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對於陳曉奇的偏愛有些不以爲然,相對於其他從開始並肩打天下的元老個年輕人得到的眷顧和器重未免太多,就算他有着不同尋常的才華能力,卻也不能這樣的肆無忌憚!這等計劃強則強矣,但卻如虎口拔牙刀鋒起舞,動輒自傷可能連累了整個集團當今大好的基業!

權利放的太過,難保有一天這些傢伙生出異心!現如今陳曉奇本人還沒有佔據一個強大國家的中樞,蘭芳共和國不過是一枚重要的棋子罷了,離着她發揮重要作用還遠得很,在華人還沒有徹底佔據上風,這個國家還沒有徹底消化土著人統一思想文化之前,都不能算是一個成功的基業。隨着時間的增長方面勢力越來越大,如果陳曉奇有什麼危險,整個集團很可能一下子就分裂成四五塊,軍頭一個又一個,商業巨頭一個又一個麼寬鬆的放任下去,他們之間攀比推諉相不對眼的事情必然越來越多!就算近衛軍再忠誠,終究不在身邊放心啊!

陳曉奇淡然

擺手說:“徐元做事滴水不漏,這個我很放心。所外人都被清理乾淨所有施放的炸彈器皿全都是可降解的,沒有絲毫證據留下,即便是被人發現也難以找出源頭。況且持續幾年的疫病,說是人爲的,目標又是日本人,這未免有點異想天開。起碼在一段時間內,這個祕密不會揭開。此事,就不要告訴百里公了。他是個正統軍人,見不得這種針對平民的不光彩伎倆。

告訴徐元,東南亞的計劃適可而止也就是了,過猶不及!”

孫桂芝頷首道:“不錯!若然逼迫日軍太過令他們不能立足,則進一步計劃就無法實施。這一次從英國人手中可是賺了不少錢!日本人也爲此狠狠的掏了一筆出來,相信只要疫情控制住,他一定會變本加厲的撈回來。那時候,想不在此地紮根亦不可能,日本的財團和官僚們可是容不得這種退縮行爲啊!”

“獲得東南亞礦產工業基地之後,日本想不進取也不可能了!收拾完疫情的麻煩,太平洋戰爭即將爆發,諸位,那該是我們一展身手的大好時機了!”陳曉奇將話題岔開,提出新的的議題。

參謀長李俊峯已經從德國回來,德國人的大兵團指揮作戰和空地一體閃擊戰戰法,以及德國的裝甲師戰法都給他和整個軍事觀察團留下深刻印象。這種動輒百萬大軍規模的指揮作戰,中人是普遍缺乏的,別看以前的軍閥混戰多麼精彩激烈,論指揮水平,他們連兩千多年前的春秋戰國那些軍事大家都趕不上!在那個年代,如何指揮幾十萬大軍行進,特別是後期白起等人橫行大地攻城略地的颶風一般軍威,更是難以想象的。

現在有了電臺、話、無線電報甚至空中指揮中心,調動幾十萬大軍在廣闊的戰場上做軍團對戰,想起來固然令人熱血,但多兵種配合、多地域跨越的合成作戰能力可不是隨便就能想出來的,那需要去學習驗證。比較起來,上次的對日防禦戰,基本是20年前歐戰的翻版,實在算不得什麼。未來的先進戰法,還要向西方列強學習。當然了,戰略戰術,中國人自己足夠博大精深,能不能啃的動理解的透是另外一回事。

此時提到新的戰爭準備,點點頭說:“根據德事觀察團的總結成果,我們的反攻東北計劃和高原作戰計劃、西北進取計劃已經基本完成。相關的實兵演練將在明年春天換裝完畢後展開,預計到明年十月完成戰爭準備,擴軍計劃完成,預備役和武警部隊編成完成,後勤保障完成。具體方面有……。”

武器大換1933年第一次定型、1935年第一次換裝後短短的六年時間裏,第二次進行大換裝。伴隨着工業生產力的全面提高升級,泛山東集團基本實現了工業技術的跨越,從原本的單一機牀機械批量生產,向全面的機牀機械設計研發生產過渡成功。現在新的加工中心、大型機牀母牀、大型流水線生產線、第一批數控機牀等等都開始投入生產使用,在工業核心領域和技術上,已經徹底奠定了基礎。這個基礎,是連續二十年用數十億美金砸出來的,是數以十萬計的留學贊助行動集中爆發出來的成就。

