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裳兒……我……」

蕭衡剛開口便聽到明裳的肚子在打鼓。

野棠如熾 蕭衡連忙將放在桌子上的糕點拿了兩塊遞給明裳:「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以後不會再向這樣讓你餓肚子了。」

兩塊糕點下肚,明裳已經不餓了,蕭衡抬起手來將沾在明裳嘴邊的碎屑擦乾淨。

蕭衡看著明裳良久才回過神來:「裳兒,時辰已經不早了,我們……」

明裳眸光不自然地閃了閃:「時間是不早了,可是……」

話還沒說完,明裳的朱唇上便傳來一陣柔軟。

影影綽綽地燭光下,帳幔以看得見的速度關上了,一陣疾風射來,燭光熄滅。

室內春光旖旎。

翌日清晨,一顆碩大的夜明珠出現在明裳的床頭,明裳見狀驚喜不已。

時光荏苒,轉眼便過了三年。

一大早上,明裳才睜開眼睛,便有丫鬟來報,家裡來客人了,讓明裳收拾好趕快去會客。

「什麼樣的客人非要我不可啊?我還沒陪我們家小阿楚玩一會兒呢!」

「少夫人,這個客人是您的娘家人,您非去不可的,將軍他早就在那兒陪客人了,就等著您去了。」

「娘家人是何人?」

明裳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是哪個娘家人比較重要。

明裳洗漱好過後,讓丫鬟簡單地梳了一個髮髻,便去了宴客廳。

明裳的腳剛踏進去,便看到時昊霖在那兒談笑風生,明裳黛眉微蹙,他算哪門子的娘家人?

「時昊霖,你找我何事?」

「裳兒……」

一聲熟悉的聲音叫住了她,明裳轉身看向那個人,看到是他,明裳愣了一下,很快便反應過來:「小叔叔,你怎麼來了?」

眼前的明白與往日的那個完全不一樣了,現在的他,身穿錦衣華服,墨發用白玉冠豎起,本是英俊的臉上多了幾分魅力。

「來看看你。」

明白看著明裳眼角帶笑,許久不見,這一見便再也不捨得離開。

「聽說你在青鸞國考上了狀元,不知,這次回來能住上幾日?」

「數月又余。」

談話間,一個兩三歲的小男孩跑到明裳的面前,伸著手就要明裳抱:「娘親,抱抱。」

明裳彎腰抱起阿楚,對阿楚道:「阿楚乖,叫叔伯。」

小阿楚看了一眼明白,好半天奶聲奶氣地喊了一聲「叔伯。」

明白聞言好不高興,他從衣袖間拿出一個金鎖項圈給阿楚戴上:「這是叔伯送你的,可要收好哦。」

「謝謝叔伯。」 十里長街人聲鼎沸,路兩旁擺攤的小販叫賣聲不絕於耳,明裳懷裡抱著小阿楚,一臉寵溺地看著他。

「少夫人,您抱累了吧,阿楚少爺由奴婢來抱吧!」

小丫鬟說著便將明裳懷中的阿楚抱了過去。

「小少爺,您看著雲軒閣買糕點的人還挺多的呢,咱們還要排隊呢!」

「排隊也要買,誰叫咱家的糕點不好吃呢!」小阿楚撅著嘴說道。

小丫鬟笑了:「小少爺,就數您嘴刁,在這京城就數咱們將軍府的糕點最好吃了,您偏偏不喜歡吃。」

「這不還是不怎麼樣嘛!」

小丫鬟一邊與小阿楚斗著嘴,一邊付了錢買了糕點。

糕點到手,小阿楚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

買了糕點后,眾人便回府,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走到一處小巷子,遇到一個披頭散髮、衣衫襤褸的老婦人,她長長的頭髮遮住了大半邊臉,看不清她的長相。

大明星的臥底小女傭 「小少爺行行好,我們有三天沒吃東西了。」

小阿楚看了一眼明裳,隨後便對小丫鬟說道:「阿鳶姐姐,把這些糕點都給婆婆吃吧,咱們重新買吧!」

「這……就知道小少爺心地善良。」阿鳶說著便將手中才買來的糕點全數給了老婦人。

本來大家都以為他們將食物給了她,她便會離開,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她竟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

神寵進化 「我們是從外地來的,在這京城中人生地不熟的,我的孩子又生了病了,不知道這位夫人能否給些銀子讓我的孩子看看病?否則的話,我怕是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老婦人一副十分可憐的模樣,不禁讓明裳動了惻隱之心。

