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片刻之後,韓曉汐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驚訝,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陳公子,您竟然真的有天眼啊,您怎麼知道我的錢包裡面有多少錢,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是你一直都不相信而已!」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沒想到這個世界真的有人有超能力,這也太厲害了吧!」韓曉旭捂著小嘴驚呼了一聲。

而陳天聽到韓曉汐的話以後輕輕抬頭看了她一眼,當韓曉汐看見陳天的目光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連忙將自己的雙手擋在了胸前,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那陳公子您現在看我是不是就像看一個沒有穿衣服的人一樣啊?這也太可怕了吧?」

陳天聽到這話無奈一笑,輕聲說道:「你不要把事情想的那麼複雜,我的天眼只有在用的時候打開,平常沒有必要的時候,我的眼睛跟你們普通人的眼睛是一樣的……」

「原來是這樣啊!」

韓曉汐俏臉之上閃過了一絲羞紅,開始低頭吃起了東西,不敢直視陳天的目光。

而陳天也沒有在意這些東西,安靜的吃著飯。

氣氛開始變的有些尷尬,雖然陳天說自己平時的時候不會打開天眼,但是韓曉汐總是覺得自己在陳天的面前就是一個沒有穿衣服的人,心裏面怪怪的。 也許是因為韓曉汐之前說的那些話,所以她跟陳天吃飯的時候氣氛非常的尷尬。

十多分鐘以後,韓曉汐終於從之前的尷尬中走了出來,她覺得陳天這種人應該不屑於做出偷窺別人的齷蹉事,所以也就沒有繼續向這個問題。

「對了,陳公子,這段時間您去哪裡了啊?為什麼我去了好幾次江州大學都沒有找到您,而且您的班主任林夕也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呢,說你一直都沒有去上課……」韓曉汐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聽到韓曉汐的這句話才猛然間想起來,當時自己去尋找葯神谷是從渾河市出發的,並沒有來得及回到江州市,自然也不曾跟學校那邊請假。

「林夕發現我這麼長時間沒有去上課應該氣壞了吧!」

陳天忍不住搖頭笑了笑,在他的印象中林夕一直都是一位非常負責任的班主任,班級裡面無論哪位學生不去上課,她都會調查清楚的。

而韓曉汐看見陳天笑了以後,忍不住問道:「陳公子,您笑什麼呢?」

「沒什麼……」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前些天的時候我去了一趟葯神谷,但是因為走得有些突然,所以並沒有來得及跟學校那邊交代這些事情!」

韓曉汐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說道:「陳公子,您是說您找到了葯神谷?」

「你竟然也知道葯神谷的事情?」

陳天輕聲反問道。

「整個華夏誰不知道葯神谷的事情啊?據說那個地方有非常非常多的珍貴藥材,而且還有人說如果能夠找到葯神谷,就可以直接成為千億富翁,所以咱們華夏大地有很多人都在尋找葯神谷,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一直都沒有人真的找到葯神谷,所以也有很多人都說葯神谷級是虛構出來的,根本就不存在這個地方!」韓曉汐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沒想到陳公子您竟然這麼厲害,竟然真的找到葯神谷了,實在是太厲害了……」

「……」

陳天看著韓曉汐笑了笑,然後輕聲說道:「其實也不是我找到的葯神谷,而是歐陽家找到的葯神谷,我是跟著歐陽家一塊過去的!」

「歐陽家?」

韓曉汐聽到這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然後輕聲說道:「陳公子您說的歐陽家是西寧省的歐陽家嗎?」

「沒錯,就是西寧省的歐陽家!」

陳天輕輕點頭。

快穿葉羅麗之命運的改變 「沒想到陳公子您竟然還認識歐陽家的人,我聽說最近西寧省那邊可不太平啊,好像西寧省的好幾個大家族都準備聯手一塊對付歐陽家呢,也不知道歐陽家能不能挺過這一次的風波!」韓曉汐緩緩說道。

「你是說西寧省的幾個大家族想要聯手對付歐陽家?」

陳天低聲問道。

「對啊,歐陽家在西寧省已經稱霸了很多年了,很多家族早就看歐陽家不順眼了,畢竟他們歐陽家一個家族就將西寧省百分之八十的藥材聲音壟斷了,肯定會有人不滿的!」韓曉汐看著陳天輕聲說道。