現在的中國可以毫不誇張的說,繼美國、德國之後界第三個實現了完全化工業核心體系建立的國家,就算英國、俄國和日本現在都不敢說已經做到這一點。當今世界,最強大的德國、美國,有每年生產130萬臺機牀的能力,其中切削機牀可以達到十四萬臺以上以隨時根據需要進行研發製造具體生產所需的機牀種類。這種能力,俄國尚不具備,英國被落在後面,日本還沒完成工業化轉化,更沒有成套研發體系,法國也意大利不必說了。

國能夠實現這樣的跨越,一則是從一開始就吸收消化了德國1920年代之前機牀技術的核心次在1929年得到了美國工業自動化核心領域的升級換代模式和建設方法,20年間輸送出去的數以十萬計的理工科人才,引進全世界的超過十萬美、德工程師技術人員以及猶太人,再加上從1925年開始的後備人才培養計劃,從最早的掃盲班技工培訓現在遍及全部控制區一億人口基數內的無數學校,每年數十萬在校學生已經達到上千萬的技術工人,全部計劃性“生產”工業人才和技術工人的教育生產線。等等一切的持續二十年的投入換回今天這個足以自豪的成果。儘管目前生產能力只有德國和美國的五分之二強,卻有着極其強大的潛力。在需要的時候種擴展能力將爆發出可怕的成果!

現在,在1933年就定而不能裝備的很多武器開始大規模生產儲備,子彈生產線足以供應百萬大軍使用半自動步槍的大規模戰爭所需,一個武器工廠年產半自動步槍五十萬支;坦克生產線可以提供年產超萬輛“土狼-2主戰坦克的能力,有年產150萬輛的汽車生產線可以支撐需要,有年產超過一萬架主力戰機的生產能力。而在標誌性的造船業上面,整合中國總數四十四家大型造船廠,外加蘭芳共和國十七家造船廠的分段分工製造能力,可以在一年內生產四十條2萬噸級航空母艦!就算僅僅憑着中國沿海的這些造船廠的規模和生產能力,單論造船速度也絕對超過日本!現在,光是在山東沿岸船臺上和船塢中正在加班加點製造的“宋”級潛艇就有二十多條,並且還可以以每年三十條的速度批量製造。遊弋在中國沿岸和浩瀚大洋中的海狼已經有三十多條,在明年,它們將成爲第一批真正意義上的海底殺手。十年練兵的成果,就在一朝呈現!

憋屈了二十年,報仇雪恨的時刻終於就要到了!二戰進行的如火如荼,現在,就要看那個決定性的時刻到來,還有半年時間!或許沒有那麼久,當德國戰車從歐洲掉頭的時候,便是巨龍一舉沖天咆哮九霄的時刻!中華巨龍,必將騰飛於世界!

“另外,第二炮兵部隊建設初見成果,預計在七天後,將進行第一次地對地導彈發射試驗,屆時希望老闆能準時親自到場觀看!”李俊峯面色平靜的說完。

現場許多人登時面面相覷,意外的問道:“第二炮兵?已經成功了嗎?”

陳曉奇的表情極其精彩,很是失態的從座椅上蹦起來,失聲叫道:“導彈?!真得搞出來了?你確定不是那些發射後不管的衝壓火箭?”

:網友上傳章節 第八十二章 最後的準備

網站地圖: 夜,無月,黑得漫無邊際,只有幾顆零落的星星,散發著微弱的光芒。錦都城東郊,被大火燒成廢墟的原太子府,出現了兩道快速移動的身影。

他們來到西北角一處被雜草遮掩的枯井前,擦亮了火熠子,將井口上方的雜物清除,把背在身上的長繩,拋進枯井裡,一個人在井口拉著繩子,一個拽著繩子爬了下去。

在枯井裡,那人找到一個已然褪色的襁褓,那人從懷裡掏出一塊灰布,將襁褓包起來系好,綁在腰間,順著繩子爬出了枯井。

半個時辰后,這個襁褓送到了兩個月前才剛剛新鮮出爐的忠義侯夫人陶氏的面前。陶氏雙手顫抖地解開布包,看到裡面的襁褓,熟悉的針線,眼中浮起了淚光。

襁褓上布帶已然風化,又是活結,很輕易地就扯斷了,裡面有一小截灰白色的骨頭。陶氏的手顫抖地厲害,想碰又不敢碰那一截骨頭,淚如雨下,失聲喊道:「女兒!女兒!我苦命的女兒!」

