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范晶晶一雙美眸當中布滿了震撼跟擔憂,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即便是張銘在看見了這一幕也不由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此時此刻張銘是真正的意識到了自己跟陳天之間的差距,這種差距是無論什麼東西都沒有辦法彌補的。

張銘覺得如何此時自己跟陳天互換位置的話,那他根本就不可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不知道是什麼人起的頭,那些乘客紛紛的跪在了地上,然後看著火球的位置,開始為陳天祈禱。

一瞬間,無數人都跪在了地上為陳天祈禱。

即便是張銘也跪在了地上。

范晶晶扭頭看向了扶搖的位置,聲音哽咽的沖著扶搖問道:「陳天,陳天他……他還能夠活下來嗎?」

「我也不知道……」

扶搖輕輕的搖了搖頭,一雙美眸死死的盯著陳天的位置。

而在光罩之中的陳天一直都在用自己的身體去抵抗導彈爆炸時產生的強烈衝擊,這種衝擊已經完全超越了一個人身體所能夠承受的範圍,幸虧陳天的身體一直都非常的強悍,否則如果此時要是換了別人,即便是真仙境估計也沒有辦法承受這樣強大的傷害。

然而這還不是陳天最擔心的問題,畢竟在這樣強大的衝擊下,陳天也可以堅持一段時間。

而最讓陳天擔心的是,他必須在光罩破碎之前將這枚導彈的所有能量都吸收進自己的身體,這樣的話在場其餘那些人才能夠倖免。

九重天道決雖說確實可以吸收這個世界上面的所有力量,但是此時陳天也只不過就是修鍊到了第六重而已,想要真正的吸收掉這枚導彈的能量,最少也得是九重天道決的第八重境界,所以此時的陳天只能是強行吸收這些能量!

然而強行吸收這些能量給陳天身體帶來的負擔也是非常慘重的!

這一戰陳天最後即便是贏了,贏的也不是那麼輕鬆。

然而還有最可怕的一個問題,那就是陳天知道般若神應該一直都在窺探他們這邊的情況,萬一般若神在這個時候對陳天出手的話,那麼陳天可能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電視劇世界 在場的那些乘客雖然都不是武道中人,但是他們也都清楚陳天此時是為了救他們所以才會落入到了如此境地當中的,所以在場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緊張,安靜的觀察著陳天那邊的情況。

當然了,此時臉上表情最緊張的人還是扶搖。

因為只有她一個人清楚,陳天此時一旦要是出事,不僅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死,也會給華夏武道帶來前所未有的打擊。

「陳天,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你明明可以不管我們這些人自己逃走的……」

扶搖此時根本就沒有辦法理解陳天的行為。

「噗嗤……」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感覺自己的胸口處翻江倒海,一時間沒有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眾人在看見陳天吐血之後,全部都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陳天!」

扶搖大喊了一聲,然後想要奔著陳天的位置衝過去。

「不要過來……」

陳天的聲音在扶搖的腦海當中響起。

此時這些能量衝擊非常的恐怖,根本就不是扶搖這個級別的武者能夠承受的了的,所以此時扶搖上來那就跟送死沒有任何的區別。

扶搖在聽到了陳天的話以後,本能的停下了腳步,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眼淚也緩緩的流了出來。

原本扶搖只不過就是把陳天看成是自己的一個任務而已,對陳天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情,甚至她心裏面還有那麼一絲絲厭惡陳天的自傲。

但是這一次,扶搖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是多麼偉大。

陳天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金色的光芒,臉色蒼白,瘋狂的運轉著自己身體裡面的九重天道決。

因為陳天的九重天道決只不過才修鍊到了第六重,所以此時陳天即便是能夠吞噬掉這些能量,也沒有辦法將這些能量轉化成靈氣,相反這個過程還會消耗陳天身體裡面的本命真氣。

而本命真氣消耗的越大,對陳天身體所造成的傷害自然也就越大。

但是陳天似乎根本就沒有後退的意思,依舊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眼神當中帶著一絲堅決,陳天現在根本就不擔心自己的身體,他擔心的是如果自己沒有在將這些能量全部都吞噬掉之前,般若神出現的話,那才是最壞的結果。

如果陳天能夠在般若神到來之前,那麼就算是般若神來了,陳天沒有跟般若神一戰的力氣,但是也找機會逃走。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突然出現了兩架直升飛機。

這兩架直升飛機並不是制衡小組的直升飛機,而是R國國防部的直升飛機。

當直升機的駕駛員在看見了陳天的身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

「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

「是啊,這個人竟然擋住了導彈的威力,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這個人應該是神仙吧?」

寶寶來襲:總裁爹地要乖 直升飛機裡面的人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終於要吞噬乾淨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的嘴角突然浮現出了一絲微笑,然後怒吼了一聲。

剎那間,陳天身體周圍的金色光罩瞬間炸裂!