就在明裳準備拿銀子的時候,老婦人趁其不備便將阿鳶懷裡的小阿楚搶了下來,那本是可憐的模樣變得有些猙獰。

「你做什麼?你要銀子我們少夫人給都已經要給你銀子了,你劫持小少爺做什麼?」小丫鬟驚恐地說道。

「你閉嘴!小心我掐死他!」在姜氏的威脅下,小丫鬟連忙閉上了嘴吧!此時的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老婦人看著明裳:「好你個明裳,都這個時候了還沒認出我是誰了嗎?」

老婦人說著撥開了遮住她半邊臉的頭髮。

明裳定睛一看竟然是姜氏,明裳冷聲道:「姜氏,你不在老家好好地待著,來京城做什麼?我家阿楚與你有何怨恨,你要這樣對他?」

「有何怨恨?我們之間的怨恨還少嗎?」

「我家瑤兒與劉明暉本來是一對璧人,就是因為你從中作梗,才讓我家瑤兒的日子過得如此的凄慘,明裳今天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也要讓你嘗嘗失去親兒的痛苦。」

姜氏說著便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娘親,救我。」

明裳看著小阿楚憋紅的臉,胸中一股怒火在燃燒,衣袖中的匕首滑入手中,正準備給姜氏一個教訓的時候,明瑤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躥了出來,她手中拿著長長的棍子,狠狠地打在了明裳的身上。

明裳手一松,匕首掉落在了地上。

「我的明裳妹妹,好久不見啊!真沒想到我們會以如此的方式見面,真是很特別呢!」

明瑤一身錦衣華服,與姜氏這個裝扮,簡直天壤地別。

「你們真卑鄙!」

「這也沒辦法啊!誰叫你們將軍府那麼強呢,若不是用點手段,怎麼能抓到你呢?」 「這是我們之間的恩怨,與阿楚沒有關係,你放了他!」

「放了他?明裳我本是心狠手辣之人,你竟然叫我放了他?真是可笑!」

明瑤一邊說著一邊長長的指甲劃過小阿楚的臉,惡狠狠地說道:「當初若把你弄死了,還會有他嗎?也不知道你哪來那麼好的運氣大難不死不說,還竟然攀上了京城的蕭家,現在還是什麼神醫?嘖,除了你也沒誰有過這麼好的運氣了吧?

你說,若是你死了,這麼好的運氣會不會變成我的了?」

「你說你到底要我怎麼樣才肯放了他?!」

明瑤聞言這才看向明裳,她的嘴角揚起一抹不明所以地笑:「這到好辦,只有你死了,你的兒子才能有一線生機。我想你不會貪生怕死吧?」

「自然不會!」

「那行,你就用你自己的匕首自裁吧!」

明瑤說著便將明裳掉在地上的匕首撿起來送到明裳的手裡,明裳接過匕首對小丫鬟使了一個眼色,刀鋒劃在臉上,明瑤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姜氏手中的阿楚也被小丫鬟搶了過來,明裳立即抱住阿楚不讓外人靠近。

「好,你個卑鄙的賤人!本想慢慢地折磨你,沒想到你這麼急著去送死!劉明暉已經背叛了我,我的孩子也沒了,在這個世界上我也沒什麼可留戀的了,今日咱們就一起共赴黃泉吧!」

明瑤說著便快速地拿出火摺子點燃火,扔在了一旁柴堆處:「明裳,明年的今日便是你們的忌日!」

一旁的火堆在燃燒,卻沒有要爆炸的意思,明瑤臉上的笑容在漸漸地消失。

「瑤兒,娘捨不得你……所以……」

「娘,你怎麼能這樣?!」明瑤氣急攻心一口血吐了出來。

「瑤兒……」姜氏見狀,腦袋嗡嗡的響,連忙去查看明瑤的傷勢。

就在此時,蕭衡從天而降落在了明裳的面前,他見明裳母子無礙,臉上的擔憂之色這才消散。

「阿楚還小,不宜見血腥,你們帶著孩子離開,這裡交給我好了。」

明裳將阿楚遞給蕭衡:「這是我與她們之間多年的恩怨,我要親自解決,你帶著阿楚在那邊稍等我片刻。」

蕭衡看了一眼明裳,接過阿楚,將手中的劍遞給了明裳,隨後便抱著阿楚離開了。

明裳看著姜氏和明瑤,往昔她們對她做的事情皆歷歷在目,她沒什麼好可憐她們的。

手起劍落,明瑤和姜氏二人還沒來得及求救就閉上了眼睛,明裳從衣袖間拿出一個白玉瓷瓶,拔開蓋子,將瓶中的粉末灑在屍體上,很快二人的屍體便煙消雲散。

她們二人就這樣消失了,就好像,從未來過這裡。

明裳將蕭衡的劍還給了他,她看著蕭衡懷中的阿楚有些歉意:「對不起阿楚,方才是娘親大意了,你放心,以後娘親再也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了。」