陶氏抱著襁褓,哭得撕心裂肺,哭得聲音沙啞,哭得雙眼紅腫。不知道過哭了多久,陶氏哭得全身沒力,哭癱在桌子上,抽搐了許久,才慢慢地恢復平靜。

陶氏擦去臉上的淚水,認真而仔細地將襁褓折整齊,裝進錦盒裡,輕輕撫摸著,喃喃自語道:「女兒,娘不會讓你冤死的,娘會為你報仇的,娘會送罪魁禍首下來給你請罪的。女兒,是娘沒用,是娘對不起你,娘會很快就下來陪你的,乖女兒,你別怕,你等著娘。」

陶氏痴痴地看著襁褓,一動不動,整個人都凝固在悲痛之中,直到窗口透過光亮,昭示天要亮了,她才把錦盒的蓋子蓋好,鎖進了紫檀木雕花立櫃中。

陶氏拉響鈴鐺,喚婢女進來伺候。婢女們早已準備好洗漱用品,在外面候著了,聽到聲響,推門進來,看到一臉憔悴陶氏,都是一驚。心腹婢女關心地問道:「夫人,昨夜沒睡好嗎?」

陶氏嘴角微微上勾,一語雙關地道:「是啊,沒睡好,做了一個噩夢,如今夢已醒,以後會睡得很好的。」

在陶氏洗漱梳妝時,幾個妾室過來請安伺候,「賤妾給夫人請安,夫人萬福。」

陶氏眼皮都沒抬起,冷淡地哼了一聲,對她們的態度沒有絲毫的改變。一會,忠義侯沈穆軻來了,跟在他身後的是昨天跟他歡好的小妾。小妾一臉的春意,纖腰扭出的媚態,看得另外幾個妾室滿眼妒意。

「老爺。」陶氏欠身行禮,低垂的眼中寒光閃動。

沈穆軻嗯了聲,在左首椅子上坐下。陶氏親手奉了茶水給她,然後在他左手邊的椅子坐下。

婢女通報道:「三爺、三奶奶、七爺和小少爺,寶姑娘來請安了。」

沈穆軻抿了口茶水,道:「讓他們進來。」

陶氏看著一瘸一拐走進來的沈柏寓,眼中閃過一抹心疼,看到大闊步的沈柏定,疊放在身前的雙手,緊緊地互握了一下。

二奶奶紹氏給公婆請安,抬眼看了看陶氏,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今天是怎麼了?一向不喜歡塗抹脂粉的婆婆,今天的脂粉擦得忒厚了。

陶氏輕咳一聲,道:「人齊了,上朝食吧。」

婢女擺好朝食,沈穆軻在桌邊坐下,陶氏等人入坐。陶氏斜了眼紹氏,道:「有下人伺候,你坐下一起吃吧。」

「是。」紹氏屈膝應道。

沈柏定端起碗,又放下了,露出食難下咽的模樣。沈穆軻抬眼看著他,問道:「怎麼了?」

「父親,兒子坐著吃飯,生母在旁伺候,兒子有負擔。」沈柏定起身垂首道。

陶氏勾了勾唇角,目光平靜如水,夾了個春卷,給小孫女,「寶兒吃。」

沈穆軻看了眼沈柏定的生母董姨娘,道:「去旁邊坐著。」

董姨娘笑得見牙不見眼,道:「是,老爺。」

一家人安靜吃完朝食,沈穆軻接過婢女遞來的杯子,漱了口,抬腿往左室走去。陶氏指著小妾,道:「進去伺候老爺換衣。」

小妾屈屈膝道:「是。」

沈穆軻換好朝服,走了出來,道:「我去衙門了。」

陶氏站起來,和妾室送他到門口,欠身道:「恭送老爺。」

妾室們也行禮道:「恭送老爺。」

送走沈穆軻,陶氏將小妾們和沈柏定都打發走,道:「寓兒,你媳婦嫁進來幾年了,都沒回過娘家,這幾個月都沒什麼事,你就帶著她和孩子們去趟紹家,看看你岳父岳母,趕在端午節前回來就行了。」

