這傻嗶怎麼就這麼狠心,讓它去送死呢?」

「我看著鹿一凡應該是自暴自棄了吧!」

「那九骷藍焰獸估計打個噴嚏都能把這小柯基給吹的粉身碎骨!」

(本章完) ?「臭傻嗶!有能耐你自己上去斗獸啊!」

夾心的愛情 「就是就是,幹嘛讓這麼可愛的狗狗去送死!」

「這鹿一凡簡直喪心病狂了!他一定是瘋了!」

觀眾席上傳來一陣又一陣的鬨笑聲和嘲弄聲。

一些愛狗人士甚至開始怒罵鹿一凡沒有良心,居然派這麼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不點去斗獸!

神滅捧腹大笑道:「這是在逗我嗎?柯基犬?寵物犬?以為這是斗狗,比誰家狗狗可愛聽話的地方嗎?」

石建仁同樣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桃桃和這九骷藍焰獸的體型一對比,簡直就像是螞蟻跟大象的對比!

這種情景實在太讓人忍俊不禁了,石建仁是想不笑都控制不住了。

「好!既然你想自己的寵物犬找死,那貧道就成全了你!」

神滅見狀,直接大手一揮,喝道:

「九骷藍焰獸,咬死那個小雜種的寵物!」

「吼~~~~~」

九骷藍焰獸似乎也被眼前的小不點給激怒了。

你身軀如此之小,竟然敢挑釁本妖獸大人!

簡直是罪不可赦,找死!

狂風呼嘯,九骷藍焰獸化為一道流影,向著桃桃疾奔而去。它的速度極快,一個起落就是二三十米的距離。

九骷藍焰獸的舉爪揮動過的地方,空氣如同玻璃一樣,破碎成了一塊一塊的!

鹿一凡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妖獸實在太恐怖了!

居然連空間都能撕裂!

巨大的獸爪撕裂著空間,在即將把桃桃拍成一道肉泥的那一瞬間,卻見桃桃眼神猛的一凜!

一道肉眼難見的氣勢肅燃鑽入了這九骷藍焰獸的體內!

「嗚~~~~」

讓全場人都瞠目結舌的一幕發生了!

這頭吞吃了幾百頭猛獸都不眨眼的妖獸,在衝到半路上時,竟然莫名其妙的蔫了!

它四肢彎曲,匍匐在地上,頭埋在前爪中間,兩眼緊閉,渾身痛苦的顫抖著,就好像看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東西一樣。

觀眾席上是一片嘩然!

「這妖獸是怎麼了?拉稀了嗎?」

「難道它怕了眼前這條柯基犬?」

「不可能的!這條柯基犬我都能一腳踹死!」

「一定是它生病了!」

神滅更是一臉大寫加粗的懵逼,扯著嗓子大喊道:「九骷藍焰獸!上啊!你在幹什麼?給我撕裂了這條狗!!!」

然而任憑神滅把嗓子都喊啞了,那頭巨大的妖獸依舊趴在地上哆嗦著身子一動也不敢動。

鹿一凡神色一凜。

這桃桃雖然外表是一隻柯基犬,但小傢伙已經激活了神獸血脈,又吃了她老爹給的各種靈丹妙藥。

自帶的萬獸之王的霸氣光環,震懾區區一頭凡間的妖獸,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九骷藍焰獸,你怎麼拉?上啊,咬死那條小狗!咬死它我每天給你送五百頭獅子供你吞吃!」

神滅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還在鼓動著九骷藍焰獸,想要它攻擊桃桃。

「呵呵,傻嗶!你以為它敢攻擊比自己高貴千倍萬倍的神獸嗎?」鹿一凡不屑的笑道。

「神獸?你以為老子傻嗎?一條柯基犬會是神獸?!你嚇唬誰啊!」神滅怒道。

「呵呵,那你的九骷藍焰獸為什麼不聽你的命令?有本事你讓它攻擊桃桃啊!」鹿一凡戲謔的笑道。

「誰說它不聽我的命令的?你等著,老子這見讓它要死你的寵物,再咬爆你的蛋蛋!」

說著,神滅再次神神叨叨的念起了咒語。

一道道神秘的金色咒文從空中飛到了九骷藍焰獸的體內,原本還嚇得哆嗦發抖的九骷藍焰獸眼神突然變得空洞了起來。

「吼~~~~」

它終於再次站了起來,全身的藍色霧氣向著四面八方狂暴的噴射了出去。

有些觀眾席上的倒霉蛋被藍色霧氣噴射到,身上的血肉和骨骼立刻被高溫的霧氣給融化成了液體!

「小雜種,這咒文乃是我三清道觀觀主花了幾十年研製出來,與九骷藍焰獸靈魂結合在一起的。

一旦使用之後,它將進入狂暴狀態,變身殺戮機器!非要殺個三天三夜,才會停下!

在這期間,連我都無法控制住它!

不過既然你如此苦苦相逼,我也不得不用它了!」神滅惡狠狠道。

九骷藍焰獸周身產生的火焰已經將斗獸場的天空都燒成了藍色!

觀眾席上很多體質虛弱的人,都已經承受不住高溫昏了過去,甚至有的直接脫水身亡了!

一時間,斗獸場竟成了一片阿鼻地獄!

轟!

九骷藍焰獸雙腿猛一蹬地,巨大的身軀騰躍到了半空中,蜷縮成了一個團狀。

然後,這九骷藍焰獸的身軀開始劇烈的旋轉!

藍色的火焰在劇烈旋轉的作用下,看起來活像一輪墜落的藍色太陽!

那高溫,將空間彷彿都要燒的融化了!

鹿一凡趕忙退後,利用真元發出一個護罩來,罩住白嵐和金美妍。

白嵐嬌軀顫抖的看著那斗獸場中央帶著哭腔道:「桃桃一定會被殺死的!」

鹿一凡微眯著眼睛,也不太自信的說道:「是我不好,低估了對手的實力,現在只能讓桃桃自求多福了。」

藍色高溫旋轉的巨大的球體從天空中轟然砸下!

若是直接砸在地上,恐怕就是砸穿地心也沒有人會懷疑!

眼看著這九骷藍焰獸的身軀就要砸到桃桃身上了。

卻見桃桃伸了個懶腰,深吸一口氣,然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