「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回事!你的消息準確嗎?」

陳天連忙問道。

「應該還是很準確的,因為我們韓家一直也都有藥材生意,跟歐陽家那邊進行過合作,這些事情也都是我聽我爺爺說的,最近很長一段時間歐陽家都沒有將藥材送出西寧省了,應該就是西寧省的那幾個大家族搞的鬼!他們把歐陽家往外運輸藥材的路線全部切斷了,這樣的話歐陽家的藥材就沒有辦法賣出去了!」韓曉汐停頓了一下,然後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您好像很關心歐陽家的事情啊!」

「不管怎麼樣當初也是歐陽家帶我找到的葯神谷,所以歐陽家也算是有恩於我,而且我跟歐陽家的歐陽玖也算是朋友!」陳天回答道。

「原來是這樣啊!」

韓曉汐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我回去之後跟我爺爺說一下這件事,如果我們韓家能有什麼幫得到歐陽家的地方,我們肯定會儘力去幫助他們的,畢竟陳公子您的朋友就是我們韓家的朋友!」

「好!」

陳天答應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陳天心裏面一直都覺得自己有些愧對於歐陽玖,畢竟當初歐陽玖那麼信任陳天,但是陳天卻在他們找到葯神谷以後直接將葯神谷佔為己有。

無論中間發生過什麼事情,歐陽玖都不曾傷害過陳天,所以陳天一直都覺得自己虧欠歐陽玖那個單純善良的小姑娘。

此時距離江州市武道聚會開始僅僅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如果陳天現在去西寧省那邊,時間可能會來不及,而且還有一點就是陳天本來答應過歐陽玖為了歐陽家布下一個聚靈大陣,現在布陣所需要的東西也沒有湊齊,所以陳天就算是現在過去了,也只不過是能夠解決歐陽家目前的那些麻煩而已,而接下來的事情依舊得不到解決。

所以陳天此時並沒有離開南陽鎮去西寧省的想法。

韓曉汐知道陳天跟歐陽家的關係不簡單,猶豫了兩秒鐘以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您放心吧,不管怎麼說歐陽家也算是西寧省那邊最大的家族,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他們現在可能是遇到了一些麻煩,讓西寧省其他的幾個大家族封鎖住了銷售渠道,但是歐陽家的底蘊還在,想要堅持個幾年的時間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恩!」

陳天看著韓曉汐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我們韓家的藥材公司規模並不是很大,即便是想要幫助歐陽家可能也有些力不從心,畢竟我們韓家跟歐陽家每年的交易數額也就在一兩個億以內,這筆錢現在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韓曉汐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但是好在現在陳公子您把周家還有王家的所有產業都拿到手了,周家的製藥廠跟韓家的製藥廠都是咱們江南省最大的製藥廠,如果現在跟歐陽家達成合作的話,肯定能解決歐陽家很大的問題!」

「這樣是最好得了!」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韓曉汐問道:「對了,最近這段時間我不在江州市,江州市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江州市這段時間倒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柳子曦曾經過來找過兩次,商量了一下如何針對江州四大家族的事情,現在他們柳家的發展非常的迅速,基本上已經把整個溫州市都給整合起來了,一塊對付江州的四大家族,所以這段時間其實江州四大家族還有李家的日子過得也不是很好,一直都在研究溫州那邊的市場!」韓曉汐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但是陳公子您在江州大學的那位班主任好像很關心您的樣子,一直都在給我打電話問您什麼時候回去上課,後來我去江州大學跟您請了一個假,假期是到這個學期結束!」

「哦哦!」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韓曉汐說道:「明天你回到江州市以後,把王家還有周家的公司全部都審查一遍,如果要是發現了跟錢家還有李家合作的公司,直接單方面解除合作,然後在跟柳子曦溝通一下,看看能不能跟溫州市那邊進行合作……」

「僅僅就是錢家跟李家嗎?那您不需要針對馬家嗎?」

韓曉汐清楚陳天拿到了周王兩大家族的公司,自然要對其餘的幾個大家族下手,但是韓曉汐想不明白陳天為何僅僅針對李家跟錢家,但是卻沒有針對馬家。

「馬家的家主馬立國本身就是我的人,只不過除了我跟馬立國之外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陳天淡淡說道。

韓曉汐聽到陳天的這句話表情異常震驚,猶豫了兩秒鐘之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沒想到陳公子您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您到江州市才僅僅不過半年的時間便已經將周王馬三個大家族全部都給吞併了,我覺得距離您跟李家開戰應該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了嗎?」

「李家?」

陳天看著韓曉汐笑了笑,然後輕聲說道:「對付李家我並打算用對付其他幾個家族這樣的辦法,我不會直接對他們動手,但是我會將他身邊的所有盟友全部都變成他的敵人,我要一點點吞噬掉李家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讓他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東西被我一點點拿走!」