紹氏滿心歡喜,沈柏寓一向孝順,夫妻倆聽從陶氏的話,準備好了禮物,於三月十八日離京去紹氏的娘家。

沈柏寓夫妻帶著孩子離開的第三天,三月二十日,陶氏如常去沈家老宅,給沈母請安。沈母穿著一襲深藍色團花對襟寬袖長衫,歪靠在榻上,一個小丫頭拿美人捶在給她捶腿。

沈母看著陶氏進來,眼中閃過一抹鄙色,沉聲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紹氏呢?」

陶氏只當沒看到她眼中的神色,恭敬地行了禮,道:「老太太,紹氏回娘家了。」

「這小輩回娘家,都不告知長輩的,太沒禮數了,小戶出身,就是上不了檯面。」沈二太太周氏陰陽怪氣地道。

「她是經我這個婆婆同意,才回娘家的,老太太是我的婆婆,由我侍奉。」陶氏笑眯眯地道。

周氏撇撇嘴,不屑地輕哼一聲。

陶氏也不等沈母說話,自顧自地找了張椅子上坐下,沈母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沈大太太林氏領著她的兒媳、周氏領著她的兒媳,圍著沈母奉承,那副諂媚樣,看得陶氏嘔得慌,低頭看著衣袖上的花紋。

陶氏耐著性子,在沈家老宅喝得茶都淡了,才起身離開老宅,去了趟藥鋪。陶氏從荷里拿出三張陳舊的單子,「掌柜的,把這些藥材撿齊了,送去忠義侯府,價錢不是問題。」

坐堂大夫看那三張單子都是補身的藥方,沒什麼問題,對掌柜點了下頭。他那點微薄的醫術,不足已看出從三副葯里,各取幾味葯,湊一起,就能配出致命的毒藥。

掌柜點頭哈腰地道:「是是是,夫人放心,兩天內,就能把藥材撿齊,送去府上。」

陶氏離開藥鋪,去酒樓吃了飯,又點了一桌席面,讓他們在三月二十六日傍晚,送到忠義侯府。

過了兩日,藥材送進了侯府,沈穆軻問了句,「你買這麼多藥材做什麼?」

「我這幾日睡得不好,大夫說要喝點葯,定定神。」陶氏解釋道。

沈穆軻看她臉色是不太好,沒有多想,叮囑她依時吃藥。接下來幾天,陶氏以身體不好為由,不讓妾室和庶子來請安。陶氏躲在房裡,專心將需要的幾味葯撿了出來,配成一副致命的毒藥,將藥材磨成粉。

二十六日這天,陶氏和沈穆軻去東宮,參加太子的生辰宴。到了傍晚時分,酒樓把席面送了進來,陶氏把毒藥摻在酒里和沈穆軻愛喝的八寶雞湯里。

陶氏做好一切,吩咐婢女道:「去請老爺過來,說我有要事與他商量。」

婢女去請沈穆軻,沈穆軻正摟著董姨娘,嘻嘻哈哈喝著小酒,快活得不得了。得知陶氏有請,董姨娘不樂意地噘嘴,拉著他的衣角,「老爺,今天是妾身的日子。」

「爺跟她說完事,再過來。」沈穆軻把手從她衣襟處抽出來。

「妾身等老爺過來。」董姨娘嗲聲嗲氣地道。

沈穆軻去了陶氏的院子,陶氏將下人們都屏退了,站在門邊等他。沈穆軻大步走進來,不是太耐煩地問道:「你有什麼要事,非得今天說?」

陶氏微微淺笑,關上門,轉身道:「今日午宴,老爺飲了酒,本該讓老爺歇息,不該打擾老爺,只是這喜事,我不跟老爺分享,就不知道該跟誰分享了。」

「什麼喜事?」沈穆軻在桌子邊坐下,問道。

「老爺莫急,等我先敬老爺三杯酒之後,再說吧。」陶氏提壺倒酒,親手奉上。

沈穆軻爽快地連飲三大杯酒。

陶氏盛了碗雞湯放在他面前,笑盈盈地道:「老爺,用喝碗湯,我去把東西拿來。」

陶氏看著沈穆軻喝了半碗湯,這才轉身往裡室去。沈穆軻還在喝湯,沒有注意到陶氏一臉的決絕和眼中的冷意。

陶氏從紫檀雕花立櫃里,捧出了那個錦盒,回到小廳里,笑問道:「老爺,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沈穆軻看著她,反問道:「是什麼日子?」

