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夜千寵想了想,點頭,「可以,正好你倆結伴,藍小姐都和去你席氏高層打過照面了,你怎麼也得去藍家露個臉的。」

席澈點了點頭,看了看藍菲亞,語調有些不自然,「那個……你已經到機場了還是?」

夜千寵知道他的意思,「你不用送我,反正過兩天要見的!……我先掛了?」

席澈把手機還給藍菲亞。

道:「二十分鐘你去化妝,然後去公司開會,早餐路上解決。」

藍菲亞張了張口,「……我不用化妝,那,二十分鐘能用來吃早餐不?」

他不會很會中餐么?早餐應該是最精緻的,不做著吃,怎麼還去路上解決?

席澈沒解釋,只道:「那就直接去公司。」

額……

看來他的憐香惜玉只針對一個人呢。

*

夜千寵一行人抵達華盛頓,直接去的酒店。

剛下飛機的時候,夜千寵就接到了引資部懷特先生的電話,詢問了她的行程,可想而知,比較急。

她倒是沒想到懷特還會聯繫她,說明求生欲挺強,知道上一次的事沒辦好,所以找機會挽救。

她也不隱瞞,「剛落地,如果方便,明天一早我會去一趟引資部,麻煩懷特先生安排會面事宜?」

「當然沒問題!」懷特爽快的滿口應下。

也是上了租來的車,夜千寵囑咐蕭秘書:「問問南都的那個車行,在這邊有沒有分部,我們挑選的車輛會不會有經銷,有的話直接在這兒取車。」

最近就要切實著手駐外使館的設立,她會很忙,用車是個問題,不可能一直租,信息和人身安全都沒保障。

蕭秘書點了頭,也當即聯繫了。

這會兒夜千寵進了酒店沖了個澡的時間,蕭秘書就給了她回復。

「大小姐,車行回復說這邊有車,是G63那輛。」也就是稍微偏越野那一輛。

其實夜千寵比較鍾情那款加長版的野獸,用起來更方便,地方也比較寬敞,在車上開個會也方便許多。

但也沒辦法,「行。」

「對了。」蕭秘書稍微的欲言又止。

「怎麼。」夜千寵耐心的等著。

兩秒后,才聽蕭秘書道:「聯盟會方面,成員一直都在邀約……」

她拒絕得都快沒有理由了。

夜千寵聽完一點也不意外,知道是刻薄男的意思,這淡淡一句:「不用管,晚上記得和懷特聯絡,安排明天的會面事宜,設立使館的事排在第一位。」

「好的,我明白了。」

夜晚,躺在床上。

夜千寵腦子裡並沒閑著。

她很清楚,席澈和藍菲亞合體后,駐外使館的建立又進了一步,但也不是完全沒阻礙了。

哪怕這個使館設立完成,她依舊還有許多事要做,基地要拿回來,師父用的葯要去研究,做完這些,好似功成名就了。

但她很清楚,始終都要面對他是否是那個無可辯駁的殺父仇人。

換句話說,她現在讓自己這麼忙,無非就是為了把調查父親死因的事往後壓,再往後壓。

高冷戰將的命格女孩 也不知道幾位叔叔的理解她,還是真的有事忙,最近她不找他們,他們也真的沒露過面。

想著想著,她慢慢入睡。

*

翌日清早。

夜千寵如往常的一行三人,帶著蕭秘書和林介去引資部。

一路暢行,三個人直接到頂樓的部長辦公區,懷特已經在等著,見到她,臉上立即掛起笑,畢竟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

不過部長還不知道,所以懷特還是喊她「夜小姐」,道:「部長在辦公室,風控方面的人一會兒也會到,我都安排了!」

她友好的一笑,「麻煩懷特先生了。」

「我們之間何須客氣?」懷特刻意自覺的拉近關係。

進入會議室。

看到在等他們的人,夜千寵稍微詫異,沒想到這麼年輕,站在窗邊可謂玉立挺拔,最主要是,她總覺得這眉眼有幾分面熟。

「夜小姐!」對方先走了過來,朝她伸手:「久仰了!」

她禮節性的回握,隨後對方紳士的幫她拉了椅子。

幾個人都落座、上茶后,這件事沒有過分迂迴的前奏。

看得出來,懷特約部長專門騰出早上的時間不容易,所以談事情毫不拖拉,對方表示了對這件事的期許,和無奈。

「藍家在華盛頓的確是實力、資力都不可替代,能為我引資部注資,我當然十分高興!但風控方面,我就並非專業人士,也不能過分干預下屬辦事,這是規矩。」 其實所謂規矩,他坐著這把交易,那就是規矩。

所以說白了,其實客套話居多。

夜千寵知道會是這樣的局面,但只要見了面真正談及這件事,就不怕沒轉機。

她語調難得溫婉,「我理解部長的難處,愛惜羽毛是人之常情,陸重遊又是引資部好不容易才得的人才。」

部長聽到她這樣的話,蹙了一下眉,沒想到她會這麼輕易就打算放棄?