說白了,前世的時候陳天最大的敵人還是李君誠李浩峰父子二人。

先是李君誠聯合四大家族害死了陳天的父親,然後又是李浩峰為了從陳天的手中搶走薛冰凝,不惜用陳天母親的性命威脅陳天,最後導致陳天跳下山崖。

所以陳天對這兩個人的恨意也是最濃的。

韓曉汐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她心中清楚陳天跟李家的矛盾,對於陳天的這個做法也是非常能夠理解的。

其實如今的陳天無論是從自身的實力還是在江南省的影響力,甚至是經濟實力都要遠超於李家了,陳天如果真的是想要復仇的話,那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陳公子,我知道您的實力非常厲害,但是我還是要提醒您一下,今天您對王家還有周家動手肯定會引起李家那邊的警惕,說不定李家會請過來一些武道高手對您下手,所以您一定要小心一點,畢竟李家的實力雄厚,想要找到幾位化神境的高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韓曉汐輕聲說道。

極品寵妃太妖豔 「如果李家能夠找到一些煉虛境的高手過來對付我,我可能還會高看他們李家一眼,但是如果僅僅就是幾位化神境的話,那還成不了什麼氣候!」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韓曉汐聽到陳天的話以後無奈一笑,她心中清楚陳天的實力,既然陳天說沒有什麼問題,她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十多分鐘以後,韓曉汐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然後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我已經吃好啦!」

「恩,咱們兩個走吧!」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起身奔著餐廳外面走去。

韓曉汐則一個人跑到了前台結賬,然後跟著陳天一同離開了餐廳。 「我要你。」

尹楽雙眸定定地看著風玫,神色間有著罕見的強勢。

風玫微挑了眉頭:「你確定?」

尹楽下床,赤著腳踩在地面上,走到風玫面前,蹲下來握住她的手,仰頭看她:「我只要你。」

「呵~」風玫發出一聲短促的笑,她伸手抬起尹楽的下巴,自己身子微微前傾,拉進兩人之間的距離,似乎下一瞬兩人就要親上。

尹楽早已閉上了眼睛,不停抖動的睫毛泄露了他內心的不平靜,然而下一刻她含笑聲音卻在耳畔響起——

「你打算……如何要我啊?」

清清淺淺的笑意從每個音節里溢出,溫熱的呼吸噴洒在耳畔,鼻翼間是她身上獨有的馨香,尹楽覺得有什麼從他心間掃過,整顆心都酥酥的,發軟,發麻……跳亂了節奏。

於是,在他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雙手已經猛地推了出去。

「撲通——」

怎麼也沒想到尹楽會來這麼一招,風玫連人帶椅子翻了過去,以四腳朝天的姿勢仰面躺在地上……

等反應過來,尹楽看著躺在地上的風玫,再看看自己還未縮回來的手,有瞬間的發懵。若是以往,這個時候他早就驚慌失措地去將風玫扶起來各種道歉了,可是這一次,他抬手摸著自己胸口,感受著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的心跳,臉上有的只是錯愕與迷茫。

此時的他緊抿著唇瓣,比任何一次都像一個迷路的孩子,渾身都透著一股張皇失措。

風玫倒地之後在系統驚天動地的嘲笑聲中立即彈跳而起,正打算算賬,卻是見到了這般的尹楽——

真正的他。

眸內劃過一抹異色,心思轉動間,她勾起了唇角走到他面前,踮起腳尖環住他的脖子,語氣悠揚,帶著蠱惑之意:「不是說要我嗎?」

撲通——撲通——

尹楽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一下一下,似乎整顆心都要從胸腔里跳出來。眼中是她一張一合的唇瓣,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她環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與自己肌膚親密接觸的溫軟,似有火從那一處燒起來……一切的感官在這一刻似乎都被無限放大。懶人聽書