「給老爺看樣東西,或許老爺就能想起來了。」陶氏把錦盒放在他面前,打開蓋子。

沈穆軻看著裡面的東西,皺眉問道:「這麼髒的東西,你拿出來做什麼?」

「老爺不認識了嗎?這是一個襁褓,是我一針一線綉出來的,綉出來給我女兒用的,老爺你想起來了嗎?」陶氏目光銳利地盯著他問道。

沈穆軻臉色微變,「你好好的,把這個拿出來做什麼?」

「拿出來告訴你,今天是女兒的生忌,亦是女兒的死忌,也將成為你的死忌。」陶氏神情猙獰地道。

沈穆軻此時感覺到腹痛如絞,「你,你居然敢謀害親夫。」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你呢,你為了你的青雲路,狠心到害死自己的親生兒女,那我怎麼就不能做一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我若能早一點醒悟,或許密兒不會死,深兒不會死。沈穆軻,你這個忠義侯是怎麼來的?你是不是忘了?用我兒女我侄兒的命換來的爵位,你想要傳給沈柏定那個庶子,你還真是無情無義到極點啊!」陶氏咬牙切齒地道。

沈穆軻痛得滿頭大汗,從椅子上跌坐在地,「你把解藥拿來,我寫摺子,我讓寓兒當世子。」

「不稀罕,寓兒不會要這個沾著他哥哥、他妹妹、他表弟鮮血的爵位,我也不會讓這個爵位存在的。」陶氏恨聲地道。

「你這個毒婦,你想做什麼?」沈穆軻驚恐地問道。

陶氏冷笑道:「我想做什麼,你在地下好好看著。」

沈穆軻雙眼瞪得圓圓的,死死地盯著陶氏,手腳不停地抽搐。陶氏面無表情地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帶恨意,看著他慢慢的沒了氣息。

陶氏把襁褓收回柜子里,又走回桌邊,盛了一碗雞湯,將湯水喝完,故意將碗帶翻在桌上,緩緩地躺倒地上,靜等藥性發作。 立第二炮兵部隊。確的說是建立導彈部隊。一直親自掌控抓起來的一項重點工程。其意義之重大不亞於神祕的核工業工程。皆因來自後世的他非常清楚。未來的世界是屬於它們的。

不管是空軍還是陸軍海軍。以及戰略部隊。都離不開導彈的存在。未來的戰爭模式可以說就是在導彈競爭中進行的。就拿現在那些列國爭相建造的戰列艦和航母來說。或許在他們看來。那鉅艦大炮的威力足可以震懾一切。那些動輒有數百毫米裝甲的龐然大物是不可摧毀的。然而重型轟炸機和機載魚雷給他們上了很生動的一課。重磅炸彈的增加投射。令昔日的海上霸主一點也不安全。不過好歹這還都是相同重量艦船之間的對抗。

但是導彈的誕生卻打破了這中常規。甚至引起嚴重的不均衡。一艘滿載排水量五萬噸的戰列艦。可能會被一艘不足一百噸的導彈快艇給輕鬆幹掉。一艘一千多噸的輕型驅逐艦攜帶對艦導彈和反潛導彈。甚至可以比艘萬噸級巡洋都囂張的橫行海上威脅力十足。說到底就是科技武器的威懾力太大了。另一個就是空中格鬥彈。空戰很快就要跨入高航速和超音速時代。當使用風冷水冷渦輪壓發動機的戰鬥機達到700公里每小時的飛行速度時。單純依靠眼睛準和空中機槍掃射就已經比較吃力了而採用噴氣式引擎的戰機一旦降臨空中。就意味着新的對抗時代到來。超視距打擊和提前打擊技術統治天空。誰搶先一步。誰就可以擁有制空權。就擁有制勝權。

