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吃完飯出門,就聯繫了顧茜瑩。

顧茜瑩說自己早早出門,現在被堵在了片場。

她跟蘇北打電話的時候,還在休息室里。

蘇北聽她的聲音帶著哭腔,終究是不放心,便快速的趕過去了。

蘇北到了片場,看見片場門口,堵著一大堆的記者,似乎都想採訪到最新的消息。

蘇北忍不住皺眉。

這些記者,究竟是怎麼知道,顧茜瑩現在在片場的!

是誰?透露了消息?

蘇北看了一會,她想了想,快速的擠進這些記者中。

沒有人注意蘇北,都以為她也是為了搶最新的娛樂消息。 蘇北趁著他們不注意,給門口的保安使了個眼色,然後,她彎腰,從他們胳膊下面鑽過去了。

後面的娛記們一看,頓時不依了。

"為什麼她可以進片場啊?"

"對啊對啊,你這樣做可不行,必須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說法!"

"是啊,我們都在這裡等了這麼久了,連門都不讓我們進,為什麼別人一來,就能進去,你們這些保安,是怎麼當的,信不信我們去投訴你們!"

……

那些娛記的聲音,亂七八糟的響起來。

蘇北才管不了那麼多,她快速的向著裡面走去。

那些娛記們更激動了,他們奮力的往裡擠,保安們,似乎又攔不住的跡象。

蘇北隱隱約約,似乎還能聽到,他們給那些娛記解釋。

"各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剛才那位小姐,是我們片場的工作人員……"

保安的聲音越來越小,蘇北加快了步伐。

蘇北到了保安室門口的時候,看見小藍站在門口,神色著急。

蘇北想到自己懷疑小藍的事情,頓時有了些許疑慮。

看小藍的樣子,似乎很是關心顧茜瑩啊!

她臉上的擔憂,似乎並不是假的。

只不過,這個世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還是先調查一下再說吧!

蘇北想到這裡,快速的走過去。

她給小藍使了個顏色。

"你去忙吧,我先進去跟茜瑩說說! 雛田的武神強踢 "蘇北說道。

小藍點點頭,神色擔憂。

"北北姐,你可一定要幫幫茜瑩啊,她才紅了不久,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那次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當時什麼都沒有發生啊,這些可惡的人,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在背後陷害我們茜瑩,我一定跟他不共戴天!"小藍說的很是激動。

蘇北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你關心茜瑩,只不過,現在事情有點複雜,你還是先去忙,我去開導開導茜瑩,讓她的情緒先穩定下來!"蘇北說道。

小藍點點頭,便向著遠處走去。

蘇北推開門,一眼就看見坐在沙發上,一手扶著眉頭的顧茜瑩。

蘇北走過去,無奈的嘆了口氣。

"茜瑩,我來了!"蘇北說。

顧茜瑩聽到她的聲音,將手取下來,她抬頭看了一眼蘇北,眼角還掛著淚痕。

"北北姐……"顧茜瑩的聲音,似乎還帶著哭腔。

蘇北心疼的看著她。

"傻丫頭,哭過了?"蘇北說。

顧茜瑩點點頭。

"嗯,現在事情的現狀,我都明白,可是,心裡就是有些難過和無助,我忍不住想哭!"顧茜瑩委屈的說道。

那些事情都不是她乾的,她根本就不是那樣的人。

可是,有人故意往她身上潑髒水,她根本沒有什麼辦法!

顧茜瑩越想越傷心,看著又要哭了一樣。

蘇北趕緊上前,將她抱住。

"傻丫頭,別哭了,北北姐知道你心裡很難過,可是,就算再難過,你也不能跟自己的身體過意不去啊,你看看你,哭的小臉一臉慘白,北北姐看的都不忍心了!"蘇北無奈的說道。

顧茜瑩點點頭。

"我知道北北姐心疼我,可是,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就算是努力讓自己別哭,安慰自己,這件事情還是有轉機的,可是,看著那一波又一波瘋狂的記者,我的一顆心,都在發寒!"顧茜瑩難過的說道。

蘇北想了想。

"茜瑩啊,就算是他們將白的寫成黑的,那他們也改變不了你的本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秉性這東西,時間久了,人們會看清楚的,你就不要為難自己了,還有,你這件事情,路南和顧念城,都不可能不幫你,你跟他們,可是簽了合約的,你別忘了,他們是要竭盡全力幫你的,不然的話,你那百分之十一的股份,豈不是喂狗了!"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顧茜瑩吸了吸鼻子。

"北北姐,其實你是知道的,那百分之十一的股份,我本來是不想要任何東西的,就算是簽了那個協議,我也沒有放在心上,我一直想靠著自己的實力,走到最頂端!"顧茜瑩說道。

蘇北揉了揉她的腦袋,無奈的說道。

"傻丫頭,我知道你的心腸善良,本來是不想拿那百分之十一的股份做交易的,但是,眼下你有難了,路南和顧念城,總不可能袖手旁觀吧,畢竟,他們可是受過你的恩惠,在他們需要股份的時候,你可是毫不猶豫的給他們了!"蘇北說。

顧茜瑩聲音帶著哭腔,點了點頭。

"嗯!北北姐,我知道了,我只希望,這件事情趕緊過去!導演今天都沒有讓我拍戲!"顧茜瑩委屈的說道。

蘇北無奈的低頭看了看她。

"那只是因為,他覺得,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你今天的狀態,肯定非常糟糕,所以上,才會讓你休息的,跟這件事情無關,這部戲,是路南投資的,如果導演敢不用你,或者因為這件事情,對你態度惡劣,我就讓路南直接換導演!"蘇北認真的說道。