所有關於她的。

「我……」他咽了咽口水,「我好像犯病了。」

他緊蹙著眉頭,額頭冒出細汗,「難受。」

感受到他明顯過分僵硬的身體,風玫眸光微閃,並沒有放開他,只問:「哪裡難受。」

性感的喉結上下滑動,他的視線左右移動不敢放在她的身上:「渴……唔!」

尹楽瞳孔猛地一縮,瞪大了眸子看著近在咫尺的容顏,柔軟的觸感從唇瓣傳入大腦,「砰」地一聲有煙花在他腦海深處綻放,炸的他整個人有些發暈。

一觸即離,風玫微微偏頭,咂巴了一下嘴巴——

沒感覺。

但至少不討厭。

不討厭他的觸碰,從第一次她拉起他的手奔跑時她就知道。

但她也沒想到到這般地步依舊不會讓她生出厭惡來。

想了想,看著明顯已經傻了的男人,她踮起腳尖再次將紅唇印了上去,試探似的,碰一下,咂巴一下嘴巴,幾下之後,似乎確定了什麼,她開始用舌尖細細描繪著他的唇瓣,嘟囔著:「張嘴。」

整個過程中尹楽雙臂都筆直地崩在身體的兩側,指尖卻是在顫抖,聽到風玫的話下意識地開口:「我……唔~」

所有的話都被堵了回去。

很短暫的一個吻,結束后風玫摸著自己的唇瓣若有所思,眸中光芒閃動。

她也如尹楽之前一般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那裡心臟的跳動……

眨了眨眼睛,拋開過多的思慮,她拉著同手同腳的尹楽到了病床邊,將他推倒在病床上,壓了上去,紅唇精準地捕捉住他的唇瓣,唇齒輾轉間她悶笑出聲—— 離開餐廳以後,韓曉汐的心情似乎非常的不錯,踩著高跟鞋跟在陳天身後,姿勢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讓原本就性感迷人的身材更加誘惑了幾分,引起周圍無數路人扭頭看向了韓曉汐。

「今天吃的好飽啊,要不是陳公子您把我喊到南陽鎮,我現在應該還在跟那些大叔們聊著合作的事情呢,真的是煩死了……」

韓曉汐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你爺爺現在已經把整個韓氏集團交給你了?」陳天輕聲問道。

奪愛100天,權少的頭號新歡 「對啊,我爺爺最近的身體不是很好,所以一直都在家裡面休息!」韓曉汐輕輕的點了點頭。

「等武道聚會結束以後我去江州市看看你爺爺,順便送給他一些藥材,應該對他的身體有很大的益處!」陳天淡淡說道。

「那可是實在是太好了,陳公子您找到了葯神谷,現在最不缺的應該就是藥材了吧,而且您的醫術還那麼厲害,您要是出手的話肯定可以治好我爺爺身上的病……」韓曉汐十分開心的回了一句。

陳天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陳公子,今天天色已經晚了,我就先不回江州市了,在南陽鎮這邊留宿一晚,明天在回去處理周家王家的那些事情,您是不是也沒有找到休息的地方呢?」韓曉汐看見陳天不說話雨後繼續問道。

「恩,江南省的武道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所以這段時間我應該都會住在南陽鎮!」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那正好,一會我幫您安排一下住宿的事情!」韓曉汐看著陳天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陳公子您這麼厲害,幾年的江南省武道聚會您肯定能拿到冠軍,到了那個時候可能整個江南省都會知道您的名字了吧!」

「我這次並沒有打算參加江南省武道聚會!」

陳天淡淡說道。

「您不打算參加武道聚會?」韓曉汐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因為她知道陳天兩個月以前拿到了溫州市武道聚會的冠軍,所以此時陳天應該是代表溫州柳家來參加武道聚會的才對啊!

「一個小小的江南省已經沒有武者有資格當我的對手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參加這次武道聚會,但是我的弟子會代表我參加!」陳天輕聲解釋道。

「陳公子您的徒弟?」

韓曉汐聽到這話再次愣了一下,然後笑著問道:「沒想到陳公子您竟然有徒弟啊?您的徒弟是什麼人?」

「李一葉!」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沒想到李一葉竟然成為了您的徒弟,她的運氣也太好了吧!」韓曉汐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羨慕,畢竟陳天的本事她心裏面還是非常清楚的,別說是陳天了,就算是想要成為蕭飛虎的徒弟,那都是讓無數人羨慕的事情,何況陳天的身手本身就要比蕭飛虎厲害很多。

「李一葉本身的資質就非常適合武道修行,如果她一直跟在孫雀的身邊學醫,其實是很浪費的,所以我才會收她為徒,這次江南省的武道聚會我也打算讓她代替我參加!」陳天輕聲解釋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啊!」韓曉汐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扭頭看著陳天說道:「對了陳公子,我記得前些天在江州市的時候您不是答應過我要讓我成為武道高手的嗎?您打算什麼時候收我為徒啊?」

「你也想成為武道高手?」

陳天愣了一下,輕聲沖著韓曉汐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