而的對的遠程戰略導彈的價值更毋庸置疑。當核彈即將面世的時候。如何將這種“戰爭終結武器”投放到對方國土上就成了大問題在初期可能依靠重型轟炸機運載過去但這極易遭到對方攔截並且安全度非常低。突然度也很小。震懾性較低。另一個作法可能像美國人似的。製造可以用410毫米戰列艦大炮發射的核彈頭但那樣的思想不適用。而且極度危險。

最佳的方式莫於使用導彈。採用洲際彈道導彈可以在五千公里之外。甚至在自己的國土上進行反制。或者裝潛艇上超遠距離威脅。這種令敵人完全沒法掌控的威懾力往往是更有價值的。

陳曉奇記憶的後世大國小國當中無一例外都中程遠程導彈和核彈相結合。組成完善震懾力量。即使是朝鮮那樣的破爛國家。因爲一種來路不明的中程導和似是的核彈製造能力。就可以攪動的美國上下不安暴跳如雷。足以說明其重性。

有了那個能力和財力之後。從128開始祕密挖掘囤積礦石組織人力研究一系列的提煉加工製造工藝。經過十幾年的有序引導和巨大投入。這種耗資僅次教育體系的戰略武器已經進入收尾階段。兩座大型核反應堆的成功運轉。兩種武器級和的製造。已經完成的彈體制造設計。如今也就剩下原子彈製造的最後環節了。

陳曉奇相信。有了己的先知先覺和幾年的漫長投入。加上本身學識的主動引導具體指點。大部分材料結構化學制備等等理論性的東西少走很多的彎路。當全世界剛剛知道是作爲鏈,反應核裂變最佳材料的時候。他已經完成全部的前期工作進入到實際彈頭製造當中。到今天他之所以敢底氣十足的拍脯說誰都不怕了。絕不僅僅是工業升級帶來的好處。關是這種“大器”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他成功了。

而今。新的驚喜次降臨。導彈的面世。將極大的改變戰爭的進程。他努力控制下不無目的擴大軍隊備和規模緊的盤騰出大量建設資金傾斜到這些武器的研究上面就是爲了走在全世界的前面去完成這種革命性的積累。他之所以沒有掉家底的跟列去比艦船數量。絕對不造超過三萬噸標準排水量的大型戰列艦和重型巡洋艦還不是因爲知道將來這些傢伙一定會被淘汰。已經會在反艦導彈面前隕落。一定會在導彈潛艇面前俯首稱臣?省下那些錢。按照自己所知的軌跡去跨越這個時代。領先這個時代。纔是他要做的。現在。自保有餘的他。可以拋下一切負擔去拼搏翱翔了。

彈。另一時空的德國給全世界的驚喜。導彈。那時的蘇聯第一次改變海戰模式。導彈。共和國首先發展的武器種類。誰先擁有它。誰就掌握先機。

陳曉奇的腦袋裏一子列出一大堆的導彈類型。幻想着無數兵種攜帶的大大小小導彈在戰場上斬將奪旗向披靡。以完全的軍事超越化將所有敵人徹底幹翻的形。那怎是爽字了的?

他的驚訝失態。還在現場許多人的意料之外。他甚至都顧不上會議的其他日顛顛兒的求立刻去研發中心看看這種好東西的進度如何。無奈。小會暫停。匆忙安排的空一號立刻在十六架護航重型戰鬥機的輔助下從濟南起飛奔遙遠的甘中祕密軍事基的。

那裏。正是整個集團最核心的幾研發中心之一。負擔起核工業的後半段研發工作和一半的導彈研究工作。

原本陳曉奇預計的彈道導彈成果能夠在142出現就不錯了。他卻沒有估計到這個時代中人才到底是樣一種牛叉的狀態。更沒想到他二十如一日的教育投資可以換來多麼豐碩的回報成果。而這時候的中國科研工作者們。心中那團民族振興的火焰又是燃燒的多麼熱烈。那是一種絕對不遜於後世六十年代近乎瘋狂的專注投入狀態爲了國家民族的強大。他們不惜一切1價。