顧茜瑩抬起頭,眼睛濕漉漉的。

"真的是這樣嗎?"顧茜瑩吸著鼻子問道。

蘇北點點頭。

"肯定是這樣,趁著這段時間,你好好歇一歇,除過演這部戲,其他的通告都不用接了,等這件事情過去,你的狀態調整了,我們就能繼續接通告了!到時候,也沒有人太在意現在的事情了。 總裁,玩夠沒 "蘇北說。

顧茜瑩點點頭。

"好,就聽北北姐的!"顧茜瑩說。

蘇北抱了抱她,微微揚了揚嘴角。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不許再傷心難過了,我們以後要好好的!聽見了嗎?"蘇北說。

顧茜瑩將腦袋,在蘇北的懷裡蹭了蹭,像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樣。

"北北姐,我想去看看我哥哥!"顧茜瑩說。

蘇北愣了一下。

顧勝澤嗎?他們是親兄妹,無論顧勝澤做出什麼事情,他們終究是有血緣關係的。

既然她想去看,那就去吧。

蘇北點了點頭。

"我能明白你的想法,既然你想去看,那就去看吧,這幾天,我會給你找幾個保鏢,你的來回出行,安全問題都必須注意,尤其是要提防那些無孔不入的記者!"蘇北說。

顧茜瑩"嗯"了一聲,將腦袋埋在蘇北的懷裡,不想離開。

蘇北無奈的看著這個小丫頭。

她抱著顧茜瑩半天,才慢慢將她的腦袋移開。

"好了,茜瑩,既然選擇了這條路,我們就要堅強一點,尤其是遇到這種事,路南已經幫你去查了,很快我們就能知道,叛徒是誰的,我也有懷疑的對象,你先好好待著,我也去查查,說不定,還能有意外收穫!"蘇北說。

顧茜瑩抬起頭,看了她一眼。

她的眼睛濕漉漉的,看上去格外的委屈。

蘇北無奈的看著她。

"你別這樣看著我,好好的,北北姐過來看看你,現在還要走呢,我一會會安排保鏢過來,等外面的娛記少一點,就帶你出去!"蘇北說。

她說完,深深的看了顧茜瑩一眼,轉身離開。

顧茜瑩盯著被關上的門,傻傻發獃。

蘇北剛出去,走了幾步,她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

"蘇暖姐,你就放心吧,我已經把娛記招到片場門口了,顧茜瑩走不了,蘇北估計也要忙的手忙腳亂,你就別擔心了!"

蘇北有點難以置信,她轉身,向著休息室轉角的方向走去。

在那個死角,小藍的聲音格外的清脆。

蘇北實在是難以,將眼前的這個小藍,跟剛才憤怒的為顧茜瑩聲討的那個人。

蘇北有點憤怒,她和顧茜瑩,這麼相信小藍。

就算是發現她的異常,顧茜瑩也一再的為她保證。

可是,沒想到,潛伏最深的毒蛇,竟然是她。

蘇北恨得牙痒痒,上次顧茜瑩威亞出事,應該跟眼前這個人,脫不了關係吧!

還有,路南說,懷疑有人泄露了消息,才導致葉冉上次那麼快的逃脫。

這應該也是小藍的傑作吧!

她就是蘇暖,安插在她和顧茜瑩身邊的姦細!

沒想到,她隱藏的竟然這麼深。

蘇北幾乎是越想越憤怒。

她真的恨不得走出去,將小藍撕碎。

想到顧茜瑩如今面前的困境,蘇北努力的剋制著自己的情緒。

說不定從這個小藍入手,就能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

蘇北剛想著,小藍就掛了電話。

蘇北趕緊把腦袋縮回去,快速的走向休息室。

小藍收了手機,四下里看了一下,這才鬼鬼祟祟的從角落走出來。

她完全沒想到,剛才的對話,被蘇北一字不漏,全部都聽見了。

顧茜瑩正在發獃,結果看見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蘇北慌慌張張的走進來。

顧茜瑩愣住了,北北姐不是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嗎?

她怎麼突然回來了?

顧茜瑩有點疑惑的看著蘇北。

蘇北做出了一個噤噓的動作。

"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聲!"蘇北說。

顧茜瑩懵逼的點點頭。

蘇北剛剛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開口安慰了她一句,"茜瑩,你就別難過了!"

房門突然就被敲響了。

"茜瑩姐,北北姐,你們在嗎?我進來了!"小藍的聲音響起。

蘇北清了清嗓子。

"嗯,在呢,進來吧!"蘇北說。 小藍笑著推門進來。

"北北姐,還在呢,我本來還想著,來安慰一下茜瑩姐,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小藍關切的說道。

婚路遙遙,遇源而安 蘇北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

此刻,看著小藍裝出來的關心,她只覺得無比的噁心和虛情假意。

她瞄了一眼小藍的手機。

如果她要給蘇暖發那天晚上,在KTV裡面拍的那些照片,應該會用微信吧!

蘇北想了想,她笑著看向小藍。

"我就是覺得,茜瑩心情不好,想要跟她多說幾句話,開導開導她!"蘇北笑著說道。

小藍點點頭。

"應該的,畢竟,茜瑩姐最聽北北姐的話了!"小藍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