「轟!」

天地之間再次傳來了一聲巨響。

陳天身體周圍那強大的能量衝擊直接在天空之上爆炸,一朵巨大的蘑菇雲緩緩的升起,而陳天身體周圍十米的位置一片火光,出了火焰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東西。

因為剛才陳天已經將導彈裡面所蘊含的能量吸收到了百分之九十,所以現在這顆炸彈的威力也就是相當於普通的炸藥,再加上那些乘客距離陳天的位置非常遠,所以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但是眾人卻不知道陳天那邊的情況如何了!

因為陳天身體周圍是一大片的火光,即便是扶搖都沒有辦法看清楚火光裡面的情況。

雖然對於那些乘客的危險已經解除掉了,但是卻沒有人敢發出任何的聲音,所有人都眼睜睜的看著火光的位置,彷彿是在等待著一個奇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扶搖臉上的表情越發的難看了起來,因為她的心裏面突然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

一個狼狽的身影緩緩的從火光當中走了出來。

當在場的眾人在看見了這個身影以後全部都露出了激動的表情,因為他們知道陳天此時還活著! 注意到姬無殤的動作,蕭逸塵神色一變:「小心。」

身隨聲動,他快速沖向風玫想要攔下那長劍。

一直處於戒備狀態的赤風先一步出手將劍擊退,姬無殤一躍在半空接住被打出去的長劍再次攻來。

「姬無殤住手!」蕭逸塵怒喝。

姬無殤輕笑,眉眼張揚,邪魅盡染:「殺了他們,我們再繼續。」

手中的劍挽出好看的劍花,身影移動間仿若是在進行一場唯美的劍舞,可是那殺意卻是近乎實質性的直逼風玫而來。

赤風再次迎了上去,蕭逸塵加入卻只是阻擋著姬無殤的攻擊,並未對姬無殤發出攻擊。

三人戰作一團。

在這個過程中,風玫始終含著笑,神色沒有絲毫變動,她在想——

要不趁機將這兩人給解決了,免得日後成了夢黛的助力跑出來作妖。

一陣風吹來,風玫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臉,不行不行,怎麼能有這麼暴力的想法……特么的若是殺了這兩位,被江湖上那群人發覺了,無論是赤家還是皇室,都不用夢黛動手了,還守衛個毛線!

她今天是來解決麻煩的,可不是招惹麻煩的。

「赤風,回來。」

姬無殤招招凌厲充滿殺意,蕭逸塵卻是劍法如水包容萬物,將其一一化解,這兩人一攻一守,簡直是默契至極,赤風在裡面簡直就是一攪屎棍,有礙觀瞻。

聽到風玫的話,赤風立即收劍退出。乾坤聽書網

卻不想,這時姬無殤卻不管不顧地追上來……

風玫眼一眯,身形一躍而起迎向赤風,兩人身體交錯間風玫拿走了他左手上的劍鞘,握著劍鞘尾端,她抬手直接砸向姬無殤的劍。

哐當——

「人家都不打了,不打了,你還纏著不放有意思嗎?」

打落了姬無殤的劍,風玫手中劍鞘往愣住的姬無殤身上打去,卻被蕭逸塵和你插過來的一劍攔住:「姑娘息怒。」

「息你個頭啊!」風玫劍鞘一轉,打在了蕭逸塵拿劍的手上,蕭逸塵手上一松,劍也落地。

姬無殤已經回過神來,他看了一眼自己被震的發麻的虎口,眸中湧現殺意,直接赤手空拳地向風玫發出攻擊。

「你還來?」風玫一劍鞘打在他手背上,「年紀輕輕的,殺意這麼重,欠教訓。」

一下姬無殤覺得自己整隻手臂都要廢了一般,痛的他臉色發白,另一隻手卻凝聚內力再次攻來。

風玫又是一劍鞘:「不長教訓,我讓你一言不合……不對,是一聲不吭就要殺人?姑奶奶也是你能殺的嗎?還想打我家小風風,膽子肥啊……」

說一句,便是一劍鞘,打的姬無殤頭冒冷汗,毫無還手之力。

一旁的蕭逸塵沒了劍,也赤手空拳地送了上來……找虐!