這個時代的陳氏集所擁有的科研工業條件。比起後世六十年1中國強的多。而且最關的整套材料039;化學物理學計算機技術核技術理論。加上最關鍵的基礎工業特別是重工業的完備建立。令這裏的巨量研究人員有世界一流的平臺來施展他們的才華。在有序組織下的超大規模聯合作業又要比單一織單位的悶頭摸索方便太多。而具體設定研究方向和枝目標詳細039;工合作協同突的作法。又分體現了他們組織管理039;上面的強大勢。其項目分工協作的能力。已經達到當今世界的極限。

這樣一來導致的就效率的極端提高。種種因素捏合在一起造成的內部反應別提多麼劇烈。至於陳曉奇這個始作俑者都難以想象這種成功來的多麼驚人。

經過幾個小時的高飛行。“空軍一號”這架跟四引擎重型轟炸機幾乎沒什麼差別的大家緩緩降落在泉以南祁連山中的軍用機場內。最高領導機構的匆忙到來令駐守司令許雄措手不及。而成功引起大老闆這種極度重視的研發部門則興奮異常。這充

了他們的工作成果是多麼的驕人。

陳曉奇出現在深入山體不知多遠的研究中心內。以束星北爲首的工作人員們表示熱烈歡並在陳曉的強烈要求下第一時間參觀了他們建造成功的第一枚即將試射的中程導彈。

出現在參觀團眼前是一枚長達二十米粗有165米的龐然大物。白色塗漆的圓形細長外形。渾圓的尖錐形戰鬥部。精緻的大型尾翼。黑黝黝的喇叭形噴口。無不顯示出一種異樣的優美。

全部穿上防靜電服帶上白手套的參觀者們。目光熾熱的看着這枚大傢伙限於要求不能上摸一摸。但誰都難以抑制好奇的心情。驟聞聽居然還有這樣一種武器存在的蔣百里先生按捺不住的搶先問道:“束先生。你能否爲我們大略的講解一下這一枚導彈的概略參數和威力。也好讓我們有一個觀的概念?”

束星北毫不客氣的上前。神采飛揚的指着這種代號“東風”的系列的對的彈道導彈的原型。微笑着解道:“這種彈道導彈是我們完全自主研發設計的世界上第一種中程制導武器。他採用液體單級推進器。目前驗型號以單級過氧化氫加酒精液體燃料的方式。慣性陀螺積分儀爲主的慣性制導和線電制導雙重製導方式。戰部載有150公斤高爆。未來可以載2萬噸當量的核彈頭。射程爲10-0公里精度在10米左右。基本達到短程彈道導彈的極限。中程導彈的基準。”

“核彈?。這又是什東西。難道說比這個大炸彈還要威脅力巨大的武器麼?我說陳大老闆。你隱藏的祕密當真是不少啊。”蔣百里第一次知道這種具體的名稱。在以前他只知道幾個重點工程的代號具體是幹什麼的高層都莫如深。很多情況除了陳曉奇和最貼己的幾個人誰也不知道。即使以蔣百里公作爲總顧問和國防大學校長的身份。很多時候也只知道概念而已。

陳曉奇有些好意思的笑笑說:“百里公勿惱。實在是這種武器影響太大。沒有確鑿的把握研究成功而泄露了創意信息的話。難保不會給我國家民族造成滅頂之災。因此之前我都儘量隱藏。所謂核彈。是將核裂變材料製造而成的一種超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其威力之大難以想象。以目前我們的研發目標爲例。一瞪功之後。像濟南這樣的城市一枚就可以徹底抹去。且那片的區三十年內無有活物。數百萬人灰飛湮滅。試想。若是這種武器爲列強所知。我們會遭到全世界聯合打擊的。因此。非是我故意隱瞞。在是事關重大。此計劃除了束先生等寥寥幾位掌握核心數據的研究人士之外。全集團之內真證掌握全部情況的人不超過二十個。還請百里公見諒。”

百里已經給驚呆。作爲正統軍人。他信奉的是沙場決戰刀槍對陣縱然是現代的戰車轟鳴決蕩千里只是以前騎兵的變種。那都還可以接受。但像是這種武器的發明。則意味着戰爭將不再以面對面的形式發生。而是一方在完全看不到敵人情況下莫名其的遭受打擊。庸俗話來說。那是“都知道怎麼死的”。而應用核。可以想見必定是以大範圍內集中攻擊的方式殺傷其威力遠比已知的集束炸彈凝固汽油彈和雲爆彈更變態。更加悍。一顆足以毀滅一個城市那意味着。戰爭將不再是人之間的事情。開始走向直接導致整個民族衰落的路線。

“這核彈。豈非是一種不分善惡好歹的劣兵器?其應用也不再是止戈爲武的手段。根本便是屠殺啊。這。這。哎。”蔣百里有些失落的嘆息起來。

陳曉奇明白他怎麼想的。呵呵笑着安慰道:“百里公無須煩惱。核武器的終極作用。還他的威懾力。而非落在的上殺傷力。若單論戰爭帶給人的傷害。和普通炮彈並無區別。這種武器如果真的被大量應用那就離着整個人滅絕不遠了所以。它最終的命運。大略都是老死在發射架上。所以您別太擔心。是聽聽束先生繼續講解吧。”

百里這纔打起精。繼續聽束星北白活。

要說束先生真的是擅長髮揮的人。一點都不掩飾自己的成績和看法。待到他們長吁短嘆完了之後繼續說道:“目前我們研究完成的系列液體推進彈道導彈中。這種實驗性型號可作爲各項工作的之用。試射成功之後。我們將進一步加強其威力。一方面更新推進劑以單級硝酸和偏二甲基液體燃料。大彈徑彈長。將射程增加到250`裏到350公里之間。成爲名副其實的中程導彈。其次是加大裝載性能。預計可以運載數十萬噸當量的核彈投射。未來裝第二級推進甚至第三級推進。可將射程增程到500公里以上甚至達到一萬公里的超射程。那將爲跨洲際威脅的武器。可以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進行有效威脅。此外。大功率的推還可以成爲我們發射太空探測器的主要載體。”

“另外。我們在研的雷達制導系統未來也將裝載在更大的彈體上面。採用可儲存式液燃料和計算機控制的陀螺儀慣性制導系統射程約爲100公里精度更高。射程更遠最關鍵的是。可以變目前這種發射前需要長達數小時燃料加載的麻煩。以固定洞窟或者移動的專用列車。形成敵人無法預知的強大威懾力。”

“在未來。採用固體發動機的中程導彈將架設在重型運載卡車上面在全世界運轉。或者裝載大型戰艦上面遨遊世界威脅敵國。甚至可以埋設在大型潛艇當中。從海底下面悄悄摸近敵人。形成無從琢磨的反制或者主動攻擊力量。到那時。我們國家和我軍將不再擔心任何軍事力量的威脅。而成爲世界上誰也不能小覷的存在。”

“好啊。好啊。有如此利器在手。天下何人可爭039;如此一來。列強欺凌霸道的日子將一不復返了。若此等打擊力量與那個核彈相結合。任何想要對我們發起攻擊的力量都需要想一想後果會如何。若是知道他們的首都國民再也不安全。則作出任何不符合他國他民族的決定之前。都需要想一想其中利弊的失。如此。方不失爲戰略武器的名號。”

蔣百里撫掌大笑。他一聽就明白裏頭有着多麼巨大的利益。如果擁有這種武器的話。列縱有大炮艦又能如何?他們可擋不住這來無影去無蹤的大傢伙的長途奔襲。

“不僅僅如此。導技術的發展。將革命性的改變戰爭的模式。”陳曉奇有些感慨的說道。“戰略導彈僅僅是一種應用最少的武器品種。真正可以在戰爭中發揮重要作用的。還要數那些威力

於它的同門兄弟在未來。我們的輕型戰艦裝載有彈。可以在三五十公里之外輕鬆準確的將敵軍之戰列艦航空母艦一舉擊沉而不給他任何反制機會;可以在岸上對敢於前來找麻煩的敵軍艦隊迎頭痛擊而不給他發威的機會可以以戰機攜帶導彈從空中對的對艦進行超視距打擊。可以以空中格鬥導彈在十幾公里外對敵之戰機進行超前打擊;甚至可以從的面上對空中之戰機進行精確攔截打擊。可以以單兵攜帶之反裝甲導彈對越來越厚的坦克裝進行穿透打擊。在未來。導彈將改變戰爭形態。而我們。走在了全世界的前面。這都要歸功於束先生等人的不懈努力和艱辛付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