看著他的目光,夜千寵淺笑,「部長的意思,你內部不好干預,但是我可以想辦法,是這樣么?」

再往深了說,就是引資部要坐享其成,但他這個部長絕不做罪人。

對方又是微微一愣。

而後笑起來,「難怪懷特說你聰明,和年齡不符!」

「那就好辦多了。」夜千寵坦然看了對面的人,「我今天親自過來,也是這個意思。」

懷特辦不了,不光陸重遊壓著,上面肯定也有人壓著,她如果真的要動手,會惹得懷特上面的人不悅,走這一趟,做個確認。

面子、裡子都照顧到了。

蕭秘書其實也挺佩服夜千寵的心思,至少來之前,她壓根沒頭緒。

這會兒,明顯看著那位部長眉梢都翹起來了的高興。

氣氛烘托下,夜千寵看了對方,「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部長微挑眉,「是么?也許是我大眾臉?」

她也只得笑了笑。

幾分鐘后,懷特說陸重遊到了。

而那位部長自然是以還有事為由,迴避了。

陸重遊進會議室的時候,看到三個面生的人,目光落在夜千寵臉上。

夜千寵也在看他,典型的英式五官,很英俊是真的。

長得高瘦,少了一些英武感,倒是挺契合那種苦學上進的白面書生形象,能力應該確實不淺,否則引資部不會那麼重視。

懷特給他介紹:「這位就是夜小姐!」

陸重遊倒是跟她握了個手,但態度一般,說著:「手頭還有事要忙,夜小姐有事可以直說。」

「陸先生跟傳言中一樣的敬業!」

陸重遊不置可否。

她淡笑,「陸先生,想必你很清楚,我為什麼不讓你前女友的公司參與這個項目,既然這樣,也應該清楚,你這樣堅持,是沒用的。」

說到前女友,陸重遊忽然看向她。

她表情依舊,「我既然可以做到剔除寒穗的公司,要真的讓你鬆手這個合同,其實不難,只是時間,以及到時候你是否難堪的問題,你說呢?」

陸重遊終於是笑了一下,「既然是這樣,夜小姐又何必專門走這一趟,坐在這裡跟我說話?」

夜千寵看著他那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表情,笑了笑。

慢悠悠的道:「你跟寒穗一直沒有徹底分開吧?她的分公司出事,你卻想真的斷了關係,但又總得再攀個高枝,知道寒愈想要這個項目,和寒穗不行,所以你想攀寒愈的緋聞女友,馮璐?」

這樣一來,寒愈和馮璐,他都討好了。

她幾乎是張口就來,陸重遊更是盯著她,「你到底是什麼人?」

夜千寵還是很友好的表情,實則眸子里淡的很。

「身份不重要,你只要只道,我可以決定引資部的競標人就足夠,希望到時候陸先生別再壓著合同,否則……」

她淺笑,「這份工作和寒穗都得丟,陸先生野心不小,甘願走到那步田地么?」

陸重遊確實不會甘願,甚至是怕。

他可是從一窮二白走到今天的,寒穗也一直支持他至今,但陸重遊走到今天,被引資部重用,甚至接觸了馮璐之後,就有了踢掉寒穗的念頭。

當然,前提是他有了更好的盼頭,否則在那之前,他不會讓寒穗脫離他的捆綁。

至於更好的盼頭……

夜千寵看了他,「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馮璐眼裡,連寒愈那樣優秀的人都不一定入眼,何況是你這樣的?」

說罷,她起身,「話我就說到這裡,陸先生好好考慮一下!」

懷特十分周到的一路送到門口。

上了車,蕭秘書才微蹙眉,「大小姐,你覺得這個陸重遊會改主意不?」

她搖頭,「不會。」

啊?這種人,一路幾乎是賭著上來的,沒點膽子和賭勁兒都不會走到今天,所以陸重遊會賭一把的。

夜千寵淡笑,「所以今天不是過來恐嚇他了么?」

「……」

陸重遊和寒穗,就像是千金小姐扶持窮書生,太多例子,窮書生最後都會拋棄那個千金小姐,因為他所有落魄的樣子,只有那個她見過。

這種人窮志高的人,最在意麵子,發達了就想拋開過去一切。

所以,她看向林介,「去查查陸重遊怎麼進的引資部,還有他這個人的生活狀況。」

林介點頭,「這個不難。」

既然林介說不難,那應該就是有把握。

事實證明,林介的高效率不是開玩笑。

就兩天時間,夜千寵準備著駐外使館設立的相關事宜,一邊等席澈和藍菲亞抵達,席澈已經差不多給了她結果。

看完郵件,她給林介打電話過去,「是寒穗找了人、散了錢才讓陸重遊能從紐芬蘭跳到華盛頓,這個我能看懂,但是……」

「他和寒穗之間的關係比表面複雜是什麼意思?」

「我還沒查清楚,但如果沒猜錯,當初寒穗幫他出這麼大的力,並非完全自願,當時那筆錢不像是寒穗一下子能拿出來的,不知道陸重遊是怎麼』說服』她的。」

林介的』說服』兩個字意味比較重。

夜千寵挑眉,「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是查到苗頭了?」

「嗯。」

然後才接著道:「陸重遊這個人食慾性比較重,玩的……也不少,只是形象斯文,所以沒人往那方向想。」

夜千寵笑了笑,林介這麼一說,她倒是覺得陸重遊那個形象不是斯文,忽然就想到一個詞了:縱慾過度。

她玩笑了一句:「難不成,他手裡捏了寒穗**了?」

其實她就是那麼一說。

誰知道林介還真是「嗯」了一聲。

她一下子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就陸重遊?他可是寒穗一手支持起來的,這沒登頂就開始了?

夜千寵忽然想到了之前有一次寒穗分公司出狀況,似乎是不小的資金問題。

敏銳的感覺,跟陸重遊有關。

*

南都,寒公館,午間一片靜謐。

實則家裡是有人的。

男人正在餐廳安靜用餐,雯姨候了一會兒,感覺他沒需要了才準備退下去。

卻忽然聽他問了句:「這豆腐怎麼是甜口的?」

雯姨隨即看過去,「……這道菜先生不是喜歡稍微偏甜一些?」

男人臉色很冷淡,「上一次不是這個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