「我說你個攪屎棍究竟是哪邊的?做人不能太牆頭草懂不懂?一會幫他一會幫我們,以為你聖父啊,還普度眾生呢?可長點心吧……」

赤風捂臉,雖然感動,但是小姐你能不能揍人就揍人,別出聲啊?很破壞感覺的好不好! 「還真是難搞啊!」

陳天從火光當中走出來以後,輕聲的感嘆了一句,然後淡淡的看了一眼扶搖等人的位置。

看見在場的那些乘客都沒有事情以後,陳天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幸好這些人都沒有什麼事情,要不然就麻煩了……」

「陳天……」

扶搖在看見陳天從火光當中走出來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然後連忙邁著步子快步衝到了陳天的面前。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扶搖伸手直接抱住了陳天,一邊哭泣沖著沖著陳天喊道。

而范晶晶則站在遠處,臉上的表情似乎也同樣非常的激動,只不過范晶晶並沒有選擇靠近陳天,因為她清楚這個世界是屬於陳天跟扶搖兩個人的。

「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所有人都得死在這裡!」

陳天聲音十分虛弱的回了扶搖一句。

扶搖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哭的還想更加厲害了。

扶搖認識陳天這麼長時間,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陳天有如此虛弱。

而陳天則緩緩的抬頭看向了天空上面的直升飛機,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隨即低聲喊道:「給我滾……」

此時的陳天已經不想繼續跟天空上面的直升飛機浪費力氣了。

而直升飛機的駕駛員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慌亂的操縱著直升飛機離開。

直升飛機離開以後,陳天直接坐在了原地,而扶搖則坐在了陳天的身後,用自己身體裡面的靈氣幫助陳天療傷。

……

另一邊,導彈基地內。

負了愛情傷了婚 大西理久跟秋田部長兩人坐在了會議室內聊天。

「也不知道那枚導彈能不能殺死陳天……」

因為大西理久並不知道陳天那邊的情況,此時他心裏面還是非常擔心的,畢竟萬一陳天沒有死的話,那可真的是後患無窮了。

秋田部長在聽到了大西理久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屑,然後淡淡說道:「你放心好了,不管怎麼樣那小子也都是個普通人,那麼導彈的威力有多麼恐怖我心裏面非常的清楚,所以就算那小子在怎麼厲害,也絕對不可能是活下來……」

「那倒也是,畢竟是秋田部長您親自出手的,肯定沒有任何的問題……」

大西理久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其實如果要是單純的說在R國的地位的話,大西理久跟秋田部長其實是一樣的,畢竟大西理久也是制衡小組的組長,在R國享有十分高的地位跟權利。

只不過此時大西理久的任務失敗了,只能夠把希望寄托在秋田部長的身上。

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他是絕對不可能這麼跟秋田部長這麼說話。

「秋田部長,大事不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情報員慌慌張張的衝進了指揮室當中,表情十分激動的大喊了一聲。

秋田在聽到了情報員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喊道:「什麼事情啊?」

大西理久看著情報員的位置,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緊張。

「那個陳天……那個陳天竟然抵擋住了導彈的攻擊……」

情報員結結巴巴的喊道。

在場的所有人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的震驚。

而秋田的眼神當中也閃過了一絲不解,隨即上前一步瞪著眼珠子高聲沖著情報員喊道:「你在這裡胡說什麼呢?陳天那小子怎麼可能活下來呢?」

「我不知道陳天到底是用什麼辦法抵擋住炸彈的攻擊,但是他確實抵擋住了……」

情報員十分緊張的喊道。

「那些乘客呢?」

秋田瞪著眼珠子繼續喊道。

「那些乘客也全部都活下來了,咱們的那枚導彈根本就沒有造成任何的人員傷亡……」

情報員連忙回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