「娘親,這不是你的錯,都怪阿楚,是阿楚要吵著吃雲軒閣的糕點的,要不是阿楚,我們也不會碰到這樣的人的。」

「阿楚少爺這不怪你,要怪就怪她們太壞了。」

「阿楚長大后要殺壞人,保護娘親!」

年紀小小的阿楚,舉著小手做出一副發誓的樣子著實的可愛。 「誰先來?」

「我先來,我不能讓九隨意喝下這來路不明的試液。」

即便大賢者做了示範,銘音依舊不放心,她自告奮勇,搶在九前面喝下了試液。

接著,銘音就愣了,就好像丟了魂一般。

「一會輪到你測試時,記得閉上眼睛。」

大賢者嘆了口氣,提示了九一句。

「早說啊…銘音她不會有事吧?」

九吐槽道,她看著銘音現在的樣子,不由得為銘音捏了一把汗。

「我能向你保證,她不會有事。」

「那她怎麼會露出獃滯的神情…?」

「試液的效果因人而異,她不夠成熟,再加上準備不足,才會露出這種神情。不過放心,你不會在她面前出醜。」

大賢者如此回答道,然後把最後一杯試液推到九面前。

「她快恢復平靜了,做好準備。」

銘音的一舉一動盡收大賢者眼底,他知道,銘音的測試馬上就會結束。

而九接過試液,等了幾秒,見銘音還沒恢復平靜,於是就一口悶了試液,閉上雙眼。不過,九卻沒有感覺到任何變化。正當她疑惑之際,她那緊閉著的眼睛卻看到了光彩。一幕幕痛苦的回憶在她眼前略過,而她卻無力改變那些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她感到憤怒、無助、凄涼,她感覺自己身處火海,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但測試並沒到此結束,略過九眼前的回憶也不再只充斥著痛苦。突然間,九想起了十對她講過的話,那些她以前從沒放在心上的道理。這是九第一次感覺十的話竟如此深奧,她開始後悔沒聽十的勸言。短短的幾分鐘里,九領悟了許多。

不覺間,九的心態變平和了,她不再憤怒,也不再深思,然後睜開了雙眼。雖然剛才的經歷讓九感到驚訝,但她卻沒忘記測試的最後一步,她睜開雙眼后,第一時間就擦去了額頭的汗水。

「這厚重的青色里必定布滿了坎坷。」

大賢者看著紙巾上的顏色,點點頭,似乎早就猜到了結果。

「這算什麼…」

九看著紙巾上的顏色,有些失落。

「你的精神境界處在青這一等級的中等偏上水準,非常不錯。打個比方,如果你是賢者,你會被任命為你們之前居住的小鎮的第二負責人。」

大賢者解釋道,他認為九擁有成為賢者的天分,而這也讓他堅信,感化九、讓九為賢者做事、甚至讓九成為賢者是可行的。

「這還不如十夫長…」

九吐槽了一句,她認為這測試並無意義。

「我就知道九很厲害…可九偶爾也要等我一下啊…」

銘音對九的測試結果感到驕傲,可她臉上卻閃過一絲不快。銘音太過擔心九了,她在為九沒等自己完成測試就喝下試液而生氣。

「抱歉…我想給自己留個懸念,我認為銘音的測試結果會影響我發揮呢。」

九解釋道,她不好意思地對銘音笑了笑。

「九太高看我啦…是我的顏色很淡,比起青色更像是灰色。」

因愛而生的氣總是會很快消散,銘音理解了九的想法,她也對九報以笑容。 從山上下來,似乎一切照舊,大家一路上有說有笑,回家開開心心的,繼續做了晚飯。

晚飯後,李明蓉洗碗,谷蘭搶著幫她一塊兒洗。

「你今天爬山累了,歇著吧,我做慣了的,一會兒就好。」李明蓉拒絕著,甚至將李青松向著谷蘭那邊推了推:「大哥,你陪她去村子轉轉,看看誰家有電視看。」

這年頭,村裡有人家買了電視機,往往全村人,都會一窩蜂跑這一家看電視。

李明蓉這是找機會,讓兩人能單獨相處呢。

谷蘭轉眼望向李青松,眼中有些許期待。

「舅舅,你就帶舅媽去看電視吧。」李果冒失嚷了一句。

李青松尷尬,偷眼看看谷蘭,咳了一聲,訓斥李果:「別亂說,人家谷蘭阿姨是個正派知識份子,不比鄉下這些村婦,隨便亂開玩笑。」

李果自討沒趣,借口看書,麻利的溜回房。

李青松想想,還是開口邀約谷蘭:「你想看電視嗎?我家沒有,我陪你去村裡轉轉,